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半晌后,盧雨抬頭看著林逸問道:「你,你平時過的都是這樣的日子嗎?」

林逸淡然一笑,道:「不錯,幾乎每天都是這樣的日子,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當你踏入江湖的時候,你這一輩子都在江湖之中,你想要退出江湖只是妄想罷了。」

「嗡嗡,嗡嗡!」

突然,林逸的手機竟然震動了起來,這不禁讓他有些好奇了,當即拿起了自己的電話,一看竟然是盧長生打過來的,林逸明顯眼睛一瞪,要知道兩人從分開到現在可是連一天的功夫都沒有啊,隨後直接接通了電話,淡淡的笑道:「怎麼了?」

「我遇到了她!」

盧長生的聲音有些顫抖著說道。

「她?」林逸眉頭微微一皺。

可盧長生卻一臉的激動的說道:「用你們地球上的話來說,就是一輩子的伴侶,我要跟她結婚了。」

「什麼玩意兒?結婚?我曹你是認真的嗎?」林逸瞪著眼睛,一臉震驚的尖叫了起來,從他離開鹿家到現在才過去多長時間啊!盧長生竟然跟他說要結婚,這不是扯淡是什麼呢?

坐在林逸旁邊的陳美君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一把抓住了桌子上用來切牛排的匕首,死死的抵住了林逸的小腹,大有隨時一刀刺進去的感覺,這可把林逸嚇的不輕。

「媳婦兒不是我,是盧長生,盧長生要結婚了。」

林逸急忙扭頭看著陳美君解釋道。

「什麼?」

盧雨跟陳美君一聽,同時瞪著眼睛一臉不敢置信的尖叫了起來。

林逸很無辜的點了點頭,然後把手機的聲音放到了最大,對著電話說道:「你姐姐也在這裡,要不要通知一下她?」

「哈哈,姐姐,我找到了我一生的摯愛,婚期定在三天之後,在月之國度進行,我們現在已經坐上了飛機,你們儘快過來哦。」

盧長生開心的聲音在電話中響起,隨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留下了愣住的三人。

「這小東西,剛剛才好,竟然要結婚?他姐姐我都還沒有嫁出去呢。」

盧雨咬著銀牙,無比憤怒的咆哮道,隨後急忙打開自己愛馬仕的單肩包包,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盧森的電話,結果得到的消息竟然跟盧長生說的一模一樣,盧家上下已經全部都去月之國度了。

「盧長生真的要結婚了啊?」

陳美君伸著腦袋,一臉不敢置信的問道。

「嗯,還是比較時尚的閃婚,該死的小東西。」

盧雨嘟著小嘴,氣呼呼的罵道。

「嘖嘖,閃婚,真是太浪漫了,只可惜,這次我倒是不能陪你們去了。」陳美君撇嘴,有些無奈的說道。

「怎麼了?有工作?」林逸扭頭問道。 陳美君微微點了點頭,哀怨的說道:「最近龍一他們要跟M國進行一場友誼賽,我必須要跟著。」

「M國的比賽那還是比較重要的,只要能夠贏了M國,咱們在世界上也算是站得住腳跟了,這一場不容有失的比賽啊!」林逸裝模作樣的說道,不過心裡卻長長的鬆了一口氣,萬幸的是陳美君沒有辦法過去,否則的話,一見到海琳娜那尼瑪樂子可就大發了。

甚至林逸都有種錯覺,是不是盧長生故意在坑他,畢竟全世界有那麼多的國家,這小子去哪裡不好,偏偏要去月之國度,這不是給他找事兒嗎?而且,林逸應該是盧長生在地球上唯一的朋友了,他要是不去參加的話,也多有不合適。

「哼!你個王八蛋,我跟你說,這次小雨陪著你一起去,你如果,如果實在想要亂來的話,就把小雨拿下算了,其他人我可不接受啊!」陳美君盯著林逸有些不滿的呵斥道。

「呵呵,悄悄你這話說的,好像小雨就是我的小妾一樣,還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了。」林逸低頭,有些尷尬的笑道。

「陳美君,你大爺的,是不是找死啊?」盧雨一聽,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也是猛的一瞪,不滿的咆哮了起來。

