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剛回到牧場,遠遠的就看到金安路幾個牧場的工人正在給幾匹馬做清洗,就連李藝真也在。

蘇北來了興趣,跑到馬廄邊上看工人們是怎麼刷馬的,紫山村在華國南方小山村,那一帶都沒人養馬,蘇北對這些從未見過的事情很好奇。

「老爺,你要我找的汗血馬已經到了,就在那邊的馬廄里,要是您有興趣,可以親自上手試試。」旁邊的蘇歸推薦道。

蘇北有點驚喜地反問道:「這麼快就到了?」

「是的,老爺,因為老爺您說只要有汗血馬的血統就好,不用太純,所以找的很快,我和蘇槐師兄說過之後,師兄認識的國內一個馬商手裡正好有一匹擁有四分之一汗血馬血統的馬,連夜運過來,昨天下午就到了牧場,因為老爺您正在和李小姐約會,所以我就沒說。」蘇歸解釋道。

蘇北聽后滿意地點點頭,果然,有兩個能力強的記名弟子當管家,日子就是舒坦。

「boss,你們說馬廄里那匹棕色的馬是傳說中的汗血寶馬嗎?」李藝真能聽懂漢語,聽到蘇北和蘇槐的對話,已經發下手中的毛刷,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奇的問道。

其實她心裡更對蘇歸口中與蘇北約會的「李小姐」好奇,不過那畢竟是老闆的私人感情問題,她雖然與蘇北關係不錯,但是也不好太八卦。

蘇北笑著道:「不是純血統的汗血馬,走,一起去看看。」

蘇北帶頭來到馬廄,見到了那匹擁有四分之一汗血馬血統的棕紅色馬,蘇北對馬而言是外行,只是覺得這馬很神駿,比牧場其他的馬的賣相都要好,就好像跑車和普通轎車的區別,看著心裡就喜歡。

牽著這匹棕紅色的馬來到外面,蘇北開始向李藝真請教如何刷馬。

別看李藝真是一名女律師,外表嬌滴滴的,其實她很早就學習過很正規的馬術教程,用她的話來說,曾經作為首爾一名經常要接觸上流社會的成功律師,騎馬和高爾夫是必須要懂的運動。

「老闆,先用硬毛刷把馬毛上的比較大的髒東西刷下來,注意我的手上動作,要用點力,但是也別太用力,否則會驚到馬,看我示範……這樣刷,馬會覺得很舒服,就會表現的很乖。」李藝真一邊演示,一邊解說道。

李藝真解說了一邊,蘇北親自上手,他如今的學習能力非常強,看過李藝真示範之後一上手就做的像模像樣。

硬毛刷刷完比較明顯的髒東西,接下來用軟毛刷再接著清晰。

刷到紅鬃馬頭上的毛時,棕紅色的馬打著響鼻在蘇北手臂時蹭了蹭,表示著友好,顯然劉海的行為讓馬兒覺得很舒服。

紅鬃馬清洗完,在太陽下曬著日光浴,棕紅色的馬毛上鍍上一層光輝,看上去更漂亮了,神駿無比。

「boss,你這匹馬可真是漂亮,比首爾那些高級馬術俱樂部的馬一點都不差,買下它花了多少錢呢?」李藝真也被紅鬃馬神駿的樣子吸引。

旁邊一直等著的蘇歸適時地說道:「大約是4萬美金。」

四萬美金就等於近五千萬韓幣,已經可以買上一輛好車了。李藝真聽了之後有點咋舌,不過想想現在牧場里一頭牛在市場上也要賣到四萬多美金,心裡頓時平緩了許多。

對自己身邊這個年輕的大老闆而言,幾萬美金,真不算什麼。

事實上,李藝真心裡對蘇北的身份背景有過不少猜測,在她看來,自己這個老闆肯定背景厲害的一塌糊塗,不說別的,只說蘇歸和蘇槐這樣厲害的人物對蘇北的稱呼就可以看出許多東西。

