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初曉曉點點頭,終於和葉墨寒撤離出去。

很快,他們到了遠處的一處寬敞的河道上,秦奕朗帶著人搜尋了好久,卻終究一無所獲。

葉墨寒將他和初曉曉的發現說了出來,秦奕朗冰冷的目光中閃過興奮。

「那裡面有那麼多人在看守,這下有好戲看了。」

作為一個喜歡戰鬥的人,秦奕朗面對這些人,一直比較激動。

初曉曉想到裡面的那些人,忍不住的狐疑起來。

「到底是什麼人在幫初元冠?那些人看起來不像是普通人,我看他們看守的樣子,好像很有紀律性,不像普通的街頭市井。」

「當然是厲害的人,你以為混黑道的人,都只是街頭市井那麼簡單嗎?」

「更何況這次的對手,是我們都不敢輕易冒險的存在,你說他們是不是普通人?」

秦奕朗冷靜的說了這番話,也是因為對手足夠強大,所以他才那麼興奮的。 「到底是什麼人在幫初元冠?那些人看起來不像是普通人,我看他們看守的樣子,好像很有紀律性,不像普通的街頭市井。」

初曉曉目光微微眯起。

剛才葉墨寒就說初元冠的背後有強大的後盾。

但初曉曉卻迷糊了,以初元冠的能力,會有什麼人幫他?而且能從葉墨寒口中聽到『強大』二字,可見對手的強悍。

如果只是單純的花錢,初元冠真的下得了那麼大的血本么?

「當然是厲害的人,你以為混黑道的人,都只是街頭市井那麼簡單嗎?」

「更何況這次的對手是我們都不敢輕易冒險的存在,你說他們是不是普通人?」

秦奕朗冷靜的說了這番話。

也正是因為對手足夠強大,所以他才那麼興奮的。

他最喜歡做這種具有挑戰力的任務了……

「好了,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布置周密的計劃,首先要想辦法確定昌盛律師在不在那裡面,如果昌盛律師不在裡面,我們貿然闖進去,就等於是打草驚蛇,會讓昌盛律師的處境更加危險。」

葉墨寒打斷了初曉曉和秦奕朗的話。

此刻,男人的眸子中布滿深思,十分的專註、認真。

這樣的他,比任何時候都要俊逸非凡,讓人忍不住想起那句話:認真的男人最有魅力了。

若不是時候不對,初曉曉估計要犯花痴很久。

「裡面的人數比較多,想找個人混進去肯定是非常難,一不小心就會暴露目標。」

秦奕朗接著葉墨寒的話,引出新的問題:

「所以,我們該怎麼做,才能打探到裡面的情況?」

那裡看守的人特別多,如果確定了昌盛律師就在那裡面還好,以葉墨寒和秦奕朗的身手,殺進去也照樣不怕那些人。

但現在問題就是,他們現在沒辦法確定昌盛律師在不在那裡,更不能確定具體的位置。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貿然闖入,一旦暴露了目標一定會給昌盛律師帶來危險。

一時之間,眾人都陷入了僵局。

初曉曉遇到這種事,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畢竟她不擅長救人,只能靠葉墨寒和秦奕朗了。

兩個男人都很帥氣,尤其他們思考的樣子充滿了男性魅力,此刻,初曉曉只能指望他們了。

葉墨寒的腦海中,閃過那片住宅區的種種畫面。

那棟房子總共有三層,每一層的佔地面積都很大,尤其那裡守衛森嚴、人和監控器都有,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

只能從敵人的方面入手,喬裝打扮成他們的人?

