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北寒震驚,太子居然答應了。

尉遲軒宇二話不說,跟着他們一同入宮。

騎馬會快一些,但燕鳳鳶因為身體的緣故,只能坐馬車。

馬車內,尉遲軒宇臉色深沉,一言不發。

燕鳳鳶看向他,「放心,我不會讓你娘親出事。」

尉遲軒宇冷笑,「區區一個北燕,休想攔住她。」

燕鳳鳶感受到他的狂妄,眸子冷眯起。

他年紀雖小,但此刻身上卻瀰漫着一股熟悉的氣息,仿若尉遲墨就在他面前,狂傲自信,凜冽張揚,卻又讓人不得不重視。

燕鳳鳶心底一沉。

此人年紀雖小,卻有着大人都無法媲比的沉穩凌厲,日後,必定非同凡響。

天牢涼颼颼的。

顧冷清筆直地站在裏頭,腦子裏想着的是當時裕王妃倒下后,迅速離開的那抹身影。

一身黑衣,戴着面具。

難道是……

秦風?

但是,他為何要親自出手,殺死一個裕王妃?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獄卒來開門帶她出去。

看情形,應該是帶去被審問。

顧冷清無比沉靜,二話不說跟着過去,面上的平靜,恰恰就是內心的平靜無波瀾。

她絲毫沒有畏懼。

或者說,哪怕真殺了裕王妃,北燕王也休想取她性命。

顧冷清被帶到中和殿,一眼看過去,殿內塞滿了人,她一眼就看見燕太后和坐在主位上的北燕王,另外還有各大王爺王妃。

她前腳剛踏進去,後面忽然傳來悲傷的聲音,「顧冷清!本王要殺了你,替王妃報仇。」

裕王抽出侍衛的長劍朝着顧冷清的後背刺來。

顧冷清眯起銳利的光,身體側開,輕鬆避開這一劍,裕王不依不饒,反手再次刺來,顧冷清念他剛剛喪妻的面上,只一味避讓。

「本王今天一定要殺了你!」

裕王嘶叫着,眼睛被憤怒填滿,手裏的長劍一直揮舞,不肯罷休。

殿上的人怕傷著了自己,避之不及。

顧冷清冷道,「我沒有殺裕王妃,殺死裕王妃的另有其人。」

「你少在這裏狡辯,陽王妃都親眼看見了。」裕王悲憤交加,撕、扯著嗓子怒喝,「是你這個女人蛇蠍心腸,上次王妃不過是說你幾句,你居然懷恨在心,取她性命。」

裕王不依不饒,手裏的長劍一直劈向顧冷清。

他是有武功底子的,只是學藝不精。

別說殺了顧冷清,他連近身的機會都沒有。

這時,燕鳳鳶帶着尉遲軒宇趕到,看到自己娘親被人用長劍刺殺,尉遲軒宇眼底閃現凜凜殺氣。

「娘親,小心!」

拳頭攥緊,殺氣在周身瀰漫。

居然敢這麼對他娘親,簡直找死。

察覺到尉遲軒宇身上的殺氣,擔心他會出手,顧冷清蹙眉,沖他搖頭。

裕王對她來說,毫無殺傷力。

但無論如何,宇兒不能暴露會武功一事。

「住手!」

燕鳳鳶掌風一送,將裕王手中的長劍震落在地,同時被震得往後退了好幾步。

裕王幾欲瘋狂沖向燕鳳鳶,「是這個女人殺了我的裕王妃,上次你護着她就算,是不是今日也要護著!!」

「查明真相了?」

燕鳳鳶冷冷看着他,「本宮明白你喪妻之痛,但在查明真相之前,你不許對她做任何事。」

「陽王妃親眼所見,是她殺了裕王妃,今日我鐵定要她陪葬,你若還當我是兄弟,那就不要插手。」裕王怒吼,脖子上的青筋顯現出來。

「陽王妃見我與裕王妃爭執了幾下,就認定我殺人,怎麼,殺人都不需要講究證據就能定罪嗎??」

顧冷清冷眼從陽王妃身上掃過,目光太過凜冽,陽王妃心口一顫,心虛地避開目光。

她是沒看見顧冷清怎麼殺的人,但是,人就是在發生爭執的時候沒的,不是顧冷清殺人又會是誰?

「若不是你殺人,裕王妃怎麼會被你打了之後就死了,何況你還是個大夫,殺人多簡單啊。」陽王妃說話的時候下意識往陽王身後躲,好似顧冷清是洪水猛獸。

這個動作,更顯得顧冷清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就連陽王妃都害怕了!