「哈哈,我這男人還不錯,誰用誰知道,咱們姐妹一場,我這也是為了你好嘛!與其找別的渣男,不如跟姐姐我一起跳這個火坑好了啊!」陳美君見狀,咧嘴沒心沒肺的傻笑了起來。

「哼!我不理你們了,我去訂票。」盧雨那柔情似水的眸子,微微閃爍了一下,便起身走到了一旁開始訂票。

而林逸遲疑了一翻之後,還是給韓雨菲發了一條簡訊,這一去,兩人怕是又要有不短的分別之日,臨走之前,當然要瘋狂一把了。

「咳咳,那個老公啊!我突然想起來,單位還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啊!」陳美君一看,一張臉紅的簡直要滴出血了,雖然都已經知道了彼此的存在,可是兩人卻還從來沒有過跟林逸一起瘋狂的記錄,陳美君哪裡能不害羞呢?

「呵呵,我已經約好了,今天一戰,不死不休,誰敢走,誰是小狗!」林逸起身拉著陳美君的小手就朝著外面走去。

「你大爺的,你混蛋啊!」

陳美君小臉紅的簡直要滴出血,盯著林逸臭罵道。

正在訂票的盧雨看著離開的兩人,嘴角浮現了一抹淺淺的笑容,隨後便繼續低頭開始準備機票,月之國度因為太過偏僻的原因,想要過去的話需要中轉三次,算是比較麻煩的一趟旅行了。

一夜無話。

清晨,金色的陽光在雲海之中翻滾,照在了巨大的落地窗上,林逸睜開了那無比明亮的眸子,看著地上韓雨菲跟陳美君兩人的衣服,嘴角浮現了一抹得意的笑容,便悄悄的起身溜了出去。

在京城的機場,盧雨一改往日那柔柔弱弱的打扮,穿上了一件風衣,不過腳下依舊還是杏乾的高跟鞋,整個人並沒有絲毫的減分,反而給人一種小巧可人的感覺。

「林總,不錯啊!昨天跟兩位美女大戰,竟然還能夠來的這麼早?」盧雨看著林逸,抿嘴淺淺的壞笑道。

「哈哈,兩個算什麼,我告訴你,就算是你昨天也過去,我也照樣搞的定!」林逸伸著腦袋,得意洋洋的大笑道,這事兒可是事關尊嚴,林逸自然不會慫,而且這還真沒有吹牛的意思,他林逸的確有這個本錢跟能力。「哼!果然不是好人,這是你的證件機票,自己拿好了啊!」盧雨對著林逸努了努鼻子,不滿的冷哼道,隨後拉著自己的行禮,便朝著遠處的客機走了過去,長長的風衣隨風飄蕩,杏乾的高跟鞋輕輕的敲打著地面,別提有多美了。

「喂,我幫你拿吧!」林逸見狀沖了上去,看著盧雨淡淡的笑道,這也算是基本的禮貌了吧!畢竟盧雨這麼嬌俏可人的一個小女生拉著行李箱,的確有些吃力,而他林逸卻什麼都不拿,多不好啊!

「你拿可以,不過本小姐可事先說好了啊!不會額外感謝你的哦。」盧雨停下腳步,盯著林逸一臉認真的說道。

「放心,放心,你給我也不敢要啊!家有猛虎啊!」林逸一臉不自然的笑道,海琳娜的事情他還不知道要怎麼解決呢,這要是再招惹了一個盧雨,那不是自找麻煩啊!

盧雨見狀,白皙杏乾的嘴巴,微微撇了撇,行李箱就扔給了林逸,而她則是雙手放在風衣的兜里,踩著杏乾的高跟鞋,邁開優雅迷人的步伐,朝著客機走去。

林逸接住行李箱,急忙追了上去,笑問道:「你知不知道盧長生為什麼要把婚禮定在月之國度啊?」

「不知道,我老爸老媽也不清楚,就是他好了之後外出溜達了一圈兒,不知道怎麼就帶回來了一個女生,然後非要跟對方結婚,我爸媽雖然覺得發展有點太快了,不過一想到能抱孫子,那也就顧不了那麼多了,當場就答應了下來。」

