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只是劉致澤有些好奇,爲什麼自己當初點亮命星的時候爲什麼沒有洗髓伐筋。

“轟~”的一聲響起,八陣圖掉落了下來,回到了劉致澤的手中,與此同時,三人難道洗髓伐筋也算是徹底的完成了,天空中也因此而亮起了三顆閃亮的星星。

“我靠!!我這身上的都是一些什麼東西啊?”張伊看着自己黑漆漆的身體驚叫了起來。

他本來身體就黑,此刻更是被嚇了一條,難不成是吸收命星的力量太多了嗎?

“趕緊去洗澡。”劉致澤帶着命令的口吻說道。

三人相視一眼,“咻~”的一聲,三人直接消失不見了。

臥槽!!劉致澤眉頭一挑,三人是怎麼離開的,哪怕是劉致澤都快看不清楚了,這特麼的就有些過分了,不就是點亮了命星而已嗎?爲什麼力量會變的這麼強大啊。

“啊……小子,本王要殺了你。”忽然,一聲驚叫響起,劉致澤轉頭看去,就見那隻龍蝦從盆子內跳了起來,直接向着劉致澤的臉部而去。

劉致澤一驚,要是被這龍蝦給打中了,估計自己的臉也就可以不用要了,想到這裏,他當即捏起了手印,道“金身羅漢。”

“砰!”的一聲響起,那龍蝦就像是撞在了寺廟內的鐘上面一般,發出了一聲巨響,然後這才掉落在了地上。

看着那隻龍蝦,劉致澤一愣一愣的,道“死龍蝦,你想幹嘛?”

那龍蝦站了起來,身體搖搖晃晃的,又是腦袋發暈了,只是這次它並沒有倒在地上,反而是瞪向了劉致澤,當即撲了過去。

“啊……”劉致澤發出了一聲慘叫,那龍蝦直接夾住了他的腿,頓時讓劉致澤吃痛慘叫了出來。

“死龍蝦,你特麼的放開爪子啊。”劉致澤大叫道,於是乎,一人一瞎,就這麼在客廳鬧了打了起來,還好這龍蝦沒有變大,不然,這房子估計就住不了了。

和那龍蝦鬧了接近半個小時,劉致澤才甩開了那龍蝦,而回房間了。

回到房間,劉致澤就洗澡了,劉致澤是碰不了水,但那也只是對於死水來說,要是活水的話,是不受限制的,從之前與那孫家的人鬥法劉致澤就已經知道了。

洗完澡後,劉致澤剛剛走出了浴室,就見此刻胡秀已經躺在牀上了,正眼巴巴的看着他。

劉致澤心念一動,難道說胡秀要主動獻身了嗎?

定睛看去,胡秀身穿誘人的睡裙,那睡裙甚至都已經到大腿根部了,那雙筆直白嫩的大長腿看的劉致澤口乾舌燥的。

再往上看去,那睡裙竟然是真空的,劉致澤完全能夠看得見其中的小罩罩,劉致澤徹底的看呆了,眼睛都轉動不了了。

“致澤。”胡秀輕叫一聲,把劉致澤叫回了現實。

“啊哈?怎麼了?”劉致澤疑惑的問道。

“你過來,我有話對你說。”胡秀招了招手,此刻在劉致澤眼裏,胡秀任何的動作都帶着誘人之色。

劉致澤甩掉了手中的浴巾,直接走了過去,躺在牀上,撐着自己的手看着胡秀,道“小秀秀,今晚你是打算要現身給我了嗎?”說完,劉致澤的另外一隻手也沒有閒着,一把摟住了胡秀那雙筆直的大長腿。

一時間,劉致澤的反應更加強大了,胡秀身體帶來的刺激比看的刺激更大,那又滑又嫩的皮膚,讓劉致澤都不捨得放開了。

胡秀也因此臉色通紅,她一把推向了劉致澤的手,只是劉致澤卻抓的更緊了。

“喂,你們要幹什麼?”忽然,一道聲音響起,劉致澤被嚇了一跳,轉頭看去,不知道那隻龍蝦什麼時候站在了枕頭上,而小劉致澤也是快速的軟了下去。

臥槽!!劉致澤感受到這一切真特麼想要殺人了,自己會不會被嚇的從此陽痿啊?

