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別說是他,剛纔他帶着秦飛走向李清歌的桌臺前,餐廳內有好多人都朝他們瞧了過來,估計那眼睛都是盯着李清歌看的,不然誰會看兩個男人。

看着李清歌,再看了看秦飛,黃店長更加疑惑了,秦飛到底是什麼身份?

居然能讓總部親自打電話來讓他招待,雖然說他只是個小店長。

還有,坐在秦先生對面的女人好漂亮啊!人長得美貌就算了,還無不散發出一股高貴的氣質,那個張燕什麼的就差多了,簡直一個天一個地。

秦飛點了點頭,道:“行吧,你先去忙,有什麼我再叫你好了。”

對於黃店長的服務態度,秦飛感覺還行,至少不像下面那兩個保安,狗眼看人低。

待黃店長離開,秦飛看向李清歌,打趣道:“你挑的這個位置也太好了吧,我一進來就成爲全場的焦點,這得多虧你這個大美女呀……”

說完,他又掃視了一眼餐廳,感覺到好多雙眼睛還在盯着他看,不禁搖頭苦笑。

李清歌挑的位置,正是整個二樓餐廳的正中,前後左右都有人。

而李清歌又長得很漂亮,秦飛坐在李清歌的對面,自然就成了全場所有男人攻擊的目標。

李清歌噗嗤一聲,咯咯笑道:“這不正好嘛,好讓全陽城頂流的人物曉得秦總你……”

秦飛擺了擺手,道:“別秦總秦總的了,你還是直接叫我秦飛吧,我聽着順耳些,哈哈。”

李清歌白了眼,正經而又欣賞似的看着秦飛,覺得這個男人好奇怪,明明身家不弱,很有錢,卻爲何還穿着普普通通的衣服。

秦飛見她這般看着自己,不由打趣起來,“怎麼,被我的魅力給吸引住了?”

“是的,你太有魅力了,所以我很好奇。”李清歌道。

“哦,好奇什麼?”

“好奇你爲什麼那麼有錢,然後爲何別跟的男人不一樣。”

“怎麼說?”

李清歌俏臉嫣然道:“我覺得你的魅力在於低調,不做作。”

“不像其他男人,恨不得在別人面前彰顯自己,證明自己有錢,證明自己有家底,你知道嗎,我特討厭那樣的人。”

“這就是秦飛你的與衆不同!”

秦飛聞言,嘴角勾笑,沒有料到李清歌會給他那麼好的評價。

“你這麼誇我,不怕我飄了嗎?”

“咯咯,你那麼低調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會不經誇,更別說飄了。”

“哈哈,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李清歌也。”

說完,兩人相視一笑。

秦飛又道:“剛纔你說對我好奇,我聽說哈,如果一個女人突然對一個男人起了好奇心,那麼她離愛就不遠了。”

李清歌聞聲,臉色開始紅潤了起來,恰似一抹玫瑰別在臉上,很是好看,她道:“胡說,我纔不會愛上你呢……”

“故作矜持了吧?哈哈。”

李清歌臉色越來越紅,爲傢伙揭人家的短這好嗎?

說實話,上次同學聚會見到秦飛時,她心底沒來由的就生出一絲情愫,以爲兩人以後不會再見面。

但陰差陽錯,他們居然會在龍庭會所再次碰面,那時候的她正處於低谷,誰知秦飛的再一次出現,並且幫助了她,讓她內心的情愫又一次激增。

李清歌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沒有,喂,別聊這個話題了,我好尷尬啊……”

秦飛笑了笑,沒想到這個女人那麼不經挑逗。他只好止住了這個話題。

“對了,你突然約我吃飯,不只是閒聊吧?”

李清歌揉了揉炎熱紅潤的臉蛋,一邊白了眼秦飛,“怎麼,要是閒聊你就不出來了嗎?”

