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又是密十三。

現在密十三已經成爲兄弟們心中的“紙人”了。

紙人和殺了玄龜的人,一模一樣……這說明什麼?

說明那殺了玄龜的人,也是密十三?

風影說密十三的刀有這麼快,怕是話裏有話。

我沉喝了一聲:不要提密十三——我相信不是他做下的惡事。

接着,我又說:全世界再快的刀,也切不了這麼平整。

喬拉也看了一眼刀口,說沒問題啊,給她一把刀,她也能切得這麼平整。

我說你們有沒有想過,靈蛇和玄龜,不是死物,他們都是能動的,而且極其的通人性,甚至智商也不會低。

有人要殺了他們,不說他們能夠提前感知,至少——這靈蛇和玄龜,絕對是會緊張的。

只要是動物一緊張,皮膚就會發緊,肌肉也會發緊。

一刀砍下去,就算刀法奇快,剛切下去的時候,確實切面十分整齊。

可是……當屍體涼透了之後,那肌肉和皮膚又會因爲本身的彈性給拉回去——這樣,切口必然是不平整的了。

現在靈蛇和玄龜的屍體,都已經涼透了——傷口還這麼平整,那他們的死因,除了被刀砍之外,還需要有一些輔助手段。

“什麼手段?”

“下毒!”

我說:靈蛇和玄龜的體內一定有毒……毒素讓他們的身體,一直都很僵硬,到了現在,也沒有發生劇烈的收縮。

我一說到有毒,胡糖立馬拍着胸脯:不管多大的毒,我都能試。

說完,他一張手,拿出了兩條毒蜈蚣,他驅趕着毒蜈蚣去喝那靈蛇和玄龜的血。

那毒蜈蚣才喝了幾口血,猛地站不穩了,站在地上,忽然打着晃晃,感覺要跌倒一樣,可就是不跌,就是不倒。

胡糖看了一陣子後,說這玄龜和靈蛇,確實中毒了,中的毒還非常奇怪,只能讓你的身體僵硬,但始終不至死。

他說如果這毒就是想搞死靈蛇和玄龜的話,直接下重點的毒不就行了麼?

“那不一樣。”

我說這事吧……明顯就是要製造恐怖,毒死的和被砍死的,那製造出來的恐怖,完全不是一個概念的。

就現實生活中也是一樣,比如投毒,很難製造恐慌,可如果拿着片刀、馬刀、西瓜刀砍人,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那血呼啦差的流血場面,足夠製造非常大的混亂了。

我說這人如果下毒,那肯定是需要用這種毒來勾引靈蛇和玄龜出洞——中了毒後,那靈蛇和玄龜又失去了抵抗能力,下手輕鬆。

我一拍巴掌,說:這毒是很重要的線索,胡糖——有沒有辦法,把這毒給提煉出來?

“那當然有啦。”胡糖說有辦法,只是要對着屍體,動動手腳。

我說動唄,非常時期,非常手段,這事不算不尊敬。

“成!”胡糖直接拔出了刀子,看下了一截肉後,去了玄天玉虛宮裏找了桌子上墊貢品的黃布,把那坨肉給包了起來,他有辦法,把這毒給提煉出來。

搞定了這些後,胡糖跟我們打了個招呼,就一個人先回去幹活了。

我接着又對大金牙說:老金,放瑩鬼出來——這靈蛇和玄龜,都是靈物,那他們的陰魂,持續的久一些!看能不能找到他們的陰魂,咱們可以請神……讓靈蛇和玄龜上身。

“這個可以有。”大金牙說着就開始掏竹筒了。

這請神,得陰魂頑固才行。

一般人死了,陰魂不穩,很容易就飄走,可這靈蛇和玄龜的陰魂,估計可以持續很久很久,請神也許靠譜。

老金扭開了竹筒,放出了一陣瑩鬼。

我不想做佛系女配 那些瑩鬼,剛好在玄天玉虛宮裏面,分成了兩團聚攏。

魔鬼的溫柔,二嫁前妻太難追 一團是靈蛇的,一團是玄龜的。

“好辦了。”我喊了一聲:老金……擺架勢,請神上身。 我讓老金請神。

老金四處看了一眼後,說:濤子,你這天天跟陰魂打交道的,不怕太陰的魂,要不然你上?

