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古時候有句話叫做天生反骨,秦偉一直覺得不對,但現在聽到李虎的敘說,秦偉信了!丁山是跟李虎一起打江山的人,甚至孤虎門的很多事情都是由丁山出主意進行的,現在他突然叛離怎麼能不讓秦偉聯想到反骨仔這個令人反嘔的詞語?

知道了李虎不快的原因,秦偉自然不會再讓李虎帶着情緒做事兒,遂道:“李大哥,人各有志,既然他覺得孤虎門沒實力殘存下來,走了就走了吧!我相信只要咱們兄弟齊心,這泉城乃至整個天下不都是咱們兄弟的囊中之物嗎?哈哈哈、、、”

李虎知道秦偉的心不在天下,他這樣說也只是爲了安慰自己,但能聽到秦偉說出這番話李虎覺得已經夠了!況且在李虎心中,秦偉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一直相信只要秦偉想做的事兒就不可能做不到!

“我沒事兒,只是有些傷感罷了!想想幾十年的兄弟情誼,他說走就走一時間有些想不通而已,不過現在沒事兒了,我知道我還有更重要的事兒要做,爲這事兒傷心就有些本末倒置了哦!”

秦偉嘿嘿笑道:“你能這樣想就足以說明你已經放下了,我還能不相信你啊?不過,咱們的任務還很艱鉅,你先跟我說說孟迪是怎麼回事吧!”

李虎猜到秦偉肯定會問孟迪的事兒,也就不作隱瞞,說道:“事情是這樣的、、、”

通過李虎的描述,秦偉能夠想象的到月黑風高夜,孟迪隻身潛入李虎房中正要行刺之時被李虎發現,然後就倉皇出逃,情急之下打傷了十幾個守衛逃之夭夭,但也被韓越等人給追出了老遠,豈料正在靠近之時突然出現了一羣神祕人,將本該被綁的孟迪給救走了。

事情就這麼簡單,但秦偉還是一眼就發現了其中的不合情理之處。

其一,孟迪的實力當數孤虎門中第一,他要逃走根本不費吹灰之力,怎麼可能會被韓越幾人追上?

其二,神祕人並沒有傷害韓越幾人,只是救走了孟迪,這又是爲何?

其三,孟迪的動機是什麼?換句話說他爲什麼早不動手晚不動手恰恰在這個時候動手,他在圖謀什麼?

有這三點秦偉就不能將孟迪失蹤的事兒判斷會叛逃,再者孟迪修爲不低如果想做什麼事兒的話何必等這麼久?

總之一連串的問題都困擾着秦偉,他想不到合理的解釋,李虎自然也想不到,或許這事兒只有當事人孟迪能夠說清楚道明白了。


PS:更新送到!老酒求支持,大大們收藏啊! 厲勝男最近混的挺不錯的,先不說她本身辦案能力就強,再加上現在泉城市基本沒人不知道她跟市長宋湘寧的私交甚好,因此辦起事兒來那叫一個迅速。

因爲有市委書記祕書韓傑親自關照,童天明直接就將追查柳眉兒失蹤一案交到了厲勝男的手中,他相信厲勝男能夠辦好這事兒,而且厲勝男要升官也需要政績,這種一舉兩得的事情童天明還是很樂意做的!

事實也確實如童天明想的一樣,案子交到厲勝男的手中不過一天時間,厲勝男就發現了蛛絲馬跡。

只是讓厲勝男有些不爽的是,事情的背後竟然又有秦偉!

誰也不知道厲勝男究竟是哪根經搭錯了,每次一看到秦偉她就覺得渾身不爽,就像是秦偉強鹼了她似的。只是誰都知道秦偉不可能這樣做,她也知道這樣不對,但她就是看秦偉不爽,這種不爽一直延伸到了秦偉身邊的所有人。

秦偉並不知道他已經被一個警花給恨上了,接到厲勝男的電話他就趕緊打車趕到了約定地點。

銀赫咖啡屋,一個有些偏僻的地方。

如果不是司機車齡大見識多,秦偉估計他都找不到銀赫咖啡屋,心裏也開始抱怨起厲勝男不該挑這麼個偏僻的地兒!

