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剛開始,冀北在心裏面不停地咒罵秦巖,將秦巖的祖宗十八代詛咒了一遍,但是隨着痛苦加深,他又在心裏面不停地哀求秦巖,希望秦巖能快點結束他的性命,讓他不要再遭受這樣的痛苦。

只可惜,冀北此刻什麼也說不出來。

看着冀北扭曲到變形的臉,慕容雪菡有些受不了了,女孩子畢竟心軟。

“主人,還是趕快送他路吧!我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慕容雪菡不願意再看下去了。

秦巖點了點頭,念動咒語對着冀北的眉心指去。

一道金光從秦巖的指尖飈射而出,從冀北的眉心穿入,又從冀北的後腦穿出。

冀北瞳孔在瞬間放大,然後“砰”的一聲摔在了地。

“我們走!”殺了冀北,秦巖和慕容雪菡快速向山走去。

“主人!等等我們!”在這時,周小雨的聲音從山下傳來。

聽到周小雨的聲音,秦巖這纔想起來,他還約了周小雨和莫忘來,只不過剛纔秦巖忘了這件事情了。

秦巖轉過頭,看到周小雨穿着緊身皮褲從山下飄來,那窈窕的身形像一道閃電。

而莫忘依舊一副冷如冰山的樣子,好像任何東西都融化不了她的心。 “主人,山的情況怎麼樣了?”周小雨剛來問。

秦巖將他從冀北腦海搜到的信息簡單的複述了一遍。

原來賈士軒他們將所有的人集合在一起開始圍剿異道者,但是異道者也不是吃素的,不但突破了各大道派的圍獵,還殺了衆閣派、全真派的長老。

失去了兩大長老,賈士軒他們相當於失去了兩大支柱,陣腳立即亂了。

異道者乘勝追擊,將各大道派打的七零八落。

看到大勢已去,賈士軒無奈的宣佈放棄圍捕異道者,他帶着茅山派的弟子一邊後退一邊抵抗異道者。

龍虎山在張亢龍的帶領下,也是一邊後退一邊抵抗。

唯獨衆閣派和全真派因爲羣龍無首變成了一盤散沙,在異道者的獵殺下,幾乎死了一半人。

冀北發現有可能死在山,他趁張亢龍等人不注意悄悄地逃下了山。

緊接着,他在半山腰被秦巖殺掉了。

“主人,各大道派的人那麼壞,我們爲什麼要幫他們?”周小雨有些不滿的說,她覺得應該讓這些人全都死在異道者的手。

秦巖搖了搖頭:“雖說龍虎山以及另外兩大道派對不起我,但是茅山派的人一直對我不錯。 我的絕色總裁夫人 在山的時候,如果不是賈士軒幫我,我此刻不可能站在這裏和你們說話。”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當然了,對於龍虎山的人,如果有機會,我肯定會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周小雨明白了,秦巖山救人,是爲了幫茅山派,並不是爲了幫其他道派。

“主人,我支持你。”周小雨大聲的說。

秦巖點了點頭,轉過身向山走去。

十多分鐘後,秦巖看到一個衆閣派的道士飛速向山下跑來。

秦巖攔住這名衆閣派的弟子準備問話。

可是秦巖的話還沒有說出口,他從秦巖的身邊跑掉了,並且一邊跑一邊對秦巖大聲說:“快跑!快跑!異道者追來了!”

他的話音剛落,秦巖看到一道鬼影從山“嗖”的一聲飛出來,向衆閣派弟子追去。

當異道者看到秦巖等人後,突然“嘿嘿嘿”地冷笑起來。

“主人,這傢伙好像準備對我們下手!”慕容雪菡擰起了眉頭,她特別不願意聽異道者那刺耳的笑聲。

“哼!敢向我們下手,找死!”秦巖冷笑起來,攥緊了拳頭。

聽到秦巖的話,衆閣派的弟子在心嗤笑起來:秦巖,你以爲你是誰? 萌寵駕到少主你別飄 居然敢說這種大話!你能和王長老嗎?你能和劉長老嗎?連他們都死在了異道者的手,更何況是你!

他根本不相信秦巖是異道者的對手。

不過這名衆閣派弟子心腸較好,他不願意秦巖他們死在異道者的手:“秦巖,趕快跑!你們不是他的對手!”

如果是其他人,肯定不會這樣說,甚至會鼓動秦巖衝去和異道者決一死戰。

這像狗熊同時追兩個人一樣,你不一定要狗熊跑得快,只要另外一個人跑的快行。

因爲狗熊追最慢的那個人後,是不會再追另外一個人的。

同理,如果秦巖他們都衝去了,衆閣派的弟子逃命的機會增加的數倍,甚至是幾十倍。

“道友!多謝你的關心!不過今天死的人不是我們而是他!”

