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力量面前誰爲盡,一見澤哥頓成空,小子,澤哥不是在躲,而是不想出手,因爲澤哥不出手則以,一出手,澤哥就能分分鐘弄死你,可是澤哥還想多玩玩,不想這麼快就弄死你,所以當然不出手咯。”

劉致澤裝逼似得說道,一股微風吹過,再次吹動了他那飄逸的頭髮。

臥槽!!看到劉致澤的樣子,第七科成員以及那些圍觀的羣衆都是目瞪狗呆的望着劉致澤,你特麼的要不要這麼吊啊!

打不過就打不過,何必要找這麼扯犢子的藉口,你特麼的敢不敢再不搖碧蓮一點? “臥槽!!我特麼的弄死你。”諸葛元大喝一聲,臉部抽搐個不停,實在是被劉致澤氣的不輕,他二話沒說,直接化爲一道清風向着劉致澤而去。

劉致澤帶着淡淡的笑容站在那,絲毫不爲之所動,衆人一驚,震驚的看着劉致澤,難道這小子不要命了嗎?

這小子是在找死嗎?諸葛元一愣,他也有些弄不清楚劉致澤爲什麼不動了,不過這樣也好,索性就弄死這小子算了,只要拿到了八陣圖,他的任務也就算是完成了。

就在諸葛元那大拳頭慢慢顯現在劉致澤面前的時候,忽然,一隻手直接從身旁竄了出來,那隻手是張開的,一把就抓住了諸葛元的拳頭。

“砰~”兩股強大的力量相互碰撞,一股強風忽然升起,直接震開了那些圍觀羣衆以及第七科衆人。

反倒是在兩隻手身後的劉致澤卻是絲毫都沒有動彈,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似得,他依然含笑看着諸葛元。

諸葛元望着這隻突然出現的手也是一驚,他轉頭看去,正是剛剛和劉致澤在一起吃飯的紅眼睛青年。

剛剛他們都沒有注意看,畢竟關瞳沒有存在感,但是現在他們卻是被狠狠的一驚,這個青年的眼睛竟然是血紅色,看着都覺得滲人。

“你是什麼人?”諸葛元眉頭一挑沉聲說道,這小子竟然能夠徒手接住自己的拳頭,很顯然不是個普通人。

“關家關瞳。”關瞳冷哼一聲,一把甩開了諸葛元的拳頭。

諸葛元被這麼一甩,身形直接後退了兩步,他滿臉震驚的看着關瞳,這青年的力量好強,竟然能夠把自己逼退。

“你是關家的?”諸葛元沉聲問道。

“你腦子讓門夾了嗎?我剛纔不是說了嗎?”關瞳帶着嘲笑的意思瞅着諸葛元。

“你……”諸葛元臉色一變,特麼的,這小子竟然敢罵自己,不過他倒是也還保持腦袋清醒,他知道自己這次來並不是爲了打架的,而是爲了八陣圖的,所以再次看向了劉致澤。

當即冷冷的說道“劉氏後人現在已經變得這麼沒用了嗎?竟然讓別人來保護?”

“幼稚。”劉致澤微微一笑,絲毫沒有把諸葛元的話放在眼中。

“臥槽!!這特麼的不是在拍電影啊?”

“我就說啊,怎麼會有這麼大的風,這特麼的可真是神仙打架啊,趕緊錄下來。”

路上的行人見此紛紛拿出了手機向着這邊拍去。

“哼~”諸葛元冷哼一聲,那第七科的成員立刻會意,當即開始驅趕人羣,畢竟這裏打架的可不是小孩子,一旦殃及了他們,那可就麻煩了。

“喂,你們幹嘛?我們還要看戲吶。”

“就是,你們無權趕我們。”

袁隊長苦笑一聲,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個證件,上面赫然寫有神祕第七科幾個大字,那些圍觀羣衆見此,紛紛一驚,趕忙離開,他們雖然不知道這個第七科是什麼鬼,但這可是國家的特殊機關,他們還是不敢得罪了,只不過他們也沒有跑遠,反而是在遠處看着劉致澤幾人這邊。

“關家難道要來插手此事嗎?”諸葛元冷冷的望着關瞳問道。

“關家做事豈是你這等叛徒能夠多嘴的。”關瞳冷冷的說道,他已經給諸葛元定下了一個叛徒的標籤。

“叛……叛徒?”諸葛元差點噴血,特麼的,一眨眼間自己就變成了叛徒,“你特麼的別亂說。”

“哼,亂說?如果你們諸葛家不是叛徒那你來這裏所爲何事?需要我說明嗎?”關瞳冷哼一聲說道。

“你……”被關瞳這麼一說,諸葛元還真的沒有話說了,他撇過頭看了一眼第七科衆人,就看見第七科衆人也陷入了沉思中。

他們倒是對這個所謂的叛徒很好奇,他們想要知道,爲什麼這紅眼青年要說諸葛元是叛徒,那個少年又是什麼身份?他們又有着什麼樣的關係呢?

