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又是甜蜜的模樣。

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傅子期倉皇的站起來:「我還有些事要處理,先走一步,抱歉。」

「慢走,不送。」

討人厭一走,沈懷琳拍著胸口長舒了口氣。

整個一個大解放。

「總算是走了,真的是要煩死人了。」

「就這麼討厭他?」

「你知道我對沈佳慧啥態度吧。」

沈懷琳看着他,一本正經,「這貨和她沒差兩樣。」

說着,她忍不住嘆了口氣,滿心感慨:「我當初怎麼就瞎了眼,看上這麼個玩意兒呢?」

都說初戀是白月光,到了自己這裏,咋就成了臭水溝?

這畫風明顯不對啊!

而霍城也有同樣的疑惑——她當時眼神兒一定有問題!

。臨近黃昏的時候

古塔抱着一大碗剛出爐的咖喱蓋飯坐在甲板的長椅上,遠遠眺望着頭頂及遠處,如同火燒一般的晚霞。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高度的原因,他們目前所處的位置,天色要遠比在地上的時候亮的多。

自然,風景也是這邊獨好。

正難得享受着一個人的孤獨美食的時候,邊上突然

《狩獵,然後吃》第一百三十八章失效的水桶理論,優先於一切的個體戰力! 那小冊子裏面的內容都是一些圖片和招式,且圖片的旁邊還有標註。

宮玉覺得那應該是武功秘籍之類的東西,就是她對武功秘籍不感興趣。

上輩子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跟基地簽訂了那什麼如同賣身契的合約,她都懶得聽從上峰的指揮,而每天起來堅持訓練了。

將小冊子往夏文樺的手上一扔,她道:「這什麼玩意啊?不感興趣,給你吧!」

夏文樺被動地拿着,還有一點不知道該往哪裏放的感覺,他原本也沒想要的,好不好?

但他和宮玉不一樣,瞧見裏面的圖片后,他整個人就驚呆了。

從那個檀木盒子裏面散落出來的還有一張羊皮紙,宮玉撿起來仔細研讀了一番,才知道這洞裏十多年前確實發生了一場爭奪寶物的大戰,而那寶物的主人就是盤腿坐在石台上的乾屍。

羊皮紙上記載,他無意中得到兩塊材質奇特的天外飛石,然後經過幾十年的冶鍊,終於製作出了一塊通天玉和一個吸附力極強的水晶魔石。

但這兩個寶物不知怎麼的就被一些江湖人士聽聞。為了躲避江湖人士的追蹤,他還藏到了這地底下來。

然而,他終究還是被那些人找到了。抱着同歸於盡的想法,他給通天玉找了一個去處,隨後便將水晶魔石扔給那些人。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那些人得到了水晶魔石,還以為自己就能稱霸武林了,卻沒有想到小小的水晶魔石竟然將他們的身體都吸成了乾屍。

水晶魔石的主人雙腿受傷無法再出去,覺得他自己活着也沒啥希望了,他於是寫下遺書,交代了自己生前的事迹,便也讓那水晶魔石將他自己吸成了乾屍。

水晶魔石那麼邪氣的東西是他研製出來的,他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宮玉看完了羊皮紙上的內容,發覺夏文樺還在驚愕地翻看着小冊子上的圖片,道:「夏文樺,你看得那麼津津有味的是在幹嘛啊?咱們就別耽誤了,先出去再說吧!」

