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千索焚香很是乾脆,冷眼看著那急速穿刺而來的利爪,七彩虹眸流轉,突兀的激射出了一道七彩神光。

「砰!」的一聲,利爪當空崩碎,七彩神光勢不可擋的激射在鐵血狂戰的胸膛之上,令他倒退數十米方才穩住身形。

血氣動蕩,渾身劇顫,身形更是無比的踉蹌險些便栽倒在地,特別是鐵血狂戰的古老戰甲之上,大片的符文被湮滅,出現了一道道可怖的裂痕。

「你……找死啊!」

鐵血狂戰何曾受到過如此奇恥大辱,在對抗卑微的人族修士的時候竟然落入了下風,這是對他的挑釁!

就在他要開啟洞天之力出手的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忽然在耳畔緩緩的響起:「七彩虹眸,有點意思。族老,走吧,我們先去尋找佛面藤,大事要緊!」

「五皇子,我能速戰速決!」鐵血狂戰有些不甘心的說道。

但是,鐵血戰天只是冷漠的看了一眼千索焚香,轉身便進入到了青銅戰車之中,再也沒有了絲毫聲息。

鐵血狂戰輕嘆一聲,知道五皇子心意已決,只好收斂血氣,登上了戰車。

「吼……」

巨大的嘶吼聲響徹天宇,十八隻四頭狂獅同時橫空而起,載著青銅戰車沖向了天宇,朝著佛面谷的深處快速的消失。

遠遠地,有一道冰冷的聲音炸響在半空中:「小畜生,你們等著,暫且讓你們先多活上幾日,好好珍惜人生最後的時光吧!」

「哼!」面對如此威脅,千索焚香只是冷哼一聲,大悲極樂劍顫動,一股通天劍氣便欲釋放而出。

但是,卻被牧雲攔住了:「美女院長,別忘了我們來的目的,幾個跳樑小丑而已,下次遇到了順手除掉便是。至於現在,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千索焚香點點頭,收斂了渾身血氣,對於牧雲的話她自然是言聽計從。

「可惜了!」

人群中有人感慨道,本來他們以為還能看到一場巔峰對決,但是不曾想竟然悄無聲息的便已經結束了。

這令很多修士不由得很是失望,特別是負象族和天鼠族的強者,更是恨意衝天,咬牙切齒。

他們雖然恨,但是卻也不敢冒然出手,沒有了獨角狂獅族撐腰,加上他們的大軍主力未到,和牧雲等人作對,不亞於是自尋死路。

打碎了門牙往肚裡吞!

「牧雲還真是威風,竟然將獨角狂獅族的強者都嚇跑了!」不少人族修士則是興高采烈,激動萬分。

平日里,他們總是被這些強大的種族欺壓了一頭,無法抬頭說話,面對這些強族總有一種自卑的感覺。

但是此刻,牧雲的表現卻令他們激動萬分,只覺得是揚眉吐氣。

「快走,佛面藤才是關鍵,以免錯過了進入霸血礦脈最深處的機會!」不知道是誰,忽然大喊一聲,頓時四周的眾人紛紛快速的消失不見。

佛面谷,極為浩瀚,其中生長的佛面藤更是密密麻麻,但就在這短短的幾個時辰之中,方圓百里內的佛面藤都被砍伐一空,如同是蝗蟲過境一般。

不過,這對於浩瀚的佛面谷來說,根本不值一提。

更多的修士則是選擇進入到佛面谷的深處,只有裡面才有年份古老的佛面藤,年份越是古老,則效果越是優良。

五個時辰之後,眾人進入到了佛面谷的最深處,橫陳在所有人眼前的則是一座青翠的山峰,上面密密麻麻的交織著一株株佛面藤。

似乎,整座山都是一株巨型佛面藤。

出現在此山之下的修士足有數萬,但是並未有人輕舉妄動,盯著清脆的山峰卻不曾攀登甚至是砍伐。

一些後來駕臨的修士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有些好奇的問道:「大家都愣著幹啥,怎麼不去砍伐佛面藤,這裡的年份應該足夠古老了呀?」

「不是不想砍伐,而是根本無法砍伐,甚至都上不去!已經有好幾撥人嘗試過了,就連紫霄雷家和業火林家的強者為都無能為力。」一名駐足此地的老者說道。

「兩大家族都攀升不上去,還真是奇怪,那青木李家呢,據說他們不是親近植物么,也沒有嘗試么?」有人好奇的問道。

「青木李家哎!」有人輕嘆一聲,說道:「青木李家可是吃了大虧了,之前他們家族的強者前來此地,想要強行親近佛面藤,不曾想遭到了反噬,連他們的領軍人物都身負重傷,知難而退了。」

