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再過去五十多米是河流匯聚成的小湖泊,被水流圍繞的圓形河岸上肆意長着一人高的蒿草。雜草叢生中掩蓋着兩座破爛小院,土坯房屋已經倒塌了多數,與遙遙相對的繁華村莊形成鮮明對比。

“牧店主您聽,鬼哭的聲音!”靈雀子拔出本命長劍,一臉警惕。

果然,從臨近湖泊的那棟破房子裏有斷斷續續的哭聲順着風飄蕩過來,“嗚嗚嗚……我死得好慘……”

唐牧北仔細聽了一下,這麼傳統的靈異臺詞,自己居然還不適應了!

霧草!難道是最近幾天衝擊力太強,被陰界畫風給帶跑偏了?

無月夜女鬼哭,這纔是靈異的正確打開方式啊!怎麼乍一聽還覺得太老套過時了呢?

要是按照陰界歪的拽不回來的畫風,這會兒難不成女鬼哭要變成單口相聲或者rap才覺得正常?

下次再遇到想完成願望的厲鬼,先問一句:你有freestyle嗎?

霧草!這個想法很帶感啊!

想想看,自帶背景音樂動次打次動次打次,然後裝修高大上的店鋪裏,厲鬼打着節拍:一鬼我飲酒醉,醉把王者十連跪;隊友他獨相隨,我只求排位來開黑……

唐牧北腦補了一下,頓時覺得那畫面辣眼睛!

閃婚蜜愛 “走,看看去。”他沒敢再想,感覺一下沒有什麼威脅,便將皮鞭隨手別在腰裏。

深一腳淺一腳從一人高的蒿草中步行過去,接近最後一間破舊房間才真真切切聽到鬼哭聲。

是個女人,聽聲音年齡似乎還不大。

“咯吱!”推開半閉着的破舊木門,腐朽木頭與滿是灰塵的石頭底座摩擦,發出刺耳的響聲。

“嗚嗚……”正低頭嗚咽的白色人影頓時停止哭泣,受驚嚇一般尖叫道:“啊!你們是什麼人?幹什麼的?救命啊!”

一聲尖叫後,白色影子一晃就消失不見了。

留下站在門前的唐牧北和靈雀子,對視一眼兩人都是一臉黑線。

你特麼纔是厲鬼好伐?

我們就推了個門,怎麼就把你嚇成那樣了?就這點膽子,你到底是靠什麼才能維持厲鬼形態的?

“牧店主,它躲起來了怎麼辦?”靈雀子在滿是灰塵和破舊傢俱的屋裏轉了一圈,沒發現女鬼的藏身之地,無奈攤手道:“附近就這麼一個厲鬼,還被咱嚇跑了。”

雲若塵 唐牧北嘆了口氣,屏氣凝神幾秒鐘後氣沉丹田吼了一聲:“給我出來!”

店主光環加持非常有用,再怎麼說這兒也是景瑤城的地盤,店主大人在自己地盤上下達命令,轄區內的厲鬼是要聽從指揮的。

果然,一道白色身影從破炕角慢慢飄出來,疑惑問道:“牧店主?那是個啥?我怎麼不由自主就出來了呢?你們是幹嘛的?來我家裏做什麼?”

靈雀子看向唐牧北的目光再次充滿崇拜神色,不愧是店主大人啊,真霸氣!吼一嗓子厲鬼乖乖的就出來了!

這是位看起來僅有二十二三歲的女鬼,蓬頭垢面身形浮腫。

應該是被人勒死的,脖子都變成紫黑色滿是傷痕;嘴歪眼斜;眼睛還時不時上翻露出眼白;舌頭在一邊耷拉着。

雖然相貌不佳,但能感覺出來這並不是個難纏的女鬼。

“我們想找你瞭解點情況,你別害怕。”靈雀子開門見山問道:“最近在逍遙嶺附近,你有發現過惡鬼蹤跡嗎?”

爆寵萌妞:天降妖妻 “惡鬼?”白衣女鬼舌頭耷拉着說話不方便,又帶着很濃的方言腔調,聽懂它說話有點費勁。

“我不知道惡鬼啥樣子,不過最近幾天附近確實有個氣息很可怕的傢伙出沒。每次它路過附近,我都躲起來。昨天晚上還出現了,來來回回的不知道在幹什麼,你們想找它的話,往北邊一帶的山林裏走走吧,應該在那兒。

別跟它說是我告訴你們的,不然它可能會吃掉我的。

我已經夠慘了,死了變了鬼不想再被鬼欺負了,嗚嗚嗚……” 第4529章

那怕主人閉關在地宮內,可是對方如果來到後院,還是會找到線索,到時候驚擾了主人,照樣會完蛋……

青煙皺眉,神識依舊留意著前院的戰鬥情況,看著自己這邊的暗衛死的越來越多,青煙一咬牙道:「你在這裡看著,禁止任何人靠近這裡,我去把外面的人解決掉!」

「是,主人!」耿明立即說道。

青煙身影一晃,直接消失在原地!

