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只能算是科學愛好者啦,畢竟我們那邊可是星系級科技……咳咳,扯遠了,話說你來幹嘛的?”

“我來領任務獎勵,話說那個就是庫房?”

傅雲指了指右邊空地上一間極其突兀的小房間。

看上去大概也就一個衛生間的大小,長寬高都在2.5米左右,黑門白牆,連一扇窗都沒有。

小悠點點頭:“任務獎勵就在裏面,你進去就能看到了。”


傅雲走到庫房前,拉開門朝裏面張望了下,這才走進去關上了門。

裏面沒有任何設施,完完全全的毛坯房。

房間中央的半空,懸浮着幾顆光點,仔細看去, 透視小邪醫

【下品抽獎券】

【一品聚靈陣10日使用權】

傅雲不禁汗顏,這效果做得還真是……質樸!

他伸出手指碰了碰光點。

光點立即“噗”的一下輕輕爆開消失,與此同時,傅雲看到一條系統提示。

【系統提示:使用下品抽獎券,獲得技能“靈植親和(Lv.1)”。】

原來你從未愛過我 ,這就算抽完獎了?

這麼簡單粗暴,連個轉盤什麼的都沒有的嗎?

很好,我就欣賞這種雷厲風行到連過程都省略的作風。

不過對於獲得的這個技能,傅雲表示不甚滿意。

靈植親和?和植物關係比較好的意思?這有啥用啊?

他鬱悶地點開技能查看起來。

【靈植親和(Lv.1):更容易獲得靈植類生物的信任,被動技能。】

看完說明,傅雲還是一頭霧水。


算了,先把其他抽獎券用完再慢慢研究吧。

隨着一個個光點爆開,傅雲陸續獲得了四個……輔助技能。


靈獸親和(Lv.1)、靈膳製作(Lv.1)、靈器製作(Lv.1)、靈丹製作(Lv.1)。

傅雲從庫房倏地衝出來,衝着小悠怒道:“這抽獎池是不是有問題啊?爲什麼我抽了半天一個戰鬥技能都沒抽到?”

小悠放下手上的試管,疑惑道:“不會吧?我測試一下。”

說着,手上出現了兩個光團。

隨着光團“噗”地爆開,金燦燦的光芒頓時照亮了整個空間。

萬劍訣(Max)、烈火拳訣(Max)。

傅雲掩面而去。

我們果然不是同一個洲的人。

看來要想拿到自己想要的技能,唯有靠指定技能券了。

不一會兒,傅雲又站在了小悠的實驗桌前。

小悠神情專注地擺弄着蒸餾器,連頭都沒有擡:“沒有什麼事嗎?”

傅雲神情嚴肅道:“充值端口在哪裏? 救世星 !”

小悠擡起頭,一臉呆萌:“……”

一分鐘後。

傅雲盤腿端坐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裏。

說這空間狹小並非虛言,空間整體上呈一個標準的圓柱體狀,底面是一個直徑兩米的圓形,高約1.5米,如果他站起身來便會撞到頂部。

空間籠罩着一層柔和的白光,四周空無一物,除了傅雲活動身體發出的聲響外,沒有其他聲音存在。

這片空間便是一品聚靈陣,只有一個功能——供人修煉。

陣內蘊含着濃郁無比的靈氣,坐在裏面閉關修煉,效果要比傅府內的修煉場地好上數倍。

傅雲用原身本來就會的風靈仙訣導引吐納,不一會兒便感覺自己體內發出“噗”的一記悶響,竟是已經突破到了煉氣期一重。

“這麼快!”傅雲睜開眼,心中暗喜,不禁盤算開了,“10分鐘就突破到煉氣期一重,按每次突破難度提高一倍計算,20分鐘到二重,40分鐘到三重……那修煉到煉氣期圓滿,只要七天多就夠了!”

對於這個計算結果,傅雲不禁驚喜,但小悠隨即打破了他的幻想。

“根據大量實驗證明,煉氣前四重難度大致是這個情況,不過從第五重開始每次突破所需要的時間將提高至四倍,所以從煉氣期入門修煉到圓滿大致需要151天。”

“……這麼多!”

