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化血神劍頓時就失去了準頭,脫手而出。

劍鋒轉處在靈鷲峰的一位弟子臉上生生削掉一大片肉下來。

化血神劍挾著血腥的風聲,「嗆郎」一聲,插在十丈開外的參天古木上,顫嗚不一。

「切慢動手!」

隨著一聲長嘯,半空中二道流光頓現,速度極快,一瞬間就出現在了眾人上方,從空中飄下一男一女二個人來。

男的二十四五歲,一襲白衣,身軀凜凜,相貌堂堂,一雙眼光射寒星,隱隱有神華流轉。

女的約二十一二歲,身著鵝黃衫,長發飄起,美撼凡塵,蠻腰掛劍,英姿颯爽。

「靈鷲峰、北峰弟子恭迎『仙苗』南宮衡師兄、真傳弟子夏雨師姐。」一眾弟子紛紛施禮道。

龍淵宗規定,真傳弟子擁有生殺特權,可代掌教巡視,維護宗門綱紀。

而且這二人執起法來,鐵面無私,比閻王爺厲害多了……

南宮衡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眾人,皺了皺眉頭問道:「爾等何以視宗門法紀而不顧,在此地互相殘殺聚斗?」

北峰與靈鷲峰的弟子在二人面前嚇的連大氣也不敢出,唯恐一句話回答不對,惹惱了這倆個煞星,腦袋就要搬家。

倒是杜平首先開口答道:「我北峰弟子在此發現了三棵赤金參,而靈鷲峰的弟子在王狐賓的帶領下竟仗勢欺人…要強搶豪奪……先殺……后傷……然後便出現了一隻莫名的遮天大手……」如此這般的將事情經過描述了一番。

倒在血泊中的北峰弟子不肯讓杜平一人承擔責任,也掙扎著爬到近前,聲淚俱下的補充了一遍。

「這是韓星的『逆天九印』所化的巨掌!」南宮衡暗自吃了一驚!

韓星怎麼回來了?

狼性總裁太兇猛 難道他不知道宗主古向天與靈鷲峰要雙雙在這古遺葯園加害於他嗎?

南宮衡雖是宗主的親傳弟子,又是「仙苗」,但韓星屢次施恩於他,二人早就背著古向天成了莫逆之交。

當宗主古向天交待他在古遺葯園要擒拿韓星時,他就急的差點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韓星現身的消息,絕不能透露出去!

南宮衡看了看眼前這些人,心中想道:「韓星既然救北峰的人,肯定與這杜平交情深厚,北峰的弟子可以放過,但靈鷲峰的人卻需要封口!」

他突然伸手,抽出長劍,指著北峰的弟子道:「什麼遮天巨掌,分明是在一派胡言,要推脫責任,此事我一定會稟告宗主,將爾等送交執法堂大刑侍候,嚴加法辦!」

北峰的弟子突然間心灰意冷……

這……還是那個執法如山的「仙苗」嗎?

這……這真的是我們宗門大師哥嗎?

怎麼連青紅皂白都分不出來!

「大師兄……饒命啊!」北峰弟子,同時跪下,放聲大哭。

誰都知道,進了執法堂不死也得脫層皮,最輕的也是被逐出宗門。

面對北峰的弟子一片哀求,南宮衡理也不理。

靈鷲峰的弟子樂了!

全體幸災樂禍!

就在他們準備歡呼大師兄萬歲,執法公正之際,卻見南宮衡看向靈鷲峰弟子的眼神已然滿是冰寒之色。

南宮衡驀然暴喝道:「執法公正,才能服人,爾等便是那敗壞宗門綱紀,無故挑起事端的罪魁禍首!殺!」

「殺」字剛一出口,他掌中那口劍如玄虹橫貫,飛起一道炫耀的劍芒,轟然向眾人斬去……

劍光閃電般落下,慘叫聲驟然響徹了晴空。

下一刻,人頭滾滾,鮮血四濺。

剎那間,靈鷲峰所有在場的弟子從眉心開始,直抵胯部,出現了一條淡淡的血線,隨即身體緩慢的分開,被斬為倆半!

北峰弟子目瞪口呆,瞬間破涕為笑。

南宮衡冷冷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饒,餘下的人,隨我一道往蒼龍谷走一遭。」

劫後餘生,眾人都歡喜不盡,蒼龍谷就算是有龍潭虎穴,呂死裡逃生的人來說,就是伊甸園!

這些人樂顛顛的跟著南宮衡、夏雨火速往蒼龍谷趕去……

……

蒼龍谷的上方,韓星正聚精會神,一臉凝重的眺望著下方。

透過參天古木的樹梢望去,只見蒼龍谷兩側青丘起伏,綠林如海,左右夾擊,形成一條大的峽谷。

這條峽谷靈氣蒸騰,在陽光的照耀下,靈氣反射出一層淡淡的七彩紅光,如一條赤龍在群山之間蜿蜒穿梭穿過。

而下方谷底卻是另一番景像,黑蒼蒼的沒邊沒沿,刀削斧砍般的崖石凸的似蒼龍之首頂天立地。

在巨峰突起的周圍,還有幾座小石峰依次蔓延排開,呈墨藍色,仔細一看,像巨龍之爪。

霧靄泛起,像一層乳白的紗,把重山間隔起來,只剩下青色的峰尖,像龍的軀體一樣一段一段忽隱怱現。

而韓星腳下則更是奇峰突兀,宛如龍角,頭頂雖烈日高懸,卻感受不到任何溫度,空氣中居然浮有寒意。

令人驚異的是,這冰寒竟是由山體岩石裂縫中透出的靈氣凝聚而成。

韓星從地勢上斷定,這就是真龍大脈!

