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劉雨生按在神石的手上爆起一道金光,那是傳承神石在傳遞信息,隨後他就明白了許多事情。

傳承神石,原本是一件純陽寶物,只差一步就能晉升造化至寶!秉承天道而生,這塊神石具有諸多妙用,傳承道法不過是其中之一,而且還是最微不足道的一種功能。後來人道昌盛,神物自晦,傳承神石就遁入虛空,靜待有緣。

因爲本身品級太高,傳承神石所創造的傳承幻境每啓動一次,都要付出不菲的代價。這個代價,自然是要接受傳承的人來承受。如果換一個人來接受傳承,傳承副本失敗,這人就會付出全部生命力的代價!

劉雨生身具兩大絕世功法,而且都是直指永生的通天大道,所以這兩門功法可以作爲啓動傳承神石的燃料。至於劉雨生所修習的其他功法,則統統不夠資格,似七煞通幽訣這種基礎功法,在傳承神石這裏連入門都算不上,自然也就不能代替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和觀自在心魔縱橫法。

劉雨生想了一會兒,忽然醒過神來,這意思不就是說,他一共只能開啓三次副本!如果三次都失敗了的話,他不僅兩門功法全部會被抹除,就連命都得搭進去!

這算什麼傳承神石!簡直坑死人不償命啊!就那種神神道道雲裏霧裏的傳承幻境,誰能成功破解?這不是明擺着坑人嗎?

就在劉雨生忿忿不平的時候,傳承神石再度傳來信息:“編號9527,未能及時作出選擇,默認抹除功法選擇中……”

劉雨生大驚失色,什麼?老子不選,你要替老子選?這怎麼行!他想要將手收回來,不再觸碰傳承神石,沒想到神石上傳來一股巨大的吸力,讓劉雨生根本掙脫不開。

“默認抹除功法已選擇爲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

彷如晴天霹靂!傳承神石的信息傳遞過來之後,劉雨生只覺得身體猛地一空,似乎有什麼東西被抽走了。這個時候傳承神石那古怪的吸引力也不見了,劉雨生軟綿綿地坐倒在地上,臉色蒼白,虛弱無比。

勉力運轉法力,片刻之後,劉雨生無奈放棄,心神沮喪不已!他辛辛苦苦修煉,甚至不惜祭煉了數百生魂這才修成的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第一層,竟然就這麼消失了!

原本體內兩道涇渭分明的法力,一道源於觀自在心魔縱橫法,一道源於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此時觀自在心魔縱橫法的法力依然在運轉,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的法力徹徹底底消失,涓滴不剩!甚至劉雨生想重新把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修煉回來都做不到,他只記得有這麼個名字,竟然把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的法訣也忘得一乾二淨!

傳承神石竟然霸道至如此地步!這不僅是抹除了劉雨生身上所有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的法力,而且還是將這門功法整個從劉雨生的人生中抹去了!

劉雨生一直都將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當做根本道法來修煉,雖然觀自在心魔縱橫法也偶有練習,但畢竟境界有限。當初陳到步步緊逼,爲了活命,劉雨生也是沒有辦法才修煉的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而後爲了應付重重危機,以及爲了打開傳承空間,他乾脆一條道走到黑,祭煉生魂把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的境界提高到了第一層。

如今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的法力消失了,觀自在心魔縱橫法境界低微,法力若遊絲一般,劉雨生感受到了什麼是真正的有心無力。

“發生什麼事?”小白躥到劉雨生身邊,毛茸茸的腦袋在他腿上蹭了蹭,“你的臉色不太好,到底怎麼了?”

劉雨生慘笑一聲道:“貪婪是罪啊,傳承沒得到,我反而失去了自己的根本。小白你知道嗎?我的一門功法被抹除,一條通天大道被我自己給斬斷了!”

“呃……”小白啞然,不知道該說點什麼來安慰劉雨生,想了半天說,“活着就好,活着就是萬幸,活着就還有機會。”

“可是這代價也太沉重了些!”劉雨生不甘心地說。

小白說:“代價越沉重,收穫才越珍貴啊!這麼簡單的道理你不懂嗎?接下來,你要怎麼做?要不要繼續接受傳承?”