精通漢語的李藝真可知道,「老爺」這個稱呼,就算在華國,也是極為罕見的。

馬刷完之後,自然得開始騎。

李藝真說要給馬上鞍,蘇北搖了搖頭。

他一個凝氣四層,要不了多久就要進入凝氣五層的修士,騎個凡馬還上鞍?真沒必要那樣。

「你想騎給我看看,就好了?」蘇北這樣說。

李藝真面露不好意思,道:「老闆,我的騎術太一般,要不把金安路大叔叫來,牧場他的騎術最好,他可是老牛仔,騎馬放牧是看家本領。」

蘇北笑著點點頭,一旁的蘇歸立馬去把金安路叫來。

蘇北看著金安路把馬上各種技術示範了一遍,看著金安路在馬背上御馬奔騰,看的蘇北心裡痒痒的,立即翻身上馬。

以他的凝氣四層的身體素質,即便沒有上馬鞍,也很快就掌握了基礎馬術,在馬場上策馬奔騰起來。一開始,蘇北玩的不亦樂乎,可很快,他就失去了興趣。

適應了騎馬之後,蘇北感覺,似乎,不怎麼刺激。

紅鬃馬雖然算是一匹不錯的馬,但是對蘇北這樣的身體素質,跑起來的速度根本談不上刺激,甚至他感覺有點慢了。

蘇北騎了一會,翻身從馬背上下來,有點失望的把馬的韁繩遞到蘇歸手裡,道:「好好養著,跑的太慢了沒什麼意思。」

旁邊的李藝真翻了個白眼,道:「老闆,這還跑的慢啊?這匹馬的速度已經很快了,這還慢的話,你只有去玩跑車了。」

「飆車?」蘇北若有所悟的點點頭:「好像是可以玩玩,我還沒有玩過跑車。」

對馬的速度失望的蘇北聽李藝真這麼一說,真的對跑車忽然來了興趣。

他已經買過幾輛車,可都是中規中矩的車,跑車還一輛沒買過。

世界上的富豪玩什麼?

跑車、遊艇、直升機、私人飛機……現在想想,這些世界富豪常玩的玩具自己似乎還一個都沒玩過呢。 轟隆隆!

話音一落,一道充滿殺戮之意的血色光芒突然從聶辰的身上爆發了出來,一下子就將原本積攢在聶辰體內的寒冰之力盡數驅逐出了體外,然而聶辰並沒有因此就停下來,直接化成了一道黑色幻影穿梭在那些冰雪巨人的身邊,僅一瞬間那五名冰雪巨人便盡數死在了聶辰的手中,而且最讓秦生絕驚訝的是,一向都是無往不利的寒冰之力這一回彷彿都失去了作用一樣,還沒等靠近到聶辰身邊呢,就被聶辰體內散發出來的那股瘋魔之力吞噬掉了,而此時聶辰也和之前完全不一樣了,兩隻眼睛的瞳孔都變成了帶給人死亡氣息的血色瞳孔,同時還不斷散發出陣陣無比暴戾的氣息,彷彿是一隻來自亙古時期的絕世兇獸此時正在緩緩地從沉睡當中甦醒過來一般……

“好恐怖的氣息啊,哼,不過我也不是這麼好惹的,出來吧,冰雪巨龍……”感受着從聶辰身上爆發出來的恐怖氣息,即便是秦生絕也不由得被嚇了一大跳,但很快便又冷靜了下來,有些惱羞成怒的冷哼一聲說道,說着也將自己體內的雄厚魂力瘋狂的輸入到了四季輪迴當中,隨即就只見大股大股的寒冰之力從水之冬季的四面八方聚集了起來,不一會兒就形成了一頭足有十丈開外,並散發着陣陣荒古氣息的雙翼巨龍,可就算是面對這麼一頭恐怖的巨獸,聶辰仍然沒有露出任何的怯懦之色,反而露出了一副興奮的表情,並在發出了一聲咆哮後徑直衝了過去。

“吼吼……”見聶辰竟然還膽敢對自己主動發動攻擊,雙翼巨龍也是惱火了起來,同樣發出了一聲咆哮,兩隻寬大的翅膀用力一閃,兩股猛烈的罡風便爆發了出來狠狠的轟向了聶辰,對此,聶辰卻依然是不多不閃,就這麼直接衝進了罡風當中,剎那間,那些罡風便將聶辰身上的衣服盡數破壞開來,而且即便是聶辰那堪比玄兵的肉身在這兩股罡風的肆虐下,也很快就出現了一道道的傷口,只是相比較於受到的創傷,聶辰的恢復力也只能用恐怖來形容,剛剛纔被罡風撕裂的肉身,眨眼間竟然就完全恢復了過來,彷彿沒有感到任何痛苦似得,聶辰完全無視掉自己身體上的創傷,很快就掙脫了罡風的攻擊,一下子撲到了雙翼巨龍的身上,而此時的他也就像一個完美的戰爭武器一般,全身上下所有的部分都變成了武器,瘋狂的對雙翼巨龍展開了攻擊,當然雙翼巨龍也肯定不會任由聶辰這麼隨即攻擊,當即便對聶辰發起了反擊……