好在最後關頭秦偉還是準時趕到了,看着昔日被自己吼退的女人,秦偉發現多日不見厲勝男似乎又漂亮不少。

見秦偉竟然跟其他男人一樣,一見面就瞅着自己不鬆眼睛,厲勝男心中就是一陣怒火,慍怒道:“再看!信不信本姑娘現在就走?”

秦偉見厲勝男生氣,知道女人誤會了自己,訕笑道:“呵呵,不看了!不看了!”

“哼!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厲勝男坐在椅子上不清不重的罵道。

女人生氣的時候最好不要接話,秦偉不記得是誰說的,但他一直引爲據典,所

這時候服務生走了過來,看着秦偉問道:“先生,請問需要點什麼?”

秦偉還沒說喝什麼,厲勝男就開口道:“兩杯卡布基諾,賬算在他身上!”

秦偉頓時噎了半天,最後只化爲一句“你狠!”

厲勝男看着吃癟的秦偉格格笑了起來,胸前的兩座山峯頓時閃的秦偉有些睜不開眼睛了。


從警隊畢業的厲勝男身材一級棒,據秦偉目測其胸前的高峯最起碼也是D罩,當然了這還是保守估計!

看的有些癡了的秦偉傻傻的問了句“什麼罩的?”

乍聞秦偉竟然問自己是什麼罩的,厲勝男當場就要發飆,猛的一躍而起迅捷踢出右腿直取秦偉面門,如果被擊中秦偉怕是要破相了。

就連秦偉自己都有些納悶,自己怎麼會問出這麼有失水準的話來,但話已出口再補救已然來不及了!看着由遠及近的腳影,秦偉不敢託大,身子瞬間爆射而出避開了厲勝男的雷霆一腳。

躲開之後,秦偉撇了撇嘴道:“妹的,你玩真的啊?”

厲勝男正在氣頭,秦偉的話無疑是火上澆油,瞬間點燃了厲勝男已經壓制了很久怒火,大吼道:“臭流氓,本警官要爲民除害切了你!”

秦偉頓時臉冒冷汗,不爽道:“擦,老子又沒色你哪裏流氓了啊?”

厲勝男越加憤怒,猛的扯開外面豹紋外套望着秦偉,厲聲道:“流氓,納命來!”來字還未落定,秦偉就見到厲勝男像是猛虎似的衝殺了過來,路上帶起的殺機瞬間使得整間咖啡廳頓時冷了不下十度!

秦偉沒想到幾日不見,厲勝男的功夫更勝從前了,暗道這娘們是不是吃錯藥了啊?

雖然厲勝男表現出了十分強悍的實力,但在秦偉的眼中她還是太弱了!

秦偉望着衝殺過來的厲勝男,紋絲不動,淡淡說道:“現在撤手還來得及。”

暴怒之餘的厲勝男怎會聽進,罵道:“撤你妹兒啊!”掌中力道瞬間增加了三倍不止。

秦偉的嘴角一直掛着淡淡的微笑,直至厲勝男的手掌靠近,然後一指看似隨意實則蘊含無盡力道點在了厲勝男的掌心。

僅僅一指,厲勝男的身體像是斷了線的風箏般跌落了出去。

秦偉漠然的看着即將落地的厲勝男,眼中沒有一絲感情。

就在厲勝男以爲自己就要香消玉損之時,突然眼前人影一閃,秦偉寬大的身影出現在了跌落之地、、、

重新洗漱過後的厲勝男身上少了一分戾氣,多了一絲端莊。

秦偉有些癡迷的看了一眼厲勝男,生怕再次激怒後者卻是不敢多看,喝了一口咖啡用以掩飾臉上的不自在,然後說道:“厲警官,不知你之前說的是不是真的?”

