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再次準備伸手推門,遠處卻是傳來一陣沙沙的聲音,這是有人踩在落葉上所發出的的聲音,雖然輕盈,但是在這寂靜的夜裏也是聽得很清楚,竟似是有人朝我們走過來。

這黑燈瞎火荒郊野嶺的,會是誰呢?難道是剛纔糟蹋申思磐的那個傢伙,現在想來梅開二度?

來人既然朝我們走來,就說明已經看到了我們的手電筒光,索性也不關掉手電筒,就站在原地等着那人過來。

腳步聲越來越近,最後,我們眼前出現了一個窈窕的身影,藏青的牛仔褲配着淺藍色針織短袖衫,秀眉大眼,容顏明豔,竟然是我在空聞和尚廂房裏見到的那個女孩,也就是宋家第三十五代掌門人之第六替補,宋希。

她來這幹什麼?

輕咳一聲,我笑道:“萌萌,你怎麼還沒走?”

宋希卻是左右張望了一番,最後目光停留在我身旁的傳送門上,眉頭輕皺:“鬼哥,這是啥?”

“我先問你的好不好。”我笑着重複問道:“你怎麼還沒走?”

“我在山下看到這裏法術沖天,又是雷電又是火焰的,還以爲你在跟別人打架,想過來幫忙來着。”宋希一臉的豪氣干雲,在她嬌豔的臉上流露出這種女漢子的神情,真是讓人啼笑皆非。

“沒事沒事,走到這覺得空氣不錯,一時忍不住就練了一會功,這不,神功大成了呢。” 總裁老公好過分 我得意的說道。這話半真半假,最少,我現在已經能耍出一整套的搞死你神功。

“哦?是嗎?”宋希異常感興趣的看着我:“鬼哥,露一手神功來瞧瞧。”

我正要炫耀,腦中卻是突然涌/出一個念頭,這個宋希,該不會是強/暴申思磐的人吧?要不然,好端端的,她怎麼會出現在這?

隨即轉念一想,第一,性別不對,第二,她也沒有那麼高深的法力。

見我遲疑,宋希忍不住嬌嗔道:“喂,又不是外人,讓我們這些鄉下人見見世面嘛!”

心中一陣激盪,知道她又在施展媚/術,連忙收斂心神,口中忙不迭的說道:“行行行,只要你別施展媚/術。”

說完,伸手一招,頓時出現了一道筷子粗細的閃電,在我掌心繚繞着。

“這就是你說的……神功?”很明顯,宋希的神情很失望。 437 峨眉金頂

我嘿然一笑,掌心一翻,閃電直接劈在地上,瞬間,一個海碗大小的孔洞就出現在地面,黑黝黝的,也不知道有多深.

“咦!威力居然有這麼大!”宋希頓時瞪大了雙眼。她也知道,筷子粗的閃電絕對不可能在地上弄出來這麼大這麼深的一個洞。

“知道是神功了吧?嘿嘿,拜拜,慢走,不送!”我笑着說道。

“不行,我不回去了,我要跟你學法術!”宋希眼珠一轉,斬釘截鐵的說道。

“學個鳥毛灰!”鬱悶之下,我忍不住罵了句粗話:“老子只是會初級法術而已,就連基本的法力控制我都不會,可沒什麼可以教給你的。”

宋希頓時就鄙夷的看着我:“你騙誰呢?剛纔的那道小閃電不就被你控制了麼?”

“控制閃電?什麼時候?”我愕然道。

“小閃電一直在你掌心繚繞,一直到你翻掌它才劈落,這不是控制是什麼?”宋希冷笑道:“麻煩你,拒絕也要找一個靠譜的理由,行不?”

咦,不對啊,以前我施展九天神雷,發出去以後,那閃電就好像離弦之箭,嗖的一聲就出去了,而剛纔這道閃電卻是一直在我掌心隱忍不發……媽的,這是怎麼回事,我什麼時候學會的這一手?還有,這種法力到底是怎麼被我控制的,我怎麼不知道?

見我一臉的愕然,宋希眼中也是開始狐疑起來,吃吃的說道:“你真的不懂控制法力?”

