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再來一次就好了。

只要生米煮成熟飯,那陳墨還不是要被她握在手掌心。

到那個時候,她開口說要修鍊功法,這廝還會像這樣藏著掖著嗎?

以簡詩琳對陳墨的了解,他應該不會!

不得不說,簡詩琳雖然跟陳墨不對付,但還是很了解這廝的。

這廝是典型的吃軟不吃硬。

你要跟他硬剛,那絕對討不到半點好處。

可你好聲好氣跟他說話,他有時候又會氣死人。

最好的方法,是先讓他拿到好處,然後再跟他提要求。

簡詩琳一沒錢,二沒權,只有臉蛋和身材還算過得去,所以才有了這麼個打算。

反正第一次都給他了,第二次也沒差了。

當然,嘴上這麼說,但其實在簡詩琳心裡,還是對陳墨有點兒情愫的。

否則,讓她出賣自己,還不如直接殺了她。 簡詩琳整理好行裝,在酒店餐廳吃了個早餐,然後就去了停車場,要開車去上班。

只是當她剛發動車子,面前卻站了一個中年男人。

「先生,你有什麼事嗎?」簡詩琳按了一下喇叭。

那個中年男人走到車窗邊,俯下身子對簡詩琳說道:「你是武者對吧?你想變得更強嗎?」

簡詩琳愣了一下,有些警惕地道:「你想幹什麼。」

中年男人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微笑,聲音緩和地說道:「我來自一個大宗派,專門在都市裡尋找有天賦的武者,培養他們修鍊。你可以把我的職業理解為「星探」。」

星探?

簡詩琳聽是聽懂了,但卻是搖了搖頭道:「我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不想加入什麼宗派。」

中年男人說道:「進了我們宗門,你絕對能過上比現在更好的生活。當然,我也不會勉強,只是給你個選擇罷了。這個給你,用真力點燃,可以幫助修鍊。等你試過之後,肯定會對我們宗派有興趣的。」

簡詩琳接過中年男人遞過來的名片,以及一枚黑色的晶石,疑惑道:「這是什麼東西?」

中年男人道:「這叫「黑菩提」,裡頭蘊含的能量比一般的靈石要濃郁得多,更關鍵的是,普通的靈石,需要內勁武者及以上的修為才能使用,但這「黑菩提」沒有那麼多限制,無論你是什麼修為,都能夠用來修鍊,讓你快速成長。」

簡詩琳把那枚「黑菩提」遞迴去,說道:「謝謝,但我不需要這些,我自己有靈石。」

中年男人沒接,而是說道:「你身上的真力很快就會消耗殆盡,到時候你會跌回明勁,使用普通靈石修鍊,會撐爆你的經脈,得不償失。」

聽到這話,簡詩琳不禁道:「我已經是內勁武者了,怎麼會跌回明勁?」

「你不知道?」

中年男人耐心地解釋道:「你身上的真力虛浮,內勁氣息泄散,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你的內勁修為是通過別人傳功而獲得的。等到你體內的那股真力耗完,就會跌回原來的明勁修為。」

簡詩琳聽到這話,整個人的臉色都不好了。

陳墨根本沒跟她說過這事啊?

怎麼真力被消耗完,會跌回原來的修為呢?

中年男人觀察著簡詩琳的臉色,接著道:「你該不會是被人給騙了吧?修鍊一途,是很少有捷徑可走的。如今天地靈氣稀薄,想要快速提升,就要借用靈石修鍊。這是唯一的辦法。至於傳功灌頂之類的,反而是邪門歪道了。」

「這枚「黑菩提」還能給我嗎?」簡詩琳沉吟了一會兒,問道。

「當然。」中年男人爽快地答應,隨即又囑咐道:「不過這事你不能跟別人提起。因為我只看中你的天賦,願意招你進我宗門,不希望別人知道。」

「嗯,我不會跟別人說的。」簡詩琳點頭應下。

中年男人便往旁邊站,還朝簡詩琳做了個「請」的手勢。

簡詩琳點頭示意,便發動車子離開了。

回到雨墨大廈,簡詩琳立即就把陳墨叫到了自己辦公室,當面質問他道:「你老實告訴我,我的內勁修為,是不是暫時性的?」

「這……」陳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簡詩琳一看他這幅模樣,哪裡還能不明白什麼意思,當即就惱了,狠狠地捶了他的胸口一下,怒聲說道:「你為什麼要騙我!」

