• 未分類
  • 0

可是就在我跨上車子的時候,一道倩麗妖嬈的身影,瞬間就映入了我的眼簾。

我定睛一看居然是葉倩倩。

我跟葉倩倩之間也已經有大半個月沒有見到了。

她比起以前變了太多。

如果說從前的葉倩倩就是個清純的女人,喜歡穿着素白的裙子,也喜歡放下一頭直接的黑色長髮。

那麼現在的葉倩倩就開始學會了濃妝豔抹,開始穿着性感的衣物展示自己身材的優勢,就連頭髮也已經燙成了金色的波浪圈。

這樣的尤物對於男人來說的確是吸引力十足。

但是對於我來說,卻沒有什麼太多的意義。

我跟葉倩倩之間,再也不會有什麼別的可能。

所以我並沒有將注意力太多的放在葉倩倩身上,開車離開了這裏。

但是我也沒有注意到,在我的車子閃過葉倩倩剛纔出現的地方時,

原本已經消失在了巷子裏面的葉倩倩忽然探出了頭,緊緊的盯着我車子離開的方向,眼神裏面似乎閃着幾分算計。


我去了小警察他們所在的地方。

不過他們這一邊在篩查,我也幫不上什麼忙,所以只是在那裏待了半個小時之後我就回到了公寓。

我打算再研究一下名單上的這些人員,以及他們背後的家庭關係。

他們這些人一定有聯繫最密切的人。

而那些聯繫最密切的人,也許會知道他們下一步的計劃。

不過篩查了一番之後,我發現他們的蹤跡就好像是刻意被人引去了一樣,只顯示出現在江州陽市的時間點和地點。

而他們之前所接觸的人,還有去過的地方已經全部都消失了。

這痕跡抹去的實在是太刻意了,就算是我想不注意到也難啊。

我沒有這麼多的時間去逐個篩查,並重新調查他們之前的蹤跡,所以就把這件事情交給了小警察。

小警察對這方面的事情倒是頗有興趣,所以立馬就接下了這一份,纔是興致勃勃的拿着這份名單跑去篩查了。

不過,讓我沒想到的事情是,第二天,我又遇到了濃妝豔抹的葉倩倩。

葉倩倩也注意到了我。

不過奇怪的事情是葉倩倩的模樣明顯很驚慌,看到我也不停的躲閃着眼神,甚至直接就要逃走。

我覺得事情不對勁,所以一把抓住了葉倩倩的手,阻止了她離去。 “陳驍!你要幹什麼?你放開我!”

葉倩倩就好像是被侵犯了一般,瞪大了眼睛不停的叫嚷了起來。

這下子,周圍的人都聚集了過來,紛紛的指着我們議論。

我能夠聽到其中的一些議論。

“這光天化日之下的,怎麼還有想要欺負女人的渣滓啊?”

“就是啊,這也太過分了一點!這大白天的做事還真是不怕被發現,要不咱們現在就報警吧,免得這女孩子被欺負了!”

шωш ▪t t k a n ▪C〇

“不過這女孩子顯然也穿得不怎麼樣,看來跟這男的指不定就有一腿了,咱們還是不要多管閒事了,趕緊走吧!”

“沒看到這女人不停的在呼救嗎?看來這男人指不定就是脅迫了這女人,你要是走你就自己走去吧,真是個沒愛心的!”

我擰緊了眉頭。

按理來說,我跟葉倩倩雖然已經鬧翻了,但是之前葉倩倩明在求我和好,根本就不可能會在大庭廣衆之下這樣叫嚷。

她巴不得我會跟其他人一樣對她起什麼小興趣。

所以這樣刻意的叫嚷的行爲,實在是讓我忍不住懷疑。

可是葉倩倩的叫嚷聲卻沒有停止,而是直接就跪在了地上,滿臉淚光的對我說道,

“陳驍!我知道你恨我恨我最終沒有選擇跟你在一起,但是這並非我所願啊,我求你了不要再纏着我了,好不好?”

葉倩倩滿臉淚光哭得梨花帶雨的模樣,惹得那些圍觀的男人心疼了起來。

只見其中的兩個男人更是直接就走了出來,推了一下我的肩膀,隨後把葉倩倩給護在了身後。

“你說說你這麼一個大男人的,大庭廣衆之下欺負一個女人你也好意思,可別丟了我們男人的臉!”