“也不是,老同學叫來吃飯,再忙我也得抽出時間趕來呀。”秦飛道。

“是呀秦總每天忙得很,說到這個,我想起剛纔打電話給你時,我好像聽到一個女孩子的聲音,是你女朋友嗎?”李清歌問道。

說出這句話時,她心裏頭呯呯地亂跳,就好像小鹿亂撞一樣,加速跳個不停。

秦飛道:“哦,你說的是張姨和貝姐吧,她們一家以前跟我家是世交,我來陽城就是來接她們回封城,這是我媽交代的事情。”

李清歌聽了,有些暗暗竊喜,她加速呯跳的心這才放緩了些,剛剛還以爲是秦飛的女朋友呢。

“那你有女朋友了嗎?”李清歌低頭羞澀地問了這麼一句。

秦飛眉頭微微皺了皺,點了點頭道:“有啊,但她沒跟我來,在封城。”

李清歌一聽這句,心底裏忽然有種失落感,但很快又恢復了以往的樣子,笑道:“像你這麼有魅力的男人,估計你的女朋友不會差到哪裏去。”

“記得哦,有時間你要帶出來讓我這個老同學學見見,認識認識,萬一你對女人的心思不太瞭解啥的,可以找我幫忙解答,我可是高手……”

說到後面,李清歌咯咯一笑,也不知道是在掩蓋自己的失落還是咋的。

秦飛笑道:“放心吧,咱們既然在餐飲業務上合作,有的是機會,改天就帶出來給你認識。”

“那一言爲定。”

李清歌話題一轉道:“對了說到這個合作,我想先請你隨我去我們家的瓜果基地瞭解一下,順便逛逛我們那裏的山水,想必你去了,肯定不會後悔。” 秦飛聽了,很感興趣地說道:“聽你這樣說,你們那兒風景很好?”

“何止很好,反正你到時候去了肯定會有種流連忘返的感覺。”李清歌拍着胸脯保證道。

那一拍,秦飛只覺得兩座大山在顫動。


這個女人咋生的,長得好看就罷了,身上居然毫無一絲贅肉感。

跟林雨晨比起來,兩人的美貌不遑多讓,但李清歌的身材顯然好一丟丟。

噗!

想哪去了……

秦飛摸了摸鼻子,笑道:“那我更加期待了,我此前剛跟我集團旗下的員工講呢,哪天帶他們去旅遊旅遊,這次首選得去你家鄉看看。”

去旅遊,無非就是放鬆放鬆,李清歌說她家鄉山好水好,加上這個女人長得那麼漂亮,估計不會差到哪裏去。

“咯咯,那就這麼說定了。”李清歌笑了笑,而後又正經了起來,她道:“我這次叫你出來,不止是爲了邀請你去我們家鄉看看,還有一個忙讓你幫。”

秦飛眉頭挑了挑,道:“清歌,有事直說吧,咱們這個關係不要見外。”

聽見這句話,李清歌臉上笑容更燦爛了,“我聽說這家米萊高級餐廳的老闆是封城人,據說這個老闆是地產和餐飲起家,反正各個領域都有涉及,家大業大,是個牛人。”

秦飛一聽到這,眼裏閃過了一絲笑意,曉得李清歌所說的人是誰了。

這妮所說的牛人不就是唐川河嘛。

“然後呢?”

“是這樣的秦飛,你是封城的,想必你應該曉得這家店的老闆吧?”

“曉得呀,我們私底下還是朋友……”

秦飛本來想說唐川河是他的手下,但避免李清歌誤會他扯蛋,只好說是朋友。

李清歌臉色一喜,侃侃而談道:“那就太好了,其實秦飛,我有個大膽的想法,就是讓你幫忙牽個頭,咱們好跟米萊高級餐廳合作,如果事成了,咱們的瓜果蔬菜企業也算是成功邁出了第一步。”

“要知道,米萊高級餐廳在餐飲業一直名聲赫赫,在全國不下一千多家連鎖店,都在爲頂流社會服務,倘若咱們的產品入駐這家餐廳,肯定會不同凡響。”

