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再等等,等韓宇把那些獨眼巨人引到埋伏圈的忠心再說,以免有獨眼巨人及時的跳到岸上。”寧平聞言答道。

不多會的工夫,獨眼巨人進入了埋伏圈的中心位置。見始終追不上那個可惡的蒼蠅,狂追了一路的獨眼巨人突然有些厭倦了,停下腳步就準備返回洞穴。就在這時,距離這些獨眼巨人很遠的地方傳來一陣陣轟鳴聲。天生好戰的獨眼巨人還以爲是有什麼對手正在向它們發出挑戰。有幾個獨眼巨人興奮的撥起身邊的一棵大樹充當武器。

也就在這時,發出轟鳴聲的主人現身了,奔流不息的河水一下子就將獨眼巨人給衝到,帶向遠方。也直到此時韓宇等人才發現了獨眼巨人的另一個弱點,這幫獨眼巨人不會水,就見除了幾個獨眼巨人抱着手裏的樹幹在水中一沉一浮,其他的獨眼巨人那都是就水面上撲騰了幾下之後就沉入水底,冒了一陣泡以後就再也沒有了動靜。

“林默寒,輪到你了。”寧平大聲提醒林默寒道。

“知道了。”林默寒冷漠的應了一聲,走到水邊,右手按住水面,結冰的水面迅速擴展看來,沒用一會的工夫就將還在抱着樹幹苦苦掙扎的獨眼巨人給連同水面一道給凍在了一起。

寧平見狀滿意的笑了笑,對菲爾德輕聲說道:“菲爾德,收尾。”

“收到。”菲爾德答應一聲,端起狙擊槍就瞄準了一個獨眼巨人的大眼。目標有成年人拳頭那麼大,想要打中對菲爾德來說並不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隨着一聲槍響,那名獨眼巨人被爆頭了。

“住手!”林默寒突然出聲阻止道。

菲爾德聞言停下瞄準另一個獨眼巨人,不解的看着林默寒問道:“怎麼了?”

“那些還活着的獨眼巨人交給我,你們去召集人手救人。”

“……林默寒,你難道是看上那些獨眼巨人的眼睛了?”寧平看了林默寒一眼,臉色變得有些難看的問道。

林默寒倒也光棍,直接點頭承認道:“不錯,我要拿那些獨眼巨人的眼睛去救人。”

“……隨你便吧。”寧平深深的看了林默寒一眼,扭頭向勇氣號的方向走去。韓宇走過來伸手拍了拍林默寒的肩膀說道:“默寒,辛苦了。”

林默寒有些不習慣韓宇親熱的叫法,渾身不自在的抖了抖,對韓宇說道:“記得把韓夢馨帶上,那些被抓的人不知道現在身上有什麼毛病,早點治療就多一分救活的希望。”

“哦,你說得對。菲爾德,咱們回勇氣號。”韓宇聞言點頭答道。

等到韓宇等人都走了以後,林默寒走到一個抱着樹幹,手腳都被凍住,只有一個腦袋還能活動的獨眼巨人跟前。看到林默寒靠近,獨眼巨人感到了驚慌,在掙扎無果以後,一臉祈求的看着林默寒。

“爲了我的崇高目標,你的犧牲是值得的。”林默寒神情冷漠的伸手搭在了獨眼巨人已經被凍住的手上。獨眼巨人彷彿知道自己即將死將,驚恐的大聲呼叫,希望自己的同伴可以來救自己,但是它什麼都沒有等到。

“冰河世紀。”林默寒輕輕的吐出四個字,獨眼巨人保持着張嘴大呼的樣子被活活凍死,從裏到外的被凍住了。林默寒走到獨眼巨人的腦袋前,伸手按在獨眼巨人的眼睛上,稍微一用力,獨眼巨人的眼珠便成爲了林默寒手中的戰利品,而獨眼巨人則變成了一片片冰屑,消失在林默寒的面前。

