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前方緋月在沉默了片刻之後,心中的震撼之意,這才慢慢平復下來。

「祖訓誠不欺。」

「他確實是我緋氏一族,等待了千年的那人。」 帝國老公,借個吻! 緋月低喃一聲,她還一息記得,小時候父親的教導,以及她當時看到祖訓時,那不屑一顧的神情。

此刻想來,心中感慨萬分。

思索片刻,緋月隨之上前一步,她的臉上露出嚴肅之色。

「雲前輩,此戰過後,宗門強者損失不少,本宗建議宗門一脈,暫時封山,葉尊主傷勢不輕,怕是要在宗門內閉關百年。」

緋月眸光閃動,望向眼前之人輕聲道。

「老夫明白。」雲中子連忙抬手開口。

以他的睿智,自然清楚緋月話語中的意思,那葉飛離去之事,五宗後輩之人,無疑是知道得越少越好,但今日之戰,必將傳頌百年。

說罷,他隨即轉身,向著五宗眾人所在之地踏空而去。

岩地前,緋月此時轉頭,望向身旁的李珊,二女對視一眼,臉上均是露出了笑容。

……

古仙國,東部平原。

此地,唯有國境邊緣,穿過平原之後,便是黑海蠻荒之地,很少有武修踏入,傳聞萬裡邊境之力,唯有一城矗立,名曰無名城。

城內多是些兇惡之輩,亡命之徒,得罪了王都,宗門一脈,無法繼續留下古仙國境內的武修,多半會踏入此城之內,盤踞一方。

東部平原半空,此刻有流光臨近,只見一位身穿淡袍,神情冷峻的青年,此時身形陡現。

「玉石記載不錯,前方三百里處,有著一處古傳送陣。」

這青年,正是葉飛無疑。

他此刻矗立與半空,眼中有藍光忽閃,望向手中的玉石。

「冥帝么,你到底想要什麼?」 迷弟變boss:呆萌女的春天 收起了玉石,葉飛眼中有精光閃過,此人他本可以不見,此刻利用長生老人留下的玉簡,立刻古仙國便可。

但他卻是並沒有如此,特別是冥龍族一行后,葉飛能夠感覺到,那位王都第一統領的身上隱藏了許多秘密。

此人,他必須前去一見。

「呼,呼嘯。」

「……」

東部平原半空,有破空之聲傳來,葉飛腳下一陣扭曲,身影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出現,可見他的前方不遠,有著一處凹形盆地,其邊緣之處,在其靈識的籠罩之下,有著明顯的靈力波動。