我點了點頭,苦笑道:“說實話,來來回回我就會這麼幾招,雖然我的法力已經是宗師級甚至超越了宗師級,但是,我的法術就是一個渣渣!”

“傾城跟孔宣都不教你麼?”宋希皺眉道,隨即眉頭一展,釋然道:“我明白了,因爲你的法力已經是宗師級以上,他們就算想教你,也是有心無力。”

我想了想:“應該是這麼回事。”

宋希眼珠一轉,笑靨綻放:“鬼哥,這樣吧,你教我法術,作爲報答,我教你怎麼控制法力。”

我不屑的搖頭:“你都會的法術,難道孔宣不會麼?傾城不會麼?”

宋希忍不住挺了挺胸膛:“不是我吹牛,他們能知道宗師級的法力控制嗎?哼!南孔北蕭東宋西高四大道家門派,千百年以來,孔家就出過三個宗師級的高手,蕭家也就出過四個宗師級的高手,高家稍微好點,出過六個宗師級的高手,但是,你知道我們宋家出過多少個宗師級的高手麼?”

“十個?”我皺眉問道。

“再猜!”宋希一臉的驕傲與自豪。

“一百個?”我更是訝然。

“不對!”宋希搖頭道。

“一千個?”我極爲懷疑的說出這三個字。

一千個是什麼概念?宋家這才第三十五代,也就是說,每一代差不多就有三十個宗師級的高手纔能有湊夠一千個,媽的,這可能嗎?你當宗師級高手只要複製粘貼就能出來麼?

瑤池 “也不對!”宋希再次搖頭。

“那到底多少?”我已經不敢再猜了,再猜下去就是一萬個十萬個……

“十六個!”宋希笑眯眯的看着我。

“日!”我用一個字就表達了我激動的心情,尼瑪,你也不知道提示下。

“是你自己沒有猜到嘛!幹啥罵人?”宋希噘嘴不依。

“沒罵你!我說的日是名詞,不是動詞!”我無奈的解釋。心中卻是想到,宋家能有十六個宗師級高手,也是很牛逼了,孔家蕭家高家加起來才十三個呢。

“正因爲我們宋家宗師級的高手輩出,所以,我們家族也有大量宗師級的典籍,別看我現在纔是大師級初級階段,但我對宗師級的瞭解,卻是達到了萬事通的境界!”宋希傲然道。

“真的麼?”我頓時想起來一件事,大喜過望。

“當然是真的!”

“那敢情好,你先教我怎麼融合這個!”我連忙摸出了玄境金球。

“玄境金球?你怎麼會有這東西?”宋希頓時瞪大了眼。

“你別管是怎麼來的?我就問你會不會融合這玩意!”我嘿然笑道。

宋希打量了金球一番,好一會,她才訕訕的說道:“我雖然是萬事通,但你這個問題正好是第一萬零一個!”

鄙視你啊!

鬱悶的收回了金球,斜着眼睛打量宋希:“那你有什麼可以教我的。”

“你不是不會控制法力麼?我可以教你控制法力啊,這樣,你就可以用雷系或者火系法力幻化出各種狀態,什麼青龍白/虎,什麼玄武朱雀,什麼野豬山雞,什麼喜羊羊灰太狼,只要你心裏能想到什麼,就能幻化出來什麼形態。”宋希抖了抖眉毛,笑容裏面充滿了蠱惑。

“成交!”我當場就決定,這不正是我想要學的麼?學會了這個,姬無緣等人就再也不是我的對手了。至於要我教給她東西……恩,我將易筋經以及洗髓經的祕密告訴她好了。

不過,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只能帶着宋希先去峨眉山再說。將我現在要做的事情大概跟宋希講了一下,宋希聽後雖然很是訝異,不過,也沒有問我爲什麼要這麼做。

推開了傳送門,就到了峨眉金頂。

出來的地方是峨眉金頂普賢菩薩四面佛像的旁邊,遠處隱約有路燈的光芒,倒也能看到個大概。據申思磐所說,在晚上,金頂的溫度只有幾度,管委會怕出事情,到了晚上都會將金頂清場,把所有的旅客都趕下去……所以,根本不用擔心會被人看見。