欣賞着手裏的獨眼巨人眼珠,林默寒有些遺憾的自言自語道:“可惜,只有瀕死的獨眼巨人的眼珠才管用,否則我這次就可以省去不少麻煩了。”說着話,林默寒手上動作也不慢的將另外兩個僥倖未死的獨眼巨人的眼珠給拿到了手裏。

小心的收好獨眼巨人的眼珠,林默寒擡頭看了看獨眼巨人的洞穴方向,口中自言自語的說道:“也不知道獨眼巨人的洞穴那裏是不是藏有九龍碎玉片?”

※※※

獨眼巨人的洞穴

唐傑等人心懷忐忑和希望的望着洞口,無時無刻不再盼望着營救者的出現。他們的盼望沒有浪費,就在那些獨眼巨人走後沒多久,唐傑等人就聽到了洞外很遠的地方傳來陣陣轟鳴。隨後不久,就聽到洞穴外有腳步聲。

不是獨眼巨人!唐傑等人一臉欣喜的相互看了看,藉着微弱的燈光,唐傑等人看到了獲救的希望。

“裏面還有沒有活人?我們是來救你們的。如果還有人活着,麻煩出聲讓我們知道。”洞口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唐傑一聽聲音立刻拼命叫道:“救命!救救我們!!”

因爲這段時間的事情,唐傑沒有聽出說話的人就是韓宇。而洞外的韓宇卻聽出了喊救命的人是誰。連忙驚喜的問道:“是唐傑嗎?我是韓宇,你還記得嗎?”

唐傑聞言一愣,隨即終於忍不住的哭着答道:“記得,我怎麼會忘記呢?”

說話的工夫,韓宇已經帶着兩個人跑進了洞穴。一見唐傑和唐怡然都還活着,當即鬆了口氣。看了看剩下的人,韓宇問道:“活着的人都在這裏了嗎?”

“都在這裏了。”唐傑重重的點頭答道。

“好,那我們趕緊出去吧。你們還能自己行走嗎?”韓宇聞言答道。

唐傑等人等的就是這句,立刻紛紛站起來表示自己還能行走。唐怡然也想要站起來,不過卻被唐傑伸手按住,就見唐傑扭頭對韓宇說道:“韓宇,怡然她爲了救我肋骨斷了三根。”

韓宇聞言答道:“這個好辦。我們用擔架把怡然擡出去就是了。”

在洞口停留了一會,讓衆人的眼睛稍微適應了一下外界的光線之後,唐傑等人在經歷過這一場生死以後,終於重新站在了陽光下。

得知唐怡然受傷,跟來的韓夢馨立刻開始對唐怡然進行救治。原本獨眼巨人的洞穴四周環境惡劣,到處都是骨頭和蚊蟲。不過在韓宇一把火過後,一切都變得乾乾淨淨,空氣中那股腐臭味,已經逐漸的消失。

唐傑看了看洞外的幾人,臉色有些擔憂的問韓宇道:“韓宇,我們怎麼離開這裏?你別看我們這些人還能走路,但是身體都很虛弱,根本就應付不了突如其來的襲擊。”

“嗯,我知道。所以咱們要在這裏等一會,過一會就會有星船來接我們離開。唐傑,你先吃點東西,喝點水,恢復一點體力再說吧。”

聽了韓宇的話,唐傑也不再多想,接過韓宇遞過來的不多的食物和水,慢慢的吃了起來。不是韓宇小氣,實在是唐傑等人連續擔驚受怕又連續餓了兩天多,現在讓他們暴飲暴食,很有可能會讓他們出現危險。

趁着唐傑等人休息的時候,韓宇飛到了獨眼巨人洞穴的山頂上,趁着四下無人的時候,拿出了裝在木盒中的九龍碎玉片。讓韓宇很失望,這裏並沒有九龍碎玉片,手裏那片九龍碎玉片的指向,筆直的指向了密林的深處。也就是說,想要找到九龍碎玉片,韓宇等人就還需要在這個危險的密林中再多待些日子。

