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原本緊張的看著這一幕的小胖子,看著落荒而逃的兩人,忍不住爆粗。

小胖子和雲荒之間,原本並沒有什麼秘密可言,但自從上次雲荒展露出不凡實力后,小胖子心中就有些芥蒂,以為雲荒一直都在對自己隱瞞實力,但看得出來,這幾天,他已經想通了。

「走了。」

雲荒笑了笑,繼續往後山水潭方向趕去。 沒過多久,兩人便里來到了水潭邊的埋刀之地。

「他們應該是使用千里烈馬將寶刀拖走的。」

看著地上翻新泥土上,還未來得及完全遮掩的半個馬蹄印,雲荒沉吟了一陣說道。

千里烈馬,可日行三千里,頗為貴重,一匹馬,要賣數萬甚至上十萬兩雪銀,在軍中,只有一些將領才有資格乘騎。

「現在怎麼辦?」小胖子有些焦急的問道。

「追!他們應該只有一匹千里烈馬,拖著寶刀的速度絕對比不上我們。」

從原主的記憶中,雲荒得知,那把刀不足三尺,但卻能有近千斤重,顯然在鑄造的時候,加入了頗為珍貴的材料,這讓他對那把刀頗有些興趣。

淡淡的說了一句,雲荒直接將速度催動到極致,沿著長刀被拖拽的痕迹,一路追趕了過去。

……

「真是一把寶刀。」

茂密叢林中,一身錦袍被劃得破破爛爛的趙碩,看著速度已經明顯下降的千里烈馬,頗有些興奮。

「還有多久?」

「大概半個時辰就能到,他們應該已經在前面等著了。」

趙碩身邊的兩名隨從也滿臉喜悅。

看樣子寶刀價值不菲,趙少到時候高興,說不定隨意賞賜點銀兩夠他們瀟洒好一陣子了。

數天前,趙碩便將獲得寶刀的消息,傳給一個專門從事寶兵交易的勢力百兵樓,按照雙方的約定,今天正好是接頭的日子。

「快點!」

趙碩手中的馬鞭,如雨點般的在千里烈馬身上抽打著。

前些天去百兵樓描述這把寶刀的時候,他能感覺到百兵樓的重視,他有種預感,這把寶刀,最終的成交價,絕對是以元石計量。

他已經計劃好了,等拿到一筆元石后,就悄悄離開雲府,令投他處,有大量元石購買修鍊資源,他相信自己的修為絕對會突飛猛進,不管是投在那個勢力,都能得到重視。

「這麼急,也不怕將馬兒累死么?」

正當趙碩在心中暢想美好未來的時候,後方一陣輕飄飄的聲音傳來,讓他的腳步一下子停頓了下來。

「雲荒!」

轉身看著追上來的雲荒,趙碩滿臉不解:「你是怎麼從李青他們手中逃脫,一路追上來的?」

趙碩蘊脈境第六層的修為,他自問,若是被李青等人纏住,一時半會兒也絕對突破不了他們的防線。

從得到的消息來看,雲荒的修為絕對不超過第六層,不可能這麼快就擺脫了他們。

「廢話少說,將寶刀放下,看在結拜一場的份上,饒你一命。」

原本雲荒有四個結拜兄弟,小胖子唐辰是一個,眼前這趙碩,也是其中之一。

「哈哈,饒我一命?雲荒,正因為結拜一場的份上,我原本不想要你和唐辰性命,不過既然你們找死,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先解決了你,那小胖子,很快就會下去陪你的。」