耿明鬆了一口氣,直接在地上坐下,守著入口!

暗處的眉心等到青煙徹底離開后,指尖彈出一顆黑色的丹藥,直接落在耿明不遠處!

丹藥落地后就消失不見了,沒多久耿明的臉色就變得有些難看起來,臉上布滿了黑霧,堅持了一會兒,直接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覺……

眉心直接來到耿明身邊,看了眼下面的入口,順著階梯走了下去!

等到眉心走下去后,看清楚眼前的一切忍不住震驚了起來,原本以為這大使者長老的地下不過是一個密室用來修鍊的,卻沒想到竟然是一座堪稱地宮的地方!

很明顯這個地方是早就存在的,難怪聖主殿的所有大使者長老都住在這裡,看起來就是為了在這座地宮內修鍊啊!

雖然眉心沒覺得這裡的靈力濃郁多少,但是這個地宮看著倒是不錯!

眉心微微感應了一下,就找到了大使者長老的位置,順著大使者長老的氣息,眉心快速的往大使者長老閉關的地方而去……

在經過一個走廊的時候,眉心察覺到其中一個房間裡面似乎有很多人的氣息,但是裡面的氣息卻不是很強,眉心腳步一頓,想要進去看看,想想還是算了!

直接朝著走廊盡頭大使者長老所在的房間而去,終於來到走廊盡頭最裡面的一個房間,房門大概是因為剛才青煙離開,所以虛掩著……

眉心直接推門走進去,入眼就看到左側坐著一個老者,正是聖主殿的大使者長老本人!

讓眉心挑眉的是,此刻這位神秘的大使者長老似乎真的出事,對方的臉頰不斷的有汗水低落,眉頭緊蹙,臉上的五官微微扭曲,似乎在經歷什麼痛苦……

這分明就是修鍊中出了差錯,而且還是外力無法幫忙,只能靠著對方自己挺過去的,萬一失敗,對方怕是輕者重傷,重者會直接走火入魔,甚至隕落……

眉心走到大使者長老身邊不遠處站定,看著大使者長老臉上扭曲的五官,唇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意,看起來真的是老天都在幫她啊……

現在想想,剛才青煙的臉色也不對勁,畢竟青煙是大使者長老的契約獸,主人出事,青煙也會被連累的!

不過,眉心可沒忘記大使者長老不止有青煙一隻契約獸,她記得曾經聽玉雪說,大使者長老還有一隻魔狼王的契約神獸呢!

況且,眉心來之前就做好打算了,為了不生變,她必須快速的解決掉大使者長老,否則出現什麼變故,死的就是自己了! “好的,謝謝你提供消息。”靈雀子點點頭,轉身就準備離開前往北邊的山林裏去搜尋。

唐牧北走了兩步卻是又停下來回頭問道:“你爲什麼不肯去投胎?是不是還有什麼心願沒完成?我能幫你點什麼嗎?”

“我……我想投胎,嗚嗚嗚……可是放不下……”白衣女鬼可能是想起自己悲慘的遭遇,又開始哭上了。它嘴皮子本來就不利索,這一哭就更什麼都說不清楚,“我放心不下……”

嗯,看來這是個有牽掛的女鬼,並沒有太多怨念。

不過,如今靈雀子有任務在身,北邊山林中也不知道有什麼東西潛伏着。唐牧北便勸慰道:“你先別哭了,等我忙完再回來看看能不能幫你完成心願。這麼孤苦伶仃在人世間飄着也不是個事兒,還是儘快完成心願去投胎的好。”

“嗚嗚嗚……牧店主你是個大好人!嗚嗚嗚……那我在這兒等着你回來。”白衣女鬼不知道是激動還是平日就這麼哭慣了,抽泣的更厲害了。

剛踏出屋門的靈雀子聽聞此話身形一頓,隨即又返回來。

她現在對唐牧北充滿敬佩之情,這就是心繫鬼民的店主大人吶!不管何時何地,都在爲厲鬼們考慮着想。即便是在荒山野嶺遇到這麼個孤鬼,也會問問需不需要幫助。

如此內心柔和的店主大人,怎麼能不讓人敬佩?