“嘶……我的天呢,我這到底是招惹了一個怎樣的怪物啊,這隻雙翼巨龍可是集合了四季輪迴所有力量誕生出來的終極巨獸,實力幾乎達到了半步魂帝當中最頂尖的存在,這樣竟然都不是他的對手。”看着不斷和雙翼巨龍廝殺着的聶辰,秦生絕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氣,頗爲畏懼的說道,此時只見在水之冬季當中,本應該是最巔峯存在的雙翼巨龍竟然被聶辰絲絲的壓制住了,兩隻寬大的翅膀被直接撕成了兩半,就連其頭上的那兩根龍角也被聶辰硬生生的掰了下來,要知道這隻雙翼巨龍可是融合整個四季輪迴所有力量而形成的終極巨獸,就算是作爲四季輪迴施術者的秦生絕都不是他的對手,可現在就是這麼恐怖的巨獸竟然被聶辰給壓制的這麼慘,甚至說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

噗嗤!

“吼……”經過一番驚心動魄的廝殺以後,最終聶辰的雙手直接刺入了雙翼巨龍的體內,並在雙翼巨龍發出最後的哀嚎吼硬生生的將這頭四季輪迴中至高存在撕成了兩半,當然,儘管陷入了暴走狀態的聶辰成功將雙翼巨龍斬殺掉,但本身也是遭受到了極其嚴重的創傷,只見此時的聶辰一條手臂就這麼軟軟的癱在身邊,胸前還有一個人頭般大小的大洞,鮮血不斷從中流出,隱約間還能看到瘋狂跳動着的心臟,可以說就算是一般的魂帝級強者如果受了這麼重的傷的話恐怕也是必死無疑的,但聶辰卻是活了下來,而且還在肉眼可以觀察到的迅猛速度恢復着,不一會兒,那個人頭大小的傷口就變的只有普通成人手臂粗了。

“唉……看來,我確實不是這個怪物的對手啊,不過,貌似能成爲他部下的話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啊。”看着呆坐在地上的聶辰,秦生絕的臉上滿是複雜的表情,但最終還是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說道,說着雙手又接起了法印將那四季輪迴解除掉了,可也就在那四季輪迴剛解除掉的時候,原本呆坐在地上的聶辰眼中有再次閃過了一絲血芒,直接化成了一道血色幻影衝到了秦生絕的身前,一把掐住了秦生絕的脖子,擡起手就要了解了秦生絕的性命,而秦生絕也是暗暗叫苦道:“糟了,吾命休矣……”

“噗……咳咳,該死的,這股力量固然不好掌控啊,差點就真的要徹底失控了,不好意思,剛纔我動用了一股還沒有完全掌控住的力量,所以纔沒有控制好,你沒事吧。”也就在秦生絕即將死在聶辰手中的時候,聶辰的臉色突然一白,當場噴出了一口血,隨即眼中才漸漸恢復了靈動,看着一臉驚悚的秦生絕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原來剛纔在過於激動的情況下,聶辰體內隱藏的瘋魔之力當場爆發了出來,所以纔有些失控了,要不是體內的傷勢復發,令聶辰及時恢復過來的話,恐怕就真的把秦生絕給宰了。

“沒事,就是差點被嚇死了。”被聶辰放開了的秦生絕一陣猛咳,沒好氣的看着聶辰說道,剛纔看到聶辰那種充滿暴戾氣息血色眼神的時候,秦生絕還真的以爲自己死定了呢,不過還好到最後聶辰及時甦醒了過來,要不然的話,他恐怕就真的要死在這裏了,而對於秦生絕的怨念,聶辰也是能夠予以理解了,所以也不在乎秦生絕的無理,還有些嬉皮笑臉的對秦生絕說道:“好了,這次就算是我錯了,不過,這一句應該是算我贏了吧。”

“哼,就算是你贏了,但是我也有一個要求,只要你能答應我,我就加入你的隊伍。”聽着聶辰的話,秦生絕到沒有遮遮掩掩,而是十分大方的承認了自己的敗局,同時也要求向聶辰提出一個要求,作爲自己加入聶辰隊伍的代價,而聶辰也並沒有直接就答應秦生絕的要求,而是有些謹慎的詢問道:“說來聽聽,如果合適的話,那麼答應你的話也不是不行。”