其中一個男人走到我身邊,伸手指着我的鼻子就罵。

周邊的人都開始往這邊看了過來。

我實在是厭惡極了這樣的高調。

所以下一秒我就想要轉身離去。

但是沒想到,葉倩倩忽然在這個時候上前兩步,重新抓住了我的手,祈求道,

“陳驍,你不要走,你不要去傷害我媽好不好?我讓他們不要多管閒事了,我讓他們放過你,你要傷害就傷害我一個人好了,不要對我家裏人出手好不好?”

葉倩倩的反應越發的不對勁了起來。


不過下一秒我就看見了,躲在人羣之中的肖一山。

我的心猛然向下沉了幾分。

看來這一次又是肖家的手筆啊。

不過肖家爲什麼要這麼大費周折的對付我?

我覺得有些奇怪。

但是下一秒我的眼神就落在了肖一山身後的位置!

操!

有幾個人蒙着口罩,忽然從肖一山的身後快步走過。

“這些人一定就是不在名單上的隱藏人員!”

我心裏面有了決策,緊接着就掙脫了葉倩倩的手連忙的衝上前去,想要抓住那幾個人。


但是沒想到,肖一山卻是一腳就踹了出來,我側身躲了一下,也因爲這樣,那幾個人的身影瞬間消失在了小巷子盡頭。

該死!

我早就應該料到葉倩倩不可能無緣無故跟我說這些話。

可是現在想要找他們那一夥人,根本就沒有這麼容易。

看來我猜的沒錯,他們這些人果然是從高速路下來的。

只不過他們爲什麼要選擇在這個時候用跑的方式,而不是坐在車子裏?

難道要是故意向我挑釁?

我咬緊了牙根。

看來這夥人就是故意要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逃跑,以此來向我挑釁,他們想要在我眼皮子底下逃跑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我眼神放在了肖一山的身上。

卻沒想到這一次肖一山居然學聰明瞭。

他指着我就退後了一步,緊接着對旁邊那些圍觀的人說,

“你們快看啊,這個人大庭廣衆之下欺負一個女人也就算了,現在我要阻止他,他居然還用這種兇惡的目光瞪着我,看來他是想要對我出手啊,你們快報警,不然一會兒他想要對我出手,那我就死定了!”

其他人一聽似乎也覺得是這個道理,連忙的撥打了報警電話。

我眼神裏面充滿了陰沉。

這個時候我根本就沒有辦法離開。

我的眼神下一秒就轉到了葉倩倩身上。

不過葉倩倩似乎也覺得有些對不起我,所以連忙的離開了眼神,根本就不敢正面的看我。

但是我的心卻是越發的冷卻了下去。

我跟葉倩倩之間本來不應該鬧到現在的地步。

可是我沒想到葉倩倩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助紂爲虐,打算跟肖一山一起對付我,既然這樣我也就不必再掛念着從前的舊情了。

我沒有在說話。

這個時候想要逃跑是不現實的。

這些圍觀的人已經層層的將我圍了起來。

不過慶幸的事情是並沒有人在這個時候選擇拿手機把我拍下來。

這個要是有人拍下來發到網上,那到時候我的身份肯定就會被扒出來,又會引起一陣軒然大波。

而且對於現在的齊氏集團來說,絕對不能出現任何一點點意外。

我身爲齊周的繼承人,如果在這個時候鬧出了醜聞,到時候受牽連的可就是整個集團。

很快警笛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只見那些圍觀的人指着我就對警官說道,

“警官!就是這個人公然的在這裏對這個女人下手,你們趕緊把他抓走,別讓這樣的人渣繼續停留在這裏!”

這一次過來的人,是認識我的。

因爲在警局裏面特意的成立了一個小組,爲的就是專門攔截這一次從境外輸入的這些人員。

而面前的這個人也是我們小組的人之一,所以,他顯然也認識我。

不過現在在這麼多的民衆面前,他當然不能做出任何不對勁的行爲,所以只是走到我身邊將我扣押了起來,送進了警車。

而這一次被他們所認爲的受害者葉倩倩也需要一同過去,跟他們對一下口供以及做筆錄。

到了警局之後,我們兩個人需要分開詢問。

而我們那個小組的人則是直接就把我帶到了審訊室。

他並不打算審問我。

只是用疑惑的語氣問道,“陳哥,你這一次不是要去高速路那一邊調查情況嗎?怎麼突然就被人說是流氓了?” “被人陷害了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