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參謀長點了點,對張勇說:“你的建議很好,回去寫一個報告,我們研究一下。”

馬峯一聽這話,知道有門,對張勇說:“張部長,謝謝你,能夠配合部隊爲國家做點事情是我們企業的榮幸。另外你那八十個人隨時可以來報道。”張部長很高興。衛兵打開車門,汽車駛離蜜蜂企業。

第二天馬峯帶着朴樹按參謀長給的地址來到一個靠海的基地,參謀長的衛兵早在門口等着他了,把他帶到一個辦公室。喝了杯茶,一會一箇中校過來說參謀長安排他帶着馬峯去兵營。

馬峯坐上一輛汽車,汽車開到一個軍營前,剛要進去,中校喊司機停下,對馬峯說了聲抱歉,下車衝着一個聽着收音機的老頭走了過去,啪的打了個敬禮,老頭笑眯眯的和中校說着話。馬峯和朴樹不認識老頭,估計肯定是部隊的老首長。馬峯坐在車上坐着無聊的呆了一會,見中校和老頭正談得高興,就下了車,溜達着進了軍營,哨兵看了看馬峯坐的軍用勇士車車牌,也沒攔他。

朴樹進到軍營,心潮有些澎湃。馬峯看着周圍的士兵,三三兩兩的有在樹蔭下乘涼的,有吹牛打屁的,有在摳腳丫子的,還有幾個在打撲克。不僅有些擔心參謀長糊弄他。這時中校走到操場中間,拿出一個哨子,“嗶嗶”的吹了幾聲,只見那些聊天吹牛的士兵刷的不見了,幾分鐘後,整個操場站了整整齊齊的一個方隊,一百多個荷槍實彈士兵披掛整齊殺氣騰騰站在那裏整隊完畢。

整隊完畢後一個少校給中校報告:“中校同志,XXXX集合完畢,請指示。”中校回了個軍禮說:“即將退伍的留下,其餘的解散。”

少校又敬了個軍禮說:“是。”轉身重複了中校的命令,一眨眼的功夫,整個隊伍除了二十幾個人外,其餘的全部解散了。隊伍重新整隊後。中校對馬峯介紹說:“這些就是今年退伍的士兵了,能不能跟你走我可不敢說。”

馬峯點了點頭站在隊伍的前面說:“大家好,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馬峯,是Q市蜜蜂企業的負責人,今天來的目的是招收一批優秀的員工加入我們的團隊。”

馬峯看了看士兵們顯然是對自己的企業不感興趣。笑了笑說:“我知道大家都是部隊的精英,可能會對我們企業不敢興趣,但是我要說的是,是不是精英我還要試試看。”一指朴樹說:“常言說得好,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能打到他的我們纔要。”

士兵們臉上露出不屑的表情,就連中校也沒想到馬峯會來這手,明顯的有些不滿。馬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你們要是對自己沒有信心,可以兩個人組隊。”

中校明顯的有些生氣,強壓着怒火對馬峯說:“馬總,我到車上等你。”扭頭就走,走了幾步不大放心,又對一個士兵招招手,士兵跑過來,中校小聲的對他說:“他們怎麼說也是我們的客人,跟弟兄們說悠着點,教訓一下他們就行了,別把他們給打殘了。”士兵點頭,中校快步離去。

朴樹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裏,一個士兵沉不住氣說:“我來試試。”放下身上的裝備,走了出來。其他的士兵都幸災樂禍的看着朴樹。

士兵走到朴樹的跟前,擺了個進攻的姿勢,虛踢一腳。朴樹紋絲不動,士兵撓了撓頭,猛的一拳擊向朴樹的頭部,拳腳中毫無花俏。朴樹略微點頭,伸手架住,用肘部猛擊士兵的胸膛。士兵被打的退了幾步才站穩。後面的一排士兵一片譁然。

其實朴樹贏的這麼輕鬆,完全是對方輕敵了。這個士兵的臉通紅,呆呆的站在原地。後面又跳出一個身體健壯的士兵對朴樹說:“好身手,我來。”這個士兵顯然是接受了第一個士兵失敗的教訓,下手很謹慎。朴樹十多個回合才把他放到。這時後面的士兵已經不敢小視朴樹,兩個士兵相互對望了一眼,默契的組成一個團隊和朴樹較量起來。三十多個回合後,朴樹抽了一個漏洞,一腳掃到一個士兵。另一個站在那裏,看了朴樹一眼說:“你贏了。” 馬峯站在旁邊觀看,感覺受益良多。這時,所有的士兵都看着被中校剛纔叫出叮囑的士兵。那個士兵站出來說:“我叫莫葉,看你的招式我也沒有把握贏你。但是你已經打了三場,我想你休息一下我再請教。”

朴樹說:“不用了,我還行!”