“你這隻死龍蝦,給澤哥滾出去。”劉致澤鬆開了胡秀的美腿怒喝道。

“哼,人寵,你不要囂張,等本王……喂,人寵,你要幹什麼?”龍蝦大叫了起來,可是它的身體已經被劉致澤給抓住了,當即向着房門走去了,一把甩出了龍蝦,劉致澤正打算繼續,然而,這時,胡秀也跟了過來。

就見胡秀滿臉通紅之色,開口道“致澤,我想現在我們還太早了,所以以後再說吧。”說完,胡秀直接奪門而去。

我曰!!劉致澤一陣無語,罵孃的衝動感都有了,都是那隻死龍蝦啊,害的澤哥又沒有成功的破掉處子之身啊。

想起胡秀之前那誘人的姿態,小劉致澤,再次矗立了起來,劉致澤無語了,忽然,他腦海中靈光一閃,胡秀不行,不是還有個貂蟬嗎?自己可是記得,已經抓夠一百隻鬼了,可以找孫乾要獎勵了。

“孫乾,你該還賬了,快把貂蟬交出來。”劉致澤大叫道。 “孫乾,孫乾。”劉致澤在腦海中大叫了起來,他現在要的就是把孫乾叫出來,從而拿到孫乾給他許諾過的諾言,只是劉致澤叫了幾聲卻是都沒有聽見孫乾的回話,這倒是讓劉致澤有些疑惑。

“好小子,竟然敢躲起來,看來需要澤哥親自去一趟了。”劉致澤眯起了眼睛,這孫乾很明顯是故意躲起來的,畢竟劉致澤找他要貂蟬了,可是貂蟬又豈是孫乾能夠得到的。

“主公,在下在,不知道主公有何吩咐。”孫乾感知到劉致澤想要進入心塔,立刻就慌了。

他可是很清楚劉致澤的脾氣,要是讓他進入了心塔,估計自己會免不了一頓毒打去了,所以與其等着劉致澤進入心塔還不如自己主動現身的好。

“哼,好你個孫乾,竟然敢躲起來,廢話少說,快點把貂蟬交出來。”劉致澤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額……主……主公,你聽我一言,貂……貂蟬並沒有……”孫乾有些尷尬,斷斷續續的回答了起來。

“什麼?你沒有貂蟬?你敢欺騙澤哥,找抽啊?”劉致澤還沒等孫乾把話說完就立刻怒喝了起來,自己很明顯是被孫乾當成傻子騙了。

“不是……主公,有的,我現在立刻給你叫出來。”孫乾一聽劉致澤發火的聲音立刻不敢再說話了,當即在心塔內一揮手,一道黑影直接從劉致澤體內飛了出來,化成了一道人影出現在了劉致澤的面前。

劉致澤擡頭看去,就見一個身穿古裝的美女此刻正飄在半空中,劉致澤看着忽然出現的身影一時間都看呆了,因爲貂蟬實在是太漂亮了,淡雅的雙眸如清水一樣的純淨,嘴如櫻桃般的小巧,宛如仙女下凡一般,此刻正凝望着劉致澤。

“這……就是貂蟬嗎?”劉致澤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古裝美女,實在是太漂亮了點吧,難怪連三國第一猛將呂布都被迷的神魂顛倒的,果然不虧是四大美女之一的貂蟬啊。

“妾身見過主人。”貂蟬雙手相搭,就飄在半空中對着劉致澤行禮。

望着眼前的大美女,劉致澤下意識的向着貂蟬走了過去,其實真不是劉致澤好色,而是眼前的這位古裝美女實在是太漂亮了,哪怕是洛羽靈那位屍王姐姐都遠不及眼前的古裝美女。

來到貂蟬的面前,劉致澤伸出了手,呆呆的望着貂蟬,正打算去觸碰貂蟬,然而,就在這時,“噗嗤~”一聲,貂蟬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臥槽!!人呢?孫乾,你出來。”劉致澤一驚,趕忙大叫了起來,正特麼的玩的起勁,結果就這樣子消失了?這不是在玩你澤哥嗎?