“我上?”祁濤指了指他的鼻子。

老金說:那誰上?老風嗎?這靈物的陰魂,可不好請,老風年紀大了,遭不住——小李爺的話,不合適,他那身血,陰魂不願意上去——至於喬拉嘛……呵呵……你真的願意讓喬拉上身?一旦喬拉有點什麼三長兩短的發了瘋——那咱們有的受。

喬拉曾經瘋魔過,那一瘋,簡直不得了,能夠打.死人。

祁濤想了想,也覺得沒合適的人選,只能說到……那就讓我上吧。

“這就對了。”

大金牙直接把祁濤擺在了面前,說道:我現在開始了啊!放鬆閉眼的事,不要我教不?

那當然不用教了,祁濤也懂行。

他閉上了眼睛,大金牙開始忙活了。

“哎……這周圍的大仙聽俺說,沒事出來嘮嘮嗑。”

大金牙直接從揹包裏,抓出了一把黃陵紙,對着天上一撒——或是胡或是黃,或是清風,或是悲王……

他拿着紙開始撒。

這一陣忙活,我瞧見祁濤的眉心,突然凝結了一團黑色的氣。

這靈物上身了。

不過,那到氣剛還在祁濤的眉心形成的時候,祁濤突然睜開了眼睛,十分淒厲的喊道:小李爺……救命,請這兩位大仙出來,我受不了了。

他這一喊完,我心裏咯噔了一下——祁濤扛不住了。

我把右手,伸到了嘴裏,狠狠一咬後,直接一口血,噴在了祁濤的身上,他身上那團黑色的氣,才消失了。

祁濤也委頓的坐在了地上,一擺手:不成,不成……那兩道靈魂才進了我的眉心,我就感覺受不了了,渾身要炸啊!

大金牙歪着頭說:切……你這幫兵當得不好……要是換了我徒弟鈴鐺,這事就成了。

我白了大金牙一眼,這不是廢話嗎?人家鈴鐺是什麼人?現在都是轉世靈童了。

我想了想,說:這事咱們辦不了了,得找找幫手了。

“找誰?”大金牙問我。

我說道:“柷瑾。”

“誰?不認識。”大金牙說。

我說柷瑾你都不認識?你少裝蒜了,不就是和你有點偏見麼?至於嗎?

風影哈哈大笑,說:老金,都說你跟我是死對頭?你真正的死對頭,馬上就來了。

“別!別!千萬別喊柷瑾,這事我再想想辦法。”大金牙拉住了我的手,不讓我打電話。

這柷瑾,爲啥是大金牙的死對頭呢?其實還得從咱們中國的柷由術說起。

柷由術其實發源很早了。

數千年前,我們國家有十巫。

爆笑王妃冷麵王 十巫創立了柷由術,也就是巫術。

柷由術後來開枝散葉,形成了很多流派。

主要的流派,分成了十派。

十巫裏,有巫師叫巫風,這一派,就成了現在的一箇中醫世家——叫神針王風家,久居北方。

風家的鍼灸術,那是極其的高明。

十巫裏面,還有一個叫巫金,這一派,就是現在的東北薩滿金家——大金牙一代。

大金牙的不算祖傳絕學,但是,只要進了他那一門,不管你姓什麼,都得改姓,姓金。

所以大金牙的師弟,也姓金。

十巫裏,還有一個叫巫柷,就是如今的柷由家——湘西柷由家,柷家。

祝家的柷由術,以駕馭鬼混最爲擅長,如今,要利用靈蛇和玄龜的陰魂做做文章,就必須得請到現在的祝家大小姐——柷瑾。

至於柷瑾爲啥和大金牙鬧了個矛盾呢?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以前我招過陰的人,都會拉到一個羣裏,讓大家也都聊聊,認識認識。

偏偏大金牙在網上,和柷瑾幹上了,他說他薩滿金家,纔是柷由正宗,柷瑾當然不樂意了,人家還姓柷呢,能白白把柷由正宗的名頭,讓給大金牙?

