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劉望男的老孃已經呆滯了,這一次,她終於沒再說,我要用科學解釋這一切,她只是在輕聲的唸叨:“爲什麼,爲什麼。”

七朵蓮花困住神屍,可是神屍繼續踏步,一聲怒吼之後,七朵蓮花同時崩碎,馬真人再一次吐出了一口鮮血,宋老鬼那懸浮在空中的身影一個跳轉,整個神佛之身看着這個人。

“沒用的宋老頭!一步一差,失之千里,我們差的,何止一步?!”馬老頭對着宋老鬼叫道。

他們兩個是爲通神,與神差一步,這一步,就是無法逾越的鴻溝。

我們隊伍中,現在能與神一戰的,也只有林二蛋,馬真人對宋老鬼叫那句話的時候,看着的就是林二蛋,我在此時也看着他,能與神屍一戰,唯有此時的神林二蛋。

可是他站在那裏,一直無動於衷。

宋老鬼終究是沒有出手,那些鬼影,繼續往我們的方向走來,這是一個主防禦的陣法,那些鬼影,似乎就是想把我們逼退,二叔沒想要傷害我們,只要我們退出這個雪山,一切就安全。

魔王大人很煩惱 我們步步後退,眼見着就要退出來了,這時候,林二蛋再一次回頭對我說道:“小凡,你來,這是你的宿命。戰勝他,你行。”

說完,他還在對我笑,對我伸出了手。

雍少撩妻盛婚來襲 我站起身,我相信林二蛋,雖然,我被這個神屍剛纔一拳打飛,可是林二蛋在告訴我我能行的時候,我還是相信了他,或許,這個困擾我的詛咒,真的需要我來對付。

我走了過去,他們都退在了我的身後,我本來想在跟二叔的對決之中打醬油的,現在卻被林二蛋給推上了前臺,一個神屍,無數鬼影朝我壓來。

我站在那裏,我不知道怎麼對付他們,我只能祭出我此時全部的籌碼,我像是一個賭徒一樣的,只能這樣,一次壓上全部。

我端坐在太極陰陽圖上,青龍朱雀附體。

“二蛋,我要怎麼做?”我問道。

“九兩已經用她自己告訴你,你可以戰勝你的心魔,心魔即你自己,你畏懼的,你的懦弱,你的現在。”

“山口先生已經用生命告訴了你,眼前的他,就是你的過去,你的未來。你的未來有一角,讓你無所畏懼。”林二蛋在我身後輕聲的說道。

他的話,讓我想到了很多,在一卷山河之中,我想要逃避,我想要把我要承擔的一切,都交給別人,我要讓別人成爲我自己的時候,九兩用眼淚告訴我,我不能,我要戰勝自己。那是詛咒其一的血人,他想要得到我,變成我,是因爲我有所畏懼。

我看過山口先生臨死前的錄像,詛咒最後,他變成了野人,這也是我的未來。

我當時戰勝了自己的現在。

可是我還在害怕自己的未來。

我不知自己的過去。

因爲無知,所以恐懼。

我閉上了眼睛,這一次,我還是要問道,我端坐在太極陰陽圖上,我問自己道:“我是誰。”

眼前浮現出一個人影,他在一個閣樓前,獨自一人從窗外看着天,他的房間裏很整潔,他身材修長,在他的石牀上,掛了一幅畫,畫上的女子,是吳妙可。

他看了看天。回頭看看她。

他對她說道:“對不起。”

“若是不能給你幸福安康,我怎敢許你一個未來?這一世,如此,下一世,亦是如此。”

接下來的畫面,是幾年前,林家莊。

有一個女人,面若桃花的抱着我,目光迷離,她告訴我說:“小凡,求你給嬸兒一回,就一回。”

幾年後,這個女人挺着大肚子,與二賴子結婚,全村兒震驚。

沒有人知道結婚那天的我,獨自一人跑到了後山,喝了一瓶酒,我說了一句我自己都聽不懂的話。

“你要的,我給不了,哪裏敢給你一回?這他孃的就是命。”