“真是麻煩。”韓宇自言自語的說了一聲,收起九龍碎玉片開始四下打量周圍的地形。閒着沒事的韓宇開始放火燒洞,準備把獨眼巨人的老窩挨個給燒上一遍。等到燒到中央位置的時候,韓宇剛準備要放火,那個最大的洞口內突然飛出一隻巨大的蝙蝠,足足有兩米多長。這隻蝙蝠的出現嚇了韓宇一跳,好在那隻蝙蝠並沒有攻擊韓宇,只是在衝出洞穴之後就頭也不回的飛走了。

“靠,嚇我一跳。”韓宇低聲罵了一聲,兩個火球飛進了洞穴,頓時洞穴內傳出一陣陣悶響。韓宇見狀也不在意,反正他也不指望這幫獨眼巨人會收藏什麼財寶,聽見洞穴內有動靜以後,不僅沒有收手,反而又扔了兩個火球進去,隨後便繼續自己的燒洞大計。

等到林默寒趕到的時候,韓宇已經把獨眼巨人的洞穴給挨個燒了一遍,正在和唐傑等人說話。

看着火勢未熄的洞穴,林默寒有些驚訝的問韓宇道:“這是怎麼回事?”

“放火啊。”韓宇不解的看着林默寒答道。

林默寒聞言翻了個白眼,開口問道:“我是問你幹嘛要放火?”

“唔……我看那些洞穴不爽。”韓宇想了想後答道。

“……”林默寒一語不發的上下打量了韓宇一通,看得韓宇心裏都有點起毛了才緩緩的說道:“我是該罵你做事不考慮後果好呢?還是該誇你傻人有傻福好呢?”

“喂,你說的這兩句好像都不是夸人的話吧?”韓宇有些不滿的瞪着林默寒叫道。

林默寒聞言不爲所動,看了看空中正在靠近這裏的勇氣號後說道:“等勇氣號來了以後不要着急走,看看那些獨眼巨人都給你留下了什麼。”

“……不會是一堆骨頭吧?”韓宇聞言笑着問道。

“骨頭?”林默寒聞言笑了笑,賣關子的說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說着,林默寒伸手開始給洞內降溫。

唐傑等人看着勇氣號緩緩降落,忍不住發出了獲救後的歡呼。

趁着唐傑等人上勇氣號的工夫,韓宇拉着寧平就要進獨眼巨人的洞穴看看林默寒所說的獨眼巨人留給自己的都有什麼。

看着韓宇和寧平如臨大敵的緊張模樣,林默寒輕聲說道:“不要緊張,獨眼巨人已經全被消滅,洞穴裏面是安全的。”

“那可不一定,說不定就會從裏面跑出一隻大蝙蝠呢。”韓宇聞言反駁道。

不料這話一出口,林默寒頓時臉色一變,一把抓住韓宇的胳膊問道:“大蝙蝠?你說的那種大蝙蝠是從那個洞穴跑出來的?”

“厄……從中間那個洞穴。”韓宇被林默寒激動的樣子給嚇了一跳,指了指洞口最大的洞穴答道。

“天意……天意啊……那個大蝙蝠現在在哪?”林默寒低聲嘀咕了兩句後,擡頭紋韓宇道。

“厄……跑了,它突然出現,我沒來得及攔住它。”韓宇撓了撓頭答道。

“跑了?往哪個方向?”林默寒連忙問道。

“那邊。”韓宇指了指之前大蝙蝠逃跑的方向答道。

“……韓宇,或許我們還需要在這裏再待一段時間。”林默寒沉默了片刻之後,緩緩的說道。 隨着林默寒走進獨眼巨人的洞穴,纔剛一進去沒多久,韓宇就被洞內閃爍着的藍色水晶給吸引了。

“默寒,這是什麼東西?”韓宇十分驚訝的問林默寒道。在韓宇的眼裏,林默寒就是一本百科全書,有什麼問題只要詢問,林默寒必定會給出一個答案。

“知道聯盟的要塞炮嗎?”