傅雲重新調整公式計算了下,在一品聚靈陣裏不眠不休地修煉10天,可以提升到煉氣期七重,再往上的話,每一重所需要的修煉天數就很嚇人了。

雖然比先前差了不少,不過傅雲是個零基礎,對於能達到這個結果已經很滿意了。

傅雲閉上眼眸,繼續運氣修煉。

……

待傅雲離開虛擬空間時,已是傍晚時分。

虛擬空間的時間是停止的,但聚靈陣卻不是。

在裏面待上24小時,等同於現實時間的24分鐘。

傅雲閉眼默默感受了下,體內丹田仙脈間有着絲絲細流流淌,渾身像是有使不完的勁兒。

此時已經過了晚飯的點兒,不過他一點都不餓。

傅雲走出房間,朝着執事堂的方向行去。

入夜,傅府陷入了一片寧靜。

一道身影來到了傅凌火所在的院落。

傅雲舉步踏進眼前的院落,不禁暗暗讚歎。

紅簾翠幌,清池環抱,繁盛花木掩映於朱欄曲楹間,不時有朱顏香風浮掠而過,宛如……天上人間。

傅凌火正仰躺在臥榻上,衣衫半解,四名穿着熱辣的侍女正殷勤地服侍着他。

傅雲見此場景,不由臉紅心跳,趕緊深呼吸幾下,隨即作勢咳嗽了兩聲。

“是雲兄啊!”傅凌火絲毫沒有避嫌的意思,也不招呼傅雲坐下,大大咧咧道:“此來不知所爲何事啊?”

傅雲微笑道:“投凌火兄所好而來。”

傅凌火愣了愣,看着他曖昧的眼神,頓時瞭然,歡喜道:“不知是哪位姑娘?”

傅雲故意麪露難色:“情況有些特殊,我直說恐怕……不太方便。”

傅凌火立即會意,屏退左右,湊近凌雲,面帶淫笑道:“雲兄但說無妨,若是哪家的娘子也不妨事,大不了男的殺了,美女搶來便是。”


傅雲心神一凜。

這人看着人模狗樣的,心腸卻是如何狠毒。

這樣也好,本少爺坑你就一點負罪感都沒了。

傅雲微笑着,湊近傅凌火低聲述說起來:“是這樣,前幾日我在醉仙樓見到一位漂亮姑娘,名爲翠玉,長得是花容月貌,嬌柔嫵媚,很合凌火兄的口味啊。”

聞言,傅凌雲頓時兩眼放光:“噢?那我倒要去看看……”

說着便要起身。

傅雲連忙伸手阻攔。

“凌火兄勿要心急,且聽我說完,翠玉姑娘她現在已經不在那裏了。” 傅凌火眉頭皺起:“這是爲何?”

“唉,也怪我多嘴,”傅雲做出痛心疾首狀,“回來和二哥順口說了一嘴。沒想到今日聽丫鬟說,翠玉姑娘已經被二哥他強行擄來,囚禁在房內,眼下說不定正在……”

傅凌火頓時大怒:“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這傅昕也太無法無天了吧!?”

呵呵,你好像比他還要不堪吧,五十步笑百步麼?

傅雲順勢煽火道:“所以我纔過來找凌火兄,素聞你體恤百姓,對女人尤其溫柔,如果你能從二哥的魔爪之下將翠玉姑娘救出來,想必她必定感激涕零,委身於你自是不在話下。”

傅凌火一聽,頓時喜形於色,連連點頭。

“正當如此,我現在就去找那傅昕要人!”

果然是個沒腦子的,輕輕一挑撥就上鉤了。

傅雲竊喜,表面上卻是連忙阻攔道:“凌火兄切勿衝動!”

傅凌火再次被攔,心中頓時不爽:“雲兄爲何又攔我?”

“凌火兄,你修爲與我二哥相比如何?”

傅凌火想了想,沒好氣道:“半斤八兩。”

“那便是了。我二哥宅院內佈置有陣法,你貿然前去非但救不了人,說不準還反被其所傷。”

傅凌火聽着挺有道理,不由點頭:“那雲兄的意思是?”

“明的不行,我們就來暗的,假意登門拜訪,趁其不備突然偷襲,打他個措手不及。”

傅凌火猶豫道:“可我和你二哥的關係不佳啊!他肯定不願見我,就算願意也肯定會有防備。”

傅雲笑道:“凌火兄放心,我自有辦法……”

不一會兒,兩人便有說有笑,來到了傅昕住的昕明院。

路上,傅雲叮囑傅凌火見面時萬不可提起翠玉姑娘這幾個字,免得引起了傅昕的警惕。

當然,真正的原因是他所說的翠玉姑娘純屬子虛烏有,如果提出來就露餡了。

傅昕聽到門外聲響,起身出來見傅雲帶着傅凌火到來,頗爲驚訝。

“你們兩個一起過來,倒是挺少見的,找我有什麼事嗎?”

傅雲笑道:“恭喜二哥了!”

“何喜之有?”傅昕更奇怪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