最後,我看到了吳妙可化爲一支巨大的白虎,躍上了太極陰陽圖。

她在最後回頭看了一眼的是站在那裏哭着送她的二賴子。

腦海中的畫面最後一轉,再一次看到了獨自飲酒的張道陵。

他喝光了一罈酒。

雙手化劍,在那幅畫的背後寫了兩個字兒:

放下。 「年輕人你最好不要太囂張,我們怎麼說也是你的前輩,說話可不可以客氣一點?」

一邊的馬丹有些看不下去,出言阻止了許曜的責任。

「你的意思就是說,年紀大就可以為所欲為倚老賣老?那你為什麼不放只百年老龜在這裡供著,把它當做神一樣崇拜?」

「你……」馬丹雖然在來華夏之前,知道許曜口齒伶俐能言善辯,但沒想到語言措辭居然那麼的犀利,完全不像個醫生倒像是經常罵街的小混混。

許曜指著他們振振有詞的說道:「不過你們的速度還真的是跟烏龜有得一拼,現在這個時間按照之前的計劃來看,會議已經結束了。現在你們可以回到你們的醫療協會去了,要是現在回去的話,等你們到了美眾國的醫療協會,甚至還能夠趕上一頓夜宵。」

這三人完全沒有想到,他們剛剛來到醫療協會,歷經千辛萬苦走到門前,許曜就給他們下達了逐客令。

「這……」

其他國家的醫療協會,見了他們基本上都是畢恭畢敬,哪有像許曜這樣,見了他們一眼之後就把他們趕走的。

洪智元臉上有些發黑的說道:「你居然敢對這兩位大人不敬!你就不怕他們回去之後,一封投訴信把你辭退嗎?」

這時許曜卻裝出了一副非常害怕的樣子問道:「什麼?這兩位老醫生居然有那麼大的權力,可以把我給辭退嗎?」

洪智元看到許曜居然害怕了,十分得意的說道:「是的,這兩位大人在國際醫療協會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你要是得罪了他們,他們就會聯繫你們的長老會,讓你們的長老會召開裁決會議,把你們彈劾。」

說到這事的時候,巴奈特和馬丹的臉上都露出了得意的神情,一掃之前的鬱悶,他們確實就是權力的象徵,對於許曜這種副會長,只要他們往下稍稍的對華夏醫療協會的長老會們施加一些壓力,就能夠輕鬆的制裁許曜。

「沒想到這兩個老醫生居然還有那麼大的權力,居然可以控制長老會。這樣說來只要討好他們,他們豈不是就可以給你飛黃騰達的機會?」

許曜順著他們的思路問向了洪智元,洪智元毫不猶豫的一口回答道:「那是當然的,你沒見我年紀輕輕就進了國際醫療協會嗎?全都是靠著兩位大人的扶持。」

洪智元剛說出這句話,就察覺有些不對,連忙捂住了自己的嘴,而另一邊的馬丹和巴奈特這是用著一副殺人的目光看向了洪智元。

但為時已晚,許曜已經拿出了手機,並且晃了晃上邊的錄音鍵。

「不好意思剛剛你們所說的話我全都錄下來了,原來你的職位是依靠拍馬屁拍來的,還有這次來開會的兩位老醫生,沒想到你們居然能夠操縱長老會來進行任免,有這種手段怪不得能夠做那麼高的位置。」