對於衆閣派弟子的提醒,秦岩心十分感激。

之前衆閣派和全真派的弟子在冀北的鼓動下,一直和秦巖對着幹。

秦巖以爲衆閣派的弟子沒有好人,直到此刻秦巖才發現,原來衆閣派也有好人。

看到秦巖不聽勸阻,衆閣派弟子無奈地嘆了口氣。

他不再理會秦巖等人,加速向山下衝去。

可是衆閣派弟子跑了好一會兒,也沒有聽到秦巖等人的慘叫聲,反而聽到一陣如火如荼的鬥法聲。

而且從聲音分析,雙方好像勢均力敵。

嗯?這是什麼情況?莫非秦巖他們真的能擋住異道者?

衆閣派弟子心升起了疑慮,他轉過頭向身後望去。

當他看到異道者居然被秦巖他們困在一個小型的陣法後,整個人都驚呆了。

這怎麼可能?秦巖他們是怎麼做到的?異道者可是天尊後期的高手啊!而秦巖只不過是天尊初期!

崇禎八年 一般情況下,像這種實力相差兩個等級的情況下,低等級的人絕對會被秒殺。

不過事實恰恰相反,秦巖等人不但沒有被秒殺,還將實力更強的異道者困在了陣法之。

這絕對不符合邏輯。

可是這還不夠,緊接着,衆閣派弟子又看到異道者被秦巖他們斬殺在陣法,連渣渣都不剩。

衆閣派弟子驚訝無地捂住了嘴,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尼瑪!我不會看錯了吧?秦巖他們爲什麼這麼厲害,居然把異道者殺了。

這些異道者是茅山派的賈士軒和龍虎山的張亢龍見了也頭疼無啊!

殺掉異道者,秦巖拍了拍身的土,顯得悠然無。

“喂!道友!要不要一起和我去殺異道者啊?”秦巖向衆閣派弟子望去,笑眯眯地說。

衆閣派弟子回過神,應了一聲。

“那跟着我們走吧!”秦巖向他招了招手。

其實這個衆閣派的弟子對於秦巖來說是個累贅,但是秦巖想讓他幫着帶路。

畢竟秦巖不知道茅山派現在在哪裏,而這名衆閣派弟子肯定知道。

如果這名衆閣派的弟子能將秦巖他們帶到茅山派身邊,那秦巖不用滿山遍野的亂找了。

衆閣派弟子走到秦巖身邊,驚疑無地問:“秦巖,你們剛纔是怎麼殺掉異道者的?能不能告訴我,好讓我跟着你們踏實一些!”

返回山可是要命的事情,衆閣派弟子不能不小心一些。

秦巖一眼看出了他的顧慮,當即將他們的陣法告訴了衆閣派弟子,不過並沒有告訴他玉璽的事情。

玉璽可是千年至高法器,千萬不能外露。

緋聞新娘,翻身吧! 俗話說得好,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講的是這個道理。

聽完秦巖的話,衆閣派弟子心有底了。

他點了點頭,豪氣萬丈地說:“殺異道者乃是我輩的責任和義務!我們走!” 看到衆閣派弟子壯志凌雲的樣子,慕容雪菡在心嗤笑起來:真能裝,剛纔還被異道者嚇得屁滾尿流。

秦巖非常滿意地點了點頭,拍了拍衆閣派弟子的肩膀:“既然這樣,那我們走吧!麻煩道友在前面帶路!”

“好!”衆閣派弟子應了一聲,擡起腿準備向山走。

不過他緊接着又放下了腿,眼神閃爍地向山望去。

我勒個去!讓我走在最前面,這不是讓我當炮灰嗎?最前面可是最危險的位置,一旦遇到異道者,我第一個被異道者攻擊。我纔不走在最前面呢!對了,最後面也不能走,最後面也容易被異道者攻擊。

“道友!咱們走吧!”看到衆閣派弟子停下來,秦巖又催促道。

“好!咱們走吧!”衆閣派弟子嘴面說好,卻不付之行動。

看到衆閣派弟子還是不願意走,秦巖在瞬間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道友,咱們結伴而行怎麼樣?”秦巖一把拉住衆閣派弟子的手,笑眯眯地說。

衆閣派弟子的眼睛亮了,如果秦巖能和他並肩而行,那是最好不過。

“好好好!咱們走!”衆閣派弟子當即跟着秦巖向山走去。

慕容雪菡他們則跟在秦巖兩人身後。

十多分鐘後,衆閣派弟子將秦巖等人帶到了一座山峯下,他指着山的背面說:“秦巖,茅山派他們被困在了這座山背後!”