“孫乾……孫乾。”劉致澤再次叫了起來,孫乾又特麼躲起來了。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從劉致澤體內飛了出來,化成了一道人影,正是貂蟬,只不過此刻的孫乾正低着頭,臉色很不好看。

“孫乾,貂蟬呢?跑哪去了?”劉致澤問道。

孫乾尷尬的笑了笑,擡起頭看着劉致澤,道“額……主公,心塔內並沒有貂蟬。”

“什麼?”劉致澤一愣,整個人都呆住了,心塔內沒有貂蟬?那也就是說剛纔自己看到的貂蟬只不過是自己的幻覺而已?

孫乾訕笑一聲,不敢再說話了。

“這麼說你之前都是在騙我的?”劉致澤呆呆的問道。

孫乾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如果不是自己說抓夠一百隻鬼就能得到貂蟬你現在能有這樣的成就嗎?當然了,這樣的話,孫乾還是不敢說的,因爲他怕劉致澤發怒。

劉致澤整個人都呆滯了,他向着後面倒去,直接躺在了牀上,好不容易見到了這樣的絕世美女,可是卻沒想到這一切只不過是孫乾佈置出來的幻覺而已。

“主公,其實你也不用這樣,貂蟬並沒有幻境中的那麼好看,非但如此,她很胖的。”孫乾開口說道。

劉致澤看了孫乾一眼,劉致澤在想,孫乾這估計是想打消自己要貂蟬的想法纔會這麼說的,否則的話,也不會這麼損貂蟬了。

“孫乾,貂蟬現在在何處?”劉致澤問道。

“主公,貂蟬如今在冥界,當然了,如果你真的想要她的話,等你開啓了兩座心塔,完全是可以闖地府帶她出來的。”孫乾無奈的說道。

“哦,不過,孫乾,在此之前,我能不能有個小小的要求?”劉致澤坐在牀上看着孫乾問道。

孫乾一愣,心底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覺,他的臉色驟變,問道“什麼?不知道主公想要作甚?”

女帝玩轉時尚圈 “很簡單。”劉致澤扳起了手指頭,弄的咔咔作響,就聽他繼續道“那就是你讓澤哥打一頓,那就好了,連澤哥都敢騙,真是找抽。”

說完,劉致澤直接揚起了雙手向着孫乾衝過去了,而孫乾則是臉色大變,急忙化作一道黑氣直接進入了心塔內,只有自己進入心塔纔會安全了。

“孫乾,你有本事就出來,澤哥保證不會打死你的。”劉致澤大叫道,但是孫乾就是不回話了。

劉致澤倒是可以用意識進入心塔,但想了下,也沒必要,所以也就沒有繼續找孫乾的麻煩了。

躺在牀上,劉致澤先是被胡秀弄了一身的火,緊接着,又被貂蟬弄了一身的火,越想越不爽了,但是卻又睡不着。

他翻了個身,忽然,眼前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道身影,劉致澤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跳下了牀,只是當他再次看去的時候纔看清楚了這人。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劉致澤的第一隻鬼僕,萬小琴,因爲孫乾知道劉致澤晚上可能會有些難過,特意把萬小琴給送了出來,就當是陪劉致澤了。

“主人。”萬小琴輕聲的說道,她死的時候,才十七八歲,面對着一個穿着內褲的少年,萬小琴一下子就害羞了起來,低下了頭,不敢再看劉致澤的腰部下了。

“你怎麼出來了?”劉致澤被萬小琴嚇了一跳,不過感受到自己此刻只穿了一條內褲,當即尷尬的跳上了牀,用被子捂住了身體。 “主人,是孫大人讓我來伺候你的。”萬小琴輕聲的說道,她越說越害羞了,臉色紅撲撲的,倒是顯得有些可愛。