厲勝男心中早已是驚濤駭浪,雖然接着涼水使她清醒了不少,但秦偉的霸道已經撕去了她心中最後的一絲自尊!

她發現秦偉一直不曾被她看透過,就像是幾個月前的夜晚,秦偉抱着田果一聲厲吼震的她倒退了數步才堪堪站穩。

厲勝男沒有接秦偉的話,反問道:“你就一點兒不懂得憐香惜玉嗎?”

一瞬間秦偉神情有些恍惚,他看不透厲勝男心中所想,正如他想不明白老爹秦嘯天留下的話!

癡癡的應道:“老衲不懂!”

厲勝男當場笑噴,冰雪瞬間融化。

秦偉發現微笑中的厲勝男似乎更勝往昔,齊劉海兒,柳葉眉,瓜子臉,傾國傾城不外如是。

接下來的談話很平常,厲勝男先將她查到的資料說給了秦偉聽,然後開始分析起破案中遭遇的種種。

經厲勝男之口,秦偉瞭解到柳眉兒的失蹤應該是跟泉城市最近出現的十幾起市民失蹤案件有關!

厲勝男雖然是一介女流,但秦偉不得不承認這女人工作起來確實韻味十足,就連修煉了皇極經世的自己都有些保持不住想要一親芳澤了。

但理智告訴秦偉,若他敢越過雷池一步,女人不敢雷霆手段將自己擊殺,雖然女人武力不及自己,但國家機器的威力秦偉卻可以想象。

當年南巡首長鐵血手段能震懾西山宵小,厲勝男雖不比南巡首長,但憤怒的女人總是會做出讓人難以用常理度量的事兒來!

古往今來,世事如此。

PS:更新送到!老酒求支持,大大們給點票票鼓勵一下吧! 銀赫咖啡屋,秦偉放下杯子,望着已有多日不見的太陽,問道:“厲警官,這案子你想怎麼查下去?”


厲勝男攏了攏散下的髮絲,應道:“我暫時還沒想到好辦法,不過,如果你願意幫忙的話,嘿嘿,這案子倒也不難偵破!”

秦偉大驚,問道:“你在開玩笑吧?我又不是警察,貌似查案這事兒是你的職責吧?”

確實,秦偉不是沒想過自己動手去找,但他一個人的力量總是顯得有些薄弱。泉城市那麼多警員,秦偉就不相信還沒人了!

只是厲勝男心中的打算秦偉不知道,女人嘿嘿一笑,“你先聽我說完嘛!看你猴急的樣兒,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爲我怎麼你了捏!”

秦偉已經有些被顛覆了,以前見厲勝男的時候也沒見她這麼犀利,這才幾日不見怎麼就變得如此大膽奔放了啊?

這些問題秦偉沒時間考慮,因爲她已經被厲勝男接下來的話給震驚了、、、


Www⊙ TтkΛ n⊙ ¢Ο

秦偉回到宿舍的時候張鵬三人都在,看着臉色依舊被憂愁籠罩着的老畢,秦偉大聲道:“老畢,你不用回去了!”

老畢正在收拾衣服,聽到秦偉說的還以爲秦偉在拿他開涮,當即有些不滿,嘟囔道:“老三你又在拿我尋開心吧?”一邊收拾着牀鋪上的衣物,看來某人的品性有待提高哦。

秦偉見老畢不信,趕緊說道:“我騙你幹嘛啊!真的,韓主任已經答應幫忙,你就靜等好消息吧!”

這回不僅張鵬跟李大海信了,老畢也信了。他任由衣服掉在地上,飛奔了過去抓住秦偉的肩膀,出聲問道:“真的嗎?他怎麼說的啊?這事兒靠不靠譜啊?、、、”

如斯問題秦偉不想一個個的回答,只好簡單將他去見招生辦主任韓平的事兒說了出來,當然了關於韓平的風流事兒秦偉就給直接忽略過去了!改成了某人嘴巴如何如何厲害了,說的韓主任爲之動容什麼的,然後就擦乾了眼淚答應了幫忙!