「什麼?青木李家都失敗了,難不成在這山頂之上有大成的佛面藤,抗拒著我們前行攀登砍伐?」有人驚喜的問道。

大成的佛面藤,也是無敵的寶葯,其價值令王者都垂涎三尺。自然是有人大膽的猜測,蠢蠢欲動。

「不好說啊,看這模樣可能是擁有了,不過不曾有人攀登上去,還不知曉其中的情況呀,若真是有大成的佛面藤,估計各大家族都要發狂了。」有人感慨道。

「吼吼……」

「吱吱……」

就在此刻,遙遠的天邊響起了一聲聲轟鳴巨響音,一隻只狂獅,一頭頭巨鼠橫空而來,降臨在這山峰之下。

正是獨角狂獅族和天鼠族的強者降臨了,兩大強族同時出現在此地,強大威壓瀰漫天宇,誰也不敢阻攔他們的道路。

「佛面藤居然生長的如此繁茂,山有異象,有大成佛面藤存在,看來我們是來對了。」鐵血狂戰降臨此地,盯著清脆的山峰喃喃說道。

此話一出,在場的修士紛紛動心了。

鐵血狂戰都開口了,那便註定了此地是擁有著大成的佛面藤,這可是無上的存在啊。若是能夠得到,將其煉化成為至寶常伴身前,可守護道心,驅除心魔,抵擋邪氣入侵,妙用無窮。

「五皇子,這一次我們得到大成佛面藤,你的問題就能解決了。」鐵血狂戰激動的說道,眼中露出了一絲興奮的神色。

五皇子鐵血戰天,雖然覺醒了他們狂獅一族的古老血統,但終究是因為超過了二十歲,覺醒出來的血統有缺,在修鍊之中容易受到心魔的干擾,而這一株大成佛面藤,則是他們最好的寶物。

若是能夠得到此物,那麼鐵血戰天便再也無懼心魔,可打破血統的瑕疵,從而發掘出血統之中的強大能力,成為頂級強者,甚至是有希望成為一尊王者。

因此,他們獨角狂獅一族志在必得,這一次前來此地也算是碰碰運氣,不曾想竟然真的發現了大成佛面藤。

「給我衝上去,搜尋大成佛面藤,我們必須得到!」鐵血狂戰冷聲開口,頓時身後便足有數百名獨角狂獅族人沖向了青峰。

「聯手,劈碎此山,逼出佛面藤!」一名洞天六重的獨角狂獅族人沉聲喝道,手持一柄巨型彎刀,鋒銳無比,寒芒閃爍。

此人聯合著數百名族人同時出手,威力無比的巨大,如此狂猛的攻勢,似乎可以將這一座青峰立劈兩半。

「轟隆隆……」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聲響起,數百人的攻勢霸道無比的轟擊在青峰之上,但是卻並未將其劈斬開來。

整座青峰流淌著一縷碧光,而後便再次恢復了平靜,似乎根本不曾受到影響一般。

見狀,那名洞天六重的強者面色微變,再次聯手攻擊,同一時間,更有幾名強大的存在一起邁步,釋放出了洞天真靈,開啟了最強殺戮。

在這一刻,漫天的神威動蕩,一柄柄戰刀,一桿桿長槍,一尊尊金鼎,一頭頭蠻獸,瘋狂的呼嘯而出,狂猛的威勢幾乎淹沒了天地。

「殺殺殺!」

數百人嘶吼,竭盡全力的攻擊青峰,在這霸道的攻勢之下,牽引著整座青峰碧光大盛,形成了一道防禦光罩。

兩者之間,展開了激烈的碰撞,一時間轟鳴聲不絕於耳,令不少圍觀的修士都紛紛動容,下意識的便遠離了此地。

「有完沒完了!」

就在此刻,青峰之上忽然響起了一道冰冷的聲音,緊跟著便看到了一隻遮天大手橫空而出,凌空一拍。

如此一擊,驚艷絕倫。

正在猛烈攻擊的那數百名強者如同是紙糊的一般,任憑他們如何施展出最強的防禦,在這一隻大手之下,都煙消雲散。

半空之中,只剩下了一團團血霧飄散,久久不曾散開,血腥的氣息瀰漫了天宇,令人心中無敵的動容。

「誰敢殺我族人!」鐵血狂戰頓時目眥欲裂,他嘶吼一聲,便縱身而起,手中掌控著一柄戰刀怒斬而出。

洞天九重巔峰實力大爆發,一刀之威,可撼諸天!