他們看到許曜手機上那長達一分鐘的錄音,心頭一下子就慌了起來。

巴奈特更是漲紅著臉指著洪智元大罵道:「是這個小子在誣陷我,我根本沒有做這種事情!」

「對對對,都是這小子胡說八道,你錄音了也沒有用,因為我們是不會承認的。」

馬丹雖然仍舊挺直著腰杆子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但他的語氣已經有些虛了。

「不管你們到底有什麼黑幕,總之別惹到我的頭上來就好了。你們千里迢迢來到華夏應該不只是開會那麼簡單吧,到底想要做什麼?」

許曜收起了自己的手機,打算跟他們攤牌。

這時秦天文走到許曜的旁邊,對他說道:「我們要不先去會議室再說吧?」

聽聞許曜點了點頭,好想把這一群人晾在自己的醫療協會外邊也不是什麼好事情,於是許曜揮了揮手說道:「我先帶你們上去休息吧,免得一會你們拿待客不周來說事。」

隨後許曜就這麼帶著他們一起進入到了醫療協會之中,一見面就給他們當頭一棒沉重的打擊,頓時就讓巴奈特和馬丹升不起脾氣來。

秦雪輕笑著悄悄在許曜耳邊說道:「他們好像很憋屈的樣子,平時我爸跟他們開會他們都是非常的囂張,沒想到在你的手上走不到一個回合,就被你拖進了自己的節奏里。」

「是的,一定要先發制人,給他們兩個大巴掌再給個甜棗,這樣他們才能夠學會低調。」

雖然巴奈特和馬丹兩個都是老油條,但許曜不一樣,在繼承了玉真子千年傳承后,在做事方面比他們還要狠辣的多,所以巴奈特和馬丹在面對許曜的時候,氣勢會莫名其妙的被壓上一個風頭。

許曜帶著一群人來到了會議室后,指了指自己身邊的飲水機:「你們要喝水的話,可以自己的保鏢去幫你們打水。現在你們還要繼續進行會議嗎?這次會議的主題是什麼,你們也沒有事先透露。」

巴奈特結過了自己保鏢遞來的水后,輕咳了兩聲說道:「實際上,在上次醫療考察的時候,迪昂醫生給了你們S級的評測,我們中的某位會員覺得這個評測不夠標準,所以想要來這裡進行一輪複測,畢竟最後通過比試來決定醫療水平,也是頭一次……」

許曜會意一笑,果然這群國際醫療協會的老傢伙這次親自來到華夏,就是為了針對這件事情。

許曜自然知道,他們不會輕易的將這麼高的評分丟給自己,不過也並不擔心他們會出什麼詭計。

畢竟許曜一開始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在美眾國戰勝迪昂的那一刻起,就幾乎相當於將自己的實力和鋒芒全都展露了出來,已經足以將華夏的神威震懾世界!

「敗軍之將還有什麼好說的?你們當初明明已經同意了,要將我們的評分修改成與美眾國相同的評分,現在難道又要出爾反爾?」

許曜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把玩著自己的鋼筆,一副悠然淡定的樣子。

巴奈特看到許曜分寸不讓的樣子,看來他們想要扭轉這個評分已經不太可能,於是他看了馬丹一眼,兩人進行了一番眼神交流后,馬丹拍了拍手。

這時一位保鏢拿著保險箱走了上來,馬丹拍了拍保險箱,微笑著說道:「許醫生誤會了,我們來到華夏,是為了給你們一些小小的幫助。」 放下,放下了過去,看到了未來,此時,我雖然在這一片雪山之中,可是一切盡收眼底,宋老鬼所謂的八卦,那些死屍所在的方位,乾、坤、巽、兌、艮、震、離、坎。我看到了那一道乾字的生門,我看到了整個八卦的陣眼處,甚至感受到了這個陣法蒸騰出來的陣陣死氣,形成了一個逆轉了陰陽的八卦。