“啊,知道。……難道製造要塞炮的原材料就是這種水晶?”

林默寒搖了搖頭,“我想聯盟裏沒有哪個會敗家到用這種水晶製造要塞炮。這些藍色水晶,就是要塞炮內負責進行能量轉換的材料……跟你說這些你也不懂,你就知道一件事,這些藍色水晶很值錢,雖然沒有獨眼巨人的眼球值錢,但是這些東西的價值,也是很高的。”

“……話說到這裏,默寒,你在我們走了以後,是不是去摘了獨眼巨人的眼睛。”韓宇想了想後問道。

“嗯,摘了三個。”林默寒毫不掩飾的承認道。

“拿出來給我看看行不?讓我開開眼。”韓宇聞言請求道。

“……可以。”林默寒考慮了一下,從身上帶的揹包中取出了一顆獨眼巨人的眼珠。已經變成寶石的眼球此刻呈現出的是鮮紅色的光澤,在韓宇的火焰照耀下,更是散發出一層炫目的光暈。

“嘖嘖~這玩意可真美。”韓宇由衷的讚歎道。

林默寒聞言答道:“你要是想要,送你一個也不是不可以的。”

韓宇搖了搖頭,把手裏的眼球還給林默寒說道:“謝謝你的好意,我不要。”

“爲什麼?”

“一想到這玩意的前身是別的生物的眼球,我就感到有些不自在。”韓宇憨笑着說道。林默寒聽完以後心裏暗暗點頭,收起眼球對韓宇說道:“既然你不要那就算了。不過這些藍色水晶還是很值錢的,要不要帶回去點?”

“帶一點回去給喬嫣兒做研究吧,正好喬嫣兒正在設計簡易鐳射炮,說不定這些東西可以給喬嫣兒帶來靈感。”

“你不打算拿這些東西區賣錢?”林默寒有些驚訝問韓宇道。

韓宇聞言聳聳肩,“就算想要賣,那也要等我們有機會離開這裏才行啊。再說了,做人不能太貪心,身外之物而已,不用太過在意。”

林默寒聽完韓宇的話後,剛要開口誇韓宇兩句,就聽韓宇繼續說道:“當然,如果得到確切的可以離開這裏的消息以後,我還是會再來這裏一趟的,反正這些藍色水晶也不會長腳跑了,我們的時間還很充裕。”

林默寒到嘴邊的話最終化爲一聲長嘆,扔下一句要去找那種大蝙蝠以後就準備和韓宇等人分頭行動。

獨自一人前往密林深處。韓宇雖然不放心,不過一想到林默寒的本事,再加上他們自己這邊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便也就對林默寒的離去保持了沉默,只是韓宇還是在林默寒離開之前跟林默寒約定,七天以後到勇氣號匯合,過時不候。

至於到時候勇氣號的位置在哪?當然就是掉落在這顆星球的太空堡壘附近,畢竟太空堡壘雖說破舊,但是上面的一些零件還是勉強可以使用的,再加上從那艘遇難星船上面拆下來的零件,喬嫣兒此時已經把自己關在房間裏開始研製簡易版鐳射炮了。

去尋找九龍碎玉片的人不能太多,韓宇要去,寧平不能去。這顆星球既然被林默寒稱爲魔境,那這裏的危險就絕對不止獨眼巨人一個。這次他們湊巧幹掉了那些獨眼巨人,但是下一次,誰知道還會遇到有什麼危險的生物會在這附近出沒。所以必要的武力是需要的。

