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再次見到諾羽,後者臉上已沒有了當初的高傲神色。

「叮,由於你殺死了光之城主,諾羽對你的好感度由厭惡提升至信任。」

「萬劍一你來的正好,本城主正有一件要事需要你去辦。」諾羽朱唇輕抿著茶杯,嗓音也沒有了當初那般的高冷。

「但憑城主大人吩咐,刀山火海,下廚上床,萬某樣樣在行。」

諾羽紅著俏臉假裝沒有聽懂:「咳咳,天帷裂谷區域近來出現了一個神秘教會,不少帝國子民受到蠱惑,你可願意前去將這些人的頭領捉拿歸案?」

「遵命,我的女王大人。」

諾羽:……

——

叮,您已觸發主線任務——捉拿GBL主教,任務難度:稀有。

歐陽凡一聽差點沒反應過來,主線任務,居然是主線任務。

還記得第一個主線任務便是鬼神氣息,從那以後所有的任務都和主線無關,難不成這個任務又有什麼了不得的存在不成。

當下歐陽凡帶著小強一陣跋山涉水,朝著任務給出的坐標點前進。

一路上不少玩家對歐陽凡指指點點,一方面是因為歐陽凡如今頭頂的稱號太過耀眼。

另一方面則是歐陽凡之前斬殺逗愚六大主播讓廣大玩家徹底知曉了他這號人物的存在,如今勉強算的上是勇士黎明裡的一個小名人了,關注他遊戲ID的玩家已經超過5千,而且基本上都是劍士。

小強似乎很不適應這種被很多人打量的場合,歐陽凡趕緊把血紅色的「屠萬是為雄」稱號擺在頭頂,頓時把想上前來搭訕的玩家嚇退。

終於,沿途的怪物開始超過30級,玩家也是漸漸變的稀少直至再無一人,一道大裂谷出現在眼前,谷口正有咸腥的氣息被風帶來,似乎裂谷那一頭連著海面。

「叮,發現天帷裂谷,帝國榮譽點+3。」

歐陽凡還沒來的及開心,便聽到一道喝聲從谷口傳來:

「什麼人!」

話音一落便有一把飛刀插得歐陽凡面門一疼。

「–183」

歐陽凡怒了,「我是你爹!」

隨即一道狂風劍氣將扔飛刀的灰袍人直接擊飛,而後身形飛上前去斬出三劍,痛、痛、啊痛。

–121

–250(暴擊)

–129,–500(武器特效)

第三斬居然還帶起一片風刃在灰袍人身上交織,正是天之驅逐者光劍7%幾率觸發的武器特效。

風刃可以觸發流血特效,緊接著灰袍人的血線又是–100的掉個不停。

落地之後里鬼劍術斬退,三段斬跟上,再里鬼斬退,又用突刺跟上,再來個裡鬼斬退,最後一發劍斬把灰袍人徹底送走。

以歐陽凡如今195%的攻速,基本上一個技能穿插一個里鬼可以打出完美連招,武器的魔劍降臨特效不斷觸發,加上身後小強不俗的輸出,剛喊了一嗓子的灰袍人血量頃刻便已見底。

最後只聽小強嬌喝一聲——

「阿擼卡!」

重弩兵25級技能,一道寬達半米的激光箭直接將灰袍人射穿。

這可能有史以來裝比最失敗的怪物了,僅僅喊了一嗓子「什麼人」就再也沒了下文。

歐陽凡朝著屍體丟出探查術——

GBL神官(高級怪物)

等級:30

生命:8000

防禦:150

物攻:310

介紹:看到他的飛刀,你還以為自己來到了四川唐門。

狹長的峽谷入口每隔不遠便有GBL教神官站崗,歐陽凡每次都讓小強先把怪拉過來,然後不解釋連招讓GBL神官扔飛刀的機會都沒有。

「想當小李飛刀?你怕是想多了。」

歐陽凡裝完逼正想點根煙,忽然眼前一黑又似被某物含住了腦袋。

我類個槽!每次都含上面,下次能不能換成下面?

