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原本以爲沒有問題的網站,就這麼簡單一問,全都是問題!

而且個個都是致命問題,每一個周子昂都無法解決!


到最後,他想着下午自己大言不慚的和鄒小北說感覺自己的網頁做的還行,羞愧的臉色都漲紅了。

原來把網頁做堅固、穩定,只是基礎前提。

程序員敲出來的每一個代碼是冰冷的,但構成網頁以後,就要是帶着人情味兒的,鮮活的,方便的,好用的。

外賣本身,不就是爲了方便客戶嗎?

鄒小北讓他發傳單、送盒飯接觸客戶,跟着柳園去了解財務,跟着徐長青瞭解店家接洽,其實就是想讓他了解每一方的需求。

然後用這個小小的網頁,把這些人的需求都串起來,給予每一個人方便。

想通這些以後,周子昂看着自己手裏那張標記的密密麻麻筆記的紙,笑的格外開心。

原來有些問題,真的是一個下午就可以搞定的。

但是先前他只是坐在辦公室裏悶頭敲代碼,從來就沒想着出來走一走,問一問。

夏天無呆愣愣的看着這一幕,突然心裏就浮現出一個想法。

鄒小北這人,是真的好牛啊。

連小周這樣的天才,都需要打磨成長。

那……聽說他們團隊,在招女外賣員。

自己要不要,去試試呢?

其實做個女外賣員也挺好的啦。

那此刻,被周子昂跟夏天無佩服的鄒小北在做什麼呢。

沒有人知道的是,這個下午,鄒總在校園幫辦公室裏坐立難安。

“完了,該不會是罵得太狠,小周直接跑路了吧,這特麼要怎麼哄回來,難搞。” 在三個小混混的逼迫下,柳依然不斷地往後退着,此時的柳依然突然在腦海中浮現出顧藏鋒的身影。

顧藏鋒呢?這個傢伙真的這麼不在乎自己?都不追過來的嗎?

柳依然在生氣的同時又感到一陣絕望,不由得瞥了一眼身後的大樹。

柳依然打定主意,要是這個幾個小混混繼續逼上來,自己就算撞死在身後的這棵大樹上也不能受到這幾個小混混的污辱。

“哈哈哈!妹子,你叫啊!你繼續叫啊!你怎麼不叫了?叫的越大聲,我們就越興奮!”貓哥臉上露出一陣猥瑣的笑容,雙眼之中滿是興奮的光芒。

“啊!”

就在貓哥興奮不已之時,在小道的另外一邊忽然傳來一陣不合時宜的尖叫聲。

“臥槽?”貓哥被這突如其來的尖叫聲嚇了一大跳。

三個小混混趕緊轉過身面朝尖叫聲傳來的位置。

夜色之中對面的小道,走過來的不是別人,正是一路朝柳依然追過來的顧藏鋒。


貓哥十分生氣的瞪着顧藏鋒:“馬勒戈壁的,哪裏來的沙比?你叫什麼叫?大半夜的你這樣叫,嚇了老子一大跳,你知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啊?”

顧藏鋒咧嘴一笑,臉上滿是無辜的神情:“不是你剛剛自己說的嗎?叫的越大聲你就越興奮,我只是好奇你興奮起來是什麼樣子!”

三個小混混不禁面面相覷,三人從來沒有聽過顧藏鋒這種奇葩的話。

一個黃毛兇狠狠的瞪着顧藏鋒:“叫你大爺!小子,我勸你別多管閒事,趕緊滾!不然爺幾個動起手來,你這小身板可吃不消!”

“走就走嘛,這麼兇幹嘛,搞得跟我欠你錢一樣!”顧藏鋒無奈的搖了搖頭,“老婆,這幾個人叫我們,我們就走吧,回家算了!”

“什麼?你老婆?”貓哥一臉詫異的看着顧藏鋒,“誰說的這是你老婆?現在她是我老婆,你知道嗎?小子,我勸你趕緊滾,說不定我們爺幾個把這個妹子玩幾天就還給你,你要是不識好歹,就別怪爺幾個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是嗎?”顧藏鋒雙眼之中閃爍着一道道寒芒,“兄弟,挺囂張的啊!強搶民女,在哪混的啊?”