這種方式看似可行,但其實行不通,因為像葉墨寒和秦奕朗這樣高大帥氣的男人,普通人只要看一眼,就會有印象。

所以,他們一定會認出來的。

讓女人去勾引那群看守的人?似乎也不行,那些人的步伐很有紀律性,一定受過專業的訓練,是不可能那麼容易上當受騙的。

那,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葉墨寒的腦袋飛速的運轉著,這一刻把所有能想的辦法都想了個便,可依舊沒有一個可行的方法。

就在他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突然想到了那些監控。

「對了,監控!」

男人深邃的眸子閃過睿智,「我們從那些監控入手。」

「監控?!」

初曉曉聽到這個詞,一雙眸子瞬間掛著欣喜,「這個辦法不錯。」

葉墨寒的手底下,培養了許多電腦精英,操控起來並不會有多難……

葉墨寒想到這個辦法之後,就趕緊的拿出手機給沐子塵打去電話。

「位置:西郊住宅區46號,用GPS調查一下附近的情況。」

「還有,那裡有監控,想辦法調出監控查一下蒼昌盛律師在不在那裡面。」

「是!」

沐子塵收到電話,便趕快的命人去調查。

二十分鐘之後,一段視頻,發到了葉墨寒的手機上。

那是,昌盛律師!

只見一個中年國字臉男人被捆綁在椅子上,嘴巴上被貼上了膠帶,他很平靜,甚至於都沒有什麼反抗的意思了,意志有些消沉。

看樣子,被困在那裡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初曉曉看見昌盛律師,首先激動起來,「葉墨寒,一定要保證他的安全!」

「放心,他不會有事的。」

葉墨寒輕笑了笑,接著吩咐身邊的人,「你們四個,保證初曉曉的安全,其他人跟我走。」

「是!」一群手下聽到命令,趕緊的按照吩咐做事。

初曉曉看著葉墨寒那霸氣又決絕的臉,忍不住拉住他的手,「等一下。」

「怎麼了?」葉墨寒疑惑,轉過頭。

「你要注意安全,你不是說這一次的對手很強大嗎?我擔心你會有危險。」

是真的擔心。

葉墨寒為初曉曉做了太多太多了,她是真的很怕他會出事……

「乖,在這裡乖乖等我回來。」

葉墨寒看著初曉曉那擔憂的小眼神,唇角忍不住扶起一抹淺淺的笑意,心情甚好的將初曉曉拉到身邊,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個淺淺的吻。

小女人沒有說話,乖乖的任由葉墨寒親吻著,那小眼神里掛滿了依依不捨。

秦奕朗站在一旁,他感覺他的眼睛里長了針眼,無比的刺痛:

「行啦行啦,就別在這裡給我撒狗糧了。」

「初小姐,比這危險一百倍的情況你家未婚夫都經歷過,只不過是救個人而已,不會有多大的危險的。」

他看不下去了,回來的這幾天,他吃的狗糧比他今年吃進去的鹽都多!

就不能別老是虐待他這條萬年單身狗嗎?他真的有些吃不消了啊!

「咳咳……」

聽了秦奕朗這話,初曉曉這才和葉墨寒分開,有些不好意思。

葉墨寒卻一臉的鄙夷:

「怎麼,你單身就不許別人談戀愛?有本事去找個女朋友過來,把狗糧塞回來啊!」

而,雖然說著,葉墨寒卻最終和秦奕朗離開了,他們朝著46號廠房的位置走去……

初曉曉望著葉墨寒和秦奕朗的背影,心裡有些擔憂,但她更是希望大家都沒事,一定要把昌盛律師救出來才行。 李芷馨住的公寓。

林耀被葉墨寒『休假一個月』后,他便找李芷馨去了。

此刻,林耀將大概的情況和李芷馨說了一遍,李芷馨聽到后一張臉瞬間猙獰起來。

「葉墨寒竟然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維護初曉曉那個小賤人?」

在她的觀念里,葉墨寒是一個特別冰冷、特別公正的人,他是一個特別好的領導、上司、更是一個特別好的帶頭人,可如今,當著他那麼多手下的面,維護一個女人?