不過,有個名人曾經說過——凡事都有萬一。(注1)我們剛出來,就聽到旁邊有人發出一聲尖叫,循聲看去,卻是一個女孩子正站在佛像基座旁邊,提着褲子,看着我們‘啊啊啊’的尖叫,她腳下溼漉漉的,而褲子也溼/了一大半,很顯然,她剛纔肯定是躲在基座旁邊尿尿來着。

宋希第一個反應過來,衝上去,衝着女孩的額頭就是一拍,女孩應聲而倒。宋希閃身扶住,將其緩緩放在地上。

試婚老公別跑 “你不是說沒人麼?”我瞪了申思磐一眼。

“可能是學生吧,:沒錢住酒店,又想看日出,就躲在山上,想熬一夜混到天亮!”申思磐訕訕一笑。

“學生會沒錢?”宋希卻是鄙夷的說道:“現在有錢的學生多着呢!”

“那也不是全部!”申思磐反駁道。

“好了,別吵了,四處找下!”我聞言也是苦笑:“她不可能只一個人,肯定還有其他的同伴。”

果然,我們在一個角落找到了她的同伴,兩男一女,都是戴着耳機在看手機,難怪那個女孩驚呼他們都沒聽見。

宋希分別將他們弄暈,我有些擔心:“你不會將這幾個學生給弄死了吧?”

“我像那麼殘忍的人麼?”宋希衝我翻了個白眼:“我只不過給他們施展了黃粱一夢法術,醒來後,他們只會認爲自己做了一個夢,而且,夢境還是模模糊糊的。”

“那,他們這樣不會被凍死?”我指着四個睡熟的學生:“申哥說的,這裏晚上溫度才幾度!”

故此淮安莫惘然 宋希將四個學生圍成一圈,中間放了一個類似玻璃球一樣的東西,紅豔豔的很是好看,這才說道:“這個烈焰琉璃球可以提供足夠的溫度,六個小時以後自動消失。而且,消失前它會發出一聲巨響,將他們驚醒。”

這琉璃球應該是法器的一種,我站在旁邊都能感到全身暖暖的,這樣一來,這四名學生怎麼都不會被凍死。擡起手腕看了看手錶,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半,六個小時以後是早上五點半,正好叫醒他們看日出。

這個宋希做事還是挺細緻的,我笑着衝她豎起了大拇指:“先給你一個贊,接下來,我們忙正事!”

拿出手機,打開微信,看到金滿園給我的提示是:‘文曲臺就位於峨眉金頂的佛光閃耀處。’沉吟了一下,我問申思磐與宋希:“你們誰知道佛光在哪?”

宋希愣了一下,搖了搖頭,申思磐卻是皺眉說道:“鍾老闆,你這個地點該不會說的在佛光裏面吧?”

我將手機遞給他們倆看,看完以後,申思磐哼了一聲:“這怎麼可能,佛光可是在雲層中呢,總不可能要我們飛到天上去吧?”

一想也是,立馬撥了個電話給金滿園,剛一接通,便開口大罵:“金老頭,峨眉金頂這個文曲臺是怎麼回事?你就不能說清楚點嗎?什麼佛光閃耀處,難不成還要我飛起來去雲層裏面激活法陣?你是不想讓我激活法陣嗎?”

這一通抱怨,就好像機關槍似的,哇啦哇啦的一口氣說完,金滿園那邊卻是沒有任何迴應。

“喂!”我楞了一下,隨即衝點話筒大吼。

那邊這才傳來一聲不耐煩的聲音:“你誰啊?半夜三更打電話過來有病啊?”

這聲音竟然是一個女聲。

難道我打錯電話了?我舉起自己的手機看了看,上面標註了名字——老烏龜,沒錯啊,這就是金滿園的號碼。

隨即,電話那邊傳來金滿園懶洋洋的聲音:“怎麼了?正南?”

“怎麼回事?”我愕然問道。

“你也這麼大年紀了,難道就沒聽說過包夜?”金滿園嘿然一笑。

注1:我不知道這個名人叫什麼,反正我不記得名字的人都是名人。 438 峨眉金頂(二)

“你個老東西,還行不行啊?”我順口開了一句玩笑,隨即想到我跟這人實在是沒有開玩笑的必要,頓時轉口道:“峨眉金頂的文曲臺到底在哪?”

