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出於刑警的本能,她的腦海中短時間內,閃過無數個可能。

「顧銘,這張信用卡最好是方永元送給你的,否則你就等著坐牢吧!」

刑晴嵐拿起信用卡,掏出一百塊錢放在了桌子上,起身離開。

她經常在這裡吃飯,所以對於價錢非常清楚,一百塊只多不少。

離開這個小店后,刑晴嵐開車向著市裡駛去,既然顧銘都說了,那她就拿著那張信用卡去試試,看看自己究竟能夠能到什麼證據。

半個小時后,刑晴嵐來到了一家方家藥店,選購了一些常備的藥物后,直接將那張信用卡掏了出來,然後說道:「結賬!」

店長看到刑晴嵐手中的信用卡,不由的皺起眉頭,接過去看了一眼。

看到這一幕,刑晴嵐的臉色一變,心道:「顧銘呀顧銘,看來這張卡果然來路不明!」

「這張卡是我們方董事長的獨有信用卡,整個乾正府只有這麼一張,可能透支一個億的現金。不過,在我們方氏集團名下的產業消費,是完全免費的。這是您的卡!」

這時,那個店員微微一笑,將信用卡遞了回來。

「這張卡是你們方董事長的?」刑晴嵐故作驚訝的驚呼起來,隨即將信用卡又遞了回去,「既然是你們方董事長的,那我就能使用了!」

「這張卡不是顧先生給你的嗎?」

店長說著,抬頭看向站在門口的保安,暗中使了一個眼色。

這一幕,刑晴嵐自然看見了,心中卻是震驚不已。

「你說的顧先生,是顧銘嗎?如果是他的話,那就沒有任何的問題了!」刑晴嵐說道。

店長一聽,臉上急忙堆滿了笑容,同時暗中阻止了保安。

「沒錯,沒錯,就是顧銘顧先生!」店長無比恭敬的對刑晴嵐說道。

「你能告訴我這張卡是怎麼回事嗎?」刑晴嵐疑惑的問道。

「您持有這張卡,竟然不知道?哦,我明白了,一定是顧先生不想告訴太太您,所以才沒有說。」

店長把刑晴嵐當成了顧銘的妻子,絲毫沒有詢問刑晴嵐的身份。

而刑晴嵐聽后,俏臉一紅,但是她並沒有解釋,現在她最關心的是方永元為什麼要送給顧銘這張高達一億透支額度的信用卡。

「事情是這樣的,顧先生是我們方家方老爺子的救命恩人,醫術無比的高超,那就是活神仙呀,現在方老爺子的病不僅治好了,而且還達到了宗師境!」店長左右看了看,聲音壓的很低,恐怕被人聽見一般。 刑晴嵐無比震驚。

方同山是誰,她再清楚不過了,而且對於方同山的情況,她也是十分的了解。

沒想到方同山的病是顧銘治好的。

是不是太邪乎了,顧銘就是個賭鬼,而且整天遊手好閒的,他真的好看病嗎?