李芷馨越發覺得初曉曉是個害人的狐狸丨精,冷冷的嘲諷道:

「自己就是個狐狸丨精也就算了,還在別墅里養一隻狐狸,怕別人不知道他們是一家人嗎?」

「看她在寒身邊都把寒迷惑成什麼樣了?繼續這樣下去,葉家的根基一定會毀在這個女人的手裡。」

李芷馨說這番話的時候拳頭緊緊的拽著,就好像初曉曉正在她的手心裡,她要努力捏死她一般、

林耀本來就看初曉曉不爽,聽到李芷馨這話更是贊同的點點頭:

「芷馨小姐說得對,只有您才有資格成為葉家的女主人,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當時初曉曉想去西郊尋找那個什麼白痴律師?」李芷馨忍不住詢問。

林耀點點頭:

「是的,那個律師據說是一個特別重要的人,現在在初元冠的手裡,寒少想將人救出來。」

「但是,我是不贊同初小姐的話,我們找了那麼多地方都沒找到,單憑初小姐一句話,那個律師就會在那裡,根本不可能!」

林耀發表自己的觀念,目光中全是鄙夷。

在他看來,初曉曉那樣的人,除了耍耍小聰明、撒撒嬌,還會什麼?

只有李芷馨才有資格成為葉家的女主人,因為她從小在葉家長大,更是具備著許多葉家女主人才有的魄力。

並不是什麼人,都能跟李芷馨比的。

然而,李芷馨聽到林耀的話,那雙眸子卻眯緊。

「我們現在不是討論那個律師在不在西郊,而是,如果那個律師真的在西郊怎麼辦?」

李芷馨將初曉曉視為頭號情敵,她不管初曉曉到底為什麼要找昌盛律師,總之,一定不會讓她如願就是了。

「芷馨小姐的意思是?」

林耀聽到李芷馨這番話,似乎明白了過來,一雙眸子有些幸災樂禍。

李芷馨看林耀這副樣子,忍不住蹙了蹙眉:

「林耀,你都猜到了還問我,難怪跟在寒的身邊那麼多年,卻沒什麼出色的表現,因為你實在不夠聰明!」

李芷馨說這些話的時候,無疑是嫌棄的眼神。

林耀聽了這番話,心裡瞬間心虛,趕緊的點點頭,「芷馨小姐教訓的是,我應該多動動腦子才對。」

「行啦,現在知道怎麼做了吧?」李芷馨雙手環胸,冷冷的看向林耀。

林耀趕緊點點頭,「是,我知道了,我會去通知初元冠,讓他將人撤離,讓他們有所防備。」



西郊46號。

這邊的監控已經被他們黑掉了,葉墨寒和秦奕朗潛入了一樓,瞬間把一樓的人全部解決掉。

而,昌盛律師在三樓,所以他們還需要繼續往上沖。

兩個男人的身手敏捷,不過十分鐘的時間,就順利的衝到了三樓。

秦奕朗感覺不對勁,「寒少,你覺不覺得這些人很好對付?真的像你說的那樣,赫懿的人在暗中幫忙?」

「如果是這樣,那赫懿的人未免也太水了吧!」

葉墨寒的眸光中多了幾分狐疑,因為秦奕朗說的話確實有道理。

莫非,已經有人在埋伏他們了?

葉墨寒和秦奕朗想到這種可能性,開始防備起來,到處觀望了一番。

就在這時候,一道鼓掌聲拍了起來:

「寒少和秦少不愧是高智商,很快就發現不對勁了!只是,發現得會不會有點晚了?」

一身白色西裝的赫懿,慢慢的從一旁的走廊里走出來,他的步伐很穩重,像個風度翩翩的公子,只是一出場,便吸引了葉墨寒和秦奕朗的目光。

「晚不晚,不是你說的算的。」

秦奕朗的目光中帶著警惕,活動了一下筋骨,已經做好了隨時戰鬥的準備。

「赫懿,我很好奇,初元冠到底給了你多大的好處,會讓你唐唐赫家少爺幫他做事。」

葉墨寒抬眸,看了看赫懿那張如同謙謙公子一般的面孔。

「看樣子你好奇心很重。」

赫懿拖著下巴,似乎在思考如何回答這個問題,沉默了接近一分鐘之後,他終於說道:

「我不妨回答你好了,我的目標是初曉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