“很簡單,只要你能幫我覆滅掉整個五行宗,我就答應效忠於你,而且永不背叛。”對於聶辰的謹慎,秦生絕也能理解,於是便將自己的要求告訴了聶辰,而在聽了秦生絕的要求以後,聶辰的臉上也露出了一副沉思的表情,雖然不知道秦生絕和秦絕嶺這對父子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以聶辰的眼光還是看出了,當秦絕嶺在得知秦生絕是他兒子的時候,眼中更多的還是高興的光芒,那也是絕對做不了假的,而且當高鶴山提起孟家寨的時候,秦絕嶺表現出來的也是極度的悲傷,這點聶辰也是可以看出來的,所以對於秦絕嶺滅絕孟家寨的事情,聶辰實際上也是有所懷疑的,所以再稍稍沉思了一會兒以後,聶辰臉上又露出了一副玩味的表情,將秦生絕叫了過來與其小聲交流了起來…… 在2010年日內瓦車展上,保時捷發布了一款以918為代號的概念車,並將其命名為918Spyder。保時捷918Spyder這款車的亮點不僅僅是以一款保時捷經典車型的命名方式,更重要的是它也採用了保時捷最新研製的插入式混合動力系統,句保時捷官方稱,這輛車最高時速能達到320千米,加速到時速100千米只需要2.8秒!

年初的時候保時捷官方宣布,將這款概念車型量產918部,起售價為84.5萬美元,不過要到2013年下半年才開賣。

自打被李藝真無意中勾起對超跑的興趣之後,蘇北開始在網上搜索跑車的信息,看到這輛918的圖片時,就被它科幻、唯美的外表給吸引了。

而且它的最高時速能達到320公里,這樣極速的跑車很少,蘇北很想坐在這樣拉風帥氣的跑車裡體念一把如此極速的刺激感。

可惜,這輛車要到2013年才有的買。

不過蘇北並沒有把這個時間當做一回事,在他看來,既然概念車都出來了,只要你的能力足夠強,自然能夠讓保時捷公司特意為你打造一輛,這個世界可是強者的世界。


蘇北把蘇歸叫了過來,把這個任務交給了他去辦。

不到兩天時間,蘇歸就告訴了他一個好消息,保時捷公司已經答應銷售一款特製的保時捷918Spyder給他,預計半個月內就能交車。

蘇北聽了之後,滿意地點點頭,對於蘇歸辦事表示滿意,心裡樂滋滋想著,果然有個好管家就是舒坦。


事實上,要買這種還沒上市的概念車是非常非常難的,他之所以能買到,一個是保時捷公司已經開始在為量產這款車型做準備,已經造出幾輛,另一個則是蘇歸前天抽空去了一趟義大利。

不管如何,蘇北花了120萬美金就買下了這輛拉風的超跑,而且能在十天之後就送到韓國。其餘的蘇北懶得去多想,反正錢照付了就行。

買完超跑,蘇北的日子又恢復到簡單愜意的生活。

早上七點半起床,吃完蘇歸做的早餐,然後拿著筆記本去海邊的沙灘上聽著海浪聲,吹著海風碼字,等到晌午的時候,再回到別墅,和李貝貝視頻一會就直接午睡,午睡起來之後再吃中餐。

下午蘇北稍微忙一些,他會到牧場巡視一會,偶爾和牧場的牛仔們一起放放牛,也會去看看那匹擁有四分之一汗血馬血統的棗紅馬,而且還抽空給這匹馬取了一個很俗氣的名字——小紅。

每次看小紅的時候,蘇北都會到空間內的草地上扯一把空間草餵給小紅吃,搞得小紅現在一看見他就開心,空間草的效果自然不是牧場的牧草能比的,裡面蘊含著許多靈氣,吃了不少空間草之後,小紅身上也有了不小的變化,最明顯的是體型開始變大了。

到了傍晚,蘇北會去海里游泳,原本他的游泳技術不高,游過幾次之後,水準蹭蹭的往上漲,號稱是浪里小白龍也絕對是夠格的。

原本蘇北還想到海里去抓幾條海魚,可惜如今這近海,海魚太少了,幾乎可以用絕跡來形容,聽金安路他們說,要想弄海魚,就得出海,近海是沒什麼魚了。


要是蘇北有遊艇,可以出海釣魚,可惜游輪還沒買,而且可能短時間內都不會買,蘇北賬戶上原本有2400萬美元的現金,買跑車花掉120萬,還剩下2280萬美元。

這筆錢買艘遊艇自然是綽綽有餘的,只是對蘇北而言,他並不想無緣無故買這種奢侈的玩具,他覺得每次在有紀念意義的時候買一個奢侈玩具會很有意思,像最近買的這輛保時捷918,就可以當做自己與貝貝初見的紀念品。

時間過得很快,眨眼就又到了周末。

星期六的上午,蘇北獨自驅車來到仁川國際機場。

他來接機,李貝貝搭乘了首爾至仁川的航班。

原本他說去首爾接,可是貝貝說沒有必要。

等了十多分鐘,機場的廣播里傳出一個甜美的廣播聲,很快,蘇北就看到一個高挑的女子從通道里走了出來。這位女子背著紅色雙肩包,穿著白色體恤,藍色牛仔褲,臉上還戴著一副很精緻的墨鏡,打扮的非常時尚,一出現就引得周邊人注目。