現在所站立之處便是龍首!

從陸千夜手中搶來的那半張獸皮殘圖,所標註的神龍窟,也應該就在這附近!

韓星臉上露出一絲狂喜,有些驚訝:「居然真的找到真龍大脈了?」

但隨後,他又平靜下來。

不管怎樣,都要在這必經之路,等待師傳與殷凌!

韓星極重情義,實在不放心殷天祥與殷凌在這古遺葯園縱深行走?

這裡有太多太多的天災、人禍在等著他們!

他寧可用十條……百條真龍大脈,來換取殷天祥與殷凌的平安!

下方傳來哇哇大叫聲,韓星低頭望去,見不是師傅與殷凌,便悄然地又退回山峰巨石後面,展開神識,向外感應……

…………

山谷中,一老一少正在悠然前行,老者器宇軒昂步伐穩健,女子高挑嬌媚,身材火辣。

這兩人正是殷天祥與殷凌,他們進入山谷后一邊採摘靈草一邊尋找韓星。

殷天祥不時彎腰用藥鋤在挖采些藍岩心石、地火蓮子之類的靈草寶葯,看樣子已然收穫不少。

殷凌卻不為靈草所動,不時東張西望。

殷天祥見狀,長嘆一聲。

自從韓星被深埋地下,思念之痛,擔憂之苦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自己這個弟子。

他能夠體會到殷凌的心情:自己的師妹香殞玉消之後,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

近千百年來,他寧可孤獨,也不違心!

當初,自已奉命輔佐宋國,貴為國師,身邊美女個個貌美如花,沉魚落雁,但他絲毫不被誘惑,卻唯獨鍾愛自己的小師妹,初心不改。

秦宋二國交戰,讓他率大軍三過師門而不入。

就在宋國將亡之際,卻迎來了二人再聚之時。

她,告訴他,她,要嫁人了!

嫁期就在明日!

「體要再提此事,我只問你,是你願意,還是……」他眉頭緊皺的問道。

「是……我願意,此來只是與你話別……國亡,臣殉葬!」她朱唇輕啟,不知為何卻眼淚奪眶而出。

「你,太無情……走吧!」他很想大笑,但嘴角卻是僵硬之極!

「我無情,還不是拜你所賜,我愛的,是那個白衣飄飄的你,而不是以國事為重的國師!或許終是我辜負了你的期許,但,你卻用你的情,保住了你的城池!」她一口氣說完了這些話,或許有些悲哀。

她一抹憂傷轉瞬即逝,尖簪輕揮,一縷青絲落下:「你貴為國師,我怎能讓你陪我一個山野女子浪跡天涯?或許我明日的歸宿,比你會更好!」

她只留下了一縷青絲,頭也不回的走了!

次日,傳出秦國攻城大將軍完婚的信息!

隨後,大將軍暴亡,行刺之人正是新娘!

主帥亡,敵兵退,宋國又苟延殘喘三十年。

據說,當日她也被大將軍當場重傷,被追兵追到萬丈懸崖邊……

她決絕地轉身跳了下去,從此以後渺無音信。

至此,他才明白她說……國亡,臣殉葬,意指秦兵屠城。

她是為讓他活,賠上自己的命,去替他退敵!

七百年,物是人非,殷天祥手中緊緊攥著一縷青絲卻始終沒有放下。

早知如此,我便棄了這國師、棄了這天下又何妨?

想到這,殷天祥眼睛有些潮濕,這個面對死亡都不會有半點變色的男人,卻為情殤,眼角有一滴晶瑩緩緩滲了出來……

殷天祥默默地看了了殷凌一眼……

唯有經歷過絕望愛戀之人,才能體會到殷凌此刻的心情。

他疼愛的撫順了一下殷凌的長發,一臉平靜,安慰道:「不用擔心韓星乃是有大氣運之人,不會輕易出事,這裡此刻靈氣直衝九霄,他焉有不見之理?你且安心,說不定他馬上就到了。」

「對了,我適才用伏地辨聽術查探了一下,百里之外正有數十幫人正朝此地趕來。大約是因為這蒼龍谷靈氣衝天之故,看來,這馬上就要變成爭搶靈草寶葯的血腥戰場了。」說到這,殷天祥聲音很沉重:「到時候你可得跟為師緊點,一旦出現意外我可不好向你那『韓哥哥』交待。」