劉雨生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不不不,我不想要什麼傳承了!失敗一次已經足夠,再說我哪有那麼多足以問道長生的功法被抹除?” 小白倒是很灑脫,既然劉雨生不想再接受傳承考驗,它無所謂地說:“隨你咯,你是老大,你說了算。我好睏,要睡一會兒了。”

小白身子一蜷,窩在那裏閉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還發出一種奇怪的呼嚕聲。劉雨生從地上爬起來,找了個石墩坐上去,精神有些恍惚,心中充滿沮喪。

雖然劉雨生踏入通靈界的時間不長,修爲也很淺薄,但他一直覺得自己是人間主角。從一介凡人到突破仙凡之隔,劉雨生只用了短短數月時間,而且起點之高,放眼整個通靈界,也只有十三大派的那些嫡傳弟子才能比得上。

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和觀自在心魔縱橫法這兩門直指大聖境界的通天法門,一點都不輸給十三大派各自的鎮派寶典,若不是在人間界修行起來有太多礙難之處,劉雨生也不用費盡心思來尋找人道傳承。

可惜殘酷的現實狠狠打了劉雨生的臉,讓他明白人間主角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做的。辛辛苦苦得來的兩門神功,說沒就沒了一門,費盡心機闖進傳承空間,竟然連第一關的考驗都沒過去就失敗了!

這哪是什麼人間主角?金手指呢?主角光環呢?

說到底還是貪慾作祟,如果劉雨生能夠定下心來潛修,無論是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亦或者是觀自在心魔縱橫法,只要有一門登堂入室,他都能夠在人間叱吒風雲,也不用像老鼠一般東躲西藏。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劉雨生後悔莫及,好在亡羊補牢爲時未晚,還有一門觀自在心魔縱橫法可以修煉。這門神功雖然沒有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修煉起來進境那麼神速,但同時也不用吞噬生魂來提升修爲,修煉起來的話不會引來十三大派太多的敵意。

想到十三大派,劉雨生隨之想起了小新,想起了上清派,還有那四個上清派的孔雀男。爲了進來這處傳承空間,劉雨生硬是坑死了上清派五個前程遠大的嫡傳弟子,這一筆爛賬,不知道要怎麼躲過去。

上清派乃是三聖尊之一,勢力雄厚非七煞門可比,得罪了這樣一個龐然大物,將來還能有什麼好日子過?

劉雨生一陣頭疼,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傳承沒得到,仇恨倒是拉得賊滿。

“唉!”劉雨生愁眉苦臉地嘆了口氣,沒想到肚子忽然咕嚕嚕一陣響,他面色一變,摸着肚皮感到一陣強烈的飢餓。

放眼四顧,劉雨生失望不已,空蕩蕩的房間裏,哪有什麼吃的?這傳承空間當中不知歲月,也不知究竟多久沒吃過東西了,這會兒胃幾乎要造反。之前有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第一層的修爲,法力尚在,一時飢餓尚能堅持,如今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的修爲被抹除,身體機能退化,這肚子餓實在沒法承受了。

“喂,喂!”劉雨生揪住小白的尾巴搖了搖,硬是把它給弄醒。

小白晃了晃腦袋,睡眼惺忪地說:“幹嘛?剛睡着沒一會兒,你要幹嘛?”

“我餓!哪裏有吃的?”劉雨生一臉期盼地望着小白問道。

小白抓耳撓腮地想了一會兒,楞楞地說:“什麼吃的?你要吃什麼?”

“我……”劉雨生瞪了瞪眼,隨即又緩和下來,掰着手指頭說,“就是能填飽肚子的東西,我想吃麪食,饅頭包子都行,菜式不用太豐盛,我口重,有鹹甜口的最好。”

小白一臉迷茫,看劉雨生的眼神就像看一個傻子。

“你是不是傻?”實在沒忍住,小白問道,“這裏就這麼大點兒地方,你覺得哪裏像是廚房的樣子?你還想吃麪食?麪食沒有,我拉的屎倒是有一坨。”

“我讓你皮!”劉雨生被懟得氣不打一處來,伸手揪住小白的脖子,在它身上一陣狠撓。

小白吱吱亂叫,四條腿亂蹬,也不知是爽還是疼。

“饒命,饒命饒命!”小白拱起兩隻前爪求饒,“這兒真沒吃的,我不騙你!”