裕王一聽顧冷清動手打了裕王妃,情緒徹底失控,眼睛猩紅,面目變得無比猙獰,「顧冷清你都聽見了!你區區一個棄婦,膽敢動手打王妃,還把人打死了!」

「父王,請你為兒臣做主,處死顧冷清,還王妃一個公道。」

……小姐妹們,除夕快樂呀~新的一年,歌陽祝大家暴富暴美暴瘦哦~~另外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浪哩個浪兒~~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從冰城開車到霧凇市大約三百公里,平時也就兩個多小時的路程,走了一半,老天開始下起小雪,因為是冬天的第一場初雪,司機們開車都是小心翼翼,司機小李把王冠和陸小西送到霧凇市將近下午一點。

張寶勝的公司租的是離市中心不遠的一個獨立門市,房子是紅磚紅瓦的平房,這裡原來開過培訓學校,一個雙開門,進去是一個走廊,走到後面左邊三間右邊三間一共六間辦公室,經理室在右邊第二個屋子,第一個屋子掛著機房的牌子。

張寶勝和一個標緻的年輕女人在辦公室等他們,互相認識后,陸小西知道女人叫栗芬芳,是張總的辦公室主任。

幾個人去各個房間看看,除了總經理辦公室有桌椅書櫃等辦公用品,其它房間都是空的,只是在門上掛著策劃部、諮詢部、總經理室、機房、技術部、和值班室的牌子。

公司對面是長白山賓館,栗芬芳帶著王冠和陸小西把隨身物品送到房間,五個人兩輛車去了一家東北菜館。

因為下午要工作,幾個人都沒有喝酒,張寶勝點了六菜一湯,湯上來的時候,他給陸小西和王冠介紹:「他家的這個湯是招牌菜,叫蹄花湯,用豬手和黃豆燉的,據說是大補湯,旁邊的蔥花香菜末、味素、醬油是喝湯用的,自己動手調鹹淡,陸小西盛了一碗,果然很好喝。」

司機小李直接回冰城,栗芬芳開車把三個人帶回公司。辦公室里,一個中年男人在看一本厚書,張寶勝介紹:「張小飛,負責技術的。」

栗芬芳給大家倒茶,然後低聲和張總說了幾句,轉身出去,張寶勝解釋:「她去看看辦公用品,你們來了電腦還沒有送來。」

王冠帶著一個筆記本電腦,是楊笑文花了將近三萬塊錢買回來的,因為貴重,平時是不讓別人動的。他打開筆記本電腦,把一些需要技術員熟悉的後台的東西讓張小飛熟悉,等電腦買回來后直接拷貝到他使用的電腦里。

張寶勝簽合同積極,公司需要的硬體東西缺少很多,如果不抓緊時間,一個月根本完不成開業的計劃。

陸小西說出心中的擔心,張寶勝笑道:「有你們在我就不擔心,楊總答應我隨設備給我二十個文案,足夠我打前期的廣告用,現在招聘還要付工資,拖幾天在說。」

陸小西對張總說道:「你的開業日期是在一個月後,但是我們不一定在這裡住一個月,把前期的工作做完以後我們就得回去,因為冰城現在有四家公司,競爭很激烈,很可能會出現第五家第六家。」

張寶勝若有所悟,給栗芬芳打電話,栗芬芳帶著一個手提電話,是藍色翻蓋摩托羅拉手提電話,吃飯的時候陸小西看過,樣子挺漂亮。

栗芬芳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來:「找我什麼事?」

張寶勝把陸小西說的話簡單重複了一遍,主要是他們不能在這裡呆上一個月,栗芬芳說道:「那我一會兒就回去,電腦、印表機、掃描儀這些叫張小飛去弄,我回去和陸經理一起去人才市場看看,辦理招聘手續,再去報社聯繫一下廣告發布,這些得陸經理幫忙,我也不懂。」

王冠把機房工程機需要配置的硬體列出來給張總,粗略算了一下,大約三十萬左右,加上訂設備的一筆錢,已經超過百萬,張寶勝對陸小西說:「我是膽子大敢冒險,這兩年掙的錢都投進去了,給栗芬芳買的手機是要回來的工程款買的。」

見陸小西一副沒聽懂的樣子,張寶勝恍然大悟,他沒有介紹他和栗芬芳的關係,笑著說道:「栗主任是我新處的女朋友,原來的老婆離了,她說她有管理經驗,我叫她當個主任試試,行的話,經理的位置給她,我還去干我的工程。」

兩人正說著,栗芬芳回來了,雖然外面很冷,她穿的衣服卻還少,外面一件貂絨大衣,裡面是一件開領白襯衫,前胸帶著一道透明的裝飾,陸小西不禁仔細看了一眼,栗芬芳長相精緻漂亮,白皙的一張臉,腰身修長好看,怪不得張寶勝給她花錢大方。

