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原來認識啊,但是你看他能打得過我們四個人嗎?”男人們不屑的說着。

說話之間,墨湛森從遠處衝了過來:“放開!”

一個身材健碩的男人朝墨湛森衝了過去,擡手就是一拳。

墨湛森一個閃身躲過去,右手回鉤,打在打個的臉上,頓時打個的嘴角滲出了血。 綿軟的沙灘讓人走起來很是費力,太陽火辣辣地烤着沙地,赤腳又難受。

“放手。”墨湛森一把按住瘦猴的手臂,男人想要揮舞着拳頭,可是哪裏是墨湛森的對手。

“喲,哪裏來的小子不識擡舉竟敢打擾本大爺的性質。”壯漢走了過來。

成九一不會給男人機會靠近墨湛森,一個掃堂腿就掃倒了壯漢。

“怎麼?長得壯底盤就穩,論大家你們不是我們的對手。”成九一囂張地看了一眼躺在沙灘上的壯漢。

“對手?”壯漢一個翻身起來就把成九一按在了地上,然而墨湛森卻來不及過來。

“敢動老子的女人,去死吧。”瘦猴跳起來就揮起了拳頭。

“你的女人?”墨湛森本想輕點下手,可是瘦猴的這一句話點燃了墨湛森內心的怒火。

墨湛森一隻手按住了瘦猴的脖子兩人撕打在沙灘上,遠處的白漱寧也想過去幫忙。

墨佳璇說什麼也不放人:“嫂子,你瘋了?帶着小沐沐離開。”說完就丟了下了白漱寧跑過去幫忙。

“不錯啊,瘦猴子,你以爲你是狒狒?”墨佳璇衝過去就是幾耳光打在了瘦猴的臉上。

“過去守着你嫂子,走開。”墨湛森怒斥了一句,墨佳璇才灰溜溜地跑了回去。

“墨佳璇,鑰匙。”墨湛森趁亂丟了房卡在沙地裏,墨佳璇摸起房卡就往回跑。

成九一此時此刻內心深處受到了巨大的打擊。

自己還被按在地上被人一頓操作,墨佳璇居然就跑了。

“換位置。”墨湛森看了一眼成九一,成九一翻了身起來佔了上風,但是憑伸手成九一不是壯漢的對手,反而這個瘦猴簡單收拾收拾就完事兒。

成九一哪裏顧得上換什麼位置,今天這大漢敢欺負他的女人說什麼也要給他長長記性,到處欺負良家婦女的下場就是出血。

左邊的花壇裏有着大大小小的鵝卵石,成九一一個翻身翻進了花壇裏。

隨便挑了一塊兒最大的又翻了出來,大漢兒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成九一用鵝卵石敲暈了過去。

“大……大大哥。”瘦猴躺在沙灘上也動彈不得了。

兩人互相扶着倉皇而逃。

過了幾分鐘,墨湛森看着情況不對勁兒,遠處又來了一波人,手裏提着棍和刀具。

“成九一,撤退。”墨湛森大喊,成九一擡起頭看見了遠處,兩人只能見好就收。

“boss,跑!”成九一推搡着墨湛森,兩人一起跑進了羊腸小道里。

“給我搜,誰把大哥打成這副模樣。”

