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凌洛楓知道自己的父親已經活不過幾天了,雖然聽自己的哥哥說正在尋找一個神醫來救治自己的父親,但她認爲是哥哥在安慰她罷了,哪有什麼神醫能夠將踏入鬼門關的人救活?這根本是天方夜譚。

“凌姑娘,我看你面色憔悴,眼睛紅腫,一定是有事,這可瞞不了我。”葉無雙淡淡地說道。

“啊,有這麼明顯嗎?。”凌洛楓苦笑着說道。

“只是這件事就算跟你說了也是於事無補,還不如不說。”凌洛楓美眸微瞥嘆了口氣,擺了擺手說道。

隨即,凌洛楓便沉默着向教學樓走去,她並不想說,就算說了也沒辦法,只能讓別人同情,同情能夠讓自己的父親好起來嗎?

顯然是不能,所以凌洛楓只是看了葉無雙一眼,便走開了。

看着佳人離去的背影,顯得那麼無助,落寞,不禁讓人心生憐憫。

“哎,凌姑娘……”葉無雙見凌洛楓已經走遠,摸了摸鼻子,輕聲說道:“也許我能幫你呢?”

葉無雙無奈地搖了搖頭朝教學樓走去。 當葉無雙走進教室的時候,看見凌洛楓早已坐在了座位上,手上拿着一本書。

葉無雙看了暗自好笑,明明心裏有事,還假裝看的很認真,只是書都拿倒了,還可以看?

看着凌洛楓一臉的憔悴,雙目無神,怔怔發着呆。

葉無雙苦笑着搖搖頭,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剛坐下,何志偉就帶着一臉猥瑣的笑容靠了過來。

“哎,雙哥,剛纔出去幹嘛了?是不是去跟美女約會了?”何志偉調笑道。

葉無雙真的拿這小胖子沒辦法,笑着說道:“我連女朋友都沒有,怎麼約會?”

“別這麼說,像雙哥這麼英俊瀟灑,風·流倜儻,一朵梨花壓海棠的男人,怎麼可能沒有女孩子喜歡呢?”何志偉說的唾沫飛濺。

葉無雙看了是一陣鄙夷,真不知道這胖子怎麼這麼能說,連忙打了一個手勢:“停停停,我沒你說的那麼好。”

即使一直都很自戀的葉無雙此刻這麼被誇獎,不禁也是一陣老臉羞紅。

“對了,雙哥,你可以去追咱們學校的校花,真的,我覺得你出馬,絕對有戲!”何志偉很肯定的說道。

“哦?校花?就是學校最漂亮的姑娘麼?”

葉無雙也是一陣好奇,這幾天在網絡上,葉無雙可是經常看到網上的論壇啊,新聞什麼的都在評選什麼學校的校花之類的,所以有此一問。

“切,這不是廢話嗎?當然是學校裏最漂亮的!”

何志偉一臉的鄙視。

“那你說說,咱們學校的校花是誰?”葉無雙接着問道。

他也是非常好奇,不知道現代人的審美眼觀到底啥樣。

在葉無雙心中,和自己住在一起的唐姑娘和凌姑娘就是屬於傾城佳人的類型,但至於是不是校花,那他就不知道了。

何志偉霎時間像變了一個人,兩眼冒着桃花,流着哈達子說道:“咱們學校校花的人選有四位,其中一位則是我們班的凌洛楓,還有高三六班的唐魚雁,高三七班的蘇小小,高三八班的蘇佳瑤,這四位都屬於校花人選,身材、樣貌都不分仲伯!”

“呃,你說的我一個都不認識。”

葉無雙裝着很糊塗的樣子,要是讓這胖子知道了他就和其中的兩位住在一起,那過不了幾日全校人都會知道了,那到時候自己可就成爲了全校男生的公敵了。

“嘖嘖,不識帝豪四校花,讀完三年都是渣。”

何志偉搖頭晃腦地說道,把葉無雙鄙視了無數遍。

帝豪四校花可是全校男生YY的對象。


“不過話說回來,雙哥你沒多大的機會了,現在追這四大校花的都是公子哥,富二代,有錢有勢。雙哥,以你現在的處境,真的沒一點希望。”何志偉打擊道。

“……”


葉無雙一陣愕然,剛纔都把自己誇上天,現在一下子就把自己給打入冷宮,這變得可真夠快的。

“我又沒想着追校花,這些都無所謂。”葉無雙聳聳肩無所謂的說道。

“雙哥,你姓裝,你就裝,使勁裝吧!”何志偉嬉笑着說道。

葉無雙已經無語了,乾脆不解釋了,捧着一本書開始翻起來。

何志偉見葉無雙沒再理他,便癟了癟嘴,開始做習題。

雖然他總是嚷嚷着學習沒用,但還是希望考個好點的大學,畢竟這是貧寒子弟唯一可以和富家子弟一較高下的籌碼。

時光飛逝,轉眼便到了晚上。

當下課鈴聲響起時,葉無雙見凌洛楓飛快地奔出了教室,便趕緊跟跟了上去。

只見凌洛楓直奔停車場,上了車,便揚長而去。

葉無雙暗歎,凌姑娘肯定從早上來上課等的就是這一刻吧,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使得凌姑娘一天到都晚魂不守舍的……

忽然間,一輛黑色賓利緩緩地駛過來,隨即在校門口停了下來。

葉無雙一看就知道是好車,肯定是來學校接他們的少爺或者小姐來了,不然陣勢這麼大。

——–

“那個姓葉的神醫真的在這裏嗎?”

