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又是三遍重複,而且,隱約能聽出楊雨薇的聲音,弄的張斯莫名其妙。

“爲什麼又扯上我?”張斯摸着鼻子苦笑。

硃紅問:“你要去麼?”

張斯說道:“我不去會如何?”

硃紅用手抵着下巴,作着思量的模樣,說道:“以她的性格,會發生兩種情況。第一種呢,她會當什麼都沒發生過,以後對你很好;第二種呢,她記着這樣事,對你更好。”

張斯呵呵笑道:“你的意思,是讓我打消顧慮,不要去?”

“去不去隨你,我可管不了。”硃紅聳肩。

張斯起身,笑道:“好了,還是去去吧,你也跟着,看看熱鬧也好。”

硃紅沒答話,也沒拒絕。

待張斯出發的時候,果然跟在了身後。

鍾亞,管津幾人也被叫上了,既然決定入社,不妨也去見見。

王闖是很喜愛文學的,卻對入社沒什麼興趣,張斯向他說了聲,他卻搖搖頭:“愛好是一個人的事,與集體無關,如果有興趣,幾個朋友在一起聊聊就是了,不必有什麼組織。”

倒是與張斯的想法差不多,也就沒再勉強他。

意外的是,王鵬卻嚷嚷着要跟着。

張斯很好奇:“鵬哥,你愛文學?愛讀書?”

王鵬點頭:“當然.”


張斯耷拉着眼皮:“說實話。”

王鵬搖搖頭:“不愛。”

“那你去幹嘛?”張斯問道。

王鵬呵呵直笑,說道:“我聽說好多漂亮的女生都去了,我去看看熱鬧。”

張斯說道:“我就猜到是這樣。”

硃紅則翻了翻眼,對他表示鄙視。

廣播室在另一棟樓裏,一行人下樓,向另一棟樓進發。路上遇到了不少人,紛紛向張斯打招呼,一經打聽,方纔知道,原來也是去報名的。

正好湊成一路,浩浩蕩蕩地向廣播室去。

待到了地點,烏壓壓一羣人堵在那兒,七嘴八舌,亂糟糟的。

見張斯來了,大家自覺地讓出一條路,議論聲也小了。

張斯對着大家點頭微笑,直至廣播室門口。

廣播室裏人倒是不多,只寥寥幾個,報名的人都改去了旁邊教室。

楊雨薇正坐在椅上,雙腿一晃一晃地,自顧自地玩耍。

“嚯,這麼清閒。”張斯說道。

楊雨薇甜甜一笑,並不起身,說道:“領導者只要指揮好人就行了,要做的事不多。”

“好吧,這次找我來幹嘛?”張斯問道。

楊雨薇聞言,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說道:“你看你,自己的事都不上心,你可是社長,還一副老大不願意的模樣。”用手指了指他身邊的硃紅:“你看看小紅,我都沒喊人家,人家都蹭蹭地跑來了,你可要學着點。”

硃紅面色一沉,“哼”了一聲:“我就是不自覺,自己跟着來了,礙着你什麼事了。”

楊雨薇嘻嘻起身,笑道:“開玩笑呢,別生氣”,走到她身前,拉了她的手,“乖,姐下次請你吃飯。”

硃紅輕輕地甩開她的手,說道:“我纔不要吃飯,你少找我點麻煩就行。”

楊雨薇聳肩:“說的我跟壞人似的。”

不再捉弄她,轉向張斯:“不是我故意耍着你玩,是這些人不見到你不放心,怕自己被騙了,真是的,大美女在這兒坐着,都不踊躍報名,真讓人無語。”

硃紅說道:“大美女也有不被欣賞的時候哦……”

楊雨薇笑道:“你想惹我生氣,可是我脾氣好的很,偏偏不生,這麼輕的言語,我基本免疫。”

硃紅無語,轉過頭,不理她。

楊雨薇站起身,聳肩說道:“我雖然自信,可是來報名的大多是女生,我可沒能力吸引她們,你要是厲害,你去試試好了。”

張斯插嘴道:“找我來,就是讓大家看看?”

“嗯。”楊雨薇點點頭。

“好吧……跟動物園大猩猩似的。”張斯嘆息了一聲:“這麼悲慘,流落到這種地步。”

走近楊雨薇方纔坐的椅子,坐了下來。

“知足常樂。”楊雨薇笑道:“猩猩也好過馬戲團的猴子,我只讓你露露臉,還沒讓你表演雜耍呢。”

張斯坐直身體,警惕地看了看她:“你不會讓我表演雜耍吧?”