但是,強如鐵血狂戰依舊無法阻攔那隻大手,只是輕輕的一彈,戰刀破碎,鐵血狂戰本人也是被彈飛而出,渾身戰甲碎裂,裂痕密布,張口咳血不止。

只是一指而已,便身負重傷。

如此一幕,頓時驚動了在場的所有人,誰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變故,強如鐵血狂戰竟然都身負重傷了。

那突兀探出的大手,究竟是屬於何人?

青銅戰車之中,五皇子面色狂怒,便欲出手,但是他剛剛站起來便被一隻大手攔住,輕輕的說道:「你不是他的對手,我來吧!」

說完,五皇子身側的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平靜的起來,走出了青銅戰車,他剛一露面,頓時便驚動了在場的所有人! 「鐵血流風!是他,竟然是他出現了!」來自負象族的一名老者驚呼出聲,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真的,傳言是真的了,五皇子果真是得到了族中的重視,竟然引起了鐵血流風的關注,為他護道!」天鼠族的強者喃喃說道。

「鐵血流風,獨角狂獅族的頂級存在之一,斬靈第一刀的恐怖存在!不曾想啊,他竟然都出現了。」

從青銅戰車之中出現的老者,便是獨角狂獅一族的無敵強者鐵血流風,他極為蒼老,但是戰力卻無比的驚人。

這是絕對的強者!

斬靈境,九重之後,需要有天地人一共有三刀,正所謂的斬靈成王,只要挨過了這三刀,那麼便可以晉級成為無上王者,從此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

斬靈三刀,每一刀都無比的艱難,危機四伏,但是每一刀都會對修士產生翻天覆地的大變化,實力不可同日而語。

這鐵血流風,便是斬靈第一刀的無敵存在,顧名思義,他是扛過了斬靈第一刀,實力恐怖無比。

這樣的存在,就算是在獨角狂獅族中都算是了不起的存在,他能夠出面為鐵血戰天護道,可想而知族中對他的看重。

此時,鐵血流風緩緩走出戰車,目光平靜的落在青峰之上,撥雲見霧,一眼便鎖定了青峰之頂的上的一道朦朧的人影。

這是一名老者,通體碧光大盛,盤坐在峰頂之上,吞吐著可怕的神光,渾身散發出來的殺意更是驚天動地。

「慕敗北,你動我族人,可知罪?」鐵血流風收回目光,沉聲喝道。

「慕敗北?!」

在場的眾人聽到了這個名字頓時便渾身顫抖,特別是天鼠和負象一族的強者,更是面色無比的難看。

這一片浩瀚的區域,統稱為風雲戰區,佔據了中央的統治者便是四大家族,而剩下的區域則是各大強者的地盤。

其中,天鼠、負象、蠻龍以及獨角狂獅族分別佔據了一方,共同統治著這風雲戰區,雖然互相之間摩擦不少,時常爆發激戰。

但是,在最早之前,中央地區還不是四大家族所統治,乃是一個名叫風雲帝國的無上存在所統治著。

因為一個人,風雲帝國分崩離析,最終分裂成為了四大家族,實力也極大的削弱了,經常會遭到各方強者挑釁和摩擦。

這個人,便是,慕敗北!

慕敗北,原本是風雲帝國的一名敗落世家的子弟,家族蒙冤破滅,自幼便流離失所,顛沛在各地。

在這期間,他僅有的幾名親人都死在了異族的手中,從此令他對於風雲帝國和異族都恨之入骨。

正是因此,他瘋狂的搜尋著一切可以變強的功法神通,更是血腥的屠殺了諸多異族強者,卻遭到了瘋狂的追殺。

但是,慕敗北卻並未死去,相反的,他在不斷的激戰和逃亡之中實力越來越強,融合了多個種族的功法神通,獨創了一種攻伐威力極為強大的功法,一躍成為了頂級強者。

後來,他橫掃風雲戰區,踏滅了風雲帝國,報仇雪恨。而後便再次和異族宣戰,憑藉一身無敵神通,血腥屠滅了好幾個強族,令各方驚動。

就是這樣的一個無敵之輩,曾經被無數人族修士視為偶像的他,短短縱橫了三年之後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似乎是人間蒸發了一般。

慕敗北消失之後,威名依舊鎮壓了各大強族數十年,成為異族心中的夢靨,畢竟當年的慕敗北擊殺了太多的異族強者,殺到了他們膽寒。

此刻,一個消失了數十年的名字突兀的響徹在眾人的耳畔,如何不令人震驚呢?