“牧店主,現在時間尚早那個氣息可怕的傢伙可能不會出沒,您還是先完成這位鬼姐姐的心願,早點將它送上輪迴路吧。否則……”靈雀子可愛的咬咬下嘴脣,遲疑道:“否則,萬一咱走了,那個氣息可怕的傢伙知道它泄露了自己的蹤跡,豈不是對這位鬼姐姐不利?”

轉念一想,確實是這麼回事。

人家出於好心有問必答,萬一真因爲這個被吞噬掉,會害了一條無辜鬼命。

“好,咱們抓緊時間。”唐牧北一口應下。

這次白衣女鬼是真的太激動,它嘴脣抖了抖一句話沒說出來,反倒是豆大的淚珠骨碌碌又開始往下掉。

“這位大姐,冒犯了。”靈雀子見狀上前一步,伸手摸了摸白衣女鬼的頭。

還在嗚咽的女鬼並沒有反抗。

唐牧北看的目瞪口呆,這是……摸頭殺?

過了好一會兒,靈雀子才睜開眼睛將手拿開,見牧店主一臉驚詫的看着自己,便紅着眼圈解釋道:“我會簡易版搜神術也就是讀心術,只要被讀心者不反抗就能非常順利得到自己想要的記憶。牧店主,這個很簡單方便我教您。”

五分鐘後,唐牧北就學會了簡易版讀心術。

伸出手來對乖乖的白衣女鬼也釋放了一招摸頭殺,唐牧北只覺得眼前一亮!自己居然站在一座臨水而建的嶄新小院中!

時間瞬間倒退到三十多年前。

這是白衣女鬼的記憶。

那年,年芳十九的李青梅坐在繫着大紅花的自行車後座上,嫁入吳家。

她自幼喪母,十三歲喪父後便跟隨叔叔嬸子生活。剛滿十九歲,早就嫌棄她的嬸子就收了吳家彩禮打發她出嫁。

李青梅對新婚生活充滿希望。

她不怕苦不怕累,只要能有個溫暖的家,婚後再生個一兒半女。夫妻兩人種田養家侍候婆婆培養兒女,那該是多美好的生活啊。

然而結婚以後,李青梅才知道原來現實並不美滿。

婆家有兩個兒子,自己丈夫吳啓帆是幺兒,婆婆自小就寵愛有加。快三十歲的人了,地裏農活不會幹,就是油瓶子倒了都不知道伸手扶一把。偏偏公公去世早,婆婆一直跟着小兒子生活,沒結婚前她親自管理兒子一應生活瑣事;婚後便指揮李青梅下地幹活在家伺候丈夫和自己起居。

不管是田裏農活還是繁重家務,全都壓在她一人肩上。

那段記憶,真的很不好。

艱苦生活中唯一能讓李青梅能露出微笑的,是大伯哥家的獨生子吳俊豪。

那孩子才五歲,生的伶俐可愛嘴巴又甜。時常在她餓着肚子幹農活兒的時候,悄悄塞給她兩塊玉米餅子,有時候還有煮雞蛋。

李青梅知道那是好心的大伯哥和嫂子吩咐的,因此也只有在兄嫂一家面前才能說幾句真心話。

時間一晃,一年多過去了。

內外操勞的李青梅在一個雨夜生下第一個孩子,是個女孩。

小嬰兒在牀上哇哇哭,婆婆進來見不是孫子,拿起藤條就往李青梅身上招呼。

щшш☢ttκΛ n☢℃ O

一年多做牛做馬的辛勞沒人在乎,只因爲生了個女兒,李青梅就得忍受惡言相向和毒打。生完孩子第三天,她就下牀繼續勞作,否則不但自己遭遇非人虐待就連剛出生的孩子都要遭到婆婆的謾罵。

飯吃不飽,衣穿不暖。

還好有住在隔壁的哥嫂照應,小俊豪每天偷偷給她送吃的。

在這種艱苦條件下,也就是靠着他們一家的暗中接濟,李青梅纔能有母乳來餵養自己的孩子。

然而每次回孃家,嬸子都會嫌棄她沒帶回來什麼好禮品,連頓飯都不願意給,後來甚至都懶得敷衍。李青梅自此再也沒回過去,她知道吞了自己父母財產的叔嬸家裏,沒有自己一席之地。

剛開始挨婆婆和丈夫暴打的時候,大伯哥嫂子來拉架,總是被混帳丈夫推搡。

吳啓帆甚至還幾次三番在村裏造謠,是不是大伯哥跟弟媳之間有不可見人的關係,否則他爲什麼總妨礙自己管教老婆?