成九一蹲在灌木叢裏,看着一羣大漢手提砍刀。

心想幸好墨湛森機智,不然今天死無葬身之地了。

兩人躲了半個小時,看見大漢散去了纔敢出來。

“成九一,你能不能下次機智一點,老子餵了半個小時蚊子。”墨湛森一副無所謂的模樣讓成九一很是來氣。

“喂!是你妹妹太漂亮引起的紛爭,你……你”成九一嚷嚷道。

Wшw☢тт kān☢C〇

“小聲點兒。”墨湛森推了一把成九一,成九一才反應過來一行人還沒走遠。

“手機,手機,你妹妹你媳婦兒呢!”成九一都快急死了,萬一墨佳璇有個三長兩短自己下輩子怎麼過啊。

“你急個屁,我妹妹漂亮有錯嗎?”墨湛森拿起手機撥了出去。

“哥,我們在海灘附近的女廁所裏面……”墨佳璇聲音有些顫抖,看這副模樣是被嚇壞了。

“出來吧,沒事兒了。”墨湛森雲淡風輕地說着就像屁事兒沒有。

“墨佳璇。”成九一看着墨佳璇扶着白漱寧急急忙忙地找來了塑料座椅。

“還坐?想捱打?”墨湛森冷冷地說了一句,墨佳璇搖了搖頭立刻站起來。

“上車。”墨湛森把車開了出來,一行人才安心的上了車。

小沐沐還是熟熟地睡着,纖長的睫毛蒲扇蒲扇地抖動着。

本來還緊張地不行的墨佳璇看着可愛的小侄子心裏立刻舒展了不少。

“小沐沐,小沐沐。”墨佳璇摸了摸小沐沐的臉蛋,小沐沐醒了笑了起來。

“墨佳璇,下次你能不能聰明點?都姓墨你的腦子不好使。”墨湛森說道,墨佳璇卻有些尷尬。

“喂,帶幾個保鏢過來,今天人手少,幸好我和老闆身手矯健,地址等下發過來。”成九一卻沒心情和他們鬥嘴玩兒。

一上車就開始聯繫家裏的保鏢隊。

白漱寧還有有些驚魂未定,心裏總有一絲擔憂,忘記了自己紅腫的腳腕。

下了車,白漱寧還是一歪一歪地走着,墨湛森看着心裏不是滋味兒。

“抱着。”說着把小沐沐遞給了墨佳璇,軟綿綿的小傢伙在墨佳璇懷裏蹭來蹭去,成九一竟然有些嫉妒。

“上來。”墨湛森蹲在地上示意白漱寧爬上來,白漱寧卻不大好意思畢竟在墨佳璇面前有些……

墨湛森起身乾脆一把抱起了白漱寧。

公主抱!

墨佳璇心裏任然受到了成噸的打擊!

小沐沐,姑姑和你相依爲命了。

成九一卻憧憬着自己和墨佳璇的這一天,真好。

一行人走進了酒店的套房裏,疲憊地倒在沙發上。

小沐沐卻咯咯咯地笑了起來,白漱寧的心裏才舒緩了不少。

“人都到了?門口候着。”成九一接到保鏢的電話才安心一點。

墨湛森卻顧不上休息,端來了一盆溫水給白漱寧擦拭了腳腕。

“叫人送藥膏。”墨湛森的臉色不佳,白漱寧知道是因爲自己低着頭表示歉意。

“還痛嗎?嫂子。”墨佳璇關切地看着白漱寧腿上紅腫的地方。


“不痛,只是崴了腳,早上就不痛了。”白漱寧笑着牽着墨佳璇的手,墨湛森的臉色已經黑的可以殺死人了。

成九一可不想擋出氣筒立刻找來了活血化瘀的紅花油。

“揉搓。”墨湛森滴了幾滴示意白漱寧自己搓一搓,畢竟自己一個大男人下手沒輕重的。

上了紅花油過了半個小時腳腕就不痛了,只是空氣中瀰漫着藥酒的味道。

保鏢來了四個,站在門口和電梯口,成九一才徹底放心,安保措施是關鍵啊! “餓了嗎?叫送餐的了?”成九一定了幾份午餐。

看着小沐沐又熟熟地睡了過去,真是羨慕小傢伙。

經過一上午的打鬥,大家也是筋疲力盡,訂了好多東西。

吃完東西之後,墨湛森讓墨佳璇和白漱寧在這裏呆着,他和成九一出去一趟。

今天上午吃的虧,他們不能就這麼算了。

墨湛森出發之前打了一通神祕電話之後,和成九一離開了。

兩個人駕車到東郊臨西郄門。

門外有很多的重兵把守:“找誰?”

“通報你們門主,他自然知道我是誰。”墨湛森冷聲說道。


“等一下。”

守門的人說完之後邊立刻進去通報。

很快,那個人出來放行。

正當他們往裏走的時候,裏面有一個人迎了出來。

此人正是郄門的堂主仇不噬,是那種妖豔的美,女人見了也要嫉妒一番。

“墨總,怎麼有空賞臉來我這裏?”仇不噬笑着往前走。


“沒事兒就不能來你這裏坐坐?”墨湛森挑眉,嘴角帶着笑意。

成九一跟在身後。

這個仇不噬,跟他們在六年之前認識的,那個時候仇不噬的勢力還沒有這麼大,跟人家火拼的時候受傷。

正好墨湛森和成九一晚上下班路過,看見重傷的仇不噬,本來當時他們不想救人的,但是仇不噬當時倒在他們的車前,求生欲非常的強。

也許是這樣的求生欲打動了他們,成九一下車帶上了仇不噬。

經過救治,仇不噬甦醒離開,之後仇不噬把住院的所有花銷都給了墨湛森,並且承諾,以後有用得到他的地方直說。

“當然可以了,隨時都可以。”仇不噬把兩個人迎進去。

墨湛森這是第一次來這裏,沒想到裏面弄得金碧輝煌,很有格局。

“仇不噬,也不蠻你說,我今天來確實有個事情想要請你幫忙的。”

這也是墨湛森第一次來找他幫忙,爲了當初的救命之恩,他可以幫任何的忙,這就是江湖兒女的仗義。

“說。”

仇不噬認真的聽着。

“今天我們在慕白山旁邊的沙灘被一羣人給圍堵了,聽說是你們這裏的人……”

仇不噬聽完之後大怒,自己的堂裏怎麼能出現這樣的事情。

“去,問問誰今天在慕白山海邊的沙灘打架了?”他吩咐手下去問。

“是。”手下趕緊去辦。

很快,手下回來,還帶着四個人。

“堂主,就是他們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