劉雨生不相信,問道:“怎麼可能?那你怎麼活下來的?你平時吃的什麼?”

小白一臉嫌棄地說:“大哥,我吃什麼吃?你聽誰說過幻精靈還要吃飯?幻精靈乃天地之精化生,生來就境界高深,能吞吸日月精華,吸收虛空能量,總之我在哪兒都能活着,可能被風吹死,可能被雷打死,可能被你捏死,唯獨餓不死!”

劉雨生鬆開手,任由小白跳到另外一個石墩上,他頹然坐倒,說:“連吃的都沒有?看來我想在這兒潛修是不可能了?”

“在這兒?潛修?”小白如同聽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大哥,你又不是幻精靈,也不是虛空精靈,修煉不幾天,法力沒提升,人倒先餓死了。”

聽到這裏,劉雨生更加頹廢,他本想躲在這神祕的傳承空間,一直修煉觀自在心魔縱橫法到有自保之力的時候再回到人間界去,到那時候,歲月長久,說不定上清派早就放棄了對他的追殺。而且修爲境界高深,回到人間界也能過幾天清淨日子。

沒想到這裏只能用來傳承,根本不適合修煉,劉雨生嘆了口氣說:“算了,既然這裏不能躲,那我還是走吧,早些回去準備跑路。”

劉雨生站起來,準備離開這處傳承空間,可是小白仍舊趴在石墩上不動,他問道:“小白,你得跟我走,我將來還指望你的幻境逃命呢。”

小白無所謂地說:“好啊!我早就想離開這兒了!在這個破地方呆了三百年,我早就膩歪得不行,不過在那之前,請你先告訴我一件事,你準備怎麼離開?”

劉雨生愣了一下,是啊,怎麼離開?他看着小白,小白看着他,一人一鼠對視了半天,劉雨生猛地慘叫出聲:“你不知道怎麼離開這裏?”

小白萌萌地翻了個白眼:“蠢貨,我要是知道怎麼離開,還用得着在這兒等三百年?還能遇得到你這個笨蛋?”

“咣噹!”

劉雨生一頭摔倒在地,一臉的生無可戀。

要做人間主角的男人,難道要活活餓死在這傳承空間裏?“入寶山空手”也就罷了,連“而回”都不讓,這是要鬧哪樣啊! 劉雨生忍着肚子餓,正在認真盤算。小白百無聊賴,啃着自己的尾巴,梳理着身上的毛髮。

距離劉雨生得知無法離開的噩耗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這一個小時裏,肚子餓的感覺越發強烈,就像有一隻怪獸在用力拉扯腸胃!

劉雨生能怎麼辦?他也很絕望啊!沒東西吃,離不開這個鬼地方,傳承考驗又不敢去接受!

思來想去,劉雨生悲哀地發現,要想解開目前的困境,最終還是要着落在傳承神石上面。根據小白的說法,曾經來到過這裏的人,最後都神祕消失了。有的人或許是傳承失敗,直接魂飛魄散,但一定也有人傳承成功,直接被傳送離開了這裏。

要想離開傳承空間,只有打通傳承副本這一條路!

可是傳承副本真的不好過啊!

依照劉雨生之前的經歷來看,傳承副本對於新人非常的不友好,進去之後任何提示都沒人,讓人云裏霧裏,所有的一切全都只能靠猜。這要是胡亂都能猜對,那不是侮辱智商嗎?

幸好經歷過一次之後,劉雨生已經想明白了。失敗的教室副本,最終BOSS是那個跨界而來的惡魔,要想通關這個副本,必須要殺死惡魔才行。如果從一開始就做好應對的準備,這並非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譬如說,在趙樹強剛剛入魔的時候,二話不說上去就砍掉他的腦袋!這樣一來可能會在教室裏引發極大混亂,但總好過讓惡魔殺人積累,最後升級到第二階段。亦或者劉雨生在混亂初始,毫無保留,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說出來,大家羣策羣力,藉助陽光照射,依然有希望打敗魔化的趙樹強。

甚至於,劉雨生還想到,如果在一開始就改變故事的走向,上來就想辦法搞定譚大鑫,接下來就沒有了趙樹強的事情,趙樹強不會入魔,就引不來惡魔附身。那麼就等於劉雨生拯救了一個班的人,是不是副本會更加完美的通關呢?