夏文樺神思回籠,頗為激動道:「真是太奇怪了,這本小冊子上的圖片我都見過啊!」

「啥?你都見過?」宮玉也覺得奇怪了,他雖然經常在山林里打獵,但應該沒有涉足過這坑底下的洞吧。

夏文樺解釋道:「應該說小時候我爹教我和大哥練的就是這小冊子上的招式。」

「還有這種事?難不成那是你爹嗎?」宮玉沒有任何依據地胡亂猜測。

夏文樺沉吟著轉身走到那石台前,仔細地盯着那石台上的乾屍辨認。

宮玉對他這舉動驚愕了好一會兒,道:「夏文樺,你爹十多年前不是死了嗎?」

夏文樺眉眼一動,轉眸看她。那眼中儘是意味不明的深思,似乎眸底還有着想要隱藏真相的躲閃。

宮玉觀察着他的神色,又猜測道:「難道你爹沒死?」

夏文樺沉默一陣,回眸去審視那具乾屍,良久后,終於得出結論:「這具乾屍的容貌與我爹有很大的區別。」

宮玉點頭附和道:「嗯,我也覺得和你長得不像呢!」

口中說着這話,宮玉心中卻是驚奇。十多年前,夏文樺的爹就死了,夏文樺應該是知道的,何以他現在會對一具乾屍產生懷疑?難道他爹當年的死有什麼問題嗎?

若是沒死,卻說死了,這……

宮玉打了一個寒顫,不敢再多想了,真是越想越讓人覺得奇妙的事情太多了。

她不是那種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的人,看夏文樺刻意避諱,她也就不再多問了。

為了讓夏文樺確認那人與他爹有沒有關係,她還特意把羊皮紙遞給夏文樺看。

夏文樺看了羊皮紙上的內容,緊繃着的臉色終於放鬆下來。

宮玉察言觀色,因此敢肯定當年他爹的死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事,只是他不說而已。

兩人從分裂開的石門出去,不料,那邊又是一個石洞。

洞裏很寬敞,地面和牆上有許多箱子堆積過的痕迹。

宮玉數了數,約莫以前這裏堆積過二三十個箱子。

什麼東西會藏到這地底下來?衣物?糧食?

覺得都不可能,時間一長,衣物和糧食不就壞了嗎?而以她對古人的了解,她覺得極有可能是錢財珠寶之類的東西。

如果幾十個箱子裏面裝的都是錢財的話,那數目還真是不小。

為了出去,宮玉和夏文樺尋着那箱子搬動的痕迹往外走。

期間,也遇到過幾扇石門。但不知是什麼原因,那些石門都敞開着。

宮玉和夏文樺最後走到一個天然未經雕琢過的洞內,道路突然就沒了,能夠看見的就只有一灣清澈卻透著冷意的水塘。

「不會吧!沒有路了嗎?」宮玉不敢相信地在那個水塘邊徘徊。

夏文樺四處張望着,苦逼道:「看來咱們還真是走到死胡同里了。」

宮玉又去尋地面上的箱子痕迹,不覺的又走到水塘邊上來。

她想不通地自言自語道:「難道那些箱子都扔到水裏了嗎?」

不死心,她想下水塘里去看。

夏文樺見她脫衣服,及時問道:「玉兒,你要幹嘛?」

宮玉道:「下水。這裏四周圍都沒有路,而那些箱子搬到水塘邊就不見了,所以我嚴重懷疑那些箱子是從水裏運出去了。如果那些箱子都能出去,那咱們也能出去。」

夏文樺聽她這麼說,阻止道:「那我下去看吧!」

他是男人,可不能什麼都讓宮玉去冒險。

宮玉也不推遲,「那行,你去探探路就回來。」把防水電筒遞給夏文樺,「你帶上這個,能看得清楚一些。」

夏文樺把防水電筒往頭上一戴,脫掉棉衣,就跳進水塘里去。

宮玉在水塘邊焦急地等著,盞茶之後,終於見夏文樺浮出水面來。

夏文樺抹了一把臉上的水,長長地吸了一口氣,道:「玉兒,這水塘裏面……這那是水塘啊!這底下是路,好像是有人故意把水放進來的,所以下面都被水淹了。」

激動之下,他都有點無與倫比了。

「是路?」宮玉被驚到了,什麼人會故意把這裏淹了?