「穿過此陣,可踏無名城。」

葉飛低喃一聲,隨之身形落下。

盆地內,正當他要走上前去之時,其身形陡然一頓,眼中有精光忽閃,體內的靈力凝聚,臉上的表情隨之嚴肅了幾分。

「你受傷了?」同時一道略顯低沉的聲音,傳到他的耳邊。

盆地前,葉飛猛然轉頭,眼中露出奇異之芒。

「冥帝。」

「只是一道分靈么。」

目光所致,只見前方不遠處,一道黑影身旁陡現,那披肩的黑髮,深邃的雙目,眉宇之間透著凌厲之芒,顯然正是王都的第一統領冥帝無疑。

前冥帝,此刻已然走進。

「本帝,等你許久了,如今本帝不在無名城內,你入城之前,本帝有話交代。」冥帝緩緩開口,那聲音中總是透著一股不容反駁之意。

葉飛聞言,此刻不禁淡笑一聲。

「若是葉某選擇不入無名城,你又當如何?」葉飛目光平靜,此刻低聲開口道。

前方冥帝聞言,眼中有微光閃過,他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

「你可想,踏入帝境?」

皇上又追來了 「相助本帝,斬殺古仙皇,本帝可告知你帝境之秘,本帝所指的,並非是古仙國內的虛帝,而是外界之中,踏入帝境之法。」

「即時,你將會成為真正的帝境強者。」

冥帝的話語,無疑是十分誘人,他顯然深知眼前之人性格,單單憑藉幾次相助,想要其相助自己斬殺古仙皇,無疑是不太可能的。

而他此刻開除的條件,眼前之人沒有拒絕的理由。

冥帝話音落下,葉飛眼中不禁閃過一道精光。

「葉某如何信你?」他望向前方之人,此刻直言開口。

盆地前,冥帝聞言,臉上不禁露出笑容,眼前之人的爽快,確實對他的味口。

「道念起誓。」

「外加,一道分靈神魂,以你如今的戰力,掌握了這些,想要斬殺本帝則不是難事。」冥帝更是沒有過多的猶豫,抬手之下打出道誓融入天地。

幾乎是同時,一道神魂之力,隨之出現在了他的掌心,同時直接扔給了眼前之人。

此舉一出,葉飛不禁微微一愣。

他抬手之下,接過神魂查探一番,在確認無假之後,臉上不免露出疑惑之色,此刻眼前之人,無疑是將其性命,這般毫無顧忌的交到了自己手中。

「你去過冥龍界,既然知曉古仙國的真相,又何必如此?」葉飛目光沉靜,抬頭望向前之人問道。

古仙國的真相,越是修為高深的武修,對其打擊就越發,御仙宗的雲天縱,她最後的選擇,便是活生生的例子。

而眼前之人,卻是沒有半點落寞之意。

「呵,這世間真假,本就難以定論。」

「帝境強者,有凝界之力,怕是只是一道意念,足矣無中生有,那道凝聚了古仙國的意念就藏在王都,你明白本帝的意思嗎?」

冥帝臉上的笑容不變,隨之緩緩開口道。

「你想,融合那一絲帝境意念?」葉飛反應極快,心神不免微動。

若當真如此,藉助那一絲帝境意念,或許當真可以變假為真,眼前之人可踏入帝境之列。

「不錯。」

「我只有這個選擇,而你的選擇卻有很多,離開古仙國后,踏入帝境之法,相比起本地來說,那要容易百倍不止。」

冥帝沒有隱瞞,此刻直言開口。

盆地內,葉飛在聽聞之後,此時也是明白過來,這古仙國的帝境意念,他沒有過多的興趣,若是被他融合,就算踏入了帝境,他是已經不在是他。

帝境意念,足矣同化葉飛的所有力量與意識。

「成交。」

「你打算何時出手。」葉飛稍有沉吟,隨之低聲道。

這冥帝準備已久,若是沒有絕對的信心,以此人的心性,絕不敢這般輕易叛出王都。

而且眼前之人,身上的血脈毒咒,居然也消失無蹤,可見其幫手遠不止他一人。

「半月之後,你進入無名城后,先留下城內等待,待本帝回城之後,此事你我再行商議。」冥帝也是爽快之人,此刻直言道。

他顯然是離開無名城許久,其分靈是在此地刻意等待。

「可以。」

葉飛目光沉靜,低聲回應道。

「多謝。」

「待我融合帝境意念,今後你若在外界遇險,本帝絕不會袖手旁觀。」冥帝眼中露出真誠之色,隨即抬手開口道。

話音落下,前方冥帝的分靈,隨之緩緩消散,氣息消失無蹤,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盆地內,葉飛目光微閃,思索了片刻之後,便是緩緩轉身,他的目光凝聚在前方的傳送陣上,身形隨之帶出一道流光。

「此事,不虧。」

葉飛低喃一聲,若是那冥帝不敵,他大可直接離去,若是最終古仙皇敗了,拋開帝境之秘不談,多一位帝境強者充當打手,怕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說罷,他的身形隨之踏入了傳送陣內,伴隨著靈光閃動,他的身形很快消失無蹤。

