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另外兩架飛機里的飛行員大驚失色,實力太懸殊了,急忙調頭就跑!得以保存!

站在「能登呂」號水上飛機母艦甲板上的艦長松下優一津,目睹了整個戰鬥過程,做夢也想不到這名中方飛行員竟然如此厲害!

驚懼之餘,松下優一津心裡升起了熊熊怒火:打下了我4架飛機,斷了我的錦繡前程,我與你不共戴天!

松下優一津把韋步平和他舷號為002的座機記下了!

今天韋步平駕機在吳淞要塞炮台上空繞圈子時,被松下優一津看到了!

松下優一津馬上電告上海派遣軍總司令白川義則大將,要求派出戰鬥機把這匹「害群之馬」剪除!

這種長自己威風,滅對方誌氣的事,白川義則當然同意了!

於是三架A1N三式艦上戰鬥機緊急升空,攔截韋步平的戰機!

韋步平呵呵冷笑:勞資看到你們炸了那7叢榕樹林,正渾身不自在呢!你們反而找上門來了!剛好拿你們打牙祭!

韋步平面無懼色,駕機直楞楞的向對方衝去!

你們不開槍,老子也不開槍!

哪知道3架日軍戰機的飛行員也是一根筋,也是直楞楞的對撞過來!

……

海面上。

「這是個什麼的幹活?」站在「能登呂」號艦艇甲板上的松下優一津驚呆了。

「喲西!」

「妙高」號重巡洋艦的甲板上,擺著一張涼席,一個茶几,一具橫琴。

上海派遣軍總司令白川義則大將身穿便服,跪坐在涼席上,正在彈琴,一曲終了,喝了二口茶,這才抬頭看著中日雙方4架戰機在纏鬥!

看到雙方沒有開槍,就這麼直楞楞的對撞,白川義則大讚雙方「喲西」,認為雙方都有漢子!

「把這個中方飛行員打下來,一定要把他的屍首撈上來,好好埋葬!」

「哈依!」站在旁邊的參謀佐滕花伶一個鞠躬!

「這個中方飛行員很勇敢,可惜的是他生錯了國家,如果他生在我們國家的話,又是一個勇敢的武士!」

白川義則有些感慨,他崇尚武力、熱血,但是手段卻狡詐多變! 殘情毒愛:霸寵小情人 是日軍著名的軍事指揮官。

在東北任上期間,挑撥中G軍閥之間的矛盾,他則坐收漁翁之利,雙掌沾滿了中G人民的血!

…… 白川義則的雙掌沾滿了中G人民的血,卻沒有一丁點兒懺悔之意!這與他幼年的經歷有關!

白川義則出身貧窮,在故鄉媛縣松山中學讀書,因家裡窮沒畢業就出來混社會,當過縣裡的僕役,當過代課老師,都不如意,後來去考進不要學費的陸軍教導團!

幼時的經歷養成了狠毒的性格,對自己恨,對別人更恨!

在日俄戰爭的首山堡攻擊戰中,帶隊冒著槍林彈雨突入俄軍陣地,俄軍大敗,戰鬥結束后本隊死傷的只剩下5人!

此役,與白川義則並肩作戰的橘周太也戰死了,戰後橘周太被r本天H追封為軍神,而白川義則毫髮無傷,因此以勇悍聞名!

之後晉陞神速,56歲晉陞為陸軍大將。

……

白川義則看到中日雙方戰機對撞,他心如鐵石,並沒有松下優一津優柔寡斷,而是純粹欣賞雙方戰士的血性!

天上的戰機交錯而過,並沒有發生碰撞!

這個過程,就象古代戰將騎馬手提刀槍對陣一樣!

交錯而過之後,調轉馬頭,再來一回合!

事實上,天上的飛機也是這麼乾的!

當雙方戰機再次對撞時,白川義則沒有表情的臉露出了一絲冷酷。

「加賀號甲板上有幾架戰機?去查查!」

「嗨!」

參謀佐滕花伶一個鞠躬之後倒退幾步,一個轉身走上艦首。

佐滕花伶對一名通訊兵下了命令,那名通訊兵用艦上的信號燈與航空母艦取得了聯繫。

「報名司令官閣下,加賀號甲板上還停放著29架戰鬥機!其它的全部執行任務去了!」

「命令:加賀號甲板上戰機全部升空,務必把支那軍這架戰機打下來!」

「嗨!」

佐滕花伶參謀一個鞠躬之後,轉身就往通訊室走去!