但是眼前這個人,那可是方氏集團的員工,而且也是她隨意挑選的一家方家藥店,而不是顧銘指定的某一家。

也就是說,不管自己去哪家藥店,都會是同樣的結果。

「請問,千年的人蔘需要多少錢?」刑晴嵐好奇的問道。

那個店長一怔,隨即搖了搖頭,「無價無市,如果有遇到一顆千年人蔘,那就要燒高香了,我們店裡的鎮店之寶,便是一株人蔘,六百年的,那可是花了三千萬買回來的。」

刑晴嵐聽后,不由的皺起眉頭。

她知道千年人蔘很貴,但是卻沒想到竟然會這麼貴,六百年的都要三千萬,那麼千年的呢。

看來顧銘開出一億的價格並不貴,而是已經算是最便宜的了。

刑晴嵐離開藥店,然後給顧銘打了一個電話:「物理治療多少錢?」

「你改變主意了?」

「對,我相信你了!」

「那就好,還是利用藥物治療吧!」

「我沒錢!」

「我不要錢!」

「不行,我是警察,不接受賄賂,我選擇物理療法。」

刑晴嵐堅定的說道。

她不知道也就罷了,現在知道了,那就更不敢使用藥物治療了。

先不說能不能買到那些珍貴藥材,就算是買到,那需要多少錢,一個億指定不夠,她不想欠顧銘這麼大的人情。

而且在她看來,這就是賄賂,所以她更不會選擇藥物治療。

「既然你選擇了物理療法,那就收你一萬塊吧!」

繁星 顧銘想了想,本來他不想收錢的,可是刑晴嵐的原則性太強,如果說的太低了,又會認為自己是在賄賂她,所以就把價格定高了一些。

「好,我只有每天早上六點到八點有時間,是我去你那裡,還是你到我家來?」

這種事情,必須選擇一個安全的地方,在外面是不可能,最後的辦法是她去顧銘家,或者是顧銘到她家裡。

「太早了吧?算了,早就早吧,那就去你家吧,我家裡不方便!」顧銘說道。

「好,那就每天六點到我家來找我,地址一會發給你!」

聲音落下,刑晴嵐掛斷了電話,一想到那**的治療方法,俏臉不由的紅了起來。

近婚情怯 而另一邊的顧銘卻是搖頭。

還真是一個倔強的傻姑娘,傻的讓人有些心疼,忍不住讓人去呵護和保護她……

回到雲靈山別墅后,果然如顧銘所想的那樣,並沒有人。

顧昊空帶著顧青筠去遊樂場玩,還沒有回來。

顧銘取出一顆開智丹,遞到小白貓面前,「吃了它!」

小白貓用鼻子嗅了嗅,竟然嫌棄的用爪子將開智丹拍到了一邊。開智丹可是純藥材煉製出來的,味道上自然很苦,小白貓嫌棄也是正常。

但是,它生在福中不知福,根本不知道吃下這顆丹藥意味著什麼。

「乖乖的把它吃了,這是你的機緣!」顧銘繼續說道。

小白貓彷彿沒聽見一樣,十分不屑的把頭扭到一邊,竟然還用爪子擋住了鼻子。

顧銘見了,很是無奈,軟的不行那就來硬的,拎起小白貓,硬生生的將那顆開智丹塞進了小白貓的口中。

小白貓也急了,四個爪子胡亂的抓了起來,不停的掙扎著,可惜無濟於事。

開智丹最終還是吞了下去。

甦廚 小白貓忽然安靜下來,雖然它只是只動物,但此刻已經體會到了開智丹的不凡。

一股強大的力量在它的身體內四處遊走,最終匯聚在它的大腦中。

小白貓頓時抬起頭,激動的叫了兩聲,向顧銘道謝!

「你現在已經開智了,你的任務就是保護我的女兒,以後陪在她的身邊。聽懂了就點點頭!」

顧銘微微一笑,看著小白貓說道。

小白貓立即點了兩下頭。

隨即顧銘又拿出一顆丹藥,這顆丹藥是增靈丹,也是專門給動物服用的。

「把這個吃掉!」顧銘將增靈丹放小白貓面前。

這次,小白貓絲毫沒有抗拒,一口將那顆增靈丹吞了下去。

服用增靈丹后,小白貓興奮起來,在房間里上躥下跳的。

增靈丹可以讓動物進化,提升它們的速度力量,讓它們的體內產生無比強大的力量。

小白貓此時就是如此,無論速度還是力量,都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強度,就算是暗勁期的武者,它都能一招制敵。

至於暗勁以上的境界,以它現在的能力還不是對手。

不過,用來保護顧青筠已經足夠了。

誰會為了抓一個孩子,而派出暗勁以上的武者呢?

或許是藥效發揮了出來,小白貓的身體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漸漸的安靜下來。

而顧銘坐在沙發上,也發起呆來。

再一次試著與小天地聯繫,可是結果還是一樣,根本無法聯繫上。

試了幾次都是如此,顧銘只好無奈的放棄。

女總裁的桃運兵王 突然,他想到顧昊空這幾天雖然看上去很高興,就跟一個沒事人一樣,可是顧銘知道,他的心中還在想著那些死去的親人。

想到這裡,顧銘站了起來,他準備再去京城一次,到曾經的顧府看看,看看是否能夠找到顧家那些人的殘魂。

下一秒,顧銘的身影從別墅內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了京城,按照第一世的記憶,顧銘很快便找到了顧府。