趙碩冷笑一聲,手中長劍瞬間拔出,一劍向雲荒橫掃而去。

此時他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出手便是一種二品武技,沒有任何試探。

伴隨著他身軀的快速移動,周圍颳起一陣陣狂風,一道道無形劍氣穿梭,天空中居然有種絕殺之氣瀰漫。

即便千里烈馬,都被這股絕殺氣勢感染,繼續開始往前走。

「有幾分氣勢。」

看著這一幕,雲荒輕笑一聲,巧妙的避開層層劍光,一掌向趙碩胸前而去。

見雲荒如此巧妙的便避開自己這一劍,趙碩微微一愣。

等他反應過來,看著在瞳孔中不斷放大的手掌,長劍想要刺出卻已經遲了,只能將其橫在胸前,擋住雲荒這一掌。

雲荒的手掌拍打在長劍上,趙碩感覺兩條手臂一陣發麻,整個人快速的往後退去,雙腳在地上磨出兩條長長的痕迹。

「你居然有如此實力!」

穩住身形,趙碩的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原本他還以為,是李青他們收了雲荒的好處,故意將雲荒放過來的,但現在他卻有些明白,李青等人估計擋不住他。

「你們兩個先帶著寶刀走。」

趙碩看了不遠處的兩名隨從一眼,怒喝一聲,手中長劍揮舞,又向雲荒迎了上去。

「就拿你來試試九天雷炎體的威力!」

雲荒在心中暗道一聲,瞬間激活了九天雷炎體。

剎那間,雲荒全身,都有著肉眼幾乎不可見的金色火苗翻湧,在其眉心處,一道若有若無的火焰印記,明滅不定。

這一刻,趙碩明顯感覺,全身真氣好像一下子停止了流轉,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冥冥中壓制自己一般。

缺少真氣灌輸的長劍,散發出來的劍氣,頓時顯得無力起來,還未接近雲荒,便已經消散殆盡。

「接我一拳!」

激活九天雷炎體,雲荒感覺全身一陣說不出的舒坦,暴喝一聲,數步踏出,被赤紅真氣包裹的拳頭,以一種快到不可思議的速度,向趙碩籠罩而去。

「劍斬八荒!」

趙碩急忙拚命的調動體內真氣,瘋狂的往長劍中灌輸而去。

這一招,乃趙碩家傳劍法,品階高達四品,雖然他只修鍊一式,但被其從小修鍊,全力施展出來,威力比起一般二品大成武技也毫不遜色。

當雲荒的拳頭已經距離趙碩不足一丈之遠時,趙碩手中被醇厚真氣包裹著的長劍,也狠狠的刺了出去。

然而讓趙碩駭然的是,長劍刺在雲荒拳頭上,就好像和一把絕世神兵碰撞在一起。

咯吱!

剎那間,伴隨著清脆的聲音響起,他手中長劍,便完全碎裂。

而雲荒拳頭的威勢依舊不減,正好重重的砸在了趙碩胸口。

沒有任何意外,趙碩直接倒飛了出去。

沿途一片夾雜著些許內臟碎片的鮮血,如傾盆大雨般灑落。

「你……」

重重的砸在地上,趙碩僅僅只是微微掙扎了幾個呼吸,生機便徹底斷絕。

「這便是九天雷炎體的威力么!」

看了看拳頭,雲荒的內心也極不平靜。

如今的他,九天雷炎體才堪堪入門而已,便已經有這樣的威力,他想象不出,將來若將九天雷炎體激活到第九層大成層次,該是何等威力?

