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只是”敖天話音一頓看向正緩慢登頂的身影目光中掠過一絲的黯然

“只是什麼”帝釋天和沐元晨問道

“沒什麼”

敖天擺了擺手旋即盤腿坐下道:“我們抓緊時間在這裏好好xiūliàn一番吧在這些孩子還不能真正的獨擋一面的時候我們得爲他們擋下那漫天的風雨不然這個世間只怕不會有希望了”

想起那神祕年輕人所說的邪帝殿即將出世帝釋天和沐元晨雙眼也是凝重了起來當即不在多說什麼盤腿坐下馬上進入到了xiūliàn之中

“呼”

當辰夜率先第一個登上山頂迎着那浩瀚的虛空深吸了口氣時他便是猛烈的感應到一股以往沒有過的力量在體內開始緩緩的升騰着很強大讓他瞬間便是越了過去

在此山中所汲取到的能量果然精純無比一番登山近乎一個月的時間便已讓他的修爲達到了尊玄九重巔峯

這裏能夠讓敖天等天玄高手都爲之着迷不是沒有道理的

葉爍等人旋即上得山頂而後每一個人都是馬上閉上眼睛去接受着那股被壓制了近一個月的能量沒過多久這些人的修爲便是逐漸的突破

個把多時辰後清爽的狂風纔將衆人驚醒

“這麼多年都沒人登上這山頂沒想到這一次有這麼多人而且全都是年輕人看來上蒼終還是憐惜這萬千蒼生的”

一月之前的古老聲音再度響徹只是這話聽在辰夜等人耳中無疑是有些浪費他們可不會太過的心繫天下蒼生也不相信這天會真的憐惜世人

自己等人所有的成就都是努力而來並非是上蒼眷戀

話音落下眼前視線猛然的一花再度清醒而來時空間已經轉換衆人所出現之地真正的是在一方宮殿之中

宮殿並未有多氣派更沒有奢華之感到處顯得破舊不堪唯有道道強大能量氣息始終涌蕩在大殿之中叫人感而生畏

“歡迎諸位小友”

大殿中的空間輕輕的晃動了一下一道道身影憑空而現讓這大殿顯得有些擁擠了起來

而在那大殿正中的王座上一個中年人在衆人之後緩緩坐下他的臉龐正是之前所出現過的

“見過諸位前輩”

辰夜等人立即恭敬道這些人乃是真正的大義之輩寧不進輪迴也要守這天地辰夜自認做不到有這樣博大情懷

“呵呵別客氣了難得我們這些不能稱之爲人的老傢伙今天一次性可以見到你們這些出色之輩大家都坐吧”

王座上中年人舉手一揮下方左右倆旁一張張的椅子便是迅出現

辰夜等人不敢推辭而當他們坐上那看似虛幻的椅子上時候赫然感應到這些椅子似乎是由天地靈氣組成

一道道精純無比的靈氣飛快的朝向辰夜他們體內而去竟是讓得衆人才剛剛穩固下來的修爲又在悄然的鬆動着

而此時大殿中一道道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三位大帝傳人的身上之前的出現雖然衆多意識都在可怎麼也比不上現在近距離而且是毫無威脅的打量

許久之後王座之上那中年人感嘆道:“你們儘管還無法與三位陛下比肩可在你們這個年紀當年的幾位陛下可是遠遠都不如你們的這天地蒼生有福了只可惜白帝陛下的傳人並未與你們一起”

當年四位大帝爲天地蒼生而隕落他們相信大帝的傳人應該不會是大奸大惡之人即便是在面對天地劫難的時候也一定可以挺身而出

幽兒起身抱拳恭敬道:“諸位前輩白帝前輩的傳承時至今日都還有出現師尊預測過是時機未到”

“邪帝殿將出那時機什麼時候到”

大殿衆人一陣沉默片刻後中年人道:“暫且不必去操心這些既然諸位小友到了這裏而且這可能是最後一次我們大家便不要有任何的保留了”

“是”衆多意識正容應道

中年人默默點了點頭而後大手揮動沉聲道:“現在給予你們的便是大帝之禮原本只爲三位陛下傳人準備眼下便一同承擔了希望未來你們能夠全力襄助他們”

在他那大手揮動之後大殿之上瞬間演化成無盡虛空在那虛空之中五道身影凌空站立

在這瞬間殿中所有人目光都是凜然了起來尤其是辰夜瘋魔和幽兒三人更是震驚的站起了身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全能名師系統 五道身影彷彿這天地之間的神明一般站立於虛空深處