萬小琴其實長的還算是不錯的,否則的話,也就不會被木園騙了,只是可惜,劉致澤對她並不感興趣,那憋憋的胸脯,估計連B都沒到吧。

“你回去吧。”劉致澤嘆息一聲的說道。

萬小琴一愣,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劉致澤趕忙解釋了起來,道“你別誤會,我只是想睡覺了而已。”

“哦。”萬小琴點了點頭,但是卻還沒有離開,彷彿是有什麼事情要做似得,劉致澤就這麼盯着她,他倒是想看看萬小琴能憋多久,果然,一分鐘後,萬小琴還是忍不住繼續開口道“主人,我想回家看看,自從我死後都還沒見過我父母的。”

“去吧。”劉致澤也不攔她,她死後就一直在找機會向木園報仇,的確是沒有回去過。

“謝謝主人。”萬小琴聽到劉致澤的回答立刻激動的跳了起來,她二話不說,直接化作一道黑氣就衝出了窗戶消失不見了。

看着窗戶口,劉致澤也是一臉的無奈之色,繼續躺在了牀上睡覺了,就算不能睡,也要硬睡了。

一夜無語,第二天清晨,南宮劍來叫劉致澤去上學了,一開始劉致澤是拒絕的,但是被南宮劍鬧的不能睡覺,他也只能起牀了。

來到客廳,胡秀和洛羽靈放下了話,說是去逛街了,早餐則是做好了,對此,劉致澤表示很無語,天天逛街也不知道她們有什麼好逛的。

吃了早餐後,就直接與南宮劍向着學校而去了。

鳳林市中學內,今天的人異常的多,全部都擠在了操場上。

“喂,你們聽說了嗎?矮國有人來挑戰我們學校了,現在在操場上。”就在劉致澤和南宮劍剛剛走進學校的那一刻,就聽見了不少的風言風語。

“矮國的人挑戰?挑戰什麼?”另外一個學生問道。

“據說是挑戰武術,也不知道是誰給他們的勇氣,竟然還敢來我們學校鬧事,走,我們趕緊過去看看。”說完,兩個學生立刻向着操場跑去了。

看着兩人的背影,劉致澤和南宮劍相視一眼,一臉的懵逼之色,矮國的人這算是在踢館嗎?哦,不對,踢學校。

“澤哥,咱們要不要也去湊個熱鬧?”南宮劍問道。

“必須的,矮國的人這麼囂張,竟然敢來學校鬧事,弄死他們。”劉致澤笑了笑,和南宮劍慢慢的向着操場而去了。

此刻,在操場上,正站着一羣矮國的人,有男有女的,男的囂張,女的傲嬌,各種各樣的姿態都有。

“難道堂堂的鳳林市中學就沒有一個人敢來接受我們的挑戰嗎?”一個矮國的男生看着眼前一羣學生囂張的說道。

“就是,你們不是吹噓我矮國的文化是從華夏傳出去的嗎?有本事你們來接受挑戰呀。”又一個身穿超短裙的矮國女生面帶鄙夷之色說道。

“這羣矮國人太囂張了,只是可惜了,我們學校的武道社社長被那個叫什麼劉致澤的給打進了醫院,不然的話,分分鐘打死他們。”一個高中生氣憤的說道。

“對啊,劉致澤呢?讓他出來啊,他既然有本事把武道社的社長打進醫院,那他一定有本事的。”另外一個高中生大叫了起來。

劉致澤把武道社的社長打進醫院的事情,整個學校都知道了,被那小子這麼一提醒,無數人都想到了劉致澤,只是他們又不認識劉致澤,只能喊起來,想讓劉致澤主動的跳出來。

“澤哥,他們在叫你。”南宮劍推了推劉致澤說道。

“看看再說。”劉致澤也不着急,反而是盯着不遠處的一羣矮國人,這羣矮國人體內都有着法力的波動,很顯然都不是普通人,看來他們是有備而來的啊,而且到現在爲止都還沒有老師來阻止,這就更讓劉致澤好奇了。