只是這樣一來,能夠和韓宇一起行動的人也就沒有了。菲爾德需要幫着喬嫣兒製造鐳射炮,石八方需要負責所有人的伙食,而剩下的韓夢馨、林珂又都是女孩子。韓夢馨倒是想去,可韓宇哪裏敢帶着韓夢馨去,只能讓林珂留下看住韓夢馨。至於軒轅楓那些人,一來九龍碎玉片的事情不能讓他們知道,二來他們的實力對韓宇實在是起不到幫助,反而在遇到危險的時候很有可能成爲韓宇的累贅。

“算了,就我一個人去好了。一個人行動好啊,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跑,不用有什麼顧忌。”韓宇笑着對想要隨自己一起去的寧平說道。

“難道我對你來說是個累贅?”寧平皺眉問道。

韓宇笑嘻嘻的答道:“那當然不是,留下你的目的是保護這些人。我遇到了危險還可以跑掉,但是他們這些人,你讓他們往哪跑?”

“……那你自己小心。”

“啊,我會的。勇氣號上的人就拜託你了。”說完,韓宇轉身進入了密林。

※※※

手裏拿着一片九龍碎玉片,韓宇一邊觀察九龍碎玉片的指向,一邊警惕的前行着。穿過獨眼巨人的洞穴不久,韓宇就來到了一座大湖前。這個湖位於獨眼巨人所住的地方下方,先前寧平使用水攻的地方應該就是這座湖的上游。

“咦?”韓宇望了一眼水面,突然就見湖中央漂浮着一具屍體,四周圍圍着不少湖中的異獸,此刻正圍在那具屍體的四周拼命的啃食。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繞道走吧。眼下找到九龍碎玉片纔是最主要的。”心裏打定主意的韓宇悄悄的沿着湖邊繞行,不想要打擾那些正在進餐中的異獸。突然就腳下一滑,好像踩到了什麼。韓宇連忙雙臂張開,讓自己的身體保持平衡,好在韓宇的反應迅速,他沒有跌倒。站住的韓宇低頭想要看看自己踩到的是什麼,結果一看之後,韓宇就感到頭皮一陣陣的發麻,竟然是一截腸子,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的腸子,那是就這一幕,還是讓韓宇噁心的差點吐出來。用力在一棵樹上把自己的鞋底蹭了個乾淨,韓宇儘量不去看那截已經被自己踩爛的腸子,韓宇邁步就準備要走。突然心中就升起警兆,韓宇連猶豫都沒有,直接雙手噴火,躥到了天上。也就在韓宇竄到天上的同時,就在他腳邊的一截爛木頭突然張開大嘴就奔韓宇的小腿咬了過來。

只是韓宇升空的速度很快,爛木頭不僅沒有咬到韓宇,反而讓自己暴露在了韓宇的面前。升到了空中的韓宇這纔看清楚自己剛纔所待的是什麼地方。就見地面那截爛木頭附近的那些爛木頭紛紛爬了起來,張大嘴巴對準了韓宇。

一想到剛纔自己竟然會待在一羣異獸的中間,韓宇就感到一陣陣的後怕。現在見下面的那些爛木頭竟然還敢衝自己張嘴示威。韓宇心中有了一個惡作劇的想法。反正四下無人,韓宇正好趁這個機會把小時候的一個夢想實現出來。單手繼續噴射火焰讓自己待在空中,另一手解開褲釦,掏出了小弟弟,韓宇笑嘻嘻的叫道:“下雨嘍~”

“譁~”局部小雨落在了那羣爛木頭的頭上。

輕鬆完畢的韓宇收回行雨法寶,雙手噴火的向着九龍碎玉片現在指示的方向飛去。至於地面的那些爛木頭,除了憤怒的閉上嘴巴,怒視着韓宇離去,一點辦法也沒有。它們是水中的霸主,但是對付天上的就沒有什麼本事了。