盧雨扭頭隨意的說道,不過心裡也是充滿了好奇,一見鍾情她相信,因為她現在自己都是這種情況,可要說一見面就要結婚,那就是在有點過分了。

「瑪德,京城這麼大還結不了他啊!非要跑這麼遠。」林逸不滿的抱怨道。

盧雨一聽,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猛的看向了林逸。

「怎麼了?我臉上有髒東西?」林逸被盧雨的眼神兒看的有些心虛,不自然的問道。

「哼!林少,自從知道長生在月之國度結婚之後,你貌似一直都在抱怨,這可不像是一個絕世高手應該有的風采,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在月之國度一定有個妹子吧!」盧雨盯著林逸,宛如柯南附體了一般,精明的冷笑道。

「我曹!你可不要亂說啊!」林逸一聽,頓時面色大變,急忙呵斥道。

「連聲音都高了一個分唄,顯然是被我說對了,不過看你的樣子,應該是那個女孩子追求的你吧!否則,你現在應該是痛苦並快樂著才對。」

盧雨再度自信滿滿的說道。 「馬得太可怕了,現在女人都這麼精明的嗎?」林逸蛋疼了,急忙看著盧雨笑道:「別老說我的事兒了,說說你吧!這麼漂亮為什麼沒有男朋友呢?」

盧雨一聽,那水汪汪的眸子頓時微微暗淡了一下,隨後低頭小聲說道:「我喜歡上了有婦之夫,我不想打擾他的生活。」

「有婦之夫?哎呀,怕個雞毛,我跟你說,這男人,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沒有一個好東西,只管大膽的去追求,絕對能夠搞定的,實在不行,我給你備點葯。」林逸咧嘴大大咧咧的傻笑了起來,可當迎上盧雨那哀怨,多情的眸子,林逸頓時傻比了,訕訕一笑,就像是一個下人一般,拉著行李箱跟在了盧雨的背後默不作聲。

「哼!剛剛吹噓的那麼厲害,事情到了自己的頭兒上就慫了嗎?」盧雨不滿的在心裡冷哼了一聲,隨後拿起了自己的手機,一條簡訊,當看到簡訊的內容時,盧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明顯浮現了一抹濃濃的詫異,隨後就像是做賊一樣,急忙把手機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用眼角的餘光看了林逸一眼之後,就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順著樓梯登上了客機。

一路上兩人一直都沒有說話,氣氛一直十分的尷尬。

十個小時后,最後一次轉乘,飛機上的客人明顯比之前要少了很多,月之國度雖然風景很美麗,可是因為前來的不方便,還是導致很多人不願意來這裡,當然最主要的是月之國度本身也不太希望有人過來打擾他們寧靜的生活。

以月之國度的財力,他們完全不需要靠旅遊業來提升,而且月之國度的人也非常愛惜自己生存的地方,一旦這裡的環境被大量外來人口破壞的話,那對他們來說絕對是滅頂之災。

「美女,你好啊!去月之國度旅遊嗎?」

一名西方男子走了上來,看著盧雨淡淡的笑道,同時用腳踢了一下林逸,不客氣的呵斥道:「麻煩你去一旁坐,你的機票我報銷了。」對方說完,馬上就有一名下人走了上來,遞給了林逸兩張美鈔。

「對了,忘記自己我介紹了,我叫理查德,剛好就是月之國度的人,雖然我們哪裡不是很大,可是論富有程度,我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全世界,都沒有人比我們更加的富有,不知道我是否可以跟你交個朋友啊?」

理查德在說話的時候,見林逸竟然沒有起身離開,眼神也頓時變得兇狠起來,對著旁邊的下人呵斥道:「把這小子給我扔出去。」

「你們敢,他是我的男朋友。」盧雨怒了,水汪汪的大眼睛,帶著怒火,盯著理查德呵斥道。

林逸此時也笑了,倒是沒想到,他剛走出京城沒多久,竟然就有人敢找他的麻煩。

「你的男朋友?」理查德神情一怔,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這樣不入流的換了吧!跟著我理查德,你不但可以在月之國度隨便入住,而且,我保證你可以得到別人一輩子都無法得到的財富,如何?」