眼看謊言敗露,陳墨心念急轉,立即裝傻扮懵的道:「怎麼回事,實打實的修為怎麼還能有假?你把手伸過來,我給你把把脈。」

簡詩琳一言不發,也不跟他辯解,直接把手伸過去。

陳墨裝模作樣的把了一下脈,然後滿臉不解的嘖嘖道:「奇了怪了,昨天你明明都已經吸收了我的真力,成為內勁武者,怎麼今天就真力泄露,隱隱有跌落境界的趨勢呢?」

「接著演,要是演得不好,我打爆你狗頭!」簡詩琳沉著一張俏臉。想到昨晚以身相許,要討好這廝,讓他指導修鍊的愚蠢做法,她的臉色就更不好看了,心裡對陳墨的那一丁點好感度直線下降。

「好吧,我承認,我是知道你會跌回明勁修為的。」陳墨演不下去了。他的演技就跟天使寶貝差不多,哪裡能騙得過簡詩琳?

要再演下去,那簡詩琳非把他的嘴給撕爛不可。

「也就是說,你昨天說的那些話,全是騙我的對吧!」簡詩琳面沉如水。

「我就是想讓你高興一下,給你一點希望,否則以你那瘋狂的修鍊方式,很容易暴斃的。」陳墨解釋道。

「你走,你給我滾出去!」簡詩琳指著門口,喝道。

「詩琳,你聽我解釋……」

「滾!我不想再見到你!」

簡詩琳直接把陳墨推出了辦公室,然後重重地關上門。

她現在只覺得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蠢貨,竟然被陳墨給耍得團團轉。

想起昨天,她興高采烈地跟陳墨道謝,請他吃飯,甚至還要以身相許的事情,簡詩琳就忍不住想抽自己大嘴巴。

她這是典型的被人騙了,還幫別人數錢啊!

簡詩琳的眼眸里泛起一層水霧,銀牙咬得咯咯作響,拳頭攥得緊緊的。

良久,她才抹了一把眼角,然後從口袋裡拿出那枚「黑菩提」。

「姓陳的,姑奶奶不需要靠你,也能成為一名武道強者!」簡詩琳恨恨地罵了一句,然後照著中年男人教給她的方法,用體內的真力,點燃了「黑菩提」。

這枚黑色的晶石,被真力點燃之後,立即騰起古怪的火焰,並且還散發出一簇簇白霧,就好像點了蚊香一樣。

不同的是,這些白霧顏色要更淡一些,也沒有什麼異味。

簡詩琳將點燃的「黑菩提」放進了金屬筆筒里,然後盤坐下來,打坐修鍊,將這些白霧給盡數吸入經脈。

這些白霧一進入體內經脈,不用簡詩琳煉化,就自動轉化成了真力,並且還迅速將她體內的玄陽真力給同化。

渾厚的真力,在簡詩琳的經脈中運轉,讓她感受到一股從未有過的飽滿感。 簡詩琳吸收了「黑菩提」發散出來的白霧之後,體內殘餘的玄陽真力就被徹底地轉化成為了另一種屬性的真力。

具體是什麼屬性,簡詩琳分辨不出來,但這股氣息跟陳墨的玄陽真力很不一樣,給人一種陰森的感覺。

不過,簡詩琳已經顧不得這些了。

因為陳墨傳給她的玄陽真力,在經過轉化之後,竟然不再從她的丹田流失!

也就是說,她的內勁修為,不會跌落了!

簡詩琳發現這個情況,別提有多驚喜了,哪裡還會去在意體內的真力是什麼屬性。

不管是玄陽真力,還是陰森真力,只要足夠強大,那就是好真力。

這是簡詩琳的想法。

所以,在感受到切切實實的提升之後,簡詩琳就不願意浪費時間,更加努力地修鍊了。

一整天下來,除了工作和吃喝拉撒之外,簡詩琳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投入了修鍊之中。

而她的修為,也在明顯地進步著。

……

陳墨有些鬱悶。

自從那天跟簡詩琳聊崩了之後,他就再也沒能跟她說上話了。

每天上班,簡詩琳都刻意避開了他。

碰了面,簡詩琳也不拿正眼看他。

陳墨每次都主動搭話,但簡詩琳理都沒理他,冷淡得不行。

這樣的關係,簡直比陌生人還陌生。

可是,陳墨不想把雙方的關係鬧得這麼僵啊!

如果簡詩琳本來就對他這幅態度,那也就罷了。

你不喜歡我,我還不喜歡你呢!

想讓我像舔狗一樣慣著你?

別說門,門框都沒有!