“我不是在微信中跟你說的很清楚了麼?峨眉金頂佛光閃耀處。”金滿園笑道,旁邊傳來了那女子的哼哼聲。

也不等我說什麼,金滿園接着說道:“正南,對於法陣的激活,我比你更在意,怎麼可能會胡亂指點你。”

“那這個佛光閃耀處是什麼意思?”我怒道:“要知道,佛光閃耀的地點可都是在雲層中!”

“是的,佛光閃耀的地點大部分都是在雲層中,但是每年的這幾天,佛光的地點絕對在某處山峯的山巔!”金滿園緩緩說道。

“那你直接告訴我是某一座山峯不就行了?”我心裏暗道,你這不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麼。

“正南,如果能說清楚的話,我怎麼可能不跟你說清楚?這佛光並不是固定停留在某一個山峯。也許今天在這個山頭,明天就到了另一座山頭。峨眉金頂對面那麼多山峯,每一座都有可能。”金滿園嘿嘿一笑。

“你在跟我開玩笑?按照你的意思,這個法陣難不成還會移動,今天佛光在這座山頭,它就移到了這邊,明天佛光去了那座山頭,它就跟着移動到了那邊?”我冷笑道。

沒想到,金滿園竟然輕笑一聲:“對,就是這麼回事!”

“靠!”我怒罵了一聲便掛了電話。

“要不,我們先去下一個地方?”申思磐在一旁提建議。

“爲什麼?”我皺眉道。

“這種佛光外面的光環類似彩虹,你知道彩虹形成的原理麼?陽光照射在空氣中的水滴,形成光的反射與折射,這才能形成彩虹,兩個條件,陽光與水滴一個都不能少。而佛光也是如此,它出現的時間基本都在有太陽的午後,現在半夜三更的,怎麼可能會有佛光出現。”申思磐看白/癡一樣看着我。

“真的?”我還真不知道有這麼一說。

“真的!”

一陣鬱悶,正要召喚出來傳送門,想起半個小時的冷卻時間還沒到,轉而拿出煙,遞給申思磐一支,自顧自的點燃,深深的吸了一口,看着金頂下方的羣山,狠狠的將煙霧吐出,彷彿這樣就可以將自己胸口的鬱悶也一併清除。

“喂,你爲什麼不發煙給我?”宋希在一旁不滿的扁嘴。

“女孩子家家,抽什麼煙?”我不耐煩的一揮手:“別煩我!”

“我抽不抽是一回事,你給不給又是一回事!”宋希依舊嘟着嘴:“你這樣做就表示你不尊重女性……你可以問我抽不抽菸,然後我拒絕嘛!”

呀嘿,你還有理了呢!

算了,懶得跟你計較,我順着宋希的話頭,隨口問道:“哦,那你要不要來一支菸?”

“好啊好啊!”宋希頓時歡呼雀躍的拍手。

尼瑪,說好的套路呢,你怎麼不按套路出牌?

正要說點什麼,申思磐卻是低聲驚呼:“鍾老闆,你們快看那邊!”

扭頭看去,卻看到遠處羣山中,有一個圓形彩虹正圈住了某一座山頭,在彩虹中央,有一個影子在隱約晃動。

頓時想起了關於佛光的傳說,忍不住左右搖擺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果然,彩虹中間那道影子跟我一樣,左右搖晃着。

這尼瑪不科學啊,現在可是晚上呢。

“咦!佛光!真的是佛光!”宋希也是在一旁擺着手舞足蹈的擺造型,很顯然,佛光中也映出了她的影子。

這一點我並不詫異,剛纔申思磐跟我普及過,這佛光就就有這麼玄奧,哪怕有十個人站在一起,而且都看到了佛光裏的影子,但是,每一個人都只能看到自己的影子。自己怎麼動作,佛光裏面的影子便怎麼動作,旁邊的人就算狂跳勁舞,自己在佛光裏面也是看不到的。

還真的是佛光,這麼說來,現在這道佛光圈住的那個山頭就是法陣所在地?不過,這黑燈瞎火的,怎麼可能有彩虹出現?