遇上,兩人從脣槍舌劍,到了最後的針鋒相對,那叫一個慘烈啊!

兩邊罵得不可開交來着——最後柷瑾放話了……你大金牙要是個男人,約個場子,咱們單練。

大金牙當然慫了……那柷瑾聽說身手老厲害了,不虛東北的許多以身手著稱的陰人。

不過大金牙有點死皮賴臉,這傢伙的,現實中不敢鬥毆,嘴上功夫一流,每天上線要跟柷瑾嘴炮一頓,鄙視、嘲諷,無所不用其極。

每次柷瑾一說單練,大金牙就立馬搖頭,說單練啥意思……就是嘴炮。

後來柷瑾也沒再理會過大金牙,但我估計柷瑾的心裏,肯定窩火。

大金牙是害怕,所以纔不讓我招柷瑾的陰。

我看了大金牙一眼,問他:沒了柷瑾——你能駕馭鬼魂嗎?

“有辦法的嘛。”大金牙瞪着我說。

我盯着大金牙,說:記住啊,這陰魂,最多凝聚一天,過了這一天,那陰魂要是跑了或者沒了——我拿你是問!

“別!”

大金牙聽我要找他麻煩,頓時慫了,說他其實沒把握,我還是請柷瑾來吧。

“慫!”

我指着大金牙,數落了一陣後,抓起了手機,在通信錄裏面找出了柷瑾的電話號碼,然後撥了一個過去。

電話響了幾下後,電話接通了。

“喂!”

“喂!柷瑾,我招陰人你李哥啊!給你招個陰唄。”我熱情洋溢的說道。

柷瑾這人,比較冰冷,她淡淡的說:可以——給我大金牙的地址。

我一聽,心裏暗樂,看來這柷瑾,好幾年都沒忘記大金牙啊。

我咳嗽一聲,說:柷瑾妹子,你這就見外了……大金牙那也就是個慫貨,不敢和你正面剛的——咱們聊聊招陰的事情唄?

“多大的事?”柷瑾問。

我說:幫武當山的牛鼻子道人做事情,駕馭玄龜和靈蛇的魂,幫我找個兇手——事情不復雜,價錢嘛,我給你開一個——二十萬。

“七十七萬,一口價。”柷瑾直接說。

我一聽,有點暈,問柷瑾:姐們,你這價格,要的有點高吧?我二十萬,算是挺公道的價錢了。

我真是天地良心,這二十萬,絕對價格不低了,結果柷瑾一下子把價格提高到了快四倍,這銀行都是錢,你咋不去搶?

柷瑾說:武當論道輪迴大會,就憑這八個字——七十七萬,不貴。

哎!

我看這姑娘,真心狠啊,是會漫天要價的主。

我砍了個價錢:五十萬。

“一分錢不少。”柷瑾否掉了我的價格。

我問柷瑾:你現在在哪兒呢?

“就在十堰!”

“上金頂!我等你。”我直接掛掉了電話。

我算是答應了柷瑾的價格……現在柷瑾知道武當山有亂子,直接在十堰趴活呢!

她能很快上山,我倒是也願意出這個錢。

只是,我以前和柷瑾接觸的時候,這妹子把錢看得很淡的——如今,怎麼又這麼在乎錢了?想不明白啊。

我掛了電話後,直接對大金牙說道:老金——人家柷瑾可說了……讓我把你的地址給她,她纔過來,她很想你啊!

“放屁!”大金牙的臉皺成了一團,苦瓜似的說:從現在開始,我叫劉正風——你們見了我,都喊我劉正風!

劉正風其實是大金牙的本來名字。

大金牙拜師的時候,讓改姓,改成金正風。

他覺得金正風不好聽,直接改名叫金牙道人——所以纔有了大金牙這個稱呼。

我看大金牙是真有點怕那柷瑾啊——連名字都改了——叫劉正風了?

風影哈哈大笑,說:老金,讓你丫沒本事還挑逗別人?現在苦主上門了……你就慫了?

大金牙指着我們說到:你們可以把腳踩在我的臉上,也能用屁股坐在我的頭上,還能把我按在地上不停摩擦、侮辱我,但是,從現在開始——請記住——叫我——劉正風。

哈哈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