此刻,我不知道我自己是何物。道者,問心。此刻我悟出的道是我不需要問,我即是道,道即是我。

我在太極八卦陣之上,太極八卦陣即是我。

下方逆轉的八卦,上面金黃色的太極八卦開始緩緩的放大,無限的放大,成爲一個想要包容一切的圓,金黃色的八卦之下,一切皆爲虛妄,所有的鬼影全部煙消雲散。

世界上只剩下了我,一個站在那裏長滿了白毛的虛影。

靈鼎山人傳 我端坐在黃金八卦圖之上,開始往下面壓迫,白毛的身影,這個詛咒的終極力量開始緩緩的彎曲,被“道”所壓制。

“從哪裏來的,你就回哪裏去。”我對他輕聲唸叨了一句。

伸出了手掌。

一記仙人撫頂。

這是黑皮古書裏非常推崇的太極推手招式。

仙人撫大頂,俯視天下衆生。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忽然出現了一隻手,一把抓住了這個白毛的身影,掠向了遠空,我想要阻止,卻根本就來不及,剛纔好不容易進入的玄妙狀態再一次的被打斷,我睜開了眼,看到我身後的馬真人和宋老鬼,都張着嘴巴。

他們看着我,滿臉的不可思議。

林二蛋一臉的欣慰。

劉望男的老孃,一臉癡傻的模樣。

“這纔是道?”宋老頭唸叨了一聲,搖頭輕嘆。

“別想了,張道陵自葬己身,林老麼一生謀劃,你要是認真,你就輸了。”馬真人說道。

周圍的一切,都沒有了,天空依舊現出星月,好像剛纔我們經歷的一切,都成了一場夢境,我站了起來,走到了林二蛋的身邊兒,我也想借此機會,能和他變成以前的那樣兒,我問他道:“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

“你化道了,就在剛纔的那一瞬間,你成了太極八卦,太極八卦成了你。你消失與這個世界。”林二蛋說完,看向遠方,那一隻大手過來的方向。

我也順着他的目光看了過去,那一隻大手,來自前面的路,我的手,還在重複着剛纔我於道之中推演出來的招式,很簡單,非常古樸,以道之力,撫人之頂。

撫頂,那是一種無上的威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高一丈,我高三丈,我總能撫你之頂,你之頂,不就是天?

那隻大手,是誰的?會是二叔麼?

“林老麼,你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麼?”此時,宋老鬼再一次的對着遠處叫道,他叫的方向,也是那一隻手來的方向。

“你認爲,那一隻手,是我爺爺的?”我詫異道,我剛纔完全有把握一記可以打敗那個白毛的人,被那一隻手給救去,我甚至來不及阻攔,那個人,必定很強,可是我沒想到,那就是我爺爺。

林二蛋對我點了點頭,道:“對,是他。”

“那我們還走什麼?本身來阻止我二叔,就是爲了不讓他壞掉我爺爺的謀劃,可是現在我爺爺都幫着我二叔了,我們還去阻止?”想到這個之後,我馬上說道。

“你爺爺這麼做,或許是因爲他還是心懷愧疚。”宋老鬼說道。

“他比任何人都想讓知音活着,或許他希望,林八千可以創造奇蹟。”宋老鬼繼續道。“我要去看看,林八千到底要做什麼。”

林二蛋捏了捏我的肩膀,這是以前黑三做的事兒,這一次,他做了,我們沒有繼續趕路下去,馬真人受了傷,他們畢竟不是神仙,我也不是,搭建好了帳篷,燒熱水吃東西,這一切做好,我在帳篷的一個角落裏,拿出了陳村在走的時候留給我的信。

我叫上了林二蛋,因爲二蛋,見過我得到信,我對二蛋也有絕對的信任,我想叫他一起看,可是他卻搖了搖頭道:“這是給你的東西,只有你一個人能知道。”

馬真人和宋老鬼都看了我一眼,我忘記了,在現在的隊伍裏,都是一羣什麼樣的人,好奇心對他們來說,有,但是絕對不會好奇我得到一封信,他們有他們的氣度和城府,我完全沒必要掖着藏着。

像胖子那麼沒節操的高人,能有幾個?