“咦?”韓宇再次確認九龍碎玉片位置的時候,突然發現作爲目標的九龍碎玉片竟然也在緩緩的前進,雖說前進的方向不是朝着韓宇這邊,但是會移動,這本身就充滿了問題。

“嘖,還真是一個麻煩的事情。但願這片九龍碎玉片不是被什麼強大的異獸給吃進肚裏了。”韓宇邊飛邊在心裏暗暗祈禱道。

……

距離九龍碎玉片的位置越來越近了,韓宇的飛行速度也越來越慢,他可不像驚動對方,引來不必要的戰鬥。

“轟~轟~轟~”隨着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傳來,韓宇就見遠處的一片樹林正在成片的倒下,飛鳥被驚起無數,彷彿地面上有什麼東西正在靠近韓宇。韓宇見狀不敢怠慢,左右看了看以後,韓宇選中了一座小山作爲藏身點。

剛剛纔在山頂上爬好,韓宇就看到了一個龐然大物。這玩意韓宇有幸認識,小時候陪夢馨玩鬥獸棋的時候,待在王者位置上的霸王龍,和眼前這隻大傢伙是八九分想象。

“我的媽媽咪呀,這個考驗也太嚴峻了吧?”韓宇呻吟一聲,仰面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仰天長嘆道。

鬥獸棋只是一個遊戲,反正韓宇是不會認爲上面可以幹掉霸王龍的會是一隻小老鼠。連給人家塞牙縫都不夠,怎麼可能會是搞定霸王龍的奇兵?

擡手看了一眼手裏的九龍碎玉片,韓宇心裏默默祈禱自己要找的九龍碎玉片不在那頭霸王龍的身上。只是很不幸,九龍碎玉片堅定不移的指向霸王龍,提醒着韓宇,它的一部分就在霸王龍的身上。

“幹!”韓宇忍不住怒罵一聲,再次向霸王龍看去。這次韓宇發現了一點不同,在霸王龍的頭頂上,突然閃過一道閃光。韓宇還以爲看錯了,連忙定睛觀瞧,果然就在霸王龍的頭頂上,有着一個和手裏的九龍碎玉片一樣,正在發出相同光芒的發光點。

“……這次的任務還真他孃的是挑戰極限哦。”韓宇低聲說了一聲。隨後開始計劃如何在神不知鬼不覺,最重要的是在那頭霸王龍不察覺的情況下,把那片碎玉片給拿到手。

而就在韓宇想對策的時候,正在覓食的霸王龍突然發出一聲驚吼,隨即撒腿就直奔韓宇所藏身的地點跑了過來。

“我靠!難道這傢伙發現我了?”韓宇見狀大吃一驚,不過隨即又感到不對,看霸王龍此時的動作,那分明就是在逃命!是什麼讓霸王龍都感到害怕?

帶着這個好奇,韓宇趁着霸王龍路過自己藏身地的時候,縱身一躍,跳到了霸王龍的龍背上。此時的霸王龍哪裏顧得上去管自己的背上是不是跳上了什麼東西,只是一個勁的狂奔。

韓宇沿着霸王龍的龍背跑到了霸王龍的腦袋上,仔細一尋找,果真就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九龍碎玉片。韓宇驚喜萬分的上前準備拿走那片九龍碎玉片。只是腳下的霸王龍卻不幹了。踩在人家背上就不跟你計較,沒想到你竟然得寸進尺,敢踩到自己的腦袋上了。雖說手短夠不到你。但是即便如此,也不能讓你爲所欲爲。

霸王龍的腦袋一晃悠,毫無防備的韓宇頓時就被晃下了腦袋。還沒等韓宇再次飛到霸王龍的頭頂。突然就聽身背後傳來一陣“嗷~吼吼吼~”的吼叫聲。隨後就見天空爲止一暗,等韓宇看清飛過來的是什麼東西的時候,腦門的汗頓時就流了下來。