殷凌一聽此言,更加擔憂。

她泫然欲泣,輕輕一聲,問道:「走了大半日了,連個人影也沒尋到,不知他現在究竟身在何方?」

殷天祥狹長的孤眸中滿是無可奈何,用手輕刮一下她小巧的臉蛋:「適才山那邊打鬥,空中有一道氣息,很像韓星散發的,你無需擔心,為師保證還你一個跳的郎君!」

其實殷天祥也不敢斷定,那就是韓星。

殷凌這才緩緩睜大眼眸,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師傅,你快來看看,這是什麼草藥,我怎麼以前從未見過?」殷凌轉頭間,突然在一株三人合抱才能圍攏過來的古桑樹下,發現了數棵紫葉黑花小草狀的植物,正散發出一種淡淡的奇香。

殷天祥張目看去,見小草除了顏色外並無奇異之處,剛要轉身離去,突然香氣襲來,身上頓時一震,驚喜的猛地轉過頭,快步走到了小草跟前。

他彎腰將一株小草撥了出來,放在手中仔細端詳,摘了片葉子放在嘴中輕輕咬了一咬,葉子從斷口處滲出少許紫色的漿液,那種奇異的香味霎時瀰漫空中。

「紫晶草!也就是這種味道!」殷天祥面現喜色,樂不可支的笑了起來。

貧女也瘋狂 這份笑容殷凌從沒見過,只怕不亞於他重新找回自己失聯了七百年的小師妹!

「紫晶草……那太好了,千辛萬苦的尋找,終於找到了!」殷凌嘖嘖稱奇,欣喜無比。

殷天祥彷彿看到了一線希望,道:「這不是紫晶草,可找到它就離紫晶草不遠了。這一是種紫晶草派生出來的小草,藥力相像,只是功效相差很大,它通常生長在紫晶草的周圍,又叫護晶黑蘭。」

他低頭沉吟了片刻,作出了判斷:「護晶黑蘭一般生長在紫晶草的外圍,故名『護晶』。紫晶草生長的土壤不是泥土而是紮根於紫晶石之中,不出意外的情況下,神龍窟就在這蒼龍谷這附近,因為只有洞中才盛產紫晶石。」

「那我們快去尋找,免得被別人捷足先登。」殷凌飛快的將幾株護晶黑蘭起了出來,收入儲物袋中。

殷天祥略微辨別了一下方向,身上遁光閃動,形成法力光罩,拉起殷凌就要向谷內深處飛去。

突然,從地面堆積的厚厚一層腐爛雜草樹葉中,一道紫光猛地飛了出來,直襲殷凌腦後。

「別回頭!」殷天祥心中一震,警告道:「拔了護晶黑蘭,惹怒了這傢伙……」

但是,己經晚了!

「轟」地一聲巨響,塵靡飛揚,一聲雷鳴似的長嘯,讓漫山凶禽驚飛,妖獸悲吼。

紫光中,驀地衝出一個赤紅的龐然大物,一張紅彤彤大如井口的嘴洞開,向殷凌兜頭咬來。 空氣中,一股難聞的血腥氣撲鼻而來,殷凌彷彿置身在血腥的海洋之中,感應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暴虐、毀滅力量向自己撲來。

「師傅……」殷凌花容失色,頓時面露絕望。

見殷凌處於危險之中,殷天祥手上雖然也有不少法寶,但己經來不及用,情急之下頭也未回,竟似背後長了眼睛,右臂向後一振,一拳轟然擊出。

突如其來的一擊,讓那條赤虹般的身影驟然停滯,為殷天祥師徒二人贏得了轉身的機會,這才看清從背後襲擊自己的赤紅怪物的真面目……

只見這赫然是一條頭頂紫金色血冠,通體披著紅色鱗甲的赤色巨蟒!

它盤在地上,蟒頭高高地豎起,血紅的蛇信一吞一吐,嘴裡獠牙外露,扁扁的頸屏,不斷地發出「嘶嘶」的聲音,好像隨時都會發起攻擊,樣子十分兇猛可怕。

「此物有劇毒!居然擋住了這一擊!」殷天祥只覺的它粘涎有幾滴濺到了袖口上,整片衣袖竟如被火焚燒一般,腐蝕成了飛灰。

殷天祥暗呼糟糕,怕赤色巨蟒傷了殷凌,揮手布下了防護結界。

驟然間,只見巨蟒像閃電一般又騰空而起,躥了上來,一口黑紫色的毒霧噴出,一下子全噴落在法力形成的光罩上。

毒液濺在上面,絲絲冒著青煙,發出了一陣「滋啦、滋啦」的聲音,將防護結界的光罩腐蝕成了籮網狀。

緊接著,碩大的蟒頭猶如離弦之箭,撞開結界破洞,竄了進來,它出口的速度極快,朝殷凌的脖子就狠狠的咬了下來!

「孽畜,找死!」

殷天祥滿頭灰白長發向後飄散,竟神不知鬼不覺地從下方斜沖而至,手疾眼快,回掌拿捏住,五根手指竟洞穿了鱗甲,恰到好處的一把抓住了赤色巨蟒的七寸部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