“不怕告訴你,爺幾個是飛虎幫的人!飛虎幫聽過嗎?湖東市最大的地下幫派!我們幫主就是號稱不眨眼的肖鋒!”貓哥一臉得意的看着顧藏鋒,彷彿貓哥已經看到顧藏鋒被飛虎幫嚇得屁滾尿流的一幕了。

“飛虎幫?”顧藏鋒雙眼微微一縮,“我管你什麼飛虎幫,趁我生氣之前趕緊滾,不然我把你們飛虎幫變成飛貓幫!”

“小子,你找死!今天就算你下跪求我們放過你也沒用了!”三個小混混從自己的口袋裏各自掏出一把彈簧刀朝顧藏鋒衝了過去。

半分鐘之後。

“大哥,您饒了我們吧!是我們幾個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您!您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們吧!”臉上帶着一道恐怖淤青的貓哥痛哭流涕的朝顧藏鋒不斷磕着頭,在距離貓哥幾米外的地方,掉落在地上的彈簧刀依然閃爍着一道道寒芒。

“大哥,我們幾個還小,不懂事,您別和我們幾個小毛孩計較,您放了我們吧!”

“是啊……您饒了我們吧,我們保證再也不會出現在您的眼前了!”

就在剛剛半分鐘甚至還不到的時間裏,顧藏鋒隨意三拳就將三人擊倒在地,三個小混混也不是傻子,立即明白顧藏鋒這樣的猛人遠不是自己三人打得過的,本着好漢不吃眼前虧的原則,三個小混混十分果斷的選擇下跪求饒。

顧藏鋒冷冷的瞥了一眼三個小混混,顧藏鋒絲毫沒有心思和這幾個小混混計較那麼多,現在的顧藏鋒全部的心思都在哭泣的柳依然身上。

“滾!”顧藏鋒冷冷的呵斥了一聲之後朝柳依然走了過去。

“謝謝大爺,我們現在就滾!”

三個小混混強忍着臉上的疼痛,趕緊慌慌張張的逃跑了。

“依然……”顧藏鋒尷尬的笑了笑,走到了柳依然身邊。

柳依然看到顧藏鋒追了出來,心裏也明白自己在顧藏鋒心裏依然佔據着很重要的地位,甚至柳依然冷靜下來之後也開始懷疑蘇傾城這幾句話的真實性,畢竟蘇傾城的話是蘇傾城的片面之詞,完全沒有從顧藏鋒這裏得到驗證。

柳依然嘴角一撇,轉過身背對着顧藏鋒:“你還追過來幹嘛?你不是應該陪蘇傾城嗎?你管我幹嘛?”

“我……”顧藏鋒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依然,蘇傾城那話是逗你的呢,我真的和她沒發生她說的那種事情!”

“你說沒發生就沒發生?”

“那要不今晚你來驗證一下?”

柳依然的內心不由得顫抖了一下:“誰要和你驗證啊,你以爲你是誰啊……”

柳依然說完繼續坐在了大樹底下,低着頭失神的看着漆黑的地面,柳依然開始確定顧藏鋒並沒有和蘇傾城發生那種自己想象的關係。

顧藏鋒笑了笑,挨着柳依然坐了下來。

顧藏鋒並不是那種善於言辭的人,如何安慰女孩子,這對於顧藏鋒來說簡直就是一個世紀難題,兩人都是沉默着。

好幾分鐘之後,柳依然纔打破了兩人之間的沉默:“你爲什麼會追過來?”

“我……”顧藏鋒猶豫了一下,“如果說一開始我不想追出來,你會信嗎?”

柳依然憤怒的擡着頭瞪着顧藏鋒:“你什麼意思?那你還追過來幹嘛?”

顧藏鋒沒有回答柳依然的問題,只是輕輕嘆了口氣,繼續說着自己想說的話:“因爲我和其他人含糊不清的關係,所以我覺得……或許你離開我,對你是種好事!只是後來……在你跑出去之後,我的心裏突然感到一陣難受,那種感覺,就如同自己一個最心愛的東西離開了自己的身邊……”

“你的意思是我是個東西?”柳依然更加不滿了。

“額……不不不……你怎麼會是東西呢?”