歐陽凡正YY著忽然雙唇就被一團黏糊的事物頂開,隨即一條火熱的事物鑽入口腔和他的舌頭一陣交纏。

寵昏甜妻 幸福來的如此突然,這舌吻弄的我措不及防。

然而隨即那根火熱的事物竟突然在他的嘴中膨脹變大,而後順著他的喉嚨直往下戳,似乎要一直戳進他的胃裡。

這酸爽就和去醫院做胃鏡一樣,歐陽凡難受的一陣乾嘔,整個身子都像蝦米一樣弓了起來。

身後的小強看著歐陽凡痛苦的模樣急的直跺腳,卻苦於重弩兵沒有控制技能根本救不了歐陽凡。

足足過了半分鐘,歐陽凡的眼前才再度恢復視線,30秒的一條龍服務差點要了他的小命,血量還剩一絲就要見底。

而蒙住他臉還讓他口的臭不要臉怪物也終於暴露在他的探查術之下——

試驗品章魚(稀有怪物)

等級:31

生命:10000

物攻:320

防禦:170

介紹:被GLB教會用作試驗品的章魚,似乎被注入了不屬於這片大陸的物質。

原來剛才讓自己口的就是眼前這隻長著八隻觸角的紅色大章魚,歐陽凡一陣反胃的同時亦是返回給它一個全套。

未曾想打到一半歐陽凡胃中竟是一陣劇痛起來,同時剛嗑藥回滿的血量也開始刷刷掉個不停。

片刻之後歐陽凡的肚皮便誇張隆起,似乎正有什麼東西要從裡面破皮而出一樣。

恐怖片的既視感差點把小強妹妹嚇哭,歐陽凡也是嚇的趕緊開出空城淚把血量提升至1236,會不會被秒就全看天意了…… ?與伊澤分開后,優姬莫名其妙地走到了離月之寮最近的長廊上。

「夜間巡視,辛苦你了。」

耳邊響起了一個溫柔和煦的聲音,一條拓麻緩步走向優姬,他身後還陪著一人——玖蘭樞。

優姬也看到了玖蘭樞,或許是方才的那些話,又或者是自己胡亂想到了什麼。感覺玖蘭樞也向這邊看來,優姬一驚,隨後招呼也沒打一個,好似受到驚嚇的小兔子一般,掉頭就跑。

慌忙逃竄的身影看在兩個人眼裡,一條拓麻微笑著:「真有意思呢,優姬。夜間部里都沒有這種孩子呢。」

「是啊,對我這雙習慣了黑夜的眼睛來說好耀眼。」玖蘭樞微閉了下眼睛,而後與一條拓麻錯身走過。

「大家都很喜歡這裡的生活,只不過不要忘了,」一條拓麻在玖蘭樞身後不緊不慢地開口「正事因為是純血種的你的命令,大家才在遵守著人類定下的規則。可是,這也太難為大家了,如果在這個時候,你出現什麼異常的反應,都可能會被牽扯出一系列麻煩的問題。」