「貝貝,這裡!」蘇北開心地喊了一聲。

貝貝也看到了蘇北,走了過來。

蘇北讓貝貝把雙肩包拿下了交給自己,然後關心的問道:「旅途愉快嗎?」

貝貝有點哭笑不得,沒好氣地說道:「就是從首爾飛到仁川,什麼旅途啊。」

蘇北傻傻一樂,帶著貝貝上了停在外面的車,朝著去北岸島的碼頭駛去。

「這次來,不但是看拍綜藝節目,而且還可以好好欣賞一下牧場的美景」上了北岸島,蘇歸驅車時有意放慢速度:「牧場是很漂亮的,如果開放的話,絕對可以吸引絡繹不絕的遊客,只是我喜歡清靜,所以只好獨享了這片美景……而且也截圖好好嘗嘗我培育出來的最頂尖的韓牛,蘇歸的廚藝越來越好了,不過是中餐還是韓餐,手藝都很不錯。」

進入牧場后,李貝貝看著車窗外唯美的風景,也不由點頭讚歎:「的確好美,像是從話里走出來的一般,真沒想到你這裡會這麼漂亮,在如此風景優美的地方養育出來的牛肉,味道難怪會那麼好。」

蘇北一笑,道:「主要是牧場的牧草好,養牛主要看的是牧草,我已經讓蘇歸殺了一頭特供牛,中午讓他做全牛宴。」

「殺一頭牛?」李貝貝側頭看向蘇北:「會不會太浪費了?我隨便吃點就好了。」

「不浪費,牧場的特供級牛肉本來就是養著自己吃的,上次殺了一頭已經吃完了,這次就算你不來,也要再殺一頭,我可是很好吃也很能吃的。」蘇北笑著又解釋了一下牧場牛肉的分級。

當聽到比特供級牛差一個檔次的極品級韓牛一頭要賣到四萬美金,被震住了。

一頭極品級的韓牛市場價是接近四萬美金,那麼一頭特供級韓牛豈不是市值最少也是四五萬美金?

這麼貴的牛肉,蘇北說只供自己吃,不對外出售……這一下,李貝貝對蘇北說自己好吃有了一個很清晰的認識。

的確很好吃。

看著蘇北輕描淡寫地說著一頭價值四五萬美金的肉牛怎麼做比較好吃,李貝貝心裡如此想道。 牧場入口特意修了一條馬路通往西邊的別墅,也就是後來新修的別墅。在離別墅還有五百米遠的地方,有一個被一排排果樹圍住的停車場。

停車場很大,這是當初在修建別墅的時候設計師一個非常得意的設計,除了圍住停車場的果樹,停車場上方還有一個環保的新型材料製作而成的可升降、開合的雙層屋頂。

這是蘇北獨自擁有的停車場,如今這裡只有一輛今天他還開著的韓國中檔車,再過個七天,從義大利空運過來的法拉利918就會停在這裡。

出了停車場,是一條碎石子鋪成小路,小路只有一米五寬,路兩旁是草地。路延伸過去兩百來米分出一個交叉口,一條通往別墅,一條通往沙灘。

李貝貝踩著碎石子,遠遠地看見一棟很大的別墅,而別隱隱聽到一些海浪聲,轉過頭望去,能隱隱看到大海。

自從進入牧場之後,她就發現牧場的空氣實在太好了,她覺得可能與牧場放眼望去,滿目翠綠有關。她真的被牧場美麗給迷住了,包括眼前這棟雖然很大,但是與牧場融為一體,看上去特別精緻的別墅。

「小北,你這裡實在太美了,而且沒想到,你這麼土豪。」李貝貝要比蘇北大上三歲,所稱呼他為小北。

李貝貝是有見識的人,這樣一個唯美的牧場,而且產出的是如今韓國賣的最貴的韓牛,卻是蘇北一個人私人領地。

蘇北得意的笑了笑,轉過頭略帶臭美地說道:「那當然,我可是蘇北,貝貝姐,喜歡這裡那以後就常過來。」

兩人剛進別墅區域,早已等候多時的蘇歸立即迎了過來:「老爺,全牛宴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開餐。」

蘇北點點頭:「你去準備一下,貝貝姐剛到,先洗漱休息一下,一個小時候之後開餐。」

蘇歸領了指令先一步返回別墅,去廚房做最後的開餐準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