二分鐘之後,日軍航空母艇「加賀號」上沒參加戰鬥任務的飛機,一架接一架緊急升空!

吳淞外海出現了這樣的一個奇觀:32架日軍戰機圍毆一架中G戰機!

穿書八零大佬們要養我 ……

上海租界沸騰了!

有錢人急忙帶著望遠鏡爬上樓頂,觀看這一場百年未遇的空戰!

各種各樣的照相機、老式錄影機全部對準了吳淞外海的天空!

容記博彩行再次被投注的人擠滿了!

其中以r本客商最多,他們囂張的僱人扛著一疊疊鈔票,砸在櫃檯上,大聲叫囂:「日軍必勝!」

杜月笙也被驚動了!親自來到了容記博彩行,面對日商的囂張,杜月笙大聲道:「我們不能認慫,跟上!贏了,我們全給這名飛行員,輸了,我們再捐一筆錢給這位英雄的父母養老!」

「好!我也捐!」

「中方必勝!」

「日軍必敗!」

……

這個時期雖然是亂世,但是老百姓的拳拳愛國之心,卻是天地可表、日月可鑒!

……

面對氣勢洶洶的32架日軍戰機,韋步平不但不驚慌,反而激發了他高傲、倔強之氣:就是來個320架又如何?勞資死也要打落10架來墊背!

雖然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但是韋步平也不想白死! 美顏App系統 他腦中一片平靜、心無旁騖!駕機在32架敵機中間,利用座機馬力大、機動靈活的優勢,左穿右插,遊刃有餘!

把波音XP-925A戰鬥機速度快,轉彎半徑小的優勢,表現的淋漓盡致!

如果肖特在場的話,一定會驚嘆不已!認為這些機動完全超出了波音這款戰機的極限!

確實是超出了同款機的極限,因為老工人薛思漳對波音XP-925A戰鬥機進行了改良!對發動機進行了調校!

功率平順的輸出,使波音XP-925A戰鬥機面對日軍32架戰機,仍然不落下風!

空戰已經進行了10多分鐘,韋步平已經摸索出了對付群毆模式的方法!

每一架日軍戰機想扳動機槍的扳機時,都會發現中方戰機後面有一架,或是幾架己方的戰鬥機!

如果開槍的話,有可能擊中中方戰機,也有可能擊中己方飛機!

日軍戰機飛行員頭都大了!在大罵中方飛行員狡滑、卑鄙的同時,心底卻是暗誇對方聰明!

……

「喲西!一個有頭腦的戰士!一個空中格鬥之王!未來成就不可限量!」

「妙高」號重巡洋艦的甲板上,跪坐在涼席上的白川義則大將跟里不住的誇獎中方飛行員,雙眼卻發出利刃一樣的光芒!

「命令:鳳翔航空母艦所有戰鬥機出擊!務必將中方這架戰機擊落!」

「嗨!」

參謀佐滕花伶聽著白川義則大將冷冰冰的聲音,雖然不是沖著自己來的,但是還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

參謀佐滕花伶快步向通訊室走去,不到20秒鐘又跑了回來!

「報名司令官閣下!鳳翔航空母艦現在空無一架戰鬥機,14架戰鬥機全部升空,執行任務去了!」

「哦?」白川義則大將有一點驚奇:「哪裡的戰鬥用了這麼多飛機?」

「報名司令官閣下!是登陸七丫口、楊林口、瀏河口一帶,支那軍反擊非常激烈!不但出動飛機,還施放水雷,我軍步履蹣跚!」

……

七丫口、楊林口、瀏河口一帶的戰況確實非常激烈,而且呈現白熱化。

日軍之所以出動大批戰機,一是韋步平下轄的7架戰機守護著七丫口、楊林口、瀏河口一帶陣地!

登陸日軍只好向航母求援:起飛戰機對抗中方戰機!

二是小鬼子的飛機空中偵察,發現了從顧家宅汽車站開出的汽車,正在向瀏河口前線運送兵員,馬上要求鳳翔號航母派出戰鬥機轟炸汽車和車站!