馬峯招招手對朴樹說:“你休息一下,我來。”

莫葉站在那裏,看着馬峯,有點不甘心。馬峯笑笑說:“大家隨便切磋一下,友誼第一,比賽第二嘛!再說你擊倒我後,可以再和他較量。”

莫葉見馬峯這樣說,只能一伸手說:“請。”馬峯站在莫葉的對面,微笑的看着他。莫葉見識了朴樹的功夫,見馬峯敢出來應戰,也不敢大意,和馬峯相互敬禮後襬開架勢。莫葉一考慮,自己這一方已經輸了三場,自己也不用藏着掖着了,怎麼也是主動進攻佔便宜,想好之後,不再客氣,一個側踢,直奔馬峯的左胸膛,招數沒有用老,後腿一蹬身子前傾,右掌直切馬峯的太陽穴。馬峯微笑着左右躲閃,幾招之後馬峯估計出莫葉的功夫和朴樹的應該在伯仲之間。

莫葉暴風驟雨班的進攻了十七八招後,連馬峯的衣服都沒沾到,馬峯只是招架或是躲避,並沒有還手。表面上是莫葉打的馬峯毫無還手之力,但是莫葉的心裏雪亮,人家這是再給自己留面子呢!莫葉又進攻了幾招之後突然停下說:“我不是你的對手。”莫葉的話引起身後所有的士兵一片譁然。

莫葉回到隊伍裏低聲和戰友解釋了幾句,隊伍的聲音才漸漸消失。

馬峯雙手往下一壓說:“剛纔的話是純屬開玩笑的,我們廠歡迎在場的所有戰友加入,大家可以先去打聽一下我們廠的情況,然後再請大家考慮。”

馬峯和朴樹走的時候,贏得了全體士兵的尊重,集體敬禮致敬。馬峯帶着一塊《軍隊科普基地》的牌子和五付軍牌回到廠裏不久,就收到參謀長的電話。參謀長很着急,對馬峯說:“馬總,我不管你開出的是什麼條件,九個報名的士兵全給你是不可能的。公安廳的王副廳長非得和我急了不行。只能給你2個。”

馬峯問:“那個叫莫葉的報名了嗎?”

參謀長說:“有他,這是個好苗子啊!要不是考慮到他是家裏的獨子,家庭條件又很不好,我也不會放他走的。”

馬峯說:“我要三個人,包括莫葉,其他人員讓他挑,可以嗎?”參謀長鬆了口氣,和自己預想的差不多,於是點頭同意了。

晚上馬峯十點多才從實驗室回宿舍,路過婷婷的宿舍的時候,聽見雯雯和婷婷嘰嘰喳喳的不知道說什麼,樂的雯雯咯咯直笑。馬峯一個人躺在牀上,還真感覺還是摟着雯雯舒服。

過了幾天,秦力戈打電話過來,要馬峯帶身份證辦理齊成大酒店的過戶手續,馬峯告訴他過到雯雯名下就行。秦力戈好半天沒吭氣,最後才說:“知道了。”

馬峯打發雯雯回Z市辦過戶手續,這個小妮子死活不去,打發朴樹把身份證送回去了。振振有詞的說:“我走了,你還不放了羊,婷婷我到不在乎,還有一個郭曉麗呢!”馬峯也拿他沒轍,但是卻嚴肅的對她說:“先說好,過戶之後你起什麼名字都行,但是不許叫蜜蜂大酒店。”

秦雯雯吃吃的笑着說:“嗯,你這個建議很好啊!蜜蜂酒店,這個名字不錯。”

晚上吃飯的時候,雯雯一個勁的往馬峯碗裏夾菜,婷婷酸溜溜的說:“都跑到我屋裏了,還給他補。”

雯雯羞得夾起一根黃瓜段丟到沈婷婷的碗裏說:“你行你來試試啊!”

