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原來,這醫生並不知道陶嘉麟就是安千然的家屬。

「我就是,我來簽字。「陶嘉麟眸色一黯,低沉的嗓音里全都是沙啞。

急急的趕過來,還好趕上了安千然被送醫院的這一刻。

否則,他會有多自責。

「你是她丈夫?」那醫生終於抬頭看了陶嘉麟一眼,不過眼裡明顯的帶著鄙夷的表情。

把安千然抬上救護車的時候她就聽說了,聽說安千然是為了救老公的孩子一起跳下來的。

這麼一個就快生了的女人,被老公前任的女兒挾持了不說,居然還能以德報怨的連那個女孩一起帶下來,絕對是好女人的典範。

百里也挑不到一個來。

就算這男人長得還人模狗樣的,可是處理家庭問題絕對可以用差勁來形容,至少,她就看不上,鄙視。

「是。」陶嘉麟無視女醫生鄙夷的眼神,不管怎麼樣,剛在救護車上如果不是這個女醫生搶救下了安千然,穩住了她肚子里的胎兒,安千然現在都不知道什麼情況呢,一定很糟糕。

「跟上,一會準備簽字。」女醫生的聲音越發冷了,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就不再看他了。

陶嘉麟點點頭,悄無聲息的跟在推床後面,一起進了醫用專梯。

安千然被推進了產房。

推進去的時候,陶嘉麟還看到了她在流血。

那鮮紅的顏色是那般的刺目,刺目的讓他心中一片刺痛,都是他不好,就不該讓天歌單獨跟安千然在一起,可那孩子在他說要出差的時候,一再的向他保證一定與安千然和平相處,他才答應了。

卻沒有想到,他剛上飛機,悲劇就開始了。

沒有什麼和平相處,只有已經達到謀殺級別的行為。

閉了閉眼,陶嘉麟頎長的身形就靠在牆壁上。

如果不是有牆壁在支撐著他的身體,他幾乎站不穩。

他的女兒要殺他的女人,而他的女人卻連著他的女兒一起救下,卻是以血的代價救下的。

但是這般,倘若安千然有個三長兩短或者他的又一個孩子有個三長兩短,他都不知道要怪誰。

怪天歌嗎?

可那孩子……

陶嘉麟想到這裡,才緩緩睜開眼睛,慢吞吞的拿出了手機,從他一下飛機,風家的電話和簡訊就一個接一個的打過來,他們只要他關心天歌一個人。

可是,這整起事件的罪魁禍首明明就是天歌。

最應該被關心的是救下天歌的安千然。

一人兩命,他從前還不以為意,此一刻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被推進產房的女人,此刻已經成了他最大的牽挂和擔心。

指尖刷過手機屏幕,看過了每一條簡訊,最終他把目光停在了陶嘉麒的聊天對話框里,然後打了一行字,「天歌怎麼樣了?有沒有大礙,需要做手術之類的嗎?」

「已經檢查過了,沒有大礙,醫生說應該很快就能醒過來了。」

「那就好,你再幫我守著,等她醒了告訴我。」

「好的,哥,嫂子怎麼樣了?」

陶嘉麟一時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了,好半天才勉強打了一行字,「進產房了。」

他和安千然精心守候著的孩子,到底還是早產了。

「哥,我記得嫂子的預產期還有一個月吧?」

「嗯。」

「那現在是早產了?」

「嗯。」陶嘉麟也是特別的無奈。

「那你趕緊守著嫂子吧,這邊有我,風家人不會把我怎麼著的。」陶嘉麒也深知此一刻的安千然才是最兇險的,陶天歌這裡根本不算什麼。

「好。」知道了陶天歌的情況,陶嘉麟微鬆了一口氣,現在不擔心天歌了,卻又要開始擔心安千然和他的第二個寶寶了。

還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他私心的想要一個兒子,畢竟,已經有一個女兒了。

人就是這樣,但凡是第一胎生兒子的,第二胎就想要女兒,如果第一胎生女兒,第二胎就想要兒子。

總之,有兒有女才能湊成一個好字不說,那才是大福大貴的。

人就沒有絕對知足的時候,總覺得人生里或者這裡或者那裡總會有不圓滿的時候,然後,就想要努力的變成圓滿。

很快的,蘇小荷也趕來了,至於她的身後,自然是跟著齊墨川的。

齊墨川到的比誰都快,之前也是齊墨川陪站在陶嘉麟的身邊等待著蘇小荷的出現的。

結果一出現,安千然就是這樣大的陣仗。

「陶嘉麟,然然情況怎麼樣?」蘇小荷沒有跟隨著安千然的推床一起上來,是她聽從醫生的安排,去為安千然和寶寶準備生產的用品了。

安千然不是沒有準備,而是她已經沒有機會自己帶過來了。

蘇小荷派人兵分兩路,一路去陶嘉麟和安千然的公寓里,把安千然準備的東西都帶過來,一路就直接去母嬰用品商店了,就撿質量最好最貴的買,總之,她這個乾兒子或者乾女兒絕對不能受委屈。