只是,簡詩琳之所以對他的態度如此惡劣,完全是因為他欺騙了她,對她造成了傷害。

陳墨對此也感到很愧疚和後悔。

早知今日,當初就該跟簡詩琳實話實說的。

幹嘛要編造謊言騙她呢!

現在好了,簡詩琳知道真相了,生他氣了,怎麼辦?

陳墨現在不求簡詩琳原諒他,只求她能夠消氣,不要整天綳著臉,一幅沉鬱的樣子。

為此,即便讓他當個舔狗,也無所謂了。

不過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就算陳墨想當這個舔狗,簡詩琳也不給他這個機會啊!

「你怎麼心不在焉的,有什麼心事嗎?」辦公室里,明雨卿處理完幾份文件,摘下眼鏡正想休息一會兒的時候,卻瞥見坐在沙發上的陳墨盯著電視屏幕發獃,便出聲問道。

陳墨回過神來,想了想,就把簡詩琳的事情給明雨卿說了一遍。

當然,一些不該說的,他就適當略去了。

比如簡詩琳帶他到酒店,光著身子誘惑他的那段,陳墨就沒說。

「你腦袋比我靈光,也比我了解簡詩琳,你給我出出主意,現在我該怎麼辦?」陳墨坐到了明雨卿對面,期待著她能給個好辦法。

「詩琳性格好強,本身也很有能力,對待工作認真嚴謹,我都看在眼裡,也有意識的在栽培她。總有一天,我會把她提升到一個很高的位置。」

明雨卿頓了頓,接著說道:「不過,我沒想到她竟然會這麼執著,連修鍊都要跟我做比較。看來,我得好好跟她談談了。」

陳墨道:「她要能聽得進去,哪裡還會變成這個樣子。」

明雨卿看著陳墨,說道:「要實在沒辦法,我就拿你出來做擋箭牌。這樣的話,我想詩琳會死心,摒棄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

陳墨連忙道:「不行不行,簡詩琳要是知道她夢中的女神已經被我玷污了,非殺了我不可。」

「我也只是個普通女人,又不是聖女,哪來的玷污。」明雨卿輕橫了陳墨一眼,說道:「總之,我先跟她談談吧!要是真的說不動她,那我就不修鍊了。這樣詩琳也用不著那麼拚命的修鍊,透支自己的身體。」

「修鍊還是要修鍊的,反正也是順帶修鍊,幹嘛不練。頂多以後把你的修為保密,別告訴簡詩琳就好了,省得她胡來。」陳墨可不想讓明雨卿放棄修鍊。

畢竟修鍊的益處多多。

單單是能夠強身健體,延緩衰老這兩項,就足夠很多人趨之若鶩了。

身體健康,才是最最重要的。

「好吧!」明雨卿也沒拒絕。修鍊的好處,她是親身體會到的。

前幾年拼了命的工作,她的身體落下了不少毛病。

頸椎不好,眼睛不好,還有偏頭疼,身體免疫力也很差,一到天氣變化,很容易就發燒感冒渾身酸疼。

後來有陳墨幫忙調理,明雨卿的身體好了很多,可偶爾也會有點小病痛。

可自從修鍊了玄陰訣之後,明雨卿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好了很多。

不僅腰不酸了頭不疼了,就連近視眼,竟然也減少了度數。

戴不戴眼鏡,都不會影響到正常生活了。

更主要的是,修鍊玄陰訣一點也不辛苦,反而還很舒服。

只要事前運轉一下法訣就OK,其餘的事情都交給陳墨,並且玄陽真力和玄陰真力交匯的時候,衍生出來的生命氣息,會讓她的身體感官提升數倍。

那種衝上雲端的美妙,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晚上你跟簡詩琳談談吧!別說咱倆的事,免得刺激到她。也別說自己不修鍊了,不然她估計也高興不起來。你就好好開導她,我也會儘力幫助她修鍊的。」

陳墨說完,又補充了一句,「還有,別讓她修鍊玄陰訣,我不同意。」

明雨卿問道:「為什麼不同意詩琳修鍊玄陰訣?」

陳墨道:「我對她沒興趣。」

明雨卿道:「你不喜歡美女嗎?」

「這不是美女不美女的問題,關鍵是她看我不爽,我也對她沒太多好感,走不到那一步的。」陳墨搖了搖頭道:「總之,她要說想修鍊玄陰訣,你就直接跟她說沒門就行了。」

「知道了。」明雨卿點了點頭。

總裁的女人 等到了晚上,明雨卿直接把簡詩琳約到了別墅,一起吃晚飯。

飯桌上,簡詩琳倒是臉色不錯。

就是在面對陳墨的時候,會立即變臉罷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