劉雨生想了很久,把教室副本的方方面面都考慮到了,每一個細節都沒有放過,終於,他覺得通過這個副本的把握已經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

不得不謹慎啊!稍微一個不小心,丟掉的就是通天大道!要是再失敗,連觀自在心魔縱橫法也被抹除,那劉雨生真是哭都沒地方哭去了。

雖然百分之九十的把握沒有百分百保險,中間還存在着一定變數,但肚子不饒人,飢餓感越來越嚴重,劉雨生覺得不能再拖了。爲今之計,要麼鼓起勇氣重闖副本,要麼在這裏等着餓死,大丈夫死則死耳,富貴險中求,怎麼能窩窩囊囊地餓死在這裏?

“小白,”劉雨生抱起小白,在它臉上親了一口,“我準備再次闖關,祝福我吧!”

小白伸出爪子擦了擦臉上的口水,一臉嫌棄地說:“好好好,祝福,祝福,你快放我下來,太髒了你!”

劉雨生哈哈大笑,放下小白,深吸一口氣,再次將手放在了傳神神石那神祕的花紋上面。只見一道靈光閃過,劉雨生瞬間不見了蹤影。

熟悉的穿越感,黑暗,寂靜,空虛,不知過了多久,劉雨生終於悠悠醒轉,他努力睜開眼睛,看清了所處的幻境,不由得張大了嘴巴跳着腳大罵:“我去你大爺,玩兒呢?”

映入劉雨生眼簾的,是一間不足十平方的地下室,密閉的房間,沒有任何窗戶,也沒有任何傢俱,更沒有任何裝飾,只有一條狹窄的下水道,在房間中央緩緩穿過。

冷冰冰的水泥地,昏暗的燈光,厚重的牆壁,還有一扇緊緊閉合的鐵門。

劉雨生心中簡直有一萬頭草泥馬正在奔騰咆哮,老子做了這麼久的準備,鼓足了勇氣闖進來,你他媽竟然換副本了!

換!副!本!了!

“魂淡!”

劉雨生憤怒不已,正在大聲叫罵,忽然背後傳來一個虛弱的女聲:“小弟,你怎麼了?還好嗎?”

嗯?小弟?劉雨生不明所以,急忙轉頭,看到房間角落裏,正坐着一個短髮少女。女孩看到劉雨生回頭,就伸來伸手示意他走過去。

“小弟你過來,我看看你有沒有事?”

劉雨生一臉懵逼,看了看女孩,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腳,赫然發現這次又是神魂穿越,而且穿越到了一個小男孩身上!這具身體不足一米一,瘦弱矮小,撐死了只有6歲!這時一大段記憶闖入劉雨生腦海,很快就讓他明白了在這個副本中的人設以及基本的人際關係。

劉雨生,5歲半,劉若詩,17歲,兩人是親姐弟。在一次上街遊玩的時候,劉若詩被人用迷藥迷暈,劉雨生上前意圖施救,也一併被迷暈給帶走。

醒過來的時候,就是現在這樣一副場景,姐弟兩人都被關在暗無天日的地下室裏。

有那麼一瞬間,劉雨生想死的心都有了。這什麼狗屁傳承神石,也太坑爹了吧!竟然還有這種操作?傳承副本不是唯一的?每次進來都不一樣?上次的教室副本還可以說是劉雨生自己作死,活活將自己給作得失敗了,這次那就是送命題啊!5歲半的小渣渣,拉屎都夠不着自己擦屁股,什麼神通法力都沒有,要指望什麼來破局通關?

最關鍵的是,這次的副本主題,是什麼?密室殺人案?絕地求生?人性考驗?