“可以,就依你吧。”秦飛點了點頭,覺得李清歌還是有些生意頭腦的,合作的事情他也就放心。

“咯咯,好!”李清歌說着,肚子咕嚕一聲,才發現自己肚子餓得呱呱響。

她很不好意思地說道:“秦飛真是不好意思,跟你說這個事兒倒忘了點菜。”

“哈哈,沒事兒,反正我不怎麼餓。那咱們還是先點東西吧,瞧你這妮子估計爲處理瓜果蔬菜的事兒餓扁了。”

秦飛說着,舉手打了個響指,“服務員……”

李清歌嫣然一笑,“咯咯,你還挺貼心的。”

隨後一個報務員拿着菜單走了過來,“先生,請問您要吃點什麼?”

“額,我先看看……”

秦飛接過菜單,粗略看了眼,菜名啥的都是英文,沒有一句中文。

這讓他有些不解了,餐廳老闆是華人,在本國居然用着英文標示。

難道用英文就顯得高人一等?

秦飛正要指菜名,眼角的餘光瞥見張燕摟着那個脖子戴金鍊條的壯漢走了過來,兩人目光正盯着他和李清歌看,面上擺出一副鄙視的表情。

“怎麼,土鱉,全是英文看不懂了吧,咯咯……”張燕走到秦飛身旁取笑道。

嘲笑了幾聲之後,還沒待秦飛回應,張燕的目光轉向李清歌身上,眉頭輕挑道:“我道是誰呢,原來是清歌你呀。”

說到後面,目光又輕瞥了秦飛一眼,用尖酸刻薄的語氣說道:“難怪這個土鱉能來這裏吃飯,原來是因爲清歌你。”

“你們倆真是處到一塊兒去了,但我沒有想到清歌你口味那麼重,要知道整個陽城誰不知道李清歌你爲人裝高冷。這幾年那麼多人追求你,你居然全都拒絕。”

“就連王家的太子爺想要約你,都得吃你的閉門羹。沒有料到你居然和一個土鱉呆在一起吃飯,傳出去就不怕讓人笑話嗎?咯咯,真是可笑啊……”

李清歌眉頭微蹙,白了眼張燕,沒有理會,看向秦飛道:“秦飛,你認識她?”

秦飛聳了聳肩,笑道:“剛纔在一樓門口,就是這隻蒼蠅在亂舞亂盯,所以我纔過來晚了。”

“哦,難怪你……”

李清歌的話還沒有講完,聽見‘蒼蠅’兩字的張燕氣炸了,秦飛所說的話不就是在罵她像蒼蠅一樣亂飛亂盯嘛。

這種話在她這個千金小姐身上,何曾聽過?何曾被這般羞辱!

她氣炸道:“你說誰蒼蠅呢,你馬上向我道歉!”

這一幕吸引不少人的注目,一些客人吃完飯過後,都想着找些事做,現在看見有熱鬧的,他們哪裏錯過。


更何況能來這個地方吃飯的人,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一眼就看出和秦飛起爭端的是張燕,還有張燕身旁的壯漢跟班。


“有好戲看嘍,但我就奇了怪了,誰都知道張燕可是出了名的潑辣不講理,居然會有人去觸碰那個黴頭。”

“是呀,被潑辣女張燕咬住不住的那個男人到底是誰呀,在陽城我怎麼沒見過這號人物。”

“唉,還別說,跟那小子坐在一塊那個女的,長得還挺漂亮的,好像是李家的李清歌。”

“嘿,都知道李家也是做瓜果蔬菜供應,但拿下整個陽城70%份額的當屬張家,可張燕和李清歌那一桌爲什麼鬧一塊去了?難道爲了男人,還是張燕嫉妒李清歌比她漂亮呢?”

人羣中已經議論紛紛,秦飛沒有理會,他呵呵一笑道:“拜託,我又沒有指明道姓誰是蒼蠅,你怎麼就這麼着急排號入座了呢。”

“哈哈,那小子嘴巴還挺厲害的……”

“搞笑哦,這下張燕碰到硬碴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