顧府已經落敗,大門緊鎖,與周圍的房子想比,這裡如同是鬼宅一般,即使現在是白天,也令人感覺到陰森的感覺。

顧銘左右看了一眼,閃身出現在顧府內。

顧府很大,差不多幾千平米。

院子中雜草過腰,一片零亂。

各種傢具等物品扔的到處都是,許多東西已經腐爛,失去了原本應該有的樣子。

由此可見,當年駱清帶人滅門時,有多麼的混亂。

顧銘從前院慢慢的向後院走去,腦海中不斷的閃過第一世在這裡生活時的片段。

一行淚水竟然流了下來。

「媽的,受他的影響越來越大!」顧銘罵了一句。 顧銘將整個院子都轉了一遍,然而一個殘魂也沒有發生,這讓他感覺十分的奇怪。

隨後,顧銘在每個房間內尋找起來,最終來到了曾經第一世的房間。

房間同樣很亂,落著厚厚的一層灰。

獨佔嬌妻:總裁,溫柔寵 顧銘在房間裡面轉悠了一圈,終於在床前感應到了一股異常的波動。

一道混沌之力打出將床前的位置給籠罩起來,頓時兩道淡紫色的殘魂出現在混沌之力之中。

看到兩人後,顧銘一怔,因為他們正是顧銘第一世的父母。

顧家是一脈單傳,也就是說顧昊空只有這麼一個兒子,也就是顧銘第一世的父親。

看到他們后,顧銘一怔,因為第一世的父親竟然和他在地球上的父親長的一模一樣。

「不用這麼巧吧!」

顧銘苦笑的搖了搖頭,如果以後自己的母親崔月英見到第一世的父親話,會是什麼表情呢?

顧銘不敢想像下去,從神戒中取出兩個養魂玉,將第一世的父母收入其中。

「這可是仙界的養魂玉,相信用不上兩天,你們就能和爺爺見面了!」

顧銘笑了笑,身形一閃便從顧府中消失。

就在顧銘離開不久,駱清帶著一隊人馬跑了過來。

「給我搜,本太子倒要看看是誰那麼大的膽子,敢進入顧府!」

駱清怒吼。

雖然顧府被滅門,然而駱清這麼多年一直派人監視著顧府,就在顧銘進入顧府後,就被人給發現了,並且告訴了駱清。

駱清急忙帶人趕了過來。

「太子,前院沒有人!」

「太子,後院也沒有人!」

「太子,所有房間都沒有人,不過在所有的房間內都有腳印,是同一個人留下的!」

皇城禁軍立馬將查看情況彙報給了駱清。

駱清聽后,不由的皺起眉頭,腦海中突然閃過顧銘的身影。

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來到這裡,又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除了顧銘不可能是別人。

想到上次的事情,駱清恨的直咬牙,「派人繼續監視這裡,回宮!」

此刻,顧銘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大康市,回到了雲靈山。

他將兩塊養魂玉放在一間空房間內。

「你們先在這裡呆著兩天,過兩天後,你們就能見到親人了!」

顧銘說完轉身離開房間,並且布置了陣法。他不希望第一世的父母嚇到顧青筠。

顧青筠在家的時候,那可是每個房間亂躥的。

一個小時后,顧昊空帶著顧青筠回來了,兩人的臉上滿是笑容,看來他們今天玩的非常開心。

顧青筠的手裡還拿著一個大大的棉花糖。

顧銘並沒有急著把小白貓送給顧青筠,準備再喂兩顆增靈丹,讓它的實力達到宗師境級別時,再送給她。

次日早上,顧銘早早的離開了家,來到了刑晴嵐家。

顧銘按下門鈴,很快刑晴嵐便打開了房門。

或許是在家的原因,刑晴嵐穿的很隨便,一件連衣裙睡衣套在身上,衣服被頂得高高的,很是宏偉。

看到顧銘后,刑晴嵐一怔,隨即好像想到了什麼,俏臉一紅,冷冷的說道:「進來吧!你光腳吧,家裡沒有男人的拖鞋。」

顧銘並不在乎,並上門,拖鞋走了進去。

而刑晴嵐則進了卧室,很快換了一套運動服走了出來,手裡還拿著一張銀行卡,遞給了顧銘。

「這是什麼?醫藥費嗎?」顧銘疑惑的問道。

「這是你制服那幾個通緝犯的獎金,三十萬,密碼是010101。」

顧銘聽后,接過那張卡,笑道:「沒想到那幾個碰瓷的竟然這麼值錢。」

三十萬對於顧銘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但是意義卻是完全不同。

刑晴嵐見顧銘把卡收了起來,這才說道:「開始今天的治療吧!」

她對於這種由異性按摩的治療方法,其實還是非常排斥的,但是從方家那裡得到的消息,又證明了顧銘的醫術非常精湛。

所以這一次,她要看看顧銘所謂的物理治療到底有沒有效果,如果沒有效果的話,她以後就不需要顧銘過來了。

「你躺在沙發上吧!」

顧銘本想讓刑晴嵐躺到卧室的床上,最終還是忍住沒說出來,他可不想引起誤會。

刑晴嵐聽后,躺在了沙發上,將自己身體的美好曲線展現在了顧銘面前。

顧銘的眼中露出一絲欣賞之色。

他欣賞了幾秒鐘,然後坐在旁邊,輕聲的說道:「我需要將你的衣服掀起來,沒有問題吧?」

「沒問題!」

刑晴嵐把頭扭向一側,臉羞澀的紅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