「在我沒有發火之前都給老子滾!」

林逸咬著槽牙,不滿的呵斥道。

「嗯?你個臭小子,竟然敢讓我們理查德大人滾?你可知道他在月之國度是什麼身份?他的一句話,隨時都可以讓你葬身在大海之中。」

「不錯,簡直有眼不識泰山,理查德大人,乃是月之國度的貴族,實力雄厚,這樣的大人物也是你能夠得罪的?」

兩名下人走了上來,盯著林逸凶神惡煞的呵斥道。

「貴族?這麼牛的?」

林逸樂呵了,掏出了自己的手機,直接撥通了海琳娜的電話。

月之國度,那如天堂一般漂亮的宮殿內,海琳娜趴在湛藍的泳池邊上,有如一隻漂亮的美人魚一般,輕輕的躺著,那如綢緞一般順滑的身段在陽光下閃爍著淡淡的光澤,而她的面前則是放著一隻手機,自從回到皇宮之後,這個手機就二十四小時被她隨身攜帶,因為整個手機裡面,只存放了林逸一個人的號碼。

「嗡嗡,嗡嗡!」

那一隻都不曾有過動靜的手機,此時卻突然亮了起來。

原本賴洋洋的海琳娜突然眼睛一亮,一臉激動的坐了起來,急忙拿起了放在泳池邊上的手機,一臉激動的接通了電話,「林逸,是你嗎?」海琳娜激動的問道。

「呵呵,是的,我在去月之國度的路上。」林逸聽著海琳娜那激動的聲音,心裡忍不住的浮現了一抹愧疚之色,說實話海琳娜的確很漂亮,可是他對海琳娜卻沒有太多的依賴,畢竟,不管是韓雨菲還是陳美君那可都是一等一的美女。

「什麼?你竟然在來月之國度的路上?」海琳娜一聽,呼啦一下就從泳池了里站了起來,那完美的身段,就像是一隻美人蟒一般杏干。

兩名站在一旁,常年服侍海琳娜的下人見狀,急忙拿著珍貴的浴巾沖了上去,蓋在了海琳娜的身上。

「不錯,我應該過兩天回去找你,對了,你們月之國度是不是有個貴族叫做理查德的?」林逸淡淡的笑道。

「理查德?」海琳娜一聽,那宛如大海一般充滿神秘色彩的眸子猛的一瞪,絕美的臉蛋兒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憤怒,咬著銀牙沉聲說道:「是不是理查德得罪了你?我馬上命人抄了他的家。」

「呵呵,得罪我倒是談不上,不過這個理查德仗著自己是月之國度的貴族,在外面囂張跋扈,我倒是很不爽,還是讓他們當貧民比較好一點吧!」林逸淡淡的說道。

「什麼?讓我當貧民?哈哈,你這個亞洲人,這吹牛的本事可真大啊!」理查德一聽,頓時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瑪德,難怪別人都說外國人十分的狡詐,現在看來,果然是真的啊!」

「就是,裝模作樣,我倒要看看他怎麼讓理查德大人變成貧民。」

理查德三人一聽,頓時哈哈冷笑了起來。

飛機上其他的客人一聽,也忍不住盯著林逸一臉鄙夷的笑了起來。 在月之國度,一名貴族的身份,那可是相當尊貴的,絕對不是任何人一句話就能夠改變的,除非這個人是月之國度的實際掌權人海琳娜公主。

當然,在普通人的眼中,海琳娜那可是高高在上的人,林逸只是一個普通人的華夏人,如何能夠認識這麼厲害的存在呢?

海琳娜一聽,一臉激動的笑道:「好的,我馬上去掉理查德貴族的身份,不過……你這次來可以多陪我幾天嗎?」

「咳咳,那個你放心,我這次過來,沒有十天半個月是絕對不會離開的。」

林逸不自然的笑道,最難消受美人恩啊!

海琳娜不但漂亮,還非常的溫柔,簡直就是男人夢寐以求的妻子,只可惜林逸在遇到她之前先有了韓雨菲跟陳美君,否則的話,他林逸絕對會把海琳娜當成掌上明珠來對待。

「十天半個月?我的天啊!林逸謝謝你,海琳娜覺得我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那,我會在皇宮內等著你的。」

海琳娜笑的簡直就像是那太陽花一般,光芒萬丈,簡直美的無法言喻。

「呵呵,好的,那我暫時先掛斷了啊!」林逸淡淡的笑道。

一旁的盧雨,此時心裡卻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樣難受,「哼!這個混蛋,果然不是好東西,笑的那麼銀盪,還敢說自己在月之國度沒有女人,我倒要看看是什麼女人,竟然能夠讓你這麼開心。」