而那五個人並非是相互對峙是其nbsp;共同面對另外一人而在那四人當;有着一人腳踏着一隻龐大的真龍

這隻真龍渾身上下瀰漫着滔天火焰與其他真龍不同它只有三足

這些身影幾乎都不用想但凡腦海nbsp;便是一眼就知那四人一方的毫無疑問便是當年那四位大帝

龍名三足火龍叫踏火龍者自然就是青帝

在青帝身邊也是個sp;他一身淡紫長衫身前白光萬丈身後紫芒懸浮無疑這就是天刀和古帝殿那這sp;便是古帝

即便面對的是邪帝古帝依舊臉色淡然渾身上下古井無波雙方負在身後有種說不出來的威嚴以及那獨特的瀟灑

這等風采難怪會令得玄帝即便隕落了無數載依舊心之所念

古帝身邊自然就是一聲長裙裹身的玄帝了

她手握白玉傘身上綾羅隨罡風而起飄舞於空間當;淡淡能量氣息散令人不敢直視但在偶然之間當目光輕輕一瞥她身邊人時那美眸深處是那無盡的柔情

想來能夠與古帝並肩一戰無論結果怎樣在玄帝心;都是幸福的

玄帝身邊是位老者一身白袍如雪他頭眉毛都勝白似雪蒼老的臉龐上有着長者的威嚴與慈祥他自是白帝

四位大帝青帝霸氣無人可敵古帝平淡如水玄帝淡雅卻凌厲白帝如長者但看似毫無崢嶸卻有着無窮之威

這一幅影像竟然是四位大帝對戰邪帝之時

“邪帝”

辰夜身形猛地一顫視線迅移動放在四位大帝對面的人影身上便是一眼讓辰夜眼皮子情不自禁的跳了一跳

那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其周身前後左右瀰漫着應該是最爲精純的邪氣在如此邪氣的包裹之下邪帝整個人如同那邪之君主一般

邪氣並未改變虛空規則更未讓邪帝有任何的變化然而他站在那裏就給人一種虛無縹緲的感覺仿若不存在似的

辰夜想將他看清楚看看究竟這邪帝是否就是那神祕年輕人可是彷彿那精純xiéè的邪氣似乎是一層磨紗將人的視線生生的阻攔而下

而憑邪帝的身形真的與那神祕年輕人有些不符

辰夜眉頭不覺一皺片刻後突然一聲失笑大殿或許沒有親身經歷過幾位大帝的大戰但對邪帝一定是認識的

如果那年輕人就是邪帝他們沒理由認不出來的

“當年”

辰夜等人回過神來后王座上說道:“當年之戰波及整個世界雖然大戰是在無盡的星空深處可是世間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到餘波所帶來的威力我們這些人儘管沒資格參與其;可是可以一窺大帝們的戰鬥”

“在我們坐化之前憑藉着記憶將諸位大帝之戰費盡心力給模仿了出來這雖然不是真實的場景刻畫出來的卻仍然將大帝之戰最大化的展現了出來”

充斥着無盡的希望:“我希望諸位小友全身心的去觀摩諸位大帝之戰進而從心得雖然你們的修爲境界與大帝們相差太大但你們都是極其出色之人希望你們能有所獲在未來應付邪帝時候能夠容易一些”

“前輩們放心我等全力以赴”

頭而後身影立即虛幻起來與此同時其他人的身影同樣變得虛幻起來仿若即將消散

便在這個時候那方有諸位大帝存在的空間陡然間的壓了下來

“轟”

一聲巨響辰夜等人赫然現他們竟然已經出現在了幾位大帝所在的空間;只不過那幾位大帝對他們而言依舊是有些虛幻然而大帝們的舉動卻是更加清晰了

一場曾經的驚天大戰以這樣一種方式再度在辰夜等人眼sp;那般的真實

四位大帝;顯然青帝最爲霸道腳踏三足火龍其周身上下彷彿星辰衍變只是一瞬便是出現在了邪帝面前而後那漫天的星辰匯聚成一隻鐵拳朝向邪帝重揮而去

面對如此強悍的一擊邪帝只是從那邪氣之;隨意的探出了手一點漫天邪氣涌動時便是震散了那星辰鐵拳青帝旋即腳踏着三足火龍一同被震退了好幾步

“果然強大”

辰夜等人眼神爲之一凝瘋魔感受的最爲清楚他如今的星辰決固然還未達到巔峯層次可對星辰決已極爲熟悉以青帝的修爲星辰決的施展無疑是直接可以調動這星空nbsp;那等威力毀滅一方世界都毫不爲過