“媽的,今天就讓我武道社XX來挑戰你。”忽然間,人羣中跳出了一個壯漢,他是武道社的,但是社長因爲受傷不能前來,而其他人又不敢上,所以也只能讓他上場了。

去到那矮國人的面前,這位XX兄瞪着眼前的矮國男生,當即大喝一聲,做出了一個要打架的姿勢來。

“你的……不行。”只是那矮國人看了他一眼後,就直接豎起了食指搖晃了起來。

臥槽!!這死矮國人,竟然敢這麼囂張,這就讓無數人不爽了,特別是那位XX兄,他大喝一聲,直接向着那矮國人衝了過去,他揚起了手,眼看着就要打在那矮國人身上了。

這一刻,鳳林市中學的所有學生都是心中一喜,看來他贏定了,只是,他們猜到了前頭,卻是沒有猜到結尾。

“啊……”隨着一聲慘叫聲響起,那位XX兄,直接被一拳頭打飛了出去,擋在了遠處的地面上。

我靠!!看到這一幕,鳳林市中學內的人都懵逼了,這麼強的嗎?一拳就把這位武道社的XX給撂倒的?

“還有誰?”那矮國的男生冷笑一聲叫了起來,他傲嬌的擡起了頭,用鼻孔望着鳳林市中學內的人,這濃濃的鄙夷感實在是讓人很不爽啊。

“讓我來,高二三班付振軒。”這時,又一聲大叫聲響起,就見付振軒從人羣中走了出去。

看到付振軒,劉致澤和南宮劍都懵逼了,我靠,付振軒?他完全就是一個富家子弟,除了混吃等死,什麼本事都沒有的,但是他竟然也敢跳出去?真的讓劉致澤和南宮劍眼前一亮啊。

他們是在是想不到付振軒竟然還有着這種愛國情懷。

“是劉致澤班上的學生,現在看來可以讓那羣矮國人好看了。”一羣學生叫了起來,劉致澤就是高二三班的,這個付振軒也同樣如此,看來有希望能夠打贏了。

“小子,你確定要來嗎?”那矮國男生望着付振軒皺着眉頭說道,還真別說,有錢就是不一樣,那身體的塊頭都要大不少,那矮國人甚至都不得不分析一下付振軒的戰鬥力了。

付振軒重重的點了點頭,道“是的,如果我打贏了,我要你身後那個妹紙的聯繫方式。”

“砰砰~”全場倒。 哪怕是劉致澤和南宮劍聽見這句話,都是腳下一滑,差點沒有摔倒在地上,這付振軒是特麼出來搞笑的嗎?你泡妞就泡妞,何必要這麼不搖碧蓮?

學校的這些學生們都已經開始在準備如何給你慶功了,結果你特麼的卻是給我們來一個要那妹紙的聯繫方式,臥槽的!!這特麼的可就有些尷尬了。

不僅是鳳林市中學這邊,哪怕是矮國人那邊也都是一臉的懵逼之色,特別是那位被付振軒指的妹紙,更加無語了,暗道,這樣的男人怎麼可能配得上我。

“小子,我可以很負責人的告訴你,你想要她的聯繫方式,那是不可能的,因爲你打不過我的。”那矮國的男人見那妹紙搖了搖頭,當即開口說了起來。

說完後,他一掌拍了出去,直接打在了付振軒的胸口。

“噗嗤~”付振軒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整個人倒飛出去了二三十米。

臥槽!!鳳林市中學這邊的人,一時間都不忍心看下去了,你說你好端端的跳出來湊什麼熱鬧,一點本事都沒有還想要別人的聯繫方式,你怕是沒死過喲!

哪怕是劉致澤和南宮劍都爲止臉色一紅,好像是想與付振軒撇清出關係似得,我們不認識這人,這人不是我們班上的。

“哈哈,辣雞一個,還有誰。”那矮國的男生繼續囂張的叫了起來,看他們的樣子,好像是不把學校的人給打個遍,他們是不肯放手的。

“澤哥,你該出場了。”南宮劍看着劉致澤說道。

劉致澤無奈的搖了搖頭,還是要依靠澤哥來拯救世界,當即跨動了腳步向着前面走去了,所有人在這一刻,都把目光看向了劉致澤,這個青年骨瘦如柴的難道也是來找死的嗎?