“那你的意思是我不是個東西?”柳依然更加不滿了。

“我……”顧藏鋒快要哭出來了。

“哼……”柳依然極度不滿的哼了一聲,看起來似乎很生氣,不過柳依然嘴角的微揚出賣了柳依然。

顧藏鋒低着頭再次嘆了口氣:“一開始……我也不知道對你是什麼感覺,或許一開始只是把你當成一個報恩的對象……只是後來……隨着時間的推移,或許是習慣了你在我的身邊,這種報恩對象的感覺,慢慢的自然而然的變成了對象的感覺……”

“既然你把當成對象,那麼蘇傾城呢?還有那個妖嬈呢?”

顧藏鋒微微一怔:“你怎麼知道妖嬈也和我……”

柳依然輕輕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靠這裏感受的!”

顧藏鋒愣住了:“這裏?D?”

“你去死吧!”

兩人再次一陣沉默。

“那你怎麼打算處理你和蘇傾城的關係?”

“我現在也很迷茫,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我和蘇傾城、妖嬈還有其他人的關係……”

“什麼?除了蘇傾城和妖嬈還有其他人?顧藏鋒,你給我老實交代,除了蘇傾城和妖嬈,你還和其他誰有這種複雜的關係?”

“這個……”顧藏鋒撓了撓頭,“其實還有兩個……一個叫劍舞,是我以前的戰友……還有就是你認識的……詩妍!”

“你這戰友……有點多啊……”柳依然一臉古怪的看着顧藏鋒。


“……”

柳依然重重的搖了搖頭:“算了,懶得管你們了,你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不過我有言在先,我是你的妻子!是你唯一的妻子!還有,沒有我的允許,不管是誰,都不能出現在我們家裏,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啊?”顧藏鋒驚呆了。

顧藏鋒有想過柳依然會逼着自己做出選擇,但是顧藏鋒怎麼都沒想到柳依然會默認蘇傾城她們的存在!

柳依然也是輕輕地嘆了口氣:“我……在你之前離開的那段時間裏,問過龍族那個叫裘自在的很多關於你的往事……我知道你的不平凡……雖然我在普通人的眼裏算是不平凡的人,但是和你相比,卻是一個平凡得不能夠再平凡的人,在剛剛離開的那段時間裏,我覺得……或許我……離不開你了……”

顧藏鋒緊緊地握住了柳依然的右手,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柳依然小腦袋一歪,靠在了顧藏鋒的肩膀上:“藏鋒,裘自在說你在加入血影后經歷了生與死的考驗,跟我說說你以前的事好嗎?我想……我想更加了解你,至少……我覺得我要比那兩個叫妖嬈和劍舞的更加了解你!”

顧藏鋒深深地吸了口氣,聽到柳依然的話之後,顧藏鋒的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一幅畫面,在腦海裏的畫面中,是一片荒蕪的沙漠,沙漠之中滿是鮮血和死屍……

顧藏鋒扭過頭看着近在咫尺的柳依然絕美的面孔:“你想聽嗎?我的以前……很血腥……可能會顛覆你的認知範圍……”

柳依然異常堅定的點着頭:“嗯!我想了解你的過去!哪怕你的過去是血腥的!” 讓鄒小北欣慰的是,周子昂第二天還是準時上班了。

而且還帶着那張他打印出來的,寫滿各種意見的網頁。

“現在這只是顧客的建議,接下來還有飯店老闆、送餐員這些,你都要去接觸一下,問問他們的想法。”

鄒小北把那張網頁認真看完,笑道。

“做的不錯,那我再給你一個月時間,可以全部搞定這些問題嗎?”

換做一天前,周子昂肯定不敢應聲。

沒有鄒小北把關,就他自己這麼悶頭敲代碼,一個月,又一個月,萬一方向出了問題,難不成繼續再要一個月?

太耽擱時間了。

但現在,周子昂推了推眼鏡,笑的自信又堅定。

“放心吧鄒師兄,我可以的。”

因爲很多事情,只用走出去看一看,就能迎刃而解。

“很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