然而卻是被邪帝輕而易舉的阻擋而下

似乎是眼見青帝這麼輕易的被逼退古帝玄帝以及白帝便再也沒有停頓

白芒包裹之;天刀以無匹之勢揮毫而出萬丈刀芒凌厲的破滅力量震碎了周圍所有空間只是一瞬萬丈刀芒被壓縮至一點

便是這一點的刀芒蘊涵着可以將整個天地都毀滅的力量朝向邪帝怒斬過去

同一時間古帝殿光芒輻射整個虛空一股股如浪般的紫色匹練猶若水波般不斷的衝向前方邪帝那威勢看起來十分平和然而所造成的破壞一點兒也不比天刀小

“古帝殿果然不僅僅是防禦神物”

辰夜眼瞳猛然的一緊他見到在古帝進攻的同時一道身影憑空而現雖然這身影沒有天刀與古帝殿的相助可是釋放出來的攻擊並未比古帝弱上多少

“那是古帝的本命魂魄魂變登堂境界”

片刻之後辰夜便是將古帝魂變層次清晰的感應到登堂境界但是連登堂巔峯層次都是不曾達到

這魂變的xiūliàn竟是如此的難

辰夜早就知道古帝的魂變狀態未曾達到大成之境然而沒有料到居然連登堂巔峯都沒有達到

以古帝當時的修爲居然魂變成就止步在登堂巔峯不到這叫辰夜對自己如今全力xiūliàn魂變希望早些時候能夠觸摸到那扇門檻的信心一下子降低了許多

不過辰夜心白在魂變的道路上自己所得到的際遇是任何人都無法相比的還沒有人在短短十多年的時間;便有自己這樣的成就

而或許古帝並未和自己這樣全身心的xiūliàn魂變更加不可能讓魂變吸收了大半以上的能量而古帝可能爲了自身修爲讓本命魂魄得到的更少也說不一定

這些都是原因然而魂變之路難走卻也是毋庸置疑的

古帝之後玄帝緊隨而至邪帝的頭頂之上頓時一隻足有十數萬丈的巨大手掌晶瑩剔透透體泛着古老而玄妙波動

巨掌壓下無盡虛空寸寸碎裂開來一瞬間;全數化成虛無

四位大帝顯然是商量好的青帝古帝玄帝正面攻擊之時白帝如同瞬移一般出現在邪帝身後

九天之上浩瀚的能量風暴席捲而開以白帝爲p;似整個世界之力全都匯聚於他的手心之;出之時天動地蕩無盡罡風將那虛空整齊的切割後便瘋狂的將邪帝身影淹沒下去

四位大帝的進攻並沒有一絲一毫的試探和預熱剛剛開始便是各自最爲強大的攻勢而那邪帝身在虛幻之;也再也沒有了之前的輕鬆滔天邪氣仿若沸水般波動了起來

顯然無論是四位大帝還是邪帝把這一戰的勝負定位在了一招之上

然而這並不是比武切磋勝負即可勝負之後還要分出個生死否則後來爲何四位大帝相繼隕落邪帝則失蹤不見

一場大戰拉開序幕辰夜等人的目光一眨都不曾眨動大帝之戰對他們而言非常的重要不但是可以觀摩領悟更加有可能從sp;關於邪帝的信息

若不是這樣帝皇宮也不可能將這樣一幅影像複製而來存於這裏

邪帝已然成爲無法戰勝的存在只有得到邪帝信息將他了解後纔有可能一舉戰勝之當年四位大帝何等實力

辰夜等人固然自詡優秀出色卻也不敢保證今生的成就就一定可以越得過古帝四人

他們能夠成爲大帝又豈是平凡之輩

就在辰夜等人沉浸在大帝之戰bsp;那方大殿;已成虛幻的道道身影在此刻盡數的爆裂開來

爆裂之後並非是消散而是化成了極其精純的能量多少道身影就有着多少道能量而衆多能量則在飛快的匯聚最終凝成一團出現在了王座上那

擡頭看天片刻過後光舉手一揮光球一般的能量團朝向辰夜等人疾掠去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無盡虛空大戰轟鳴辰夜等人目不轉睛一動不動