“哦?我怎麼感覺不到一點魂力波動呢?”秦巖十分好。

人在鬥法的時候,必然會釋放魂力,可是這裏沒有一點魂力波動,而且秦巖也沒有聽到打鬥聲。

“異道者用陣法將茅山派困住了!這陣法不但能隔絕魂力,還能隔音!”衆閣派弟子解釋道。

秦巖點了點頭,快步向山後面走去。

當秦巖走到山背面,他看到茅山派衆人被幾個異道者圍困在間,雙方雖然鬥得不可開交,可是根本聽不到打鬥聲和吶喊聲,也感覺不到魂力波動。

很顯然,異道者用某種強大的道法將聲音和魂力隔絕掉了。

秦巖拿出一張符籙貼在手,念動咒語對着半空指去。

“轟”的一聲,符籙無火自燃,一道金光從秦巖的指尖飈射而出,射在虛空之。

透明的罩子立即呈現在秦巖面前。

罩子的所有人都被驚動了,他們紛紛轉過頭向秦巖這邊望來。

當茅山派的人看到秦巖後,他們都十分詫異,不明白秦巖爲什麼會跑來送死。

當異道者看到秦巖等人後,眼露出了殘忍又兇厲的目光。

“賈長老,你堅持住,我來救你們了!”秦巖對着賈士軒高聲大喊。

聽到秦巖的話,茅山派的人忍不住在心嗤笑起來,他們覺得秦巖簡直是在開玩笑。

“我勒個去!還救我們!他自己馬都要死翹翹了!”

“老王,別這麼說,不管怎麼說,他是一片好心!”

“唉!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真不知道是該感謝他呢!還是該嘲笑他呢!”

賈士軒也覺得秦巖這是在找死,他語重心長地說:“秦巖,你快跑!”

“想走!恐怕來不及了!”其一個異道者給另外一個異道者使了一個眼色。

另外一個異道者點了頭,他轉動身形,像旋風一樣,“嗖”的一聲從罩子飛旋而出,張開鬼爪向秦巖抓下。

異道者根本沒有將秦巖放在眼。

看到異道者衝出來,衆閣派弟子嚇得臉色慘白,立即向後跳開,躲到了秦巖身後。

秦巖翹起嘴角冷笑起來,念動咒語揉身而。

與此同時,慕容雪菡三個同時嬌喝一聲,組成了一個三角陣法。

當異道者闖入三角陣法,身體像被什麼捆住了一樣,任憑他怎麼掙扎,都無法掙脫那無形的束縛。

而在此刻,秦巖衝到了異道者面前,他緊握玉璽對着異道者當頭拍下。

“砰”的一聲,異道者當即被秦巖打的魂飛魄散。

看到這一幕,所有的人都驚呆了,他們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想不明白秦巖爲什麼一招滅掉了異道者。

“師傅,我不會看錯了吧?”雲嵐難以置信地說。

在兩天前,他還和秦巖爲了爭奪抓捕小組的隊長交過手,雖說秦巖略勝他一籌,但是還遠遠沒有達到可以秒殺異道者的實力。

可是此時此刻,秦巖像天神下凡,一招將異道者秒殺了。

賈士軒沒有回答雲嵐,他此刻還沒有從驚駭回過神。

異道者是什麼實力他太清楚了,讓他對付一個異道者那絕對沒有問題,而且他也能輕易地殺掉,但是讓他一招秒殺異道者,他根本做不到。

雖然都是殺,但是兩個存在着巨大的差別。

這像踩死一隻螞蟻和打死一隻狗。

踩死螞蟻不費吹灰之力,但是打死一隻狗卻並不輕鬆,甚至有可能還會被狗咬傷!

其,最震驚的是異道者。

他們以爲對付秦巖幾人根本不費吹灰之力,只需要派出一個人能輕鬆搞定。

但是他們怎麼也想不到,他們的人不但沒有搞定秦巖,反而被秦巖搞定了,最重要的是還被一招秒殺。

秦巖輕輕落在地,眯起眼睛笑起來:“一個人太少了!你們還是全部吧!”

說罷,秦巖對異道者勾了勾手指。

看到秦巖帶有侮辱性的動作,異道者們氣壞了,但是他們卻沒有一個人敢衝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