從陸小西的眼神,她似乎知道他們在談論她,眨了一下眼說道:「張總逢人便說和我的關係,是不自信還是怕我被別人拐走了?你們肯定在說我,怪不得我的臉有些發燒。」

栗芬芳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對陸小西說道:「跟我去人才招聘市場看一下吧,剛才張總說你們可能待不了一個月,還是把招聘的人落實到位,趁你們在這裡把新人培訓出來,張總怕花錢,不花錢人也招不來人。」

陸小西穿上大衣跟著栗芬芳出去,栗芬芳開車很熟練,陸小西第一次坐這種車,栗芬芳告訴陸小西:「這個車是韓國進口的大宇,是張總認識她以後送給她的。

陸小西笑道:「張總是軍人出身,做事利落大方,一出手就送你這麼貴重的禮物,看來對你是真心。」

栗芬芳把眼鏡推上去,卡在額頭上說道:「他是大方,開始車是借給我開,我男朋友發現後跟我吵了一架,他趁機把車送給我,我們也就再一起了,事後他說出當時的想法就是破壞我和男朋友,他好英雄救美,我年輕沒發現他的壞心眼,發現時已經兩年後了,好在他給我花錢不心疼。」栗芬芳不知道是誇張寶勝還是貶張寶勝,陸小西覺得褒貶都有。

人才市場招聘日是每周四,他們來得正好,負責招商的是個小姑娘,把他們的信息登記,明天可以給他們把招聘內容掛出來,又給了他們兩張入場券,可以憑入場券領兩份中午的盒飯。交完錢出來,兩人過江去報社,報社在江南,他們現在的位置是江北,霧凇市的特點是一江居中,這個江就是松花江。

負責接待他們的中年婦女是廣告部的主任,知道他們的來意,主任把刊例拿給他們看,陸小西看了一下價格,比冰城的廣告費便宜很多,陸小西跟主任說了廣告的頻率,希望能給一些優惠,最後雙方敲定發布廣告可以享受六折,因為他們要每周都發廣告,可以說是個大戶。

栗芬芳身上帶著公章和營業執照,主任也是個幹事利落的女人,拿出合同把需要填寫的地方指給栗芬芳看,栗芬芳用眼神徵求陸小西的意見,陸小西點點頭。他沒想到廣告能這麼便宜,他們的廣告是白天明代理的,應該也掙他們的錢了。

回來的時候路過松花江,栗芬芳把車停在江邊,指給陸小西看兩岸的樹掛,因為上游有發電廠,水汽遇冷形成晶瑩的美景,這一段江邊常常會有霧凇出現,這也是這個城市名字的來歷。

江邊風大,兩人站了幾分鐘就跑回車裡,栗芬芳誠懇地對陸小西說道:「剛才去人才市場和報社,就能看出來陸經理的工作能力,如果我自己去,真不知道真么說,真得好好跟你學學。」

陸小西笑道:「嫂子,你別客氣,想知道什麼儘管問我就是。」

栗芬芳帶著眼鏡,陸小西看不到她的目光,但能感覺她是在看他,她打斷陸小西的話:「別叫我嫂子,你叫我栗姐就行,叫嫂子把我都叫老了。」

陸小西猶豫了一下想說話,栗芬芳又說道:「你不用擔心張寶勝的想法,雖然我們還沒有結婚,他還是聽我的,這個公司其實就是給我辦的,我以後真得常找你,公司掙錢了我也不會虧待你。」 當村民見到白蛇已經平息下來,也都慢慢離開祠堂,見到外面村舍已經變成廢墟變的十分愁苦,柳真全拍了拍站在門口十分內疚的陳識,又對站在角落發呆的青衣少年說道:「你姐姐已經無恙,無須擔心了,此時好似早早離去,村子也是被你們蛇妖所毀,你留在此處免的白蛇為難。」

此時陳識才注意到剛才和柳真全一同進來的少年。

只少年說道:「請照顧好我姐姐。」

柳真全緩步離開了村子,此刻眾人正忙着搶救各自家中財物,誰都沒有注意到柳真全的離去。

直到村長家準備好晚飯,發現柳真全已經不在村莊,而祠堂供桌之上多了一袋子金瓜子。

……

「跟了一路,出來吧。」

青色小蛇從路邊遊了出來,就地一滾變成一個少年,跪在柳真全面前。

「求仙長收留。」

柳真全搖搖頭說道:「你是妖我是人,我也沒東西可以教你。」

「我從知道開始,就是和小白姐姐一起,以前師傅說我們是姐妹,今日見到發現姐姐其實和我不一樣,但是我還是希望以後能跟她一起,如今她有化龍的希望,我也想走正道,至少以後還能見到她,即便她現在不記得我,她終究會想起我,我不想讓她想起我的時候見不到我。」

柳真全感覺這小青蛇還是挺懂事的,更何況最開始出現的時候他也沒有傷害任何人,只是希望要回白蛇,不過自己修行都勉強,也根本不懂妖族修行的事情。

「其實你想求正道,這也不是不行,不過我不懂你們如何修行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