婷婷撇撇嘴說:“當我怕啊!我來就我來。”這時電話的洗澡澡音樂響了起來。馬峯一看是餘娟子,餘娟子不放心的囑咐馬峯:“今晚八點,別忘了啊!”馬峯答應着。

到了八點,馬峯登入子曰圍棋網,這周的冠軍是一個叫不怕辣的ID,馬峯又是中盤獲勝。餘娟子操着她那含糖量5個加號以上的小聲音打電話對馬峯好一通誇,末了還“啵”的親了一下話筒。網絡那頭,不怕辣呆呆的看着屏幕。我就狂安慰他說:“我說這個叫高聲的傢伙有兩下子吧!你還不信。”

棋壇上素有南劉北餘的說法。北餘當然指的是餘大年,南劉是說的劉吉山。劉吉山走的是傳統的路子,到了他這一輩,收弟子時排元子輩。門下三個弟子,分別是大弟子胡元生,二弟子郭元翔,三弟子柳元文。我就狂是他的兒子劉元仁。

劉元仁生性不穩,但天資聰明,劉吉山覺得他不適合下棋,也就沒怎麼教他。但他天天耳聞目染,居然棋藝不在柳元文之下。有一天在網上見到馬峯和餘大年的對弈,心中不服,就跑到子曰圍棋網去泡分。以他的水平當然是很容易的就取得挑戰馬峯的資格。

沒想到的是自己中盤就敗給馬峯,這小子吃了這麼大的一個憋,很是鬱悶,就講給柳元文聽了,柳元文知道劉元仁的棋藝,有點不信,纔來子曰圍棋網和馬峯過招,結果也是一敗塗地。兩人面面相似了半天,又分析了半天的棋路,也沒分析出此人是誰。最後劉元仁總結:這個叫高聲的肯定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團隊。因爲棋壇根本就沒有這麼個路子的棋。

過了幾天,莫葉帶着兩個人來到蜜蜂化工報道,一個叫方大海,另一個叫周濤,馬峯代表蜜蜂企業對他們的到來表示了熱烈的歡迎,把他們編爲保安一組,又讓沈婷婷通知人事部門,每個人的月薪按兩萬先發着,讓朴樹請他們吃了一頓後,又安排到了保安樓住下。莫葉對這裏的環境很滿意,說一些訓練器械部隊都沒有。

莫葉他們來了沒幾天,整個保安部對這幾個人全服氣了,能不服嗎?別說朴樹和莫葉,就連隊長何玉山在人家方大海手裏也走不了幾個回合,這幫傢伙沒事就跟在人家屁股後面,想方設法的想學幾招。

又過了幾天,張勇聯繫的那八十個士兵也來了,但不是來了八十個,而是一下子來了九十多的,這幫小子往家裏打電話一聯繫,知道這個廠子這麼好,有十幾個專業的軍官也跟着來了。馬峯告訴何玉山,從這八十個人中挑出一半充實保安力量,剩下交給郭曉麗培訓,之後安排進車間。

這天馬峯正在健身房看朴樹和莫葉切磋呢,婷婷過來找他。朴樹和莫葉兩人相互切磋了數回了,互有勝敗,但兩人都不服對方,有空就過幾招,樂此不疲。他倆一過招,一大幫保安圍着看,滿臉的敬佩。婷婷一進來,大家一鬨而散。沈婷婷說:“大家練吧,我找馬峯有事。”大家對這個美女經理還是很敬佩的,光着膀子小夥子們都紛紛去找衣服。婷婷卻拽着馬峯走下樓。

馬峯說:“你着什麼急啊!一幫帥哥光着膀子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看到的,你還不趁機多看兩眼,喜歡那個說,我幫你介紹。”

婷婷氣的掐了馬峯一把說:“副市長今晚六點請我們吃飯!”

馬峯說:“沒說是什麼事?”