盆地內,同時很快恢復了以往的平靜。

……

東部邊界,無名城外。

前方目光所致,那是一座黑泥古城,遠處的城牆,略顯殘破,帶著滄桑之意,城門前無人把守,任何人都能輕易入城。

但入城之後,能不能活下來,便是另外一回事了。

此城,凶名在外,本身不受古仙國管轄,其內蘊藏的武修,可謂是龍蛇混雜,多是些兇狠之輩,古城上空更是長年有黑色的戾氣聚而不散。

「這片地界,空氣中靈氣稀薄。」

城門遠處,枯裂的大地上,此刻一位淡袍男子緩步走進。

不多時,他的身影,已然出現在了城門前,靈識向前伸延而去,城內武修強者不在少數,其中不乏界主大能,此城可見一斑。

「呼,呼嘯。」

「……」

後方遠處半空,忽悠流光劃過,只見一位身形高大,身穿淡金色道袍,留著一頭短髮,周身氣勢不凡的男子,此刻陡現。

觀其氣息,已然達到古境中期。

「哼,冥帝當真尋不到人了嗎?這等小輩也被其請來。」

城門前,那男子瞥了葉飛一眼,隨之懶得理會,身形閃動之下,直接進入了古城之內,眼前小輩隱藏的氣息,可見不是什麼高手。

在此人看來,強者根本不屑隱藏。

葉飛掃了前方古城一眼,眼中不禁閃過一道精光。

「他邀請了不少強者……」城門前,葉飛低喃道。

他因為帶上了白色鬼面,以至於身上的氣息不被察覺,被人當做小輩也是情有可原。

就在其思索之時,時而有流光劃過,強者的氣息若隱若現,在葉飛的感知中,更是感應到了界主強者的氣息,踏入城內。

「哥哥,你的面具很好看呢,請問在哪裡買的?」

忽悠,一道清脆的聲音,傳到葉飛的耳邊。

他的身旁,竟是不知何時,出現了一位身穿藍色連衣,看上起五六歲大笑的女孩,眸光清澈明亮,圓圓的小臉給人的感覺十分可愛。

她的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看上去十分開心的模樣。

「嗯?」

葉飛目光一震,體內的靈力,下意識地遠轉,已然如今的實力,被人這般輕易靠近,才發現其存在,無疑是細思極恐。

「只是個,普通的孩子?」

城門前,葉飛轉過頭來,在看清眼前之人後,體內的力量這才收斂。

這藍衣女孩,體內沒有半點靈力波動,方才他的靈識,一直在探查武修,以至於將這個普通的小女孩忽略,這才讓其近身。

「你……」葉飛剛想要開口,前方忽悠同時傳來一道聲音。

同時只見一位身穿黑衣,頭戴斗笠,手中握著一根黑色樹枝的男子,此時向著二人緩步靠近。

「絮兒,不要胡鬧。」

「小女不懂事,見笑了。」那男子聲音平淡,其內卻是透著幾分冷漠之感,顯然是女孩的父親無疑,說罷已然上前來。

葉飛掃了此人一眼,可見其只是個劫境武修,實力不弱但在無名城內,顯然算不上強者。

「無妨,你也是冥帝請來的?」葉飛望向前方之人,臉上露出了疑惑之色。

這圍攻王都之事,無疑是非同小可,邀請之人至少應該是仙境以上的實力,而劫境武修,說起來著實沒有多大用處。

「算是吧。」

「我還有事,告辭。」

斗笠男子,顯然不願多言,拉著小女孩的手,向著前方城內走出。

「哥哥再見。」藍衣女孩開心地揮著小手,道別之後便是轉過頭去,相比起那斗笠男子而言,她的性子,想必多半是隨她的母親。

城門前,葉飛見此情景,也是不便多問,他輕笑著搖了搖頭,隨即不在多想,向前移步踏入了古城之內。

穿過城門,空氣中頓時一陣兇惡之氣撲面而來,整個無名城內,似乎長年籠罩著一股壓抑的氣氛,城內之人大多不苟言笑,神情帶著凝重。

「砰,轟轟。」

遠處城內,時而有悶響聲來,不俗的靈力波動衝天,似乎是有人爭鬥。

而無名城內,對於這種事情,顯然是早已習以為常。

城內,那帶著歲月痕迹的長街上,葉飛緩步前行,此時他的靈識收回,不在四處查探,方才一番橫掃之下,並沒有感應到冥帝的氣息,可見此人當真不在城內。

「葉統領。」

「可還記得我?」

前方不遠處,只見一位身穿黑紗,身形勻稱,面容冷艷的女子,此刻緩步走近,站在了葉飛的身前不遠處,此時目光掃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