車內響起一道顫巍巍的聲音。

“嗯,經過這幾天的搜索,應該確定這個學校有一個叫葉無雙的年輕人,正在讀高三,曲神醫,要不我們下去等等?”

一個身穿黑衣,面如刀削,頗有男子氣概的中年男子恭敬地說道。


“好好好,走,咱們下去!”一個穿着一身白色唐裝的老者激動地說道。

車門打開來,下來兩個人。

一個是身穿黑衣,身材挺拔的中年人;一個是身穿白色唐裝,紅光滿面的老者。

這兩人正是血盟幫的火護法鄭江和天仁堂的主治中醫醫師曲長風。

火護法正是受凌浩宇所託來尋找葉無雙,而曲長風則是過來辨認的。

下了車,兩人站在學校門口眼睛掃過一個個出校門的人,火護法集中精力,盯着校門口出來的人,只要是符合曲長風描述的年輕人,他一個都沒漏掉。

這是救治自己大哥的最後一個辦法,他不想錯過。

火護法對凌天龍忠心耿耿,這是血盟幫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

他一直沒忘記凌天龍對他的知遇之恩,所以當聽說自己的大哥危在旦夕的時候,他像發了瘋一樣到處尋找能夠救治凌天龍的辦法。

後來聽曲長風說一個叫葉無雙的年輕人可以救治凌天龍,他便幾天幾夜都不合眼,在靖海市通過各種渠道尋找葉無雙。

靖海市幾乎所有叫葉無雙的人都被他審視了一遍,今天他剛找到線索,就直接過來了,心中的激動早已吹散了他滿臉的憔悴。

“咦,那個背影!快…快跟上去!”

曲長風忽然看見了葉無雙的背影,既激動的口齒不清,對於葉無雙的背影他是記得非常深刻的。

曲長風的話音剛落。

“嗖”

鄭江腳下生風,朝着曲長風指的一個背影呼嘯而去。

曲長風見此情形驚訝的合不攏嘴,頓時也趕緊跟了上去。

葉無雙正朝着停車場的方向走去,忽然感覺背後有一個人正朝自己跑來,頓時心神一凝,是敵是友?

便馬上運行真氣集於雙手,如果那個人敢偷襲,那他不介意讓那個人嘗試一下空中飛人的滋味。

“哎,葉……”

鄭江幾個呼吸之間就掠到了葉無雙的背後,手剛接觸到葉無雙的肩膀,頓時感覺一股讓他膽寒的掌風朝他拍來。

嚇了一跳,話都沒說完就急身而退。

“呼嗤!”

雙手刺破空氣發出尖銳的聲音,葉無雙暗道一聲不好,竟然打空了!

擡眼冷冷的盯着眼前的這個中年人,在這種情況下都能躲開自己的攻擊,一定不是一般人。

葉無雙神識集中,保持警惕,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這個不知道是敵是友的中年人。

鄭江一陣駭然,頓時內心翻江倒海,要不是自己憑藉多年來求生的本能躲了過去,剛纔那凌厲的一掌絕對會要了自己的半條命!

鄭江頓了頓,恭敬地拱了拱手,說道:“請問是葉神醫嗎?”

葉無雙一頭霧水,疑惑的說道:“如果你要找的是葉無雙,那就是在下了。”

“葉神醫!我是曲長風啊!”曲長風一邊跑一邊喊道。

鄭江可以在幾個呼吸之間趕到,他一把老骨頭了,可不行。

葉無雙順着喊叫聲望去,見一個穿着白色唐裝的老人正朝自己這邊跑來,定睛一看,發現原來是曲長風。

待曲長風趕到,他已經累得氣喘吁吁,緩了緩說道:“葉神醫,上次一別好久不見啊。”

葉無雙淡淡地說道:“嗯,不知道曲老來找在下不知所爲何事?”

葉無雙對這個老者沒太大好感,自己當初救了他,他卻對自己傲慢無禮。

“上次是我的不對,在下有眼不識泰山!”曲長風恭敬地說道。

他可是知道這個站在自己眼前的小夥子,醫術絕對在自己之上,醫學道路上達者爲先,他是明白這個道理的。

“哦,曲老千萬別這麼說,我只不過是一介無名小輩,習得一點醫術,神醫之稱可不敢當。”葉無雙擺了擺手說道。

“撲通!”

一旁的鄭江見曲神醫都對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畢恭畢敬的,頓時明白了這個剛纔一掌差點打死自己的年輕人絕對不簡單。


這個年輕人一定有辦法救自己的大哥,所以毫不猶豫地跪了下來。

“求葉神醫救救我大哥!”鄭江滿臉悲慼之色,抱拳說道。

葉無雙見眼前這個陌生男子竟然跪在了自己面前,一陣疑惑,“曲老,這……”

曲長風絲毫不覺得有什麼奇怪,恭敬地說道:“葉神醫,這位兄弟是鄭江,他的大哥現在危在旦夕,他想請您過去救救他大哥。”

曲長風之所以沒道出鄭江的身份,是因爲怕葉無雙誤會自己等人用身份來強請他過去,那就得不償失了。

“哦?這位大哥請起,你這樣真的折煞小子了。”

葉無雙對眼前這個男子好感大增,僅憑藉這個男子爲了救自己大哥不惜向一個陌生人下跪,那顆忠義之心就讓他很感動。

便趕緊上前將眼前的這位男子扶起。

“這位大哥有什麼就直說吧,只要小子能幫上忙的一定竭盡全力!”葉無雙點點頭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