“王八蛋,閉嘴,乾字,定。”諸葛元臉色難看至極,再這樣子被說下去,估計什麼祕密都要曝光了,他趕忙伸出了手指直接指在了關瞳身上,關瞳頓時失去了行動意識,哪怕他想動都動不了。

“乾字,解。”劉致澤淡淡的說了起來,關瞳身上的法術頓時被解開了,關瞳晃動了身體,發現自己能夠動了。

“特麼的,小子,你敢對我動用法術,我弄死你。”關瞳怒視着諸葛元,剛想要出手,就被劉致澤給攔了下來。

“少爺。”關瞳看向了劉致澤,不明白劉致澤爲什麼要攔着自己,如果說按照他的脾氣,二話不說,直接錘死這樣的叛徒算了。

“打狗當然還是要主人來,這條狗太不聽話了,乾脆弄死算了。”劉致澤揹着手,風輕雲淡的說道。

臥槽!!你特麼的要不要這麼吊啊?諸葛元目瞪狗呆的看着劉致澤,他臉色難看至極,這劉致澤竟然把自己當成了狗。

“王八蛋,有本事你出來,我弄死你。”諸葛元怒喝道。

“那就如你所願。”劉致澤微微一笑,右手一伸一握,地面之上頓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八卦,還散發着淡淡的藍色光芒。

“我靠!!這特麼的是什麼人?你們確定沒有在拍電影嗎?”

“好特麼的炫酷啊。”

遠處的過路人看到這一幕頓時驚呼了起來,那巨大的八卦內還刻滿了字,看起來更加的神奇了。

“小子,跟我玩奇門術,你還嫩的很。”諸葛元冷哼一聲,當即一腳踏出,那原本小時不見的八卦再次出現,散發着青色的光芒。

“艮字,土爆。”諸葛元大喝一聲。

“生~”隨着劉致澤淡淡的聲音響起,劉致澤的身體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卻是出現在了幾百米之外,直接躲過了那土爆。

“乾字,定。”劉致澤指着諸葛元慢悠悠的說道,諸葛元頓時發現自己的身體動不了了。

臥槽!!這怎麼可能,爲什麼憑自己的本事會解不了定身術?難不成自己的法術還比不上這個少年嗎?

“怎麼?是不是很意外,爲什麼你解不了我的奇門術?”劉致澤淡淡的笑道。

“你……你做了什麼?”諸葛元臉色慘白的說道,一時間,他竟然都忘記自己從小就學習的奇門術了。

“你自己看看。”劉致澤一揮手,地面那散發着藍色光芒的八卦再次顯現出來。

諸葛元臉色一變,他驚呼道“你爲什麼站在巽位也能使用乾字法。”

不僅如此,自己剛剛明明在劉致澤八卦內的生字位上,可是現在卻已經在死位了,再加上奇門術,他想不輸都難啊。

“因爲澤哥強啊,力量面前誰爲盡,一見澤哥頓成空,關瞳,上。”劉致澤淡淡的笑道,忽然,直接開口叫起了關瞳。

重生魔法妻 “是,少爺。”關瞳抱了抱拳,當即扳了扳手,冷冷的看向了諸葛元,緊接着就看到他直接向着諸葛元而去,一拳頭直接打在了諸葛元的臉龐,諸葛元頓時一顆牙齒直接飛了出來。

“啊啊啊啊!!!”緊接着,原地就響起了一道道淒厲的慘叫聲。

我靠!!賊特麼兇殘啊。

遠處的過路人,以及那些第七科的人和南宮劍同時目瞪狗呆的看着關瞳和諸葛元,此刻的關瞳猶如天神一般,好吧,其實就特麼的打人而已,哪來這麼多的猶如。

只是,關瞳打起人來沒有絲毫的留手,反而是用盡了全力對着諸葛元就是一頓暴打。 我靠的!!無數人目瞪狗呆的看着關瞳對着那諸葛元就是一頓暴打,特麼的,你們要不要這麼兇殘啊!