「吧唧!」

一個香吻在電話中響起。

「海琳娜在皇宮等著你!」海琳娜一往深情的對著電話說道,隨後便率先掛斷了電話,她要讓理查德,以及理查德的家族直接變成貧民,竟然敢招惹她的男人,月之國度的國王,這理查德跟他的家族,在海琳娜看來簡直該死。

雖然在林逸面前,海琳娜溫柔似水,可能夠掌管一個諾大的國家,海琳娜自然也有著她的手段。

見林逸掛斷了電話,理查德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起來,看著美麗杏乾的盧雨淺淺的笑道:「這位小姐,您看到了嗎?你所謂的男朋友,他根本就是一個沒有任何能力的騙子,你何必跟他在一起呢?來吧!到理查德的懷抱里來,我保證,會讓你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滾!」

盧雨徹底怒了,她好歹也是盧家的大小姐,什麼時候被人這麼胡攪蠻纏過,此時,也是真的怒了,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滿的呵斥道。

「瑪德,給臉不要臉啊!竟然敢罵本大人?我看你們都不想離開月之國度了。」

理查德一臉陰鷙的獰笑道,只要到了月之國度,以他現在擁有的實力,想要留下盧雨實在太簡單了。

「嗡嗡,嗡嗡!」

突然,手機震動的聲音響起。

理查德眉頭微微一皺,掏出了自己的手機,不滿的呵斥道:「我是理查德,有什麼事兒?對了,現在馬上把家族的家丁都給我帶到機場去,我要抓一個亞洲人!」

「尊敬的理查德先生不好了,您,您現在已經變成了貧民,另外,咱們家族所有的一切都被海琳娜公主沒收了啊!」

一道驚呼聲驟然在電話中響起,簡直有如晴天霹靂一般,讓理查德整個人都愣住了。

足足過了數分鐘的時間,理查德才回過神,對著電話咆哮道:「亨利,我告訴你,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老子回去,會親手拔了你的皮的。」

亨利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一臉的委屈啊,心想我這可是冒著殺頭的危險,通知你的,你倒好,現在竟然還要扒老子的皮?這下是徹底把亨利心中壓抑多年的憤怒點燃了,當即對著電話咆哮道:「你個傻比,你以為你還是月之國度的貴族嗎?你現在已經是一個貧民了,最下等的貧民了,扒老子的皮?我等著你啊!」

亨利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留下了一臉懵比的理查德。

「難道……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的,區區一個亞洲人,怎麼可能有那麼的能量?」理查德不死心,急忙再度撥通了他父親的電話,在月之國度,想要成為貴族,必須是要為月之國度出過力,有過大功勞的人才可以,理查德沒有什麼本事,可是他的父親卻很厲害,在月之國度,那可是威名赫赫之輩,任何人想要動他都不太現實。

落敗的院子一片狼藉,正一臉絕望坐在地上的波頓,看著自己的手機響起,頓時眼睛猛的一瞪,那鬆弛的老臉上充滿了濃濃的憤怒。

「理查德,你個夠娘養的,你還有臉給我打電話?」

波頓拿起電話就臭罵了起來。

「我的父親,到底怎麼了啊?」理查德一聽,面色再度一變,神情越發緊張的問道。

「怎麼了?你個狗東西,竟然得罪了公主最尊敬的客人,你知道嗎?現在因為你一個人的無知,我們整個理查德家族都完蛋了,我告訴你,你最好不要回來了,否則,理查德家族的人一定會扒了你的皮的。」

理查德波頓,在電話中不滿的呵斥道,他本以為自己這輩子都會這麼富有,這麼高貴的過下去,卻沒想到,他的兒子竟然如此不長眼。

「什麼?我們家族竟然真的完蛋了?」

理查德一聽,整個人頓時愣住了,隨後想起了波頓的警告,急忙上前看透過玻璃窗看向了外面,茫茫無際,一片湛藍的大海,「我,我這往哪裡逃啊?」

「那我管不了了,反正你回來,家族的人一定會殺了你!」波頓說完掛斷了電話,從今天開始,他將會淪為月之國度最低等的人,每天都需要進行大量的勞動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