一團能量光球無聲無息而至然後又是無聲無息的碎裂開來將辰夜等人籠罩而進

精純的能量便是在辰夜他們的呼吸之間緩慢的進入到每一人的體內

而對於這些也許是幾位大帝的戰鬥或許也是這方空間的特殊辰夜等人毫不知情他們的眼睛中倒映出現的便是前方那無數年來被確認最爲激烈的一場大戰

儘管古帝四位以及邪帝本身都沒有想過要讓這場大戰持續多久時間因此都希望在一招之中先定勝負後決生死

然而到了他們這等層次而且又拼得是你死我亡之戰加上各自都爲大帝彼此之間算是有所相識爲了天下蒼生四位大帝挺身站出便不想失敗而邪帝要一統天下更不允許失敗

這便註定了除非其中一方徹底失去戰鬥之力或死否則要想盡早結束戰鬥根本不可能

而以大帝們的強大強弱或許一招之內就能分個清楚明白但生死

如若不是這個原因怎麼會有後來的幾位大帝都隕落了

那一場大戰日升月落足足半個月之久才讓辰夜等人見到大戰的結尾

結局是什麼衆人不可能不知道但現在幾乎親眼見到那一抹震撼還是讓得衆人的心猶若是無數鐵錘在撞擊着

戰鬥最後的畫面嘎然而止並未被紀錄下來顯然是帝皇宮諸位不敢

爲天下蒼生數位大帝才隕落他們的結局諸人怎敢大不敬的將之紀錄出來

那一幅畫面便若雲煙一般緩緩消散辰夜等人心神緩緩恢復之時再度出現在了大殿中而他們展現出來的神色依舊還沉浸之前的震驚以及那震撼中

大帝之戰竟然是如此的慘烈

當天在靈魂界中神祕年輕人與蕭寒水大戰辰夜和瘋魔柳研夫婦層次太低根本感應不到前二者的大戰即便想像的出現很激烈可又怎及得上方纔那近距離的觀看尤其還是數位大帝的混戰

邪帝實力果然寰宇無雙

以一敵四加上三足火龍那便是以一敵五但整場戰鬥中邪帝儘管小心應付可始終未曾顯露出半絲的敗績

即便是到了最後關頭那近乎是倆敗俱傷的攻擊之中邪帝仍然進退有序一幅天下盡在掌控之中的表現那滔天的邪氣幾乎是將古帝四位全數的籠罩進來

那等程度實在太可怕了

辰夜心中自認若果邪帝真的被複活因爲這無數年的沉寂和復原邪帝的修爲或許沒有太長足的精進但是自己這些人是所有的人哪怕是xiūliàn到了古帝他們當年的層次都未必能夠將邪帝斬殺

要知道四位大帝是隕落了而邪帝只是失蹤

青帝說失蹤那就絕不會到最後邪帝會隕落青帝的眼界儘管當時重傷不堪又豈會在這種大事上亂說

那也就意味着那一戰只是四位大帝將邪帝重傷逼得邪帝殿收斂而代價便是這也足夠說明邪帝的實力遠在古帝四位之上

那等實力萬載而過雖然因爲療傷等原因不會有所精進可沉澱過後勢必會更加的渾厚

若是自己等人無法越古帝他們再度面對邪帝結局仍然會是同樣的

辰夜雙眼一凜他不爲這天下蒼生但那樣子的結局顯然也不是他所想要的一家團圓纔是辰夜最爲渴望的

“邪帝”

一聲輕喃辰夜心中思緒盡數被盪漾開來時間已經不多了不容他在這裏多去沉思

“諸位前輩”

辰夜視線猛地一緊大殿之中已經空空蕩蕩除卻自己等人外便只有王座上的中年人而後者此刻已然虛幻無比彷彿隨時都會消散

“前輩”

在這時辰夜才感應到自身的修爲居然又是有着長足的精進這種精進儘管沒有讓辰夜衝破尊玄九重巔峯達到聖玄可是那一股浩蕩的能量彷彿被壓制了一般存在於丹田中

只要將這股能量真正吸收聖玄境界如水到渠成

這些所得顯然又是帝皇宮諸位之力

“前輩多謝諸位前輩”辰夜恭敬道若不是自己等人到來也許這些意識還會多存在一些時間雖然這樣子的存在對他們而言是種折磨可始終存在着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中年人虛手一擡道:“小友當年四位大帝以古帝爲而今隱然之中衆人也是以你爲這似乎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你的責任重大雖然時間不多了但希望當邪帝殿之主再度出現的時候你能夠率領大家完成幾位陛下未曾完成的使命”

“使命”

辰夜劍眉挑了挑他自然不會將心中的不願意在這裏說出來默然片刻後看着中年人正色道:“前輩等人的路在那裏”

聞言中年人不覺一怔隨後放聲大笑在那笑聲中虛幻的身影似乎漸漸凝實了一些笑聲許久後才逐漸的停了下來

“小友多謝關心了”

帝皇宮是這些無數曾經的高手自鑄就而成在他人看來帝皇宮乃是強大之地任何人進入到這裏都能夠獲得足夠之多的好處 暖暖 無限升級系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