「罪,我何罪之有?誰敢判我有罪?」冰冷的聲音從青峰之上響起,似乎帶著一絲不耐煩,冷冷的說道:「都給我滾,否則,我不介意將你們全部滅殺!」

威脅!

赤果果的威脅!

聞言,鐵血流風面色不由得微微一沉,他可是獨角狂獅族的老一輩強者,怎能忍受如此威脅?

當即,他神色一冷,喝道:「慕敗北,我不管你在幹什麼,這一次大成佛面藤我志在必得!」

「滾!」

青峰之中響起了一道冰冷的聲音,緊跟著那一隻大手再次橫空閃現,帶著狂猛無比的神威狠狠的朝著鐵血流風拍擊而來。

「鐵血流風,你還是老了,敢惹我,就去死!」

「狂獅戰矛,開!」鐵血流風不敢絲毫的大意,怒吼一聲,從其體內便突兀的竄出了一桿戰矛,通體散發出冰冷的幽光,令人心悸不已。

戰矛之上,有狂獅雕像,宛若活著的獅子一般,血盆大口張開,朝著那隻遮天大手狠狠的撕咬而去。

「轟隆隆……」

狂猛的氣浪炸開,在場的所有修士都徹底的震撼了,鐵血流風這種斬靈第一刀的恐怖存在出手,頓時便令所有人幾乎無法站立。

「咔……」

狂獅戰矛在這電光火石之間便被阻攔住了,大手橫空,抓住了戰矛,幾乎將其折斷,如此恐怖的戰力,當真是可怖。

「鐵血流風,你這幾十年都活到狗肚子了!」狂笑聲響起,緊跟著所有人的眼前一花,便看到從青峰之上閃爍出了一道陰氣糾纏的棒影,隱約之間還有鬼哭狼嚎的聲音響起。

「咔嚓……」

一棒砸落,天崩地裂,那狂獅戰矛寸寸炸開,氣浪化作了風暴,呼嘯而出,令鐵血流風都不由自主的連續倒退了數十步。

「斬靈第三刀?!」鐵血流風失聲喊道,不由得渾身劇顫,在這交手的一剎那,他便知道了慕敗北已經成為了他無法撼動的存在。

消失了數十年的鐵血流風,再次出現在世人的面前,竟然都是如此恐怖的存在了。饒是鐵血流風拼盡全力的抵抗,都無法阻攔住那恐怖的一擊,險些負傷。

「一群狗崽子,滾!否則,殺無赦!」青峰之上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充滿了不可侵犯的威嚴,令人動容。

「慕敗北,算你狠,總有一天我們再次見面的!」鐵血流風目光變幻,而後便直接進入到了青銅戰車之中,消失在原地。

見到鐵血流風這種無敵的存在都離開了,在場的天鼠和負象一族的強者更是面色無比的難看,他們這一次前來的強者可不如鐵血流風,當即便灰頭土臉的快速離開。

他們不願意和慕敗北產生衝突!

在他們的眼中,這慕敗北便是瘋子,十足的瘋子,在數十年前便已經血屠了他們強族的無數修士。

在這數十年後的今天,他的實力更是強橫了,誰也不願意去招惹他,以免自誤。就算是強大的獨角狂獅族,都不願意主動干擾。

「哭喪陰氣,有點意思!」遠遠地,牧雲看到了剛才的一幕,不由得喃喃說道:「不曾想,這一脈的傳承終究還是沒有沒落。」

說完,牧雲邁開步伐便朝著青峰而去。

此時此刻,幾乎在場的異族修士都往外走,可是牧雲等人卻偏偏是往裡走,這不由得令很多人產生了質疑。

「這牧雲是想要幹什麼?難不成他想要攀登青峰不成?」有人好奇的說道。

「慕敗北在青峰之上,誰敢去招惹他呀!剛才他都發威了,不讓人去打擾他,這牧雲要是自找無趣,只怕是有死無生啊。慕敗北雖然擊殺了很多異族強者,但是他不見得不殺干擾他的人族啊!」也有人喃喃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