最主要其實還是諸葛元竟然一點都沒反抗,反而是一動不動讓關瞳打現成的,那樣子,那淒厲的慘叫,實在是有些不忍直視啊!

“讓你特麼的定住我,我打不死你是嗎?”關瞳的拳腳就沒有停過,一直在與諸葛元的身體相互接觸,而且他的拳腳一旦碰到諸葛元,就會聽見諸葛元那淒厲的慘叫聲。

四周的人看不出什麼,甚至連袁隊長都很好奇,爲什麼這諸葛元會站在那裏不動給別人打,好像是在給別人當沙發練拳似得。

全球緝愛:老婆別喊疼 只是誰又知道諸葛元的苦呢?此刻諸葛元的內心絕對是奔潰的,原本說要來討要八陣圖,現在倒好,自己從小學習的奇門遁甲術非但沒有鬥過別人,反而還別別人虐待了一頓,這可真特麼的是造孽啊。

諸葛元幾乎被打了十分鐘以上,關瞳這才停下了手,就看關瞳拍了拍手,微微笑着,大叫道“啊~原來打人這麼爽!”

“噗~臥槽!!”諸葛元聽到這句話,頓時感覺到胸口一悶,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衆人當即大驚,特麼的這麼兇殘,不會打死人了吧!!都特麼的吐血了。

此刻的諸葛元蜷縮在地上,身體各處不停的抽搐着,整張臉都被打的變了形,那原本帥氣的衣服也變得又髒又爛的,看起來跟特麼個乞丐似得。

這時,就看劉致澤嘴裏叼着煙揹着手慢悠悠的走了過來,一副高傲姿態撇着地上蜷縮着的諸葛元,一臉的囂張之色。

就聽劉致澤淡淡的搖了搖頭,道“嘖嘖~我說這位大兄弟啊,你這是怎麼了?幹嘛要把自己弄成這樣啊,痛嗎?”說着,劉致澤擡起了腳,一腳踩在了諸葛元的身上。

“啊~”一聲慘叫響起,諸葛元痛的直作響,他眼珠子一轉,瞪着劉致澤,他此刻算是已經把劉致澤給徹底的恨上了,就看他眼中精光一閃,如果有機會,相信他絕對會弄死劉致澤的。

“喲,還特麼的敢瞪我,誰特麼給你的勇氣呀。”劉致澤傲嬌的擡起了頭,用鼻孔瞪着諸葛元,說着又踹出了兩腳,諸葛元再次慘叫了起來。

此刻,站在不遠處的第七科衆人都徹底的懵逼了,他們沒有去救諸葛元,反而是一個個的猜測起了這個少年到底是什麼來頭,竟然敢對武侯派的人下如此重手,難道他就不怕事後武侯派報復他嗎?

“真特麼的沒用,這麼多年過去了,還以爲武侯派的人到底有多流弊,沒想到全部都是軟腳蝦,別說澤哥沒告訴你,就你這樣的,再來幾百個,澤哥都能分分鐘弄死你們。”

還有比你更廢的系統嗎 劉致澤抽出了叼着的煙吐出了一個菸圈囂張的說道。

臥槽的!!你特麼的要不要這麼吊啊?袁隊長等第七科的衆人目瞪狗呆的看着劉致澤。

這小子可真的是不怕死啊,武侯派那可是連道門都不敢招惹的存在,可是現在武侯派的人卻是被這小子弄的半死了,甚至還放下了這麼強勢的話,他們就算想不震驚都不行了。

“噗~”諸葛元聽到這句話,再次噴出了一口鮮血,他緩緩的擡起了顫抖的手指着劉致澤,好像是想說些什麼似得,可是現在他被打的半死不活的,甚至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只能用眼睛瞪着劉致澤了。

“還特麼敢指人,弄死你信不信?”劉致澤沒有說話,反而是關瞳率先就怒喝了起來,他瞪着那雙血紅色的眼睛,此刻顯得十分的恐怖。

說着關瞳還真的揚起了手就打算去弄死諸葛元了,只是還沒等關瞳出手就被劉致澤給攔住了。

劉致澤揮了揮手,關瞳立刻後退了兩步,微笑着看着地上蜷縮着的諸葛元,繼續道“澤哥有個很不幸的消息要告訴你,就在你之前那麼強勢的叫我去見你的時候,澤哥就說了,要打斷你的腿,所以,不好意思,你的雙腿可能保不住咯,而且還會有一點點小痛苦的,所以你可別害怕喲。”

“什麼?”諸葛元和第七科衆人以及那些圍觀的路人紛紛震驚的看着劉致澤。

別人都已經被你弄成了這個樣子,你還好意思打斷別人的雙腿?你特麼的要不要這麼兇殘啊,要不要這麼吊啊!!

