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劉凱南不知不覺間就陷入了思考,但是腳下的速度並沒有減下來。

那種被監視的感覺始終圍繞着劉凱南。

現在按照劉凱南的估算已經走了將近上百公里了,但是那種感覺還在。

劉凱南不由的感覺頭皮發麻。

這是什麼情況!?

有人的神識可以鋪開上百公里?

而且還是上百公里都注視在自己身上?

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一定是自己感受錯了,一定是有哪裏自己沒有想到,一定是!


打死劉凱南也不會相信有誰的神識打開會有方圓上百里這麼遠。

但是現在卻實實在在的發生了。

這種不真實的感覺讓劉凱南有種自己是不是在做夢的感覺。

是的做夢!一定是在做夢!

因爲劉凱南終於看到了只有自己是在做夢才能解釋的事情。

自己竟然又又回來了?又回來了?

又回到海邊了?

那是誰?葉荒也在這裏?葉荒腳下是蕭浩然?

他們還都看着自己?

劉凱南在這個瞬間感覺都要崩潰。

這不可能發生,這一定是夢,劉凱南的精神這麼告訴這自己。

但是劉凱南的理智卻清晰的告訴自己這不是在做夢。

這種自己內心的衝突是及其難以調和的。

以至於劉凱南在看到葉荒的第一眼竟然沒有轉身就走,而是停在了這裏。

這個時候蕭浩然的那句話也傳到了劉凱南的耳朵裏。

“劉!劉凱南?!”

劉凱南這才反應過來,轉身就要跑。

“現在跑?已經晚了!”

葉荒大手一揮,飛劍頓時朝着劉凱南飛去!

其實控制飛劍也就是需要精神力控制,本來葉荒的精神力量就非常的強悍。

而且比較有天賦,所以才能這麼快的就學會飛劍。

現在又多了玄靈之力的加持,精神力量更是大漲,控制飛劍更是如魚得水。

飛劍穩穩的停在了劉凱南的脖頸一毫米處。

劉凱南本來狂奔的身形頓時頓住,眼神往下撇,劉凱南嚥了一口唾沫。

鋒利的飛劍短時在劉凱南突起的喉結上面留下了一條血線。

“回來吧。”

葉荒說着將飛劍收了回來。

劉凱南沒有轉身,猶豫了一下,眼神轉了幾轉,在計算自己現在跑的話是不是能夠逃的掉。

超凡之上的計算能力及其的強大,堪比計算機,僅僅是眨眼的功夫就已經算出來。

自己毫無逃出去的希望。

劉凱南無奈,但是也只好咬牙回頭朝着葉荒走去。

看着劉凱南的模樣葉荒竟然沒有一種大仇得報的感覺。

更多的是可憐,感覺劉凱南可憐。

其實說起來葉荒自己和劉凱南的恩怨,最開始是起始劉凱南的侄子。

當時的劉凱南的侄子也是想陷害葉荒,但是被葉荒識破,然後就被葉荒打成了植物人。

之後就是劉凱南,用的還是其侄子的那一招,陷害葉荒是魔教臥底。

不過劉凱南比較高明一點,高明到到了現在所有的人都相信葉荒就是魔教的人。


所以葉荒纔會覺得劉凱南可笑。

不是光光是劉凱南,整個安全局都可笑。

葉荒是不相信安全局內部所有人都相信自己是魔教中人的,但是在這個時候卻沒有一個人爲自己說話。

還有劉凱南,區區一個區長,就可以爲所欲爲!

葉荒算是見識到了劉凱南顛倒黑白的能力,更讓葉荒覺得可笑或者說是可悲的是,竟然沒有一個人選擇質疑劉凱南。

大蛇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爲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就屈服在了劉凱南的腳下。

雖然每個人都有慾望,爲了慾望妥協似乎也不是什麼可恥的事情。


但是這也是分人和職業的。

如果只是作爲一個普通人的話,葉荒不會對這種事情發表任何的看法。

但是大蛇是安全局的人,是爲安全局工作的。

這就好像是警察一樣。

如果一個警察因爲自己的慾望接受了罪犯的賄賂,會有人狡辯說這其實都是人的慾望在作祟嗎?


恐怕不會有吧。

大家都會職責這個警察,忘記了自己的職責。

現在葉荒的感覺也是一樣,人可以有慾望,大蛇也可以有,但是不能違背自己的責任。

就像是劉凱南,劉凱南絕對是爲了自己的一己之私才難爲自己。

這一切的開端起始於劉凱南侄子的慾望。

然後又是劉凱南。

到了今天終於要終結。

葉荒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劉凱南,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劉凱南心中一個咯噔。

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要讓自己交代遺言了嗎?

“其實安全局的區長!你不能殺我!你殺了我那麼你這輩子都只能是魔教的人!”

“難道現在不是嗎?”

劉凱南聞言一窒。

是啊,現在難道不是嗎?

到現在劉凱南纔開始後悔,在劉凱南的心中肯定是因爲把葉荒逼的太緊了。

劉凱南當然知道葉荒不是魔教中人,但是現在劉凱南已經不確定了。

一想到自己現在的面對的葉荒,很有可能是真正的魔教中人,劉凱南心中又是一沉。

“葉荒!葉荒!你聽我說!我現在相信你不是魔教中人了,我也有辦法讓所有人都知道,只要你放了我!”

蕭浩然一臉不屑的看着劉凱南,到了現在蕭浩然也算是才知道劉凱南到底是一個什麼貨色。

“如果我說我就是魔教中人呢?”

劉凱南聽到葉荒這話一愣,然後換上了一幅諂媚的笑容。

“您不是,您當然不是,就算您真的是,我也可以讓您不是,只要放我一馬,從此就不會再有人懷疑你的身份!” 蕭浩然冷眼的看着這一切。

劉凱南這句話的意思蕭浩然自然也是聽懂了。

就是說只要能夠放劉凱南走,那麼劉凱南就可以不在乎葉荒的身份,就算葉荒真的是魔教中人也願意幫葉荒做身份。

這種說法在蕭浩然這裏無意就是妥協,甚至是叛敵!

本來對於劉凱南評價就不高的蕭浩然,這下對於劉凱南的評價又下降了一個等級。

子啊蕭浩然看來和劉凱南合作是自己這輩子最大的失誤和敗筆。

葉荒呵呵的看着眼前的劉凱南。

或許蕭浩然心中也會認爲這其實都是劉凱南的權宜之計,就是爲了能夠先脫身。

但是葉荒知道,劉凱南現在的樣子絕對不是騙人的,這絕對不是劉凱凱南裝出來的。

這些話都是劉凱南的真情流露。

葉荒現在的精神力強大到可怕,剛纔的劉凱南之所以會突然出現在葉荒和蕭浩然的面前其實就是受到了葉荒的影響。

當時葉荒還在水下,但是漫天的精神力量其實已經宣泄了出來。

這其實也是葉荒第一次控制這麼強大的精神力量有些不太熟練而導致的。

那些精神力量第一時間發現了劉凱南,也自然發現了劉凱南要逃跑。

然後就將精神力僅僅的纏繞在了劉凱南的身上,並干擾劉凱南的精神。

葉荒的精神力量就算是強大,也不能拉伸出一百公里的長度,這是不科學的,也是不現實的。

所以其實剛纔劉凱南根本就是沒有跑出一百功力,而是一直都在不遠處的一個地方繞圈子。

猶豫葉荒精神力量的干擾導致了劉凱南的精神發生了錯亂,換而言之就是產生了幻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