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利歐路看着小茂道:『看來間是用來關神奇寶貝的房間。』

小茂點了點頭,表情很凝重,在這間房間里仔細翻找了一下並沒有發現什麼。

隨後便退出了房間繼續往前走,沒走多久便看到了第二個房間。

推門進去便看到滿地都是白色的紙張。

『這間應該就是放資料的地方。』

小茂走進去看着自己腳邊的紙張開口:「找找有沒有重要的資料被遺漏下來。」

利歐路點了點頭,隨後便開始仔細尋找地上的資料。

隨後小茂撿到一張白紙時開口:「利歐路。」

隨後利歐路來到小茂的身邊,然後就看到了小茂手中的紙張,上面寫滿了實驗的步驟與結果。

小茂看着紙上寫的東西,雖然有很多專業術語他搞不懂,但是他卻看到了兩個無比熟悉的字——再生。

隨後除了剛剛小茂找到的那張資料之外,其餘的都是一些沒有用處的。

隨後小茂便把紙張摺疊好放在透明袋中,然後退出房間繼續往前走。

走到最後,便是盡頭。

盡頭也有最後的一間房間,但是房間的門卻打不開。

小茂退了幾步看着利歐路開口:「利歐路,看你的了,波導彈!」

利歐路點了點頭,隨後雙手間便開始凝聚處一團淡藍色的光球,隨後利歐路往門上一扔。

『砰——』

門被砸了一個洞。

小茂和利歐路等灰塵散盡時便走了進去,一走進去便看見裏面都是大大小小的實驗容器。

容器裏面全都是水系的神奇寶貝,小茂看着容器裏面的神奇寶貝不禁的有些心寒。

小茂緊緊的咬住唇沒有開口,隨後利歐路突然朝小茂使用波導,『小茂,我在裏面發現了一隻還有生命力。』

小茂立馬看向利歐路,跟上次在不夜城一樣。

一樣的一整個實驗室的屍體,和一個頑強活下來的神奇寶貝。

還活着的是一條身上有些坑坑窪窪的長的很醜的魚。

小茂讓利歐路使用劈瓦直接把玻璃容器給直接擊碎。

那條小魚像是感覺得救了一樣睜開了雙眼,小茂蹲下身把它抱在懷裏笑着開口:「已經沒事了。」

「笨笨……」小丑魚有氣無力的看着小茂,不一會兒便暈了過去。

它在小茂的懷裏毫無防備的暈了過去,這就說明它十分的信任小茂。

小茂最後再看了一眼身後的實驗室開口:「利歐路,我們先離開這裏。」

利歐路朝小茂點了點頭,隨後便跟着小茂快速奔跑着。

看到水面時小茂和利歐路戴好吸氧器,然後便跳下水離開這座實驗室。

伊布在外面焦急的看着水面,不一會兒,水面上出現波瀾,小茂跟利歐路從水裏出來了。

等回到柚子島后,小茂把東西全都收起來然後跑進神奇寶貝中心,把懷裏的魚交給了喬伊小姐。

這時他才有時間查看那條魚的信息。

「笨笨魚,魚神奇寶貝。雖然身體千瘡百孔,但是擁有在任何地區都能生存下去的堅韌生命力,進化型是美納斯。」

「原來是叫笨笨魚啊,希望它不會有事。」小茂看着急診室的紅燈嘀咕道。

等笨笨魚手術完以後看着它住進重症室后小茂便回到房間里洗了個熱水澡去去寒,然後便開始剪輯視頻,至於資料,小茂便等聯盟派人來拿。

這段視頻發送到聯盟后,聯盟再一次陷入了極度的震驚當中。

已經有過不夜城那一次了沒想到在柚子島下還有這麼一個地方。

至於聯盟處在什麼樣的震驚當中小茂也不管,他現在需要一個人靜一靜,消化一下他今晚所看到的事情。

※※※※※※※※※※※※※※※※※※※※

其實這一個板塊也沒多少章,後面還有三章就結束了,好快啊 他媽那年代的事就不用說,他老婆高彩霞生了四個,都沒去醫院瞧過,妹妹也是身體強健的,怎麼才懷第一個就要去醫院瞧?

蘇瀅決定搬出專家坐鎮:「醫生說姑姑有妊娠高血壓,會突發性頭暈目眩,出了事可了不得,大人孩子都有危險,必須要親人隨時陪著。」

「我和鋥哥哥商量了一下,想讓您問下秦爺爺何奶奶,是不是讓姑姑回家更好?」

「這事不用問秦鋥爺爺奶奶。」秦建國的語氣有些不好,生氣了,「你讓建英接電話,我問她情況。」

妊娠高血壓他不知是什麼東西,但既然是醫生說的就肯定是真的很危險,回娘家簡單,但問題是哪家媳婦懷孩子得去婆家養?常家人死絕了嗎?要養也得在他常家養!

糟了,蘇瀅握著電話一時不知該怎麼辦?