下午3點鐘,宋希濂旅的第二批援軍,也就是521團第2營在團長劉安祺的率領下到達瀏河鎮!

正在這個時候,天上出現了大批量的日軍戰鬥機,數量30多架,密密麻麻籠罩天空,一律低空飛行,擲彈如雨!

521團團長劉安祺大驚失色,馬上命令汽車上的國軍戰士們馬上下車!

521團2營眾官兵連忙下車,剛剛跑到20多米外,8架汽車被炸毀!

同時被炸毀的,還有3輛沒到瀏河前線的汽車!

汽車司機看到幾架日軍飛機跟了上來,急忙把車開到樹蔭底下,催促車上戰士下車!

…… 中方戰士下車拔腿就跑,剛剛躲藏在不遠處的殘垣斷壁下,就聽到一連串的爆炸聲!

3輛汽車加上附近的樹木,全部被轟炸起火、倒下!

這下子所有的汽車都被日軍炸毀了,後續的部隊只能靠步行了!

宋希濂此時手頭只有二個營,與教導總隊的一營(欠一連)匯合在一起,加起來人數也就1000出頭!

宋希濂部、教導總隊一營分別在西涇、馬橋抗戰近七千名日軍!

戰鬥非常艱難!

中方陣地上的機槍口都打紅了,日軍紛紛打彈倒在地上,血水流到小河裡,把河水也染紅了!

日軍還是潮水一般涌將上來!

雙方陣地出現了失去又奪回來的拉鋸戰!

宋希濂部部521團第1營營長唐德率部守衛茜涇,雙方在狹窄的街道上狹路相逢,先是乒乒乓乓的對射了一陣。

把槍里的子彈打完了,雙方開始赤膊上陣!展開了白刃戰!

就在雙方打的難解難分的時候,突然之間一隊30人的精銳小分隊出現在日軍背後!

這些人的衣服打扮都是國軍,唯一不同的是手裡拿著一支衝鋒槍!

唐德營長大聲叫道:「兄弟們,你們人數太少,讓我們來,你們快走吧!」

唐德營長的話音未落,已經有50名日軍脫離戰團,倒轉槍口就要向精銳小分隊殺去!

「哧哧哧……」

「哧哧哧……」

……

精銳小分隊手裡的衝鋒槍開始噴火了,聲音非常輕,但是那50名小鬼子,還有後面數十名小鬼子已經倒了下去!

「這是什麼武器?太恐怖了!」

唐德部和現場所有的日軍都驚呆了!

接著日軍一鬨而散!

他們的前後被中方戰士兩頭堵住了,他們只好奪路而逃!當然,奪的路只能是爬上左右兩邊的圍牆!跳進院子里!

來不及跳牆的小鬼子,全部被精銳小分隊手裡的槍幾個點射所射殺!

看著中彈處密密麻麻的洞口,不要說小鬼子,就是中方戰士也是心驚肉跳:這麼來一下,就像馬蜂窩一樣!這真是毀天滅地的大殺器!

「我是第87師261旅521團第1營營長唐德,你們是?」唐德看著對方手上的武器,還有一些驚魂未定。

「我們是第19路軍軍部直轄龍捲風突擊隊第一小隊,奉我們韋隊長之命在戰場上游弋,遇到受困同袍立即施以援手!遇到日軍殘害我百姓,馬上出手解救!」

「原來是這樣!太感謝你們了!」

「都是自己人,都是為國家征戰,就不用說謝謝了!」對方的說法很客氣。

「我們這邊快頂不住了,是不是幫下忙?」唐德試探的說。

「兄弟,這個忙還真的幫不了!我們的任務是,看到哪裡有困難,我們就出現在哪裡!」

「哦! 華年時代 原來是這樣。」唐德有點失望。

「唐營長,不是我們不想幫!我們黃隊長帶著200兄弟在浮橋一帶拚死抵抗日軍的進攻,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日軍多於我們幾十倍,根本就抵擋不住……」

這名戰士說不出話來來了,但是他的意思唐德明白了:他連正在戰鬥的兄弟都幫不了忙,只解救生死危急邊緣的兄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