“喲,還真的有,喲西,來的好。”矮國的男生笑眯眯的說道。

“這是誰啊?看他那樣子,行不行啊?”鳳林市中學的學生羣這邊,無數人都擔憂的看着劉致澤,他們就怕劉致澤打不過那個矮國的男生,反而還被打臉。

“我母雞啊,不過他應該是死定了。”又一個男生說道。

這些話都傳入了南宮劍的耳中,南宮劍鄙夷的看了他們一眼,劉致澤都出手了,還有什麼事情解決不了的?

“小子,報上名來,我上山曰犬從不殺無名之輩。”那矮國的男生一臉囂張之色的看着劉致澤說道。

“上山曰犬?”在聽見這個名字後,所有人都是一愣,這特麼的什麼名字啊,這貨是要上山曰夠嗎?隨後,人羣中猛然爆發出了強烈的笑意,他們都被這個名字給笑到了。

“不準笑,閉嘴。”那上山曰犬大怒,他也沒想到自己只說了名字就被這麼多人嘲笑,一時間,他的臉色頓時變的無比難看,他瞪着劉致澤,繼續道“如果你們再笑,我現在就打死這個小子。”

衆人一愣,當即閉上了嘴巴沒有在笑了。

而看到這羣人沒有在笑了,那上山曰犬,這才冷哼一聲,正打算說話,然而,這時,一道哈哈的大笑聲就傳入了他的耳朵內。

“哈哈……上山曰犬?請問一下,你父親是不是因爲曰了狗所以才把你給生出來的?”劉致澤邊笑還邊指着那上山曰犬說了起來。

衆人一愣,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不過隨後也再次跟着笑了起來。

而那邊的矮國人在聽到這句話之後臉色頓時驟變,這劉致澤明顯就是在嘲笑自己矮國人的名字,這簡直就如同殺了他們的親人一般,五六個矮國人同時對着那上山曰犬使了一個眼神。

那上山曰犬頓時冷哼一聲,伸出了雙手就向着劉致澤抓去了。

在他看來,劉致澤這小身板,自己輕輕鬆鬆的就能夠解決他了,然而,就在他的雙手快要靠近劉致澤的時候,劉致澤慢慢的伸出了手,直接擋住了那上山曰犬的雙手。

“嗯?”衆人一愣,看着那上山曰犬被劉致澤擋住,紛紛發出了一道不敢置信的聲音,這個人好像有點本事的樣子啊。

“不是澤哥小看你,而是你真的沒有那個能力打敗澤哥。”劉致澤淡淡的搖了搖頭說道。

“澤哥?天吶,他就是高二三班的劉致澤,原來他早就已經來了。”人羣中爆發出了一聲震驚聲,劉致澤的名字早就傳遍了整個學校,而且劉致澤總是以澤哥自稱,現在他們在聽到劉致澤自稱澤哥後,就立刻想到了劉致澤。

“是啊,看劉致澤的樣子,好像面對那矮國人很輕鬆似得,看來這回沒事了。”又一個女生叫了起來。

在衆人說完話後,他們忍不住看向了一旁躺在地上的付振軒,付振軒臉色一變,當即趴在了地上不敢再說話了,又是這個劉致澤。

“什麼?他竟然能夠與曰犬拼力量?這小子什麼來頭?”不僅鳳林市的學生那震驚,就連矮國人這邊同樣是很震驚,因爲劉致澤竟然僅憑力量就讓上山曰犬動彈不得分毫了。

“這小子有點古怪,體內有着華夏人所謂的法力,待會如果上山曰犬打不過,你們就出手。”一個矮國妹紙沉聲說道。

“嗨。”幾個矮國人點了點頭,就算不用這妹紙說,他們也會上的。

“小子,你有本事鬆開我的手。”上山曰犬大怒,他怒視着劉致澤,自己的雙手竟然被劉致澤抓住而動彈不得絲毫,這個小子的力量竟然恐怖如斯。

劉致澤淡淡的搖了搖頭,道“你不是很有本事嗎?有本事從澤哥這裏把手抽出去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