“看心情。”楊雨薇。

張斯又癱回椅子,說道:“反正我不同意。”

“呵呵……”楊雨薇一聽就笑了,說道:“我做事,很少經別人同意的。”

硃紅撇了撇嘴,對着張斯說道:“我剛纔對你說的,不錯吧?”

張斯深表同感地點點頭。

報名很快結束了,因爲初次報名比較簡單,只留下姓名班級就行。

至於能不能留下,那就要看楊雨薇幾人的意思了。

當然,張斯領來的幾人定然被留下,怎麼說他也是個“社長”,特權總要有一點,儘管只是掛名的。

最後,張斯被楊雨薇逼着去做了番演講。


當着大家的面,談了談他創辦文學社的“原因”,以及對以後的“期望”。

當然,這些想法都與他自己無關,他任社長,也只是個意外。

事後,幾位熟人又在一起聊了聊。

分手在即,王鵬卻有些依依不捨的模樣。

張斯發現一件事,自來熟的王鵬,今天似乎安靜了許多,尤其在楊雨薇面前,竟有幾分靦腆模樣,實在是件奇事。

張斯好笑地看了看他,也沒多說什麼。

“喂,小斯。”回來的路上,王鵬悄悄地對張斯說道:“你與那位學姐看起來似乎很熟啊。”

“嗯?哪位學姐?”張斯知道他說的是誰,有意逗他,問道。

王鵬在他面前,倒真不扭捏,直接說道:“楊雨薇。”

“呵呵,你說她啊……唔,熟,相當熟。”張斯笑道。

王鵬有些責怪地說道:“你這就不夠兄弟了,自己認識的人,也不知道給兄弟們介紹介紹,多令人傷心。”

張斯好笑地說道:“我倒是願意給你們介紹,那也要人家願意才行。”

“你都不試試,怎麼知道人家不願意呢?”王鵬反問了一句。

張斯擺手投降:“好,好,我記住了,下次再有這種事,一定給你介紹。”

王鵬聞言,這才罷了。

張斯卻對他勾勾手,示意他靠地近些,笑着說道:“鵬哥,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喜歡人家?”

王鵬一愣,隨即擺手:“沒有,沒有的事。”

張斯鄙視了他一眼,說道:“剛纔還說我不夠兄弟,現在卻來騙自己兄弟。”


“額……”王鵬被噎了一下,方纔說道:“也不是喜歡……就是……就是比較順眼……順眼而已。”

“那你的意思……追她?”張斯問道。

王鵬一愣,說道:“這……倒是還沒想到。”

張斯對他這句話還比較相信,畢竟,仔細說來,王鵬與楊雨薇算是第一次正式見面。

在第一次見面,即有追求衝動的人,應該很少吧。

張斯笑道:“這個,可以想。”

王鵬見他微笑着,卻不是逗自己的模樣,自己反而躊躇了:“不好吧?高一的學生追高三的學生,也太有難度了……算了,暫時不想這個事了。”

張斯聳肩,說道:“那隨你好了。”

本來跟在身後的硃紅,這時卻走了上來:“你們兩個,鬼鬼祟祟的,原來是在談論這齷齪的事。”

“齷齪?可說不上。”張斯笑了笑,卻又問道:“你偷聽我們說話?”

“誰偷聽了,”硃紅不承認,說道:“我耳力好,它自己鑽進來的。”

王鵬有些不好意思,好在他品性直爽,既然發生了,也沒什麼扭捏的意思:“咱還沒決定的,再說,決定了也是天性如此,可不齷齪。”

“不齷齪,你們偷偷摸摸幹嘛?”硃紅依然持着原來的態度。

張斯笑着擺擺手,說道:“好了,好了,齷齪就齷齪好了,男人嘛,有一點點無所謂的。”轉頭問硃紅:“你感覺,這件事靠譜麼?”

“什麼?”硃紅問道:“追求那個女人?”

“嗯”張斯點點頭。

硃紅回答的很直接:“不靠譜。”

“額”連張斯都有些意外,更不用說王鵬了。

“說不靠譜是輕的。”硃紅聳聳肩:“我感覺完全不可能。”


“那,有我們兩個幫助呢?”張斯指了指她,又指了指自己。

硃紅說道:“跟這個沒關係,那女人眼界高着呢。王鵬,我不是貶低你,她怕是還看不上你。其實,我感覺你不要接近她最好,免得把你自己傷到。”

“這麼誇張?”張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硃紅說道:“你要是真爲朋友好,就不要瞎鼓動他……”

“好,好。”張斯說道:“八字還沒一撇呢,以後再說吧。”

幾人一路回來,不知是否因爲硃紅的話太傷人,王鵬的意興一直不高,有些沉默寡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