好比,那個明明是玖蘭樞親弟弟,卻是人類身份的弟弟。

「我知道的,一條。」玖蘭樞只是留下這一句話,便離開了。

留在原地的一條拓麻輕輕地笑起來,沒有追上前去。

*

夜間部的學生雖然不用太過苛求學業上的完美,但是對於住宿生活方面的規則還是很嚴格的。

傍晚時分,是吸血鬼活躍的時候,即使他們的活動範圍只限於月之寮和一小片樹林。

玖蘭樞回去的時候,伊澤正坐在他個人的客廳里,躺在沙發上縮成一團,貌似已經睡熟。

玖蘭樞沒有上前弄醒他,只是掃了他一眼,轉身上樓換衣服。

等他再下樓時,已經過了2個小時。而沙發上的人,依然不見有清醒的跡象。

玖蘭樞坐在一旁的木椅上,翻著從書房拿來的書,至於為什麼不在書房看,而是走下來坐在伊澤身邊就要問玖蘭樞自己了。

「嗯?哥哥?」伊澤感覺到邊上有人,迷迷糊糊地起來揉眼睛,聲音微微沙啞。

「睡好了嗎?」

「啊?嗯。」伊澤整理自己鬆開的衣襟,輕輕點點頭。

「睡好了就回去吧,你不應該待在這裡。」玖蘭樞深紅色的眼眸淡淡地看著伊澤,好像在和陌生人說話一樣。

伊澤聞言笑笑,眼裡最後一點惺忪的睡意也消散了「所以,哥哥是害怕我被其他的吸血鬼偷襲才一直坐在這裡的嗎?」

眸子深處的紅越來越濃郁,彷彿隨時要流淌出來一樣。

玖蘭樞靜靜地看著伊澤,沉默不語。

與玖蘭樞對視了一會後,伊澤主動投降,嘻嘻笑道「好啦,我知道了,馬上就走。」

著急趕走自己,是因為擔心吸血鬼聞到鮮血的氣息,從而暴露自己的身份陷入危險之中嗎? 侯門毒妃 還是怕打擾按部就班的計劃被自己無意識地破壞掉呢?

不管是哪種,伊澤都會尊重玖蘭樞的安排,順從地去做。

起身走到門口時,伊澤撓撓後腦勺,若無其事地笑了笑「其實,我這種胡鬧的舉動給哥哥添了不少麻煩吧。真的很抱歉,只是想著,自己的親人只有哥哥而已……結果不自覺地就來到這裡……」

玖蘭樞安靜地聽著少年努力地解釋,沒有不悅也沒有其他反應。

「吶,以後哥哥有事找我,就打電話吧。」伊澤輕鬆地沖玖蘭樞揮揮手,從後門走出去。

今天去找玖蘭樞,本來也沒打算會有多少進展。

每一世的哥哥都是冷漠的,他已經習慣了裝可憐裝聖母裝瀟洒地去哄騙對方,可是每次真的讓對方喜歡上自己后,為什麼又會不舒服呢?心裡的某個地方總會像是破開的大洞,灌進的寒風和冰雪填滿了整片血肉,不會疼卻會覺得難過。

這樣輪迴在一個又一個世界中,得到了靈魂碎片之後要怎麼樣呢?難道以後都是這樣渾渾噩噩地過下去嗎?

有這麼一瞬間,伊澤突然想違背規則自我抹殺。

在他想著心事,走過樹林的時候,突然聽到前方傳來隱隱約約的說話聲——

「哎呀,只是聞到血的味道過來看看而已……好狠啊,優姬。真的,只是無意間繞過來看看而已啊。」聽聲音,好像是那天叫藍堂英的傢伙。

優姬?那個杞人憂天的問題少女?她怎麼來這裡了?