拳蹦日月。

掌碎星河。

這恐怕也不是幻想。

激動一陣后,雲荒便往前方追去。

「雲……雲少爺,放了我們,我們什麼都沒看到!」

趙碩的兩名雜役,並未走多遠,遠遠的看見雲荒追上來,當即跪了下來。

兩人剛才都看見趙碩被雲荒一拳砸飛的場景,自然不敢有絲毫反抗。

「和你們接頭的,是什麼勢力的人,什麼修為?」雲荒問道。

「趙少,不,趙碩他託人找上了百兵樓一位長老,那位長老具體會排什麼人過來,我們也不是很清楚。」

「給你們留個全屍,要怪,就怪你們自己跟錯了人吧。」

雲荒暗自一聲嘆息,兩拳結束了兩人性命。

兩世為人,雲荒深知該心狠的時候,絕對不能心軟。

趙碩的家族也是個三流勢力,有數名元丹境高手,這兩人親眼看見自己殺了趙碩,難保今後不會說不出。

雲荒深知,如今的自己,還太弱,一旦走漏風聲,絕對會引來無窮無盡的麻煩。 將幾人解決,雲荒這才開始打量那把綁在馬尾巴後面的刀。

「好沉!」

將刀從馬尾巴上解下,雲荒用手掂量了一下,心中有些震撼。

這把刀至少也有一千四五百斤。

以雲荒如今蘊脈境第六層的修為,在激活九天雷炎體的情況下,才堪堪能將其拿起。

「應該是黑魔鐵打造而成,真是浪費啊。」

撫摸了刀身一陣,雲荒有些感嘆。

黑魔鐵在天外天雖然算不上罕見的煅兵材料,但也並不常見,這麼大一塊,居然只是打造出這麼一柄七品武寶,著實是有些浪費了。

武寶和功法武技丹藥等一樣,也分為九品,以雲荒的眼力,自然一眼就能看出來,眼前這把刀,是一件七品武寶。

雲荒不知道的是,若眼前這把刀,乃是七品武寶的消息流傳出去,絕對能在辰風王朝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畢竟,即便如雲府這般的一流勢力,鎮府武寶,也不過七品層次而已。

吃力的將長刀拿在手中,雲荒這才仔細的打量起來。

這把刀通體漆黑,刀形頗為古怪,但非常好看,整把刀並不是很長,大約一尺有於,刀身非常狹窄。

刀柄和刀身相連的地方,有著兩個猙獰的虎頭,而當雲荒的眼神,看到刀柄末端一道圖案時,他整個人猶如被電擊一般的愣在了原地。

這是一團火焰圖案,刻畫的栩栩如生,仔細去體會,甚至能感覺到一陣炙熱氣息撲面而來。

「怎麼會是族中的圖紋。」

雲荒將長刀插在地上,眉頭緊緊皺起。

這把刀上的圖案,正是荒族煉兵師獨有的圖紋。

昔日天外天的神兵,只要是出自荒族煉兵大師之手,絕對會有這個圖紋。

難道這是荒族之人煉製?

雲荒有些懷疑。

但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荒族怎麼可能允許,黑魔鐵這樣頗為難得的材料,僅僅只是煉製出七品武寶這樣的兵器?

更重要的是,荒族有規定,武寶這種等級的兵器,是沒有資格銘刻圖紋的。

區區七品武寶,如果真是出自荒族族人之手,怎麼可能會銘刻圖紋?

看了看插在地上的長刀,雲荒的眼神,在這一瞬間變得深邃起來。

緊接著,一股磅礴的靈魂力量,從其身上散發而出,全部湧入了長刀之中。

他準備仔細感受一番這把刀的煉製手法。

雖然上一世他不曾煉兵,但荒族好歹是煉兵煉丹聖地,無論是荒族族人煉製的兵器還是丹藥,他只要仔細去感受,都能感受出來。

事實上,如今的雲荒,魂海並未恢復,強行動用靈魂力量窺探這把刀的煉製手法,對他非常不利,但時隔六百年,再次見到荒族圖紋,他必須要將事情弄明白。

說不定接著這條線索,可以找到昔日族人。

一段時間后,包裹著長刀的靈魂力量,終於重新回到了雲荒體內,而此時的他,臉色已經異常蒼白,額頭上密密麻麻的汗珠紛紛匯聚滴落。

「荒老大,我就知道你肯定能行!」

正在這時,小胖子唐辰趕了過來,看著地上躺著的三具屍體,一臉震驚之餘,又滿是欣喜。

「你受傷了?」

當看到雲荒臉色不對后,小胖子大吃一驚,急忙跑到了他跟前,一臉關切。

「噗!」

雲荒沒有理會小胖子,突然抬頭看了看遠處,突然毫無預兆的狂吐一大口鮮血。

「老大,你……你怎麼了,你可別嚇我。」

小胖子急忙扶著雲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