“關瞳,下手。”劉致澤轉過身去,甚至都懶得看諸葛元一眼了,其實劉致澤要打斷諸葛元雙腿也不是爲了自己,他也沒有辦法,這就是叛徒的下場,如果不給武侯派一點顏色看,他們或許會真以爲自己好欺負似得。

“是的,少爺。”關瞳抱了抱拳,他倒是無所謂,就算是被逮捕坐牢他也認了,畢竟這是自己主公的意思,既然他已經說出來了,那自己就只有照辦了。

想到這裏,關瞳當即臉色一狠,當即向着諸葛元慢悠悠的走去了。

諸葛元看着關瞳的臉色,當即心中一驚,微微的搖起了頭,眼神中盡是哀求之色,彷彿是在說求求放過我似得。

他現在終於知道害怕了,哪怕是之前被關瞳暴打,他都沒有害怕過,因爲只要自己能夠全身而退,有的是機會報仇,但要自己的雙腿真被打斷了,那自己的一輩子可就毀了。他就算不求繞也不行了。

“臥槽!!他真的要這麼做嗎?”遠處那些圍觀的路人震驚的看着慢慢向着諸葛元走去的關瞳。

“小子,你也別怪我,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是個反骨仔。”關瞳冷哼一聲,他這輩子最恨的就是這種反骨仔叛徒了,對於叛徒,他從來都不會手下留情的。

“住手。”就在關瞳準備出手的時候,遠處響起了那袁隊長的聲音。

衆人轉頭看去,就看見袁隊長帶着他那幾個第七科的手下正向着這邊走來,他看了一眼背對着他們的那個少年,心中有些發虛,他們現在算是徹底的開始害怕這小子了,因爲這小子實在是夠心狠手辣的、

而且他還不能不救諸葛元,萬一到時候武侯派的人算起賬來,把第七科給算上了,那他們可就慘了。

關瞳也愣住了,他疑惑的看了劉致澤一眼,想要聽聽劉致澤要怎麼說。

“第七科的,我沒去找你們的麻煩,你們反而是三番四次的來招惹我,你們是真當我沒脾氣嗎?”劉致澤冷哼一聲,板着臉慢慢的轉過頭來看向了袁隊長以及那些第七科成員。

袁隊長和他的那些下屬見此當即心中一驚,如果這小子現在找自己幾人的麻煩,自己幾人可擋不住。 可是一想起那天自己想搶劉致澤的八卦鏡,他頓時把後面的話給嚥了下去,好吧!自己那次的確是做的有些過分了,可八卦鏡是寶物,誰見了不想要啊。

“可……可他是武侯派的,武侯派勢大,如果鬧起來可能對你們都不好,所以,我想問問能不能饒他一次?”袁隊長苦笑道。

“不行。”劉致澤眯起了雙眼,臉色陰沉了起來,他撇了地上滿臉驚恐之色的諸葛元一眼,沉聲道“男子漢大丈夫說話就要一言九鼎,再說了,武侯派算個吊啊?有本事再多來幾個招惹澤哥,看澤哥弄不弄的死他們。”

臥槽!!袁隊長和那些第七科的成員頓時目瞪狗呆的望着劉致澤,包括袁隊長在內的第七科成員就差沒有直接把眼珠子瞪出來了。

這小子不是一般的吊啊!而是特麼的是吊炸天啊,武侯派那麼強大,竟然被這小子說的一文不值。

“關瞳,動手。”劉致澤大喝一聲,關瞳立刻向着地上的諸葛元踩去。

諸葛元臉部盡是驚恐之色,他連連擺手,可是關瞳卻是當作沒有看見似得,直接抓起了地上的一根鐵棒就狠狠的向着諸葛元的腿上敲了下去,忽然,他頓時感覺到自己雙腿彷彿和自己的身體分開了似得,一股鑽心的疼痛感從心底升起。