對於副本一無所知,劉雨生覺得頭都炸了。劉若詩不知道劉雨生在想什麼,她看到劉雨生呆呆地站那兒不動,以爲弟弟嚇傻了,她費勁地站起來,慢慢走到劉雨生身邊抱住了他。

шшш ✿T Tκan ✿C ○

“小弟,不要怕,姐姐會保護你的。”劉若詩輕聲道。

呃,劉雨生這次是真的呆住了,強烈的少女氣息衝擊着他的身心,不過這個時候,爲了保持人設不崩塌,是不是應該大哭一場?

劉雨生想了想,決定先哭一下試試。不管在什麼環境下,最先總是以弱者的形象出面,這是劉雨生一貫的套路。

“哇哇……”劉雨生抱住劉若詩的大腿,哭的稀里嘩啦,一邊哭還一邊在人家身上蹭來蹭去,身子扭動個不停。

可惜,5歲半的小小身體,有心無力也。 劉若詩寵溺地抱着劉雨生,伸手輕撫他的後背,雖然她自己眼睛裏有淚珠在打轉,但爲了安慰弟弟,強忍着沒有讓眼淚流下來。

“小弟,別怕,不會有事的,姐姐會保護你的。”

劉若詩強作鎮定,實際上她心裏驚恐萬分,十七歲的花季少女,平日裏鬼片都不敢看,驟然遭到這樣的變故,被人迷暈了關到陰森森的地下室裏,如果不是因爲幼小的劉雨生,她肯定早就哇哇大哭了。

在劉若詩的安慰中,劉雨生慢慢平靜下來,這時他的肚子咕嚕咕嚕地叫了起來。劉雨生小臉一紅:“姐姐,我餓了。”

劉若詩伸手從兜裏摸出一塊巧克力,撕掉外包裝,猶豫了一下,全都遞給了劉雨生。

“快吃吧!”

不知是不是本體在現實世界當中的飢餓感給帶到了副本當中,劉雨生這具小小的身體也餓得難以忍受,他接過巧克力三兩下就吞了下去,吃完之後,意猶未盡地望着劉若詩:“姐姐,我還餓。”

劉若詩咬了咬嘴脣,忍住沒有哭,她輕聲道:“小弟,先等一下,姐姐這裏也沒東西吃了。”

劉雨生懂事地點了點頭,嗯了一聲,並沒有哭鬧。劉若詩鬆了口氣,不過越發感到愧疚,因爲是她連累了弟弟。如果劉雨生不是爲了救她,怎麼會被抓到這裏來?又怎麼會捱餓呢?

劉雨生這麼懂事,讓劉若詩十分欣慰的同時,又感到十分心疼,這時她身子晃了晃,緩緩坐倒在了地上。劉雨生嚇了一跳,急忙抓住劉若詩的手問道:“姐姐,姐姐,你怎麼了?”

劉若詩感到精神一陣恍惚,或許是迷藥的副作用吧,再加上許久沒有吃東西,連水都沒有喝一口,身體纔會虛弱成這樣。這種話不能講給弟弟聽,劉若詩想了想說:“小弟,我沒事,只是站久了太累,所以坐下來休息一下,沒事的,放心吧。”

如果劉雨生真的只是一個五歲半的小孩子,這種話或許能騙到他,可惜他的神魂比劉若詩要有心機千百倍,這種低級的謊話根本對劉雨生無效。劉雨生能看得出來,劉若詩是餓了很久,加上心神損耗,所以身體虛弱到了一定程度。

那塊巧克力!

劉若詩餓成這個模樣,還把身上唯一的一塊巧克力給了自己!

劉雨生覺得有種莫名的情緒在發酵,這種情緒叫做感動,他深吸一口氣,強行把忽如其來的情緒給壓到了內心深處。

不知從何時開始,劉雨生就已經沒有了人類該有的種種情緒,細算起來,大概是在吞噬了赤焰尊者一半靈魂之後。是受到了赤焰尊者的影響?亦或者,是隱藏在靈魂深處的本能覺醒?劉雨生自然認同第一種解釋,赤焰尊者畢竟是幽冥界尊位惡靈的強大存在,靈魂受到其影響倒也說得過去。

農門小媳婦:隨身帶著APP 雖然一樣有喜怒哀樂,但看遍世間事,無論多麼殘酷,或者多麼令人感動的事,都無法引起劉雨生的共鳴。像今天這樣,因爲一塊巧克力,就感動得想要掉眼淚,簡直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對於這種奇怪的現象,劉雨生沒有合理的解釋,只能把這歸結爲身體的生理原因,畢竟是五歲半的小朋友,感情豐富一點,愛哭愛鬧,應該很正常吧?