婷婷說:“說是感謝我們的。”弄得馬峯也一頭霧水。

晚上六點,馬峯帶着沈婷婷和郭曉麗去飯店,秦雯雯也主動跟着,一行四人奔赴酒店。

到了酒店,四人一下車,人人側目,交頭接耳的議論着這三個姑娘是哪家環球公司選出的小姐,又羨慕的看着馬峯。馬峯暗暗決定以後不能同時帶着這三個小妮子出來,太扎眼了。雯雯和婷婷倒是不在乎,一左一右挽着馬峯。

到了包間,包間裏早到了三個男人,看衣着打扮只差臉上寫着我是**官員這幾個字了。三個美女的到來,顯然也衝擊了她們一下。一個姓林的祕書大概是見過沈婷婷,指着中間的一箇中年男士介紹說是於副市長,另一個禿頂的男人介紹說是民政局的夏局長。又給市長介紹了幾位女士。介紹到馬峯的時候,馬峯主動說:“我叫馬峯,蜜蜂企業的,能和市長共進晚餐十分榮幸。”於副市長估計馬峯是司機一類的,也就沒在意,象徵性的和馬峯握了握手。

於副市長很熱情的把沈婷婷讓道主賓的位置上,把秦雯雯讓道副賓的位置上,秦雯雯抓着馬峯坐到自己旁邊,郭曉麗坐到馬峯的右邊,沈婷婷氣的張嘴無聲的對秦雯雯嘀咕了一句。秦雯雯衝婷婷眨了一下眼。婷婷氣的不去看她。

夏局長看着雯雯她們三個打趣的說:“明天我也去你們廠上班吧!每天能看着這麼漂亮的老闆,不給我開工資我也願意啊!”

沈婷婷說:“唉,要是我們廠的職工都這麼想就好了。”

林祕書對夏局長搶了副市長的風頭有點不滿,吩咐服務員說:“可以上菜了。”

副市長端起酒杯說:“今天請沈經理來有兩個意思,一是感謝你們爲我市的稅收做出貢獻,二是感謝你們爲我市的退伍軍人的安置做出了表率。我個人意見下一屆的****可以考慮一下像沈經理這樣爲Q市做出貢獻的同志嘛!”

衆人端起酒杯,沈婷婷客氣幾句,抿了抿,於市長也不勉強。酒過三巡之後,於市長說出真的來意。原來今年退伍軍人安置的壓力太大,夏局長找到市裏反映,市裏也很爲難,夏局長出主意說蜜蜂企業對退伍軍人似乎情有獨鍾,大學生都擠不進去,卻一下子安置了一百多個退伍軍人。但人家已經安置了那麼多了,再往裏塞不大好意思,於是請市長出面,看能不能讓人家再接受一部分。市裏對這件事也很重視,於是有了今晚的飯局。

沈婷婷看着馬峯,馬峯想,要是在上兩套設備,三班倒得話,的卻需要大批的工人,馬峯喜歡退伍兵的主要原因一是紀律性強,二是國家培養了幾年,企業本着商業保密的原則也是放心。但既然人家提了,不要好處太對不起自己了。就問夏局長:“市裏還有多少需要安置的退伍兵?”

夏局長一看有門大喜,連忙說:“還有兩百多個吧!”

馬峯爲難的說:“我們企業目前一下子也不需要這麼多。”

於市長一邊爲自己看走了眼意外,一邊對馬峯說:“你們企業的難處我們也理解,盡力而爲嘛!下一步我們**有可能考慮從政策上對你們這種支持大量就業人員的企業進行適當的傾斜。”

馬峯想了想說:“我們Q市東邊的海上有一個駝峯島,我們企業想租用,不知道**能否考慮。”

於市長很納悶,那個島上光禿禿的,雖說沙灘不錯,但是沒水沒電,馬峯怎麼會看上那個島。但馬峯提出來了,於市長表態,表示會回去研究研究。

馬峯也表態:蜜蜂企業雖然不能全部接受,但是也會再其中再挑選一部分。既然正事談完了,又有美女在桌,大家當然是端起酒杯開喝。馬峯的酒量自然不必說,蜜蜂企業的三員女將各個都是一斤以上的酒量,夏局長更是酒經考驗的幹部。雙方的這一頓飯推杯換盞,吃的盡歡人散。



飯後,馬峯駕着車往回走,好幾個路口警燈閃爍,盤查車輛,馬峯的車掛的是軍牌,到省了不少麻煩。 回到廠裏,馬峯放好車,電話響了,接起一看,是王小林,王小林說:“哥,我遇到麻煩了。”

馬峯腦子一閃,問:“路口的警車和你有關係吧!”