“啊~”諸葛元發出了一道淒厲的慘叫聲,他後悔啊,後悔爲什麼要這麼小看了劉致澤,否則的話,他也不會落得如此下場。

聽到那淒厲的慘叫聲響起,遠處正在圍觀的那些過路人都忍不住轉過了頭,聽着這個聲音他們甚至都感覺頭皮發麻,同時也要警告自己,可千萬不要去招惹那個恐怖的少年,否則到時候說不定還會丟了自己的性命。

“住手。”袁隊長和第七科成員聽到這慘叫聲當即大喝了起來,直接向着關瞳走去。

“乾字,定。”然而就在這時,劉致澤開口,當他的定字話語剛落,第七科的全體成員竟然全部被定住了身形,他們想動甚至都動不了了。

袁隊長臉色一變,他現在總算是知道,上次在墳場的時候,那個青年爲什麼會被這少年暴打了,也算是明白武侯派的諸葛元爲什麼會被打斷雙腿了,因爲他和那少年對比奇門遁甲術敗了,而現在他就是在接受懲罰。

那淒厲的慘叫聲在經過了一分鐘之後,諸葛元就徹底的堅持不住,昏死了過去,而見到諸葛元昏死了,關瞳也就停下了手,他看向了劉致澤,道“少爺,已經好了。”

“解。”劉致澤淡淡說道,第七科衆人又再次能動了,劉致澤冷笑一聲,繼續道“第七科的,再給你們一個機會,不要再來招惹澤哥了,因爲澤哥發起火來連自己都怕的,另外,把這個廢人帶走。”

說完,劉致澤就直接向着超市內走去了,關瞳甩掉了鐵棒也跟了進去。

之前一直沒有說話的南宮劍,此刻也微微的擡動了雙腿,他震驚的看着地上因爲疼痛而昏死的諸葛元,又看了一眼袁隊長在內的第七科成員。

在這一刻,他突然發現劉致澤變了,當初的劉致澤沒有顯露本事,南宮劍更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開始擁有這種神奇的力量,但是他依稀記得當初的劉致澤只是個在學校整天被欺負被嫉妒的小帥哥而已,但是在這一刻,他感覺劉致澤更像是一個霸氣外露的王者了,說一不二,擁有着強大的實力和很辣的手段。

望着劉致澤和關瞳的背影,袁隊長心中都在流血,他又低頭看向了蜷縮在地上的武侯派之人,頓時苦笑了起來,當即一揮手,兩個第七科的成員直接擡起諸葛元就放進了車內,還沒三分之,兩輛黑色寶馬車就迅速的離開了。

南宮劍一直在看着那兩輛車子離去他才目瞪狗呆的走進了超市。

與此同時,那些圍觀的路人也是一個比一個震驚,他們眼睛瞪的老大了,嘴巴大的甚至都能塞下一個籃球了,今天他們見識的這一幕不得不說,讓他們十分的震撼。

我曰啊!!這特麼的哪是凡人啊,在他們的眼中,這打架的人簡直就是神仙啊,出口成章的,還有那個少年,小小年紀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想到這裏,他們都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超市內,胡秀一直在等着劉致澤和南宮劍,要說她不擔心那是假的,不過當她看到劉致澤完好無損的走進來之後,她也就徹底的鬆了一口氣,只要劉致澤沒有出事就好。

她直接向着劉致澤撲了過去,那傲人的雙峯頂在了劉致澤的胸口。

臥槽!!劉致澤一驚,什麼情況,那頂在自己胸口的的玩意,又軟又大的,難道是自己的錯覺嗎?

“劉致澤,你沒事吧!”胡秀從劉致澤懷中掙脫出來擔憂的看着劉致澤的身體,她剛剛不敢出去,生怕自己會眼睜睜的看着劉致澤出事而幫不了忙,現在的話,她倒是可以好好的檢查一下劉致澤的身體了。

“有事。”劉致澤呆呆的說道。

“怎麼了?是哪裏受傷了嗎?”胡秀激動的問道,當即就翻看起了劉致澤的身上,可是劉致澤身上卻是連一點灰塵都沒有,哪裏像是有事的樣子呀!