「嗯,很長很長的路,我在下面看的時候,水底下還有幾具被淹死了的屍體。玉兒,看來咱倆要想從這裏出去很難啊!」

。 香雲和阿棄二人一死,那些受契約束縛的靈魂,也終於得到了自由。

一個個原本沉睡的靈魂,虛弱的醒來。

發現自己的靈魂終於得到解脫之後,亡靈們差點沒喜極而泣。

喬安也終於在這群亡靈之中,見到了那位傳說中的美女——阿清。

此刻的阿清已經灰復了她本來的面貌。

她的美貌本就是和神廟做了交易才得到的。

現在香雲和阿棄一死,契約等於已經解除了,她也恢復了自己原本的模樣。

阿清本來的樣子就和她的名字一樣很是清秀,但和大美女絕對是不沾邊的。

這些從沉睡中蘇醒的靈魂,比江帆他們最初猜想的還要多許多。

這些靈魂中,有些是來自周圍幾個村子的村民,有些則是外來者。

幾百年中,香雲和阿棄通過神廟收集到的靈魂多到數不清。

亡靈們向陌辰等人道過謝之後,便進入了輪迴通道,去冥界等待投胎轉世。

而主線任務也在這時完成了。

當任務完成的聲音響起,喬安等人已經再次出現在了最開始的那個廣場之上。

四圍全是觀眾們的歡呼聲。

「歡迎!歡迎各位同學完成比賽歸來!」

「歡迎!」

「你們是最棒的!」

周圍的歡呼聲響成一遍,眾人也沒有想到離開副本后,能看到這麼多人為他們歡呼。

「讓我們來隨機採訪一位同學,這位同學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橙子妹妹從台上走下來,手上拿着麥克風,那副模樣還真有些像記者做採訪。

「當然可以!」那位被問到的同學,完全沒想到第一個接受採訪的會是自己,有些緊張的回答道。

橙子妹妹微微一笑,「同學能先說下你的名字嗎?」

「我叫XX。」那位同學靦腆的介紹了一下自己的名字。

「那麼XX同學,能和在場的觀眾朋友們說一下,你們是怎麼堅持到現在的嗎?

副本最後的那位大BOSS,是一位名叫香雲的元神境強者。

對戰元神境,你們當時是什麼心情呢?有沒有感到很絕望?」

XX同學:……

你要聊這個,那我可就不困了!

接下來這位XX同學,開始說起了自己當時的心路歷程。

在XX同學的講述中,他把自己如何堅持不懈,如何忍辱負重(?)。

如何為了學校為了各位犧牲(?)了的同學們,在哪怕明知沒有任何希望,沒有任何成功可能的情況下,依然留在那裏對敵的悲壯心情激動的描述了出來。

在這位同學聲情並茂的講述中,一個悲劇英雄般的人物就這麼出現在了觀眾們的腦海中。

哪怕知道敵不過,可為了大義依然慷慨戰鬥到最後一刻!

喬安看着正在眉飛色舞說個不停的同學。

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這傢伙好像和她一樣一直在划水吧。

她可是親眼看到這傢伙偷偷把退賽卡捏在手心裏,打算香雲一打到他面前他就退賽離開。

XX同學還想繼續說下去,可橙子妹妹哪可能只採訪他一個。

接下來,又有幾名同學被橙子妹妹和檸檬哥哥採訪。

這群人大部份都是在突出自己,把自己塑造成了英雄人物。

喬安注意到有一些被採訪到的同學,其實有在戰鬥中划水。

當然,這些人中也不是沒有一直站在第一線全程沒有划水的同學。

應該說這裏面大部份人都是沒划水的,畢竟像喬安這樣的,在參賽者中算是稀有動物。

采記了幾個人之後,檸檬哥哥終於舉著話筒走到了喬安面前。

「想不到還有一位這麼美麗的女同學也戰鬥到了最後一刻,這位應該就是喬安同學了。

喬安同學真是非常優秀啊,做為一名普通班的學生,能一直奮戰到最後一刻,這種勇氣與膽識,值得大家學習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