王小林說:“我一會去你那裏,你在門口等等我。”

馬峯在廠門口等着,一會王小林開着他的捷達到了,捷達的車身被砸的凹凸不平,玻璃也破了兩塊。馬峯把王小林領進辦公室,王小林拿起馬峯的杯子一通猛灌。放下杯子說:“西城的老大失蹤了,沙皮當了老大,說是我們乾的,我們的老大也遭了黑手,媽的,我看西城的老大失蹤就是沙皮弄的,然後再嫁禍給我們,這條沙皮狗,野心很大。”正說着呢,門衛報告,說門口來了幾輛出租車,車上好像是一幫混混。

王小林臉上大變說:“一定是衝着我來的。”

馬峯問他:“你們幹什麼引起這麼多警察追你們?”

王小林說:“我們在網吧玩,沙皮帶着人過來,砸壞了網吧的幾臺電腦,網吧的老闆報了警。”

馬峯一聽事不大,放下心來,想到路口的警察心裏說,Q市的警察還是很負責任的。笑笑說:“行了,我幫你擺平,但是你以後的聽我的。”王小林不甘心的點了點頭。


馬峯拿起電話撥了個號說:“何玉山嗎?大門外面有一幫混混,你帶人把他們控制住,另外打電話報警。”

接着又以一個好市民的身份給林祕書打了個電話,說今晚在網吧鬧事混混好像逃竄到自己廠子附近了。林祕書保證**會協調公安機關嚴懲這羣嚴重擾亂公共秩序的害羣之馬,讓馬峯放心,又順便提了一下自己小舅子大學畢業了想到蜜蜂企業實習一下的事,馬峯自然也滿口答應着歡迎這些知識淵博的莘莘學子加入蜜蜂的團隊。

工廠外七八個混混正牛哄哄的在外面衝着王小林的車指指點點的商量什麼的時候,廠裏衝出二十多個虎背熊腰的保安,廠裏的保安平時光拿錢,除了巡邏外啥事也沒有,早就憋壞了。但是馬峯早有交代,他們只負責廠內的保安,工廠外的事情一概不許管。誰要出去惹是生非立馬走人。

這幫保安見混混們只是在外面指指點點,心裏很煩,卻也無可奈何,有些保安甚至惡毒的想:“這些草包,你他媽的進來啊!你就算不進來,你砸砸門也好啊!”這時候聽到老闆的命令簡直喜出望外,那還不一擁而上,混混就那麼幾個,跑慢了連湯都喝不上了。沙皮嘴裏叼的煙“啪”的一聲掉在地上。接着工廠的大門一門,兩輛大吉普開着大燈跟在後面衝了過來。小混混們那裏見過這種場面,嚇的撒腿就跑,但沒跑兩步就被踹地上了。

何玉山從吉普里下來,感到很鬱悶,本來自己還想擺擺譜,但是看了看一個嚇得尿了褲子的混混,有點很無語。

王小林從窗戶裏看着,驚訝的張着大嘴,半天才說:“乖乖,你還養着軍隊呢!”

馬峯卻很滿意這個結果,一副暴發戶、地主老財的模樣教訓王小林說:“看到了吧,在國家機器面前,你們這些混混算個屁。”王小林平時覺得自己還混得不錯,一見這個場面,沮喪的坐在沙發上。

不一會,來了幾輛警車,警察看到這個場面也嚇了一跳。沒見過這麼牛的保安隊伍,好傢伙,個個膀大腰圓,殺氣騰騰,一幫平時見了警察都敢頂嘴的混混抱着頭,大部分鼻青臉腫的蹲了一圈,比託兒所的寶寶還乖,看着別提有多解氣了。

這幫警察的領隊和何玉山交涉幾句,看樣子是上級早有指示,直接把混混押上警車,不一會就走的乾乾淨淨了。

警車走後馬峯對王小林說:“你有兩個選擇,一是從明天起乖乖來我這裏上班,讓我每天一睜眼就能看見你。二是你開一家物流公司,我們蜜蜂企業的貨全從你那裏走,包你發財。”

王小林對發財倒是沒有多大興趣,激動的說:“我來你這裏當保安隊長吧!”