“火柱!”韓宇怒喝一聲,一道火柱自韓宇四周生成,直衝天空,將飛到韓宇頭頂的那些石矛盡數衝開。而霸王龍就沒有這麼好的運道了,沐浴在石矛雨中,悲鳴了一聲以後就倒在了地上。

韓宇見狀一喜,連忙飛到霸王龍的頭頂,伸手先把鑲在霸王龍頭頂的九龍碎玉片給拔了下來。如果可以有選擇,韓宇真不想打擾霸王龍的睡眠。也不知爲什麼,當韓宇將九龍碎玉片拔出來的同時,倒在地上的霸王龍猛地睜開了雙眼。嚇得韓宇扭頭就跑,慌得連自己會飛都忘了。

“吼~”霸王龍彷彿心愛的東西被人偷走了一下,跟在韓宇的後面是緊緊的追趕。韓宇很清楚,這個時候可不能會勇氣號,萬一要是把這頭霸王龍或者剛纔襲擊霸王龍的傢伙給帶了回去誰也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事情。

連續跑出了有十公里,韓宇終於想起了自己還有飛行這個技能。一段助跑以後,韓宇雙手噴火的飛了起來,真可以說是千鈞一髮啊。就在韓宇飛起來的同時,追上來的霸王來已經低頭張嘴撲向了韓宇。好在韓宇飛了去來,霸王龍啃了一嘴泥。

在嚼了兩下發現不對勁以後,霸王龍發現了正停在空中的韓宇。憤怒的衝着半空中的韓宇吼了一聲,緊跟着就見霸王龍兩眼一翻白,轟然倒地。

“不會是計吧?”韓宇想了想,悄悄的降低了飛行的高度,只是讓韓宇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想要看看霸王龍是裝暈還是真暈的時候,身後放突然傳來一聲輕響。韓宇剛準備躲避,就感到後脖頸一麻,韓宇從天上掉了下來,幸好掉在了霸王龍的身上,韓宇並沒有因此受傷。眼前越來越模糊,在看到有幾條人腿出現在眼前之後,韓宇終於撐不住昏迷了過去。

出現在韓宇面前的一羣“人”長相怪異,擁有人類的身體,四肢,直立行走,手裏拿着簡易的自制武器,唯一和人類不同的就是長相,這些“人”的臉,仔細看得話更加像是一張老鼠臉。除了男女都有的嘴邊八根鬍鬚外,這些人的鼻子前凸,就像是老鼠的鼻子,前端還有一個黑團。

一名男鼠人走到昏迷過去的韓宇面前,舉起手裏簡易的石槍就想要刺下去。不過還沒等他刺,就被另一名男鼠人制止了。兩名鼠人激烈的爭論着,只是好像誰也說服不了誰。最後還是一個貌似頭領的鼠人出面,才讓兩名鼠人安靜了下來。由他們兩個負責,將暈迷中的韓宇給擡回了部落,剩下的鼠人則負責將他們這次的戰利品,霸王龍給運回部落。

※※※

緩緩的睜開眼睛,韓宇就看到林珂穿着一身性感誘人的情趣內衣看着自己。對於韓宇來說,一向保守的林珂會穿成這樣,這還真是一個十分巨大的驚喜。不由得變得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林珂,你怎麼穿成這樣?我是怎麼回來的?”

“噓~”林珂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按在韓宇還在說話的嘴脣上,嫵媚的看着韓宇問道:“你覺得,你現在問這個問題,合適嗎?”