張鵬出身官宦世家,秦偉話中的漏洞他豈能看不出,不過這不是關鍵,現在解決了老畢的問題所有人都很開心,他自然也不例外。

不過一想到老爹張一呂的事情,張鵬的神情又暗淡了下去。老爹的官聲張鵬自然知道,合北一呂的名頭可不是做的假的!

秦偉鬆開了老畢的肩膀,任由老畢跟大海兩人在一起高興的奔來跳去。

慢慢走近之後,秦偉靠在了水池邊的牆壁上。

“大鵬,又在想張叔叔的事兒啊?”

張鵬擦了擦臉上的水花,應道:“嗯,也不知道我爸現在在哪兒?一點消息都沒有簡直都快急死我了!”

秦偉出聲安慰了起來,“大鵬,你別急,張叔叔肯定會沒事兒的啊!他能給提前給你打電話就說明他已經有所察覺,這樣看來張叔叔很可能早已佈置好了,之所以不讓你回家也是爲了保護你,讓佈局順利進行下去吧?”

聽完秦偉的分析後,張鵬仔細想想還真是那麼回事,一把抓住秦偉的胳膊,激動的問出了聲兒,“大偉,你沒騙我吧?”

秦偉伸手敲了張鵬一爆慄,罵道:“丫的,大鵬你竟然會敢懷疑哥兒的人品?我擦,找打是吧?”

其實秦偉不是生氣張鵬不相信他的話,說實話說出這樣的話連秦偉自己都不相信,但不相信又能怎麼辦?

現在當務之急不是想辦法找出張一呂,讓張鵬不做傻事纔是關鍵!

也就是秦偉能面不改色,否則以着幾人的性子,張鵬估計這會早就回合北去了。

張鵬咧嘴嘿嘿一笑道:“大偉你別急嘛,我哪敢懷疑你的人品呀!只是一時激動罷了,你還沒吃飯吧?走,咱們一起出去吃!”

秦偉還記得上次兄弟幾個聚會還是在川崎,這纔過去了幾個月,人走的不剩幾個了。

先是果果,再是雪兒,現在又是柳眉兒,就連老畢都差點也走了。說是世事無常,一點也不誇張!

因爲最近諸事不順,李大海提議大家出去狠狠的吃他一頓,於是乎四人,哦,不,還有老畢的女朋友嬌嬌,一共五個人齊刷刷的殺向了山大後門的小吃一條街。

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羣,秦偉感慨萬分。京城的風雨已經來襲,泉城作爲靠近津京最近的都市,很大可能會受到京城大雨的波及。

只是愚昧的市民怎麼會知道風雨即將襲來?

該吃吃,該喝喝,華夏國民一直都是這樣!

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花。

在小吃店的包間坐下之後,幾人坐在了一起胡侃了起來。

秦偉因爲心中有事兒,也就麼有參加幾人的話題。突然一個人影兒從眼前閃過,秦偉猛的擡起頭來,一眼就認出了電視畫面中的人物!

劉詩韻,當紅影星歌星,華夏國最具潛力新人。

看着電視專欄下面的標題,詩詩巡唱泉城,天地奇緣收尾。

秦偉不由得想起他跟劉詩韻的兩次不愉快的會面,第一次他犯傻吃了女人的豆腐,第二次救女人被誤會。因此秦偉有些怕見到劉詩韻了,雖然兩人不算熟識,但秦偉總覺得這女人的光鮮背後隱藏着不少故事,而他雖然猜得到不少,但秦偉不願意去想,他自己現在每天都忙的要死,還有一大籮筐的事情要做,哪有時間多發善心去幫劉詩韻解鬱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