馬峯看了看他說:“你要來了,乖乖的給我進保潔辦公室,專門負責打掃廁所。”

王小林難受的嚥了一口唾沫說:“那我還是弄家物流公司吧。”

馬峯點點頭說:“車不要太大,三噸以下的車多買幾輛。”

王小林哭喪着臉說:“哥,我沒錢。”

馬峯笑罵:“你這個大哥怎麼當得?乾脆找塊豆腐撞死的了。這樣吧,你打個借條吧,先借我的,以後還。”王小林到真不客氣,拿起馬峯的筆寫了張一百萬的借條。”弄得馬峯啼笑皆非。

第二天馬峯把路橋叫來,遞給他一張一百萬的支票對王小林說:“你先去把人家網吧的電腦賠了,另外這個小夥子叫路橋,我給你物流公司配的副手,有事多和他商量。”又對路橋說:“你的工資廠裏還給你開着,另外讓小林再給你開一份,好好幹。”樂的路橋屁顛屁顛的和王小林走了。

馬峯坐在沙發上,看着手機想起崔小青,呆呆的出了半天神,崔小青一走就沒有消息,電話也不通了,馬峯給她發了數條信息她也沒回。

這時手機突然一響,倒把他嚇了一跳。電話是王小林打來了。馬峯無奈的接起來問:“又怎麼了。”

王小林說:“哥,我接到金西男的電話,你的貨好像被索馬里海盜劫了。”

馬峯心裏咯噔一下,連忙問:“怎麼回事?”

王小林說:“金西男的電話好像是從韓國打來的,具體他也說不清楚。”

馬峯按王小林說的電話打過去,過了好半天金西男才接起電話,,馬峯劈頭就問:“我是馬峯,到底怎麼回事?”

金西男支吾了半天才說明白,原來運送設備的船隻在索馬里海域失去了聯繫,估計是被海盜劫持了,可到現在也沒收到要求付贖金的信息。金西男害怕了,交不了貨怕馬峯找他算賬,就跑回了國內。馬峯又問了船隻的具體情況,金西男說是一條RB船,叫大洋丸,具體噸位他也說不清楚。

馬峯沉思了一會,一邊去銷售部查詢海外要求代理蜜蜂企業產品的代理商記錄,一邊給餘娟子打電話,餘娟子聽到馬峯的聲音很意外,問馬峯:“我是不是聽錯了,我的合夥人竟然打電話給我。”

馬峯說:“行了,你就別貧了,你有沒有辦法查一下一艘RB船叫大陽丸的具體資料?”

餘娟子雖然不知道馬峯要查這艘船幹啥,但是馬峯好不容易找她辦點事,她哪有不答應的。餘娟子說:“只要這個名字是真的,那就沒問題,一會我要是查到了給你發郵箱裏。”

馬峯思索了一下,還是沒有半點頭緒,就繼續翻看國外要求代理蜜蜂企業產品的資料。馬峯這一看可開了眼界,真是五花八門,連一些沒怎麼聽說過的小國也有商人發來的傳真請求。索馬里的一個叫偶比亞的城市還真有一個叫伊批達羅的商人發來請求函。

馬峯在網上搜索了一家旅遊公司,按電話號碼打了過去,接線員聽說馬峯想去旅遊,聲音立馬熱情了一倍。但是聽到馬峯想去索馬里的時候,只能遺憾的告訴馬峯,公司沒有開通這條線路。然後開始像馬峯推薦比利亞、剛果等國家,馬峯說就想去索馬里,接線員只能遺憾的告訴馬峯,不僅他們的旅遊公司,就是其他的公司也沒有這條線路,因爲現在索馬里的國內很不穩定,所以短期內國內遊客是沒法去這個國家旅遊了。

馬峯掛了電話,又給那個叫伊批達羅的商人打電話,接電話的是一個女人,說是經理的祕書,問起那個叫伊批達羅的商人,祕書說他們的經理出去了,馬峯自報家門叫祕書趕緊找他的經理,說是談談代理的事情。

馬峯掛了電話,不一會伊批達羅氣喘吁吁的打來電話,聽的出這個小子很激動。馬峯打着官腔用英語說:“我們研究過你們的市場,前景不錯,想從你們那裏設個代理點。”

激動的伊批達羅語無倫次的滿口答應。馬峯又憂慮的對錶示對索馬里局勢的擔憂,說怕索馬里海盜猖獗,自己的貨物沒法保證在索馬里的安全。伊批達羅拍着胸脯表示,海盜算個屁,自己的表哥就是一個**軍的頭目,安全絕對沒有問題。馬峯同意先發一批貨,並且隨貨有一個考察團前往視察。伊批達羅連忙表示歡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