“姐姐……”劉雨生猶豫了一下說,“都是我不好,姐姐,我把你的巧克力吃掉了,我……哇哇……”

說着說着,劉雨生又忍不住大哭了起來。

劉若詩心疼不已,急忙安慰道:“沒事,姐姐不餓,小弟乖,不要哭了。你得節省體力,而且臉蛋哭花了不好看哦。”

劉雨生也很納悶兒,他原本不想哭的,可是不知怎麼忍不住就哭了出來,或許是神魂和這具身體還沒有完全契合的緣故吧,不能完全的掌控。

又過了好一會兒,劉雨生的情緒終於穩定下來,隨着幾次情緒的釋放,他感到對身體的控制也越來越得心應手。哭也哭得累了,陰森森的地下室讓人覺得冰冷,劉雨生鑽到劉若詩身邊,兩人緊緊靠在一起。

劉若詩沒有說話,不知在想些什麼,劉雨生縮在她懷裏,仔細觀察着周圍的環境,並猜測這次副本的考驗究竟是什麼。

環境其實沒什麼好觀察的,劉雨生剛來到這個副本的時候,就已經看過一遍了。密閉的地下室,昏暗,冰冷,潮溼,沒有窗戶,只有一扇閉合的鐵門,鐵門很厚實,上面開了一個小小的窗口,窗口也是封閉着的。

在地下室的中間,有一條狹窄的下水道,差不多有二十公分的樣子,冰冷的水流緩緩涌動,水很渾濁,散發着陣陣惡臭。

整個地下室裏,空空蕩蕩,沒有任何多餘的東西,桌子板凳這一類的東西統統沒有,就連一塊磚頭都找不到。

劉雨生一邊觀察,一邊在心裏犯愁,這是個什麼副本?密室逃生嗎?要從這個房間裏逃出去?那麼,條件是什麼?要不要帶這個小姐姐一起逃走? boss不好惹 或許,這個副本跟教室副本一樣,也有一個等待被推倒的BOSS?

通常來說,被綁在這種地下室裏,只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被綁架了,第二種是遇到了變態狂。如果是被綁架,那劉雨生就要祈禱這具身體的父母足夠愛他們姐弟倆,還得祈禱綁匪有底線不會撕票,如果是第二種,那可就不太妙了。

以劉雨生現在這具身體來說,遇到什麼樣的BOSS都和待宰羔羊沒啥區別,他完全沒有反抗的能力。

這個副本比第一個教室副本更加有難度!

劉雨生想來想去,終於得出了這個讓人難過的結論。教室副本當中,可以利用的外部條件太多了,那麼多蠢蛋隨便忽悠兩句就能爲劉雨生所用,而且劉雨生在那個副本當中本身也有着不小的力量。現在這個地下室副本,外在條件爲零,沒有任何可以利用的東西,本身力量則約等於零!

沮喪,憤恨,種種負面情緒不一而足,全都涌上心頭。劉雨生被這些負面情緒折騰得不輕,不知道怎麼就睡着了。

“咚!咚!咚!”

剛睡着沒多久,劉雨生猛地被一陣有節奏的聲音給驚醒…… 聲音從門外傳來,與之同時響起的,還有沉重的腳步聲,以及淡不可聞的喘息聲。

結合所聽到的聲音,劉雨生瞬間在腦海中想象出了那個畫面,一個粗壯的漢子,拎着一把斧頭或者別的什麼武器,一步一步走在外面的走廊裏。

劉若詩也聽到了外面的聲音,她緊張地抓緊了劉雨生的胳膊,將劉雨生捏得生疼,她一點都沒有察覺到。劉雨生想提醒姐姐,自己被抓疼了,但是看着劉若詩緊張的樣子,他選擇了默不作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