“秀姐,我胸口好痛,剛剛被你給撞傷了,你要負責賠償我才行了。”劉致澤裝模做樣的,說完,他直接撇頭就靠在了胡秀的秀肩上。

頓時感覺到一股迷人的芳香從胡秀身上傳了出來,劉致澤撇頭一看,那胡秀原本就穿着制服裝,V領,這樣看去,那傲人的雙峯更是又白又嫩的。

我靠!!看到這一幕劉致澤差點當場噴鼻血,小劉頓時不老實的矗立了起來。

胡秀一愣,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劉致澤就已經靠在了自己的肩膀,她思考着劉致澤的話,被自己撞傷了,她低頭看去,就看到劉致澤一直在盯着自己的雙峯看。

胡秀的臉色頓時一紅,紅的彷彿能夠滴出血似得。

“咳咳~”這時,南宮劍走了進來,他看到這一幕頓時有些無語的乾咳了起來,特麼的,上個班也有人撒狗糧,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他又看了一眼關瞳,就見關瞳緊閉雙眼,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似得。

黑色迷情,總裁的勾心誘妻 臥槽!!這位大哥可真是神人也啊。

反觀胡秀聽到南宮劍的聲音,當即擡頭看去,就看見南宮劍正目瞪狗呆的看着自己和劉致澤,當即一把推開了劉致澤,更是直接紅到脖子根了,她瞪了劉致澤一眼,臉色緋紅的轉身就跑開了。 諸葛元的事情也只能算是個小插曲,劉致澤還沒有放在心上。

反而是下午上班的時候,南宮劍總是時不時的偷看劉致澤一眼,他眼神中閃爍着一絲複雜之色,也不知道這小子在想什麼。

而在超市門口,關瞳則是閉着雙眼坐在一旁,就像是個石像似得,一動不動的,不知道的還真以爲是個蠟人。

原本劉致澤是打算讓關瞳先離開的,可是關瞳說怕還會有什麼事,所以要留在這裏爲他排憂解難。

既然關瞳都已經這麼說了,那劉致澤還有什麼好拒絕的呢?索性就讓他在外面待着,畢竟在這裏待着會影響別人做生意的。

“臥槽的!!賤人,我說你特麼到底怎麼了?一直在偷看澤哥,澤哥知道自己長的很帥,但是澤哥只喜歡女人不喜歡男人,如果你想搞基的話,澤哥可是不允許的。”

劉致澤已經忍受了一下午的眼神弓雖女千了,是的,沒錯,南宮劍的眼神簡直就是在**女千他,讓他很是不舒服,差點沒有揚起手打他了。

南宮劍:“……”

我曰!!南宮劍差點噴血,頓時感覺心頭飛奔而過一萬頭草擬馬,自己也不搞基的好吧!

他又撇了一眼劉致澤,想說什麼,但是卻又說不出口,支支吾吾了半天,這才慢悠悠的開口,道“澤哥,我問你個事,如果有一天我冒犯了你,你會不會弄死我?”

劉致澤一愣,有些驚訝的看了南宮劍一眼,這小子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皇上每天都想翻我牌子 爲什麼突然問起了這個。

只是劉致澤不知道,之前在外面的那一幕實在是給他的印象太深刻了,他生怕自己有一天和劉致澤鬧翻會被劉致澤給弄死了。

“那必須會,澤哥的威嚴是不容冒犯的,誰特麼讓你要冒犯我的。”劉致澤眯着眼睛悠悠的說道。

“臥槽!!澤哥,我就特麼這麼一說你竟然還真有這種想法,看來你這人不能交,澤哥,要不你改收我做你的胯下童子吧!那樣我就或許不會冒犯你了。”南宮劍說道。

“阿打~犯賤。”劉致澤怪叫一聲,直接一拳頭打在了南宮劍的鼻子上,南宮劍頓時感覺鼻子一熱,兩股鮮血流了出來。

不過他還是對劉致澤這個回答很滿意的,他和劉致澤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了,也知道劉致澤這人是刀子嘴豆腐心,特別是自從自己和他認識以來,劉致澤更是和自己好的沒話說。

之前在外面的那一幕或許對南宮劍的影響很大,但南宮劍估計也能猜的到,絕對是那小子惹的劉致澤發火了,畢竟他也是第一次見到劉致澤那麼狠過。

“劉致澤滾出來。”忽然,門口傳來了一道喊聲,而且還是點名道姓的那種,專門點着劉致澤的名字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