如果電話拿給秦建英,她一聽大哥的口氣,肯定要說她沒事不用回家。蘇瀅看秦建英的臉色已經變了,她已聽到大哥秦建國的話,已經無顏以對,不肯回娘家了。

一隻大手突然伸過來,從蘇瀅手中奪過電話筒,秦鋥對著話筒大聲道:

「我爹,常家人對我姑姑不好,她現在只有回家保命這一條路!她怕這怕那不肯回家,瀅瀅還得給她做思想工作,你那邊還要問東問西,那就等著給你妹妹和侄子收屍吧!」

「啪!」秦鋥吼完就掛了電話。

本來嘰嘰喳喳的公用電話間突然詭異安靜下來,所有人目光齊齊射在秦鋥身上,但他自身就有光,將這些光反射回去,就不約而同落在旁邊的秦建英身上。

眾目睽睽下秦建英羞愧難當,她低頭咬牙就朝外面沖,蘇瀅拉也拉不住,秦鋥則是來不及拉,眼看秦建英就要跑了,一個粗壯的大媽突然站出來,伸雙手擋住她,大聲道:

「大妹子你跑什麼,我看你跟我一樣,是有把子力氣的人,他瑪的誰對你不好,你怎麼不打?還要你侄子來操心?」

她拍著胸脯道,「我也不怕說給你聽,我那男人也是對我不好,全聽他媽的,老娘就打,鬧他個雞飛狗跳,要不好過誰都別想好過!我才不回后家去看嫂子的臉色讓我媽為難。」

蘇瀅哭笑不得,大媽這叫什麼勸?前面說的還算好,後面這條不就是讓秦建英不回娘家嗎?

大媽一起頭,公共電話室里又亂糟糟的議論起來,蘇瀅對著秦建英不住勸說,可她無法阻止周圍人各舒己見。

有勸秦建英忍的,誰家過日子能順順心心,要不怎麼有多年媳婦熬成婆的說法呢?

有勸秦建英和婆家鬧的,這會哭的孩子有奶喝,你不叫不鬧他們就拿你當冤大頭。可秦建英如果是個會鬧的,能到今天這一步嗎?

還有的開始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娘家有嫂子有侄子侄女,還要養老爹老媽已屬不容易,你一個外嫁女回去也沒什麼好日子過,還得帶累老父母傷心難過。

有了孩子最後你也只能回到丈夫家,到時更有得氣受,不如之前就受著些,慢慢也就習慣了,多大點事呢? 另一邊,牧羽被帶進了小黑屋。

素雅、櫻伶,秋菊三人,進房的第一件事就是脫掉了外衣。

這讓牧羽一頓羞澀。

「你們這是要幹嘛?」牧羽強作鎮定的問道,內心有些緊促。

「幹嘛?你說孤男寡女的,能幹嘛?都到這份上了,還不明白嗎?」素雅邁著婀娜的身姿上前。

牧羽步履蹣跚,可還是想糾正一下,這不是孤男寡女。

是孤男仨女啊!

其實牧羽還算鎮定的了,因為他有絕世修為,不怕被強上。

只是這種場景還是第一次見,他想看看她們下一步想做什麼。

秋菊終於露出了本來面目:「牧公子,你看我身材如何?」

唰的一下,露出了嬌嫩的胸脯。

絕世大兇器也在呼之欲出,所幸她還保留了最後的底線。

美個嘚兒!

在他眼裡,龍母那種才叫美,美得三界粉黛無顏色。

至於眼前這三位,雖然也擁有一副惹人蠢蠢欲動的皮囊。

但是對牧羽來說,就是low!

「作為姑娘家的,還是矜持點的好。」牧羽似笑非笑的道。

他只把三女當做一種樂趣,甚至是玩物,因為他從不缺女人。

試問二品金仙大佬需要女人么?

櫻伶看著一副怯懦姿態的牧羽,內心的佔有慾突然升騰。

「大家都是半步仙人,半仙配半仙,多好呀,況且我們姐妹長得也不差……」櫻伶赤著腳道。

她的腳尤其精巧,大小適中,是最漂亮的那種腳型。

可惜弄了個比較反人類的屎綠色美甲,瞬間拉低了檔次。

說實話,三女有些不理解牧羽現在的反應,這是榆木腦袋嗎?

剛才在蘭桂居的時候,以為這傢伙明白了她們的心意。

可沒想到,這就變臉了。

「公子,我可以理解為這是半推半就的意思嗎?那我可要來了。」

說完素雅將牧羽一把撲倒在金絲大軟床上,二女緊隨其後。

奇怪的是,牧羽還是沒反抗!

「三位,請放尊重一些,不然我可要叫了?」牧羽淡定的道。

他的手腳已經被三女給按住了,但是表情一點也不慌張。

櫻伶可不怕,粉唇已經懟到了牧羽的面頰上:「叫吧,就算叫破喉嚨也沒人救你的。」

「也不要試圖反抗,因為你只是一尊半仙,我們有三尊!」

隨後三女各自釋放了體內饑渴難耐的丹氣,迫切需要調和。

原來如此!

牧羽一眼就看出了她們的丹氣的不對勁,異常的暴戾。

這種暴戾在體內不會產生破壞,卻能無限擴大宿主的慾望。

也就是說,暴戾丹氣引起的發熱不會傷害身體,但是會難受。

「公子,我難受,你就從了我們吧。」素雅非常難受的道。

看見這一幕,牧羽面若冷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