隨後中間又伴隨著其他女生嘰嘰喳喳地尖叫聲,看樣子是很興奮。由於聲音尖細,伊澤又懶得去留意,所以並沒有聽得太清楚。

不想去多管閑事,更何況,他還沒有暴露自己身份的打算。剛要一走了之,卻又聽見一聲「噗通」,好像人跌落在草地上的聲音。

「從脖子開始可以嗎?」

少女驚呼,彷彿努力在掙扎著「不可以,不能給你!」

「嘩啦!」鎖鏈響動的聲音。「放開她,學校內禁止一切吸血行為。沉醉在血的芳香里迷失心智了嗎?吸血鬼?」

「零,不可以!」

原來是零,難怪呢。本打算離開的腳步改轉路線,伊澤靠在一棵正好能遮擋住自己的樹榦上,靜靜地聽著。

「不過,我已經嘗過味道了。」舌頭劃過嘴唇,嘶溜一聲。

「砰!」

森林中的樹冠似乎被驚嚇,抖動個不停。巨大的聲響之後,微弱的紫光閃過。

「那把血薔薇之槍可以請你收起來嗎?」玖蘭樞從月之寮里走出來,淡漠的聲音好似在討論天氣般輕鬆「對我們而言,那可是個威脅啊。」

優姬柔柔地叫著「樞學長。」

伊澤低頭笑了笑,悄無聲息地離開森林。

腦後還能依稀傳來玖蘭樞不同於往常、溫柔的聲音「讓你遇到這麼可怕的事,真是對不起,優姬。」

果然,哥哥他不是不能溫柔的,只不過……那一份僅存的溫柔,不是給他的罷了。

站在樹後面許久,不是看熱鬧,而是想要一個答案而已。

還真是沒叫自己失望——

優姬嗎?

超人氣設計 凡是對他計劃有阻礙的人,他都會想辦法除掉的。

暗金色的眼眸閃過一抹複雜的光,在月色的浸染下,更顯幽冥。

*

「準備好了嗎?」

「那當然,親手做的喲!」

「送給誰呢?」

「玖蘭學長!」

「啊!!!」

伊澤趴在教室最後的桌子上,實在受不了那幫女性生物的尖叫,用小拇指淘淘耳朵,胳膊肘搥搥旁邊的眼鏡男「今天是什麼日子啊?她們在說送什麼東西?」

眼鏡男對這個新轉來不太說話的轉學生相當有好感,幾乎有求必應。一聽到伊澤的提問,立即興緻盎然地回答「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聖巧克力日,女生……」還未說完,就受到一幫狼一樣眼神的攻擊,當時改了個委婉的說法「就是向喜歡的人送巧克力,並表達自己感情的節日。」

「就是喜歡誰向誰送巧克力嗎?」伊澤想了想,總結道。

「沒錯。」眼鏡男急忙點點頭。

日間部的男生很少有和夜間部那些吸血鬼一樣漂亮的,唯一的帥哥零,也是一副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樣子,再加上他總是和優姬一起出入,女生們幾乎已經放棄了零這個目標。但是伊澤剛剛轉來,大家不太了解他,外表又沒有零冷漠,所以班裡的大多數女生當然都想要爭取一下。

她們私下約定,如果聖巧克力日伊澤收下誰的巧克力,誰就有優先接近伊澤的權利。

伊澤不知道聖巧克力日的由來,這樣不憑喜好的選擇,對每個人都比較公平,所以在眼睛男要說清楚的時候,才會遭到她們一致的攻擊。

可惜她們算錯了一點——伊澤是個在感情上腦殘的杯具。

在少女們激動地商量討論,時不時將激動的眼光投向伊澤的時候,當事人則陷入了沉思中——給喜歡的人送巧克力,藉此表達自己的感情……也就是說,如果他喜歡哥哥,想要讓他知道,也是要送巧克力的是嗎???

「啊!錐生同學!我們還有你啊,成績優秀,體育全能。我們的希望之星錐生的話……」後方聚堆的學生中,有人大聲地讚歎。

當眾人將期待的目光射向零的時候,卻被他身上散發的冷氣逼退了。

「你們還是別說了。」

「收不到,那傢伙收不到的。」

大家紛紛議論著,盡可量地遠離了坐在角落裡的零。

伊澤看看起身的零,注意到他不尋常的情緒,也站起來跟在他後面走出去。

「咳咳……嘔……」零扶著衛生間的水池,彎腰急促地喘著氣。似乎要把胸腔的空氣全部擠出來一樣。聽到腳步聲,零的身體僵硬,彷彿想要將自己釘在原地一樣。

「零,很難受吧。」伊澤站在他身後笑笑,一步步朝他走去。

「別過來!」

伊澤沒在乎零惡劣的態度,繼續向前走,直到和他只有一掌的距離才停下來。「我偏不!」

壓抑在身體里的欲·望,要破體而出一樣不受控制。

紫色的眸子全部被恐怖的紅光侵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