時間一長,大伯哥一家也不敢隨便插手他們家的家務事。

孤苦伶仃的李青梅只能自己一個人咬牙支撐着。

時間飛快過去。

第三年寒冷冬天下第一場大雪的時候,李青梅又一次在深夜產下一名女嬰。

“還是個賠錢貨!”婆婆看一眼臍帶尚未剪斷的嬰兒,怒罵道:“你這個掃把星進了門,把我們老吳家的福分都給糟蹋了!你看老大家生的兒子多好,也就你這個賤貨連帶把兒的都生不出來……”

老太婆嘴上罵着,隨手抄起剪刀將臍帶剪斷,把那個剛出生因爲營養嚴重不良像只小貓一樣的嬰兒拿起來,就準備往水盆裏扔。

“不中用。這麼瘦小生下來也活不了幾天,淹死了省省奶,再接着給我生孫子,往後只要生丫頭片子一概扔河裏去!”她說着已經把嚶嚶哭着的嬰兒扔進了水盆裏,任由她掙扎。

剛從鬼門關緩過命來的李青梅看到這一幕,全然不顧自己早已筋疲力盡。

老太婆要淹死自己的孩子啊!

哪個母親能忍受得了!

她發自本能的從炕上掙扎起來,去爭奪搶救尚有一口氣的女兒。

“咣噹!”水盆被吳啓帆一腳踢到牆角,順便踹了她一腳,“掃把星,你還不服勁兒啊!找打呢?”

剛一週多的大女兒被爭吵聲驚醒,在隔壁炕上開始嚎啕大哭。

哭聲引來隔壁哥嫂一家。

等他們夫妻倆進門的時候,吳啓帆早就摸着一根麻繩勒在李青梅脖子上。

眼看人都要斷氣了,他大哥上前救人,卻是被打紅了眼的吳啓帆一把推開,摸着胳膊粗的頂門槓就往親哥身上砸。

血腥味兒沖天的屋裏頓時亂作一團,嫂子幫李青梅鬆綁順氣兒;那邊老太婆嫌大兒子打了小兒子,罵他不孝順拿着藤條追打。吳家距離村子有一段距離,他們家天天打老婆村裏人早就知道也聽膩了,誰也不敢管都假裝沒聽見。

所以最終吳啓帆佔了上風,一棍子砸折大哥的腿,把哥嫂連推帶搡趕了出去。

那邊嫂子拖着腿受傷的丈夫喊人幫忙;這邊剛緩過氣兒來的李青梅卻面對盛怒下的婆婆和丈夫。兩人沒再毒打她,而是去把隔壁嗓子都哭啞的大女兒一把薅了過來,當着李青梅的面往地上摔。

霸道總裁濃濃愛 “喪門星,還敢勾搭我家老大讓他來教訓老孃?我呸!這丫頭片子不定是你跟哪個野男人生的,今兒一塊打死了活該!”惡毒婆婆將剛一週的大女兒摔下去,孩子頭部着地被磕破流出血來,哭得更加撕心裂肺。

李青梅進氣少出氣多,再沒力氣反抗只能看着女兒哭聲越來越微弱,隨後被吳啓帆踹的沒了聲息。

她頓時心頭一堵,最後一口氣沒上來也嚥氣了。

唐牧北睜開眼鬆了手,明白爲什麼剛纔靈雀子會眼圈紅紅的。

李青梅的命運,當真是苦。

“所以你化作厲鬼,是想報復嗎?”唐牧北問道:“是不是想讓我替你復仇?”

“不!”李青梅搖搖頭,“我和兩個女兒的仇已經報了。吳啓帆和那個老妖婆被我折磨了整整三年,每天過得生不如死。而且鬼差大哥告訴我,那兩個畜生不如的傢伙在地獄也會受盡千刀萬剮!”

唐牧北看看屋裏的境況,顯然她自己在這裏飄零已經很多年了,大仇已報還有什麼放不下的?

“牧店主,我這輩子太苦了。雖然仇恨已解,可我還欠了債沒還,所以放心不下不能離開。”李青梅儘量放慢語速解釋道:“當年大伯哥爲了拉架被打斷腿,落下陳年舊疾;雖說我們這邊都死絕了以後他們就搬進村子裏去住,可還是有人說些流言蜚語。

有人覺得我真的跟大伯哥不清不楚;

也有人背地裏罵老吳家家風不好,以至於現在俊豪都三十六七的人了,連個媳婦兒都娶不上。大伯哥前幾年腿疾復發癱瘓在牀,嫂子也一身的病。俊豪那孩子孝順,明明挺有出息還是放棄在外打拼的機會回老家來伺候爹媽。

現在他們過得很不好,都是因爲當年的事。我就想着他們能蓋上新房子俊豪娶上媳婦兒,我才放心。” 第4530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