“厄……好像……是有那麼一點不合適。”韓宇不好意思的笑道。

“……那你還在等什麼?”林珂輕輕的坐到了韓宇的小腹上,一邊慢慢的磨蹭,一邊輕聲問道。

韓宇就感到自己的體溫頓時升高了不少,口乾舌燥的對林珂說道:“林珂,咱們慢慢來好不好?這個進展的有點太快,我一時間有點接受不了。”說完這句話,韓宇不自覺的嚥了咽口水。

林珂聽到了韓宇吞嚥口水的聲音,吃吃的笑着,和韓宇身體挨着身體的慢慢的磨蹭上來,頭伸到韓宇的耳邊輕聲說道:“你的身體可比你的嘴巴要老實。”

一句話,韓宇面紅耳赤。

林珂的右手食指緩緩劃過韓宇的胸口,慢慢的伸向韓宇的小腹,眼看着就要碰到韓宇的要害,韓宇突然渾身一個激靈,睜開了雙眼。

但是在睜開雙眼以後,韓宇發現,光線黯淡的房間沒有了,長寬將近三米的大牀也沒有了,性感嫵媚的林珂更是不見了。

此時此刻,韓宇正被雙手反綁的坐在一口大鍋裏,跟韓宇作伴的還有各種叫不出名的調料,另外還有一幫正圍着韓宇載歌載舞的鼠人。

大鍋下的火,正在旺盛的燒着。 水溫挺合適,泡泡的確挺舒服的,就是漂浮在水面上的那些調料讓韓宇有些無法接受。再說了,誰見過泡澡還把人綁着的。

韓宇猛地站了起來,四周正在載歌載舞的鼠人一見鍋裏的主食自己站起來,全都是被嚇了一跳。一時間的愣神讓韓宇抓住了機會,一個火柱放出,連鍋帶地下的火堆,全被燒沒了。

韓宇站在原地看了看四周,就見不遠處的一人很顯眼,別人都是穿着獸皮樹葉,而他卻穿着一身做工精良,看上去很眼熟的衣服。

小風吹過,韓宇忍不住打了個冷戰,低頭一看,我日,這孫子穿的衣服不就是我的嗎?

“把衣服還給我!”韓宇一手捂着要害一手指着躲在回過神的鼠人身後的老鼠人喊道。

鼠人們一見韓宇行動,頓時紛紛舉起武器準備進攻。躲在衆多鼠人身後的老鼠人見狀連忙大聲叫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這老傢伙說的是什麼,但是從四周人的動作韓宇也不難猜出來,這個老東西是打算殺人搶東西了。

“嗖~嗖~”兩聲輕響自韓宇的身後傳來,已經吃過一次虧的韓宇當然不會再吃同樣的虧,一道火牆瞬間出現在韓宇身後,同時兩團火球穿過火牆,將偷襲的兩個鼠人瞬間變成了兩個火人。

看着原本還活生生的站在自己旁邊的同伴突然變成兩個渾身冒火的鼠人在地上苦苦掙扎,站在旁邊的鼠人紛紛臉上露出了恐懼的神色。當那兩個被燒熟的鼠人肉香飄進衆鼠人的鼻子時,衆人鼠人在看向韓宇的時候,眼光中除了恐懼之外還多了一絲敬畏。

老鼠人見到衆鼠人磨磨蹭蹭不敢上前,當即大怒,大聲衝那些鼠人吱吱吱不知道叫了什麼,那些鼠人的神色總算是恢復了一些正常,端着手裏的武器,慢慢的向韓宇包圍了過來。

韓宇見狀邁步向着老鼠人的所在走了過去。不能跑,光着呢,即便這裏沒有什麼熟人,韓宇還是不想要裸奔。

一見韓宇衝自己這邊走,老鼠人的臉頓時變得煞白,連忙大聲叫了起來。而就在這時,衆鼠人中突然又有一個聲音傳來,讓原本準備攔住韓宇去路的鼠人紛紛遲疑了一下,隨後紛紛退往了兩邊。

WWW ⊕тTkan ⊕co

老鼠人憤怒的衝着剛纔發出聲音的地方吼了數聲,隨後瞪着走過來的韓宇,突然背對着韓宇跪在了地上,五體投地的衝着天地跪拜了起來,同時大聲的叫着,就像是在祈禱。韓宇停下腳步,饒有興趣的看着老鼠人,想看看這老傢伙一會想要幹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