陶嘉麟站直身形,看了一眼身後的產房的方向,「她進去了。」

「胎兒保住了是不是?」

陶嘉麟無奈的道:「還不知道,已經進產房了。」

他百度過了,女人生孩子就是進鬼門關一樣。

更何況安千然這類進產房的方式又這樣的讓人無奈。

比進鬼門關更讓人放心不下。

偏,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因為天歌的原因。

「東西我已經讓人安排了,很快就會送到。」蘇小荷也是很無語的瞪了一眼陶嘉麟,對這個男人,她現在是恨不得剝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可現在把他廢了也不是時候,即將要出來的安千然,現在最離不開的人就是陶嘉麟了,真讓人無奈。

。 第三百七十五章簡直是神仙劇!

「還不是你自己死皮賴臉要留下來的?

劉浩哲都懶得吐槽。

兩個人打了個車,趕到了九寨溝。

為了避免別人說閑話,劉浩哲直接去了別的組,

而劉小藝則朝着帳篷的方向走去,

昨晚之後劉麗再沒她打過電話,劉小藝在車上,怎麼感覺都有些不太對勁

她媽媽這是生氣了。

「跟阿姨好好解釋一下,不行我一會兒來找你….我去幫你跟趙導請假!」

劉浩哲說完后,便去請假了。

帳篷內。

劉麗朦朧間看到一個人影走了進來,整個人不由得一驚,

待到她反應過來時,才發現自己的女兒:

「你還知道回來?」

劉麗冷冷的說着,目光十分不悅,昨晚她擔驚受怕了一夜。

最後,沒辦法只能妥協了。

女兒大了,她能有什麼辦法?

「媽,昨晚我和浩哲哥哥什麼都沒幹,他才不是你想的那樣呢….我困死了,昨晚都沒睡好!」

劉小藝一下子趴在了床上,劉麗則是十分疑惑

「昨晚你和浩哲怎麼睡的覺?」

「分開睡的,一人一個房間!」

「那就行!」

劉麗長呼出一口氣,不過看了眼劉小藝瞌睡的模樣,

再看她的兩個黑眼圈,內心又一下子擔憂了起來。

「那你咋會這麼困呢?一夜沒睡?」

「是啊,哎呀媽你煩死了,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我真沒和浩哲哥哥發生什麼,我是想,可人家難為情。」

劉小藝的話讓劉麗徹底震驚了。

這傻女兒,怎麼能說出這種不害臊的話?

「我都懶得搭理你!」

劉麗簡直要被自己的女兒氣死了,這叛逆的性子是越來越管不住了。

劉浩哲到了劇組,趙孝健看了下周圍:

「小藝呢,怎麼沒有過來?」

「昨晚《仙劍奇俠傳》播出,興奮了一夜沒睡!」

劉浩哲的話讓趙導不由得一愣:

「《仙劍奇俠傳》播出了?哪個電視台?

「台城那邊!」

「台城啊!」

怪不得自己沒有聽到一點風吹草動,

不過轉念間突然反應了過來:「多少收視率才能讓那丫頭興奮成這樣啊?」「百分之九十九!」

「你說啥?百分之九十九?」

坐在那的趙導頭猛地抬起,他雖然不看台城的電視台,但那邊的收視情況,他還是清楚的。

收視率百分之九十九,那真是一級別電視劇了。

「這麼厲害?最高還是平均?

趙孝健的臉色也有些變了,幾個副導演也都圍了上來。

畢竟台城市場在內地,可以說厲害極了

視率強,內地絕對差不到哪裏去。

而且還是一個電台,《仙劍奇俠傳》採取的聯合首播,沒有獨家…..

另外一個電視台收視率百分之八十」

劉浩哲的話說得很輕鬆,但聽在幾個人耳中,卻像極了一顆炸彈。

居然不是獨家的收視率?

那豈不是說,總的收視率還要高?

「台城那邊最高收視率的是哪一部?

破百分之十沒有?」台城破十不是那麼容易的,至少趙孝健清楚,之前他拍攝的那部

《天龍八部》,僅僅達到了百分之二的收視率,算是已經挺不錯的了。

現在和《仙劍奇俠傳》一比,簡直啪啪打臉。

有一部,剛剛破百分之十一點五…不過單集的最高紀錄

已經被破了!」

一眾人包括趙孝健,已經完全聽傻眼了。

這是什麼神仙劇?

如此無敵如此厲害?

要知道《仙劍奇俠傳》昨天才播出,誰都清楚收視率是最低的,後期還有暴漲的可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