轉念一想,這不能解釋的事情太多了,兩年以前,如果有人能甩出數道閃電,我肯定覺得匪夷所思,但現在,我自己都能隨隨便便的施展雷霆萬鈞法術……有些東西,根本無法解釋。

沉吟了片刻,正要尋路過去對面山頭,心中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也不急着去對面山頭尋找法陣,一臉淡定的抽着煙,裝逼的吞雲吐霧,一副莫測高深的樣子。

宋希見狀,不由訝然:“鬼哥,走啊!趕緊去那座山頭找法陣啊。”

我嘿嘿一笑:“萌萌,我問你,如果我們現在趕去那座山頭,最少需要多長時間?”

“望山跑死馬,對面的山峯看上去雖然很近,不過真要走過去的話,起碼也得兩個小時!”宋希估算了一下。

“不一定,對面那座山峯異常陡峭,光是上山就很麻煩!”申思磐說道。

“沒錯,再加上現在是晚上,而且我們又不熟悉山路。”我吐了一口煙霧,笑道:“這麼算起來,我們要爬到那座山頭,四五個小時是最少的!”

“那你還不走,杵在這做什麼?”申思磐翻了個白眼。

“你們倆傻啊,就這麼走過去需要四五個小時,我不知道用傳送門麼?嗖的一聲就過去了。”我得意的笑。

申思磐跟宋希兩人頓時一臉抓狂。

等到傳送門的冷卻時間過後,我重新設置了地點座標,推開門,門後面就是那座山頭的山頂位置。

走了過去,我摸出了手電筒,笑道:“你說,這個時候如果有人看到了我的手電筒,會不會以爲神仙顯靈了?”

“必須的!”宋希也是玩心大起,搶過我的手電筒,在手電筒光源前耍了幾個動作,笑道:“如果對面有人看到,以爲這是絕世武功,哈哈哈……”

三人一邊開着玩笑,一邊卻是細心的搜索着,沿着山頂走了一圈,這才發現,這座山峯形如一個‘凸’字,山峯最上面的那一截幾乎就是個圓柱體,四面都是懸崖峭壁,我們所處的位置,就是一個方圓二十多米的石臺。

雖然面積不大,但我們也還是找了十來分鐘,才發現了法陣所在。

找了這麼久的原因卻是因爲這山頂到處都是岩石,只有在中間有一個直徑三米的圓坑,圓坑裏面全部是泥土,與周圍的岩石平齊,而且泥土也沒有任何植被,晚上還真看不出有什麼不同。

拿出鐵鏟,這次沒有遞給申思磐,自己甩開膀子就挖了起來,才挖了不到一尺,就傳來叮的一聲響。

繼續將泥土剷出來,露出了那個圓孔以後,我丟開鏟子,用手指扣住了那個圓孔,嘿然一聲……

我的手指頓時一陣疼痛,這一扯之下,我居然沒有將這個金屬蓋給提起來。

這情況有些異常。

前面那五個金屬蓋,雖然都很沉重,但也就是兩百多斤重,我稍微運氣,提起來也是輕而易舉的事,但眼下這塊金屬蓋,甚至連動都沒有動一下。

“怎麼回事?”申思磐也是有些吃驚。

我再次聚力於指尖,勾住小孔,驟然發力。

可是,這個金屬蓋依舊紋絲不動。

靠,這是出什麼情況了?

從宋希手上拿過手電筒,蹲下來仔細的查看,這一看,我頭皮頓時一麻,媽的,居然沒有看到那個圓形金屬蓋的痕跡,腳下這一塊金屬板,竟似是一個整體。

罵了一句,將手電筒遞給宋希,轉身抓起鐵鏟,一頓扒拉,便將這個土坑的土飛快的往外鏟,土塊越來越少,露出來的金屬板面積也越來越大,一直到我將所有的泥土都鏟了出來,金屬板上都任何蓋子的痕跡。

依舊不死心,奮力舉起鏟子,往圓坑旁邊岩石挖了幾鏟子,發現那岩石異常僵硬,我這幾鏟子下去,都只是砸碎了一小塊岩石,而且,這一小塊被砸碎的岩石下面,依舊是熠熠生輝的金屬板。

一股無力感頓時滿布全身,奶奶的,不會這整座山頂都是金屬板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