我打開了信,看到了信裏的內容,這是一封我二叔給我寫的信,通過陳村交給了我,也從側面證明了宋老鬼的推測是對的,二叔知道我們必然要來,就讓人,把我們帶到了一條他準備好的路上。

他知道,他的挑戰,宋老鬼的驕傲,會接下的。

就算我們知道別的路,也不會走。他算準了宋老鬼的脾氣。

這封信,是二叔的字體,這沒有錯。

小凡:

到了這個時候,你或許基本上已經得到了差不多全部的真相,你的宿命,你的一切,前世今生,你都會有一個瞭解。

我相信,以你的聰明,或許早就已經知道了我的來歷。那堵許願牆。但是這其中,會有很多矛盾的地方,你肯定無法想明白,現在,我就告訴你所有的答案,關於我的答案。

我就是林語堂,但是我活成了我自己。

當年一個癡傻的女人,只是想要一個兒子,可是某個人卻不給她,那個癡傻的女人自作主張的帶着林語堂去了那個地方,然後有了我,這一切,除了你爺爺之外,沒有人知道,包括你老爹。

所以不用懷疑,我就是你二叔,這一點,毋庸置疑。

我知道,或許你不敢看第二本黑皮古書,但是我還是希望,你看一下,很多事兒,你會得到答案,“神”是一個時代的終結,這句話是對的。

這也就是上一個文明覆滅的原因,因爲他們強盛到了成爲了神。

觸及到了最爲核心的祕密。

神是一個終結,也是一個開始。

我們在與土伯鬥,可是土伯代表的上一個文明,他們又是在跟誰鬥?誰導致了他們的滅亡,這可能纔是張道陵最後發現的東西,他那句我錯了嗎,實在是包含了太多的東西。

你的路還有很長,還有很多的東西,都需要你去一一揭開。

可是對不起,二叔不能陪你走下去了。

當年我回林家莊的時候,跟你爺爺談了一個條件,求一個可以讓她復活的機會,也是唯一的機會。

你可能無法理解,我對一個素未謀面的女人,爲什麼可以有這麼執着的感情,那是因爲你不孤單,你的生命中有愛情,有友情,你在充實的活着。

可是我不行,只有想起她,纔會讓我感覺到我自己是一個人。

我本身就是一個不該來的人。

那就讓我悄悄的離去。

就算她只是因爲愛他,纔會有了我。

起碼我成全她,因爲她是我媽。

她在一個神祕而冰冷的地方把我接了過來,我也想回去看看,那裏,到底是一個什麼地方。

勿念。

你的二叔。

看完這封信之後,我淚流滿面,特別是看到那一句對不起,二叔不能陪你走下去了,我心裏的防線徹底的被擊潰,他告訴我,我有友情,我有愛情,我有親情,可是他什麼都沒有。

我現在想立刻出現在這個男人身前,告訴他,其實他什麼都有。

只是他不願意去接納。

“現在出發,阻止他!阻止他去死!”我站起來,對他們叫道。 「幫助?」

許曜收起了筆向後一躺,想要看看他們到底想要耍什麼花招。

「雖然你們確實得到了s級實力的評價,但你們的真正實力應該還達不到這種程度。我指的是你們的醫療科技水平。」

馬丹推了推自己的眼鏡一臉自信的看著許曜,許曜也迎合著點了點頭。

確實,許曜自己有自知之明,雖然華夏的經濟以及各方面水平都遠超於其他國家,但是在醫療技術方面還確實不能算得上是頂尖。

看著馬丹一副自信的神情,再加上他手中的那保險箱,許曜大概知道了,這群人是來買裝備的。

「既然你們已經得到了最高的評價,那麼你們至少也要擁有最高評價的實力,否則有很多人會不服氣吧。這次我所帶來的醫療科技,就是能夠讓你們能夠勉強進入頂尖門欄的裝備。」

馬丹一邊說著,一邊在自己的保險箱里輸入了十位數的密碼,在輸密碼的時候他還刻意的用一隻手擋在了自己的前邊,以防周邊的人偷看。

然而許曜已經通過透視眼看得一清二楚,還光明正大的拿紙和筆記了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