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其他的鬼子傷兵看到芥川崗走了,立刻圍到了龍奎和周正的身邊,打聽起周正的事情來了。

龍奎趕緊裝聾做啞,指著自己的喉嚨咿咿呀呀地說個不停,鬼子只好全都問向了周正。

「不說,給錢才說。」周正瞅了鬼子一眼。

「啊。」一幫鬼子聽了,一個大眼瞪小眼了,這些人都是傷員,錢都存放了起來,都穿著病號服,身上哪有錢了。

「行了,別吵了,別吵了,我要給新野君換藥了。」多美子已經取了最好的葯,走了過來。

「都散了吧,等有錢了,找我來說,一個大洋說一句啊!」周正才不想說自己。

「八嘎,等我拿到錢砸死你。」一個鬼子傷兵憤怒地說道。

「砸尼瑪,還不是搶我們中國人的,等晚上的時候,我弄死你。」周正看了看那個委屈的鬼子傷兵還在那裡嗚咽,心裡想著晚上,從這個醫藥室里弄點藥品把這些傷兵都弄死,準備回去做英雄,做個屁。

其他的鬼子傷兵紛紛退了出去,多美子先給周正換藥,周正瞧著多美子,竟然伸了伸舌頭,多美子愣了一下,這個普通士兵怎麼會這麼調皮的,想了一下,多美子拿出一個手指一下就摁在了周正的傷口上。

「哎呀,我擦,你想挨擦嗎?」周正痛的大叫了一聲。

「啊。」多美子聽到后,叫了出來,鬼子傷兵紛紛驚愕,這個普通士兵因為認識一個周正,就他娘的無法無天了。

「你,八嘎,你要再這樣說,我就不給你治了。」多美子生氣地說道。

「嘿嘿,不治最好了,我在醫院裡天天都可以看到你了。」周正無賴地說道,「對了,晚上你在藥房里值班嗎?」

多美子見說不過周正,也就不再理周正,很快給周正更換了醫藥,然後又給龍奎換了醫藥,然後冷冷地對他們兩個人說道:「幾天就會好,我馬上給你們倆打一針消炎針,然後再拿點內服藥去。」

「好呀,快去,快去吧。」周正嬉笑著說道。

多美子又氣又怒,眼睛翻了翻,就去了醫藥室。等了不到一分鐘,周正就跳著一拐一拐地去醫藥室了。

「八嘎,這個混蛋去幹什麼去了。」一幫鬼子不知道周正去偵查了,還以為他進醫藥室去調戲多美子了。

「管那麼多幹什麼芥川君遲早會收拾他的。」其他的鬼子傷兵紛紛說道。

周正跳進了醫藥室,發現醫藥室裡面有四五個鬼子醫生,正在忙碌地配藥,多美子正拿著針管在那裡給他和龍奎配藥。

「哎,你怎麼到這裡來了,這裡是醫藥室,你不能進來的。」多美子看見周正竟然跳著進了醫藥室。

「哎,可是我已經進來了,怎麼辦呢?」周正露著燦爛的笑容。

「出去,你地出去,這裡是醫藥室。」兩名鬼子醫生目睹了剛才發生的事情,知道這個士兵可能對多美子存在了幻想,這個事情就連芥川崗都沒有阻攔,他們又何必阻攔了,只是這醫藥室不能隨便進的。

「哎,出去就出去,你推我幹什麼?」周正見兩名鬼子醫生推他,立刻大呼小叫地吼道,「哎,對了,美子,晚上你值班嗎?」

「喊什麼喊,這是戰爭,沒有白天和黑夜,我們大日本帝國的勇士正在前方拚命,還分什麼值班不值班,我天天都在這裡!」多美子為了打發周正趕緊走,只好實話實說了。

「行,啊,那就對不起了,晚上只好連你一起弄死了,長得美,可惜,你是我們國家的敵人。」周正心裡想著,嘴上卻說道:「晚上,要不要我過來陪你。」

「不用,如果你晚上想讓我陪你說說話,我可以到病房裡面給你們唱唱歌,打打氣什麼的。」多美子回答。 周正很快到了自己的病床前,躺在了床上,鬼子幾百個傷兵也剛剛躺在床上,眼睛中蘊藏著一種莫名其妙的眼神。

「嘿嘿。」周正躺在病床上瞅著一群鬼子傷兵,心裡就盼望著晚上快點到吧,到了晚上,這些鬼子傷兵就全死了,一想到這裡,他就興奮的有點激動了。

「亞洲解放軍的周正來了。」周正突然大聲喊了一聲。

瞬間,鬼子的傷兵就亂了起來,很多鬼子傷兵聽到叫聲,就從病床上滾落到地上,摔得齜牙咧嘴的。還有的鬼子拄著拐杖的,直接扔下拐杖,趴在地上的,狼狽模樣,讓周正捂著嘴大笑起來,龍奎也放聲大笑。

結果鬼子們發現是這個剛來的輜重大隊的人嚇唬他們的,虛驚一場。

「八嘎,你有些過分了。」鬼子幾名重傷員差點摔死,捂著摔痛的屁股大聲叫道,他們根本不清楚眼前的這個人就是周正。

「嘿嘿,看你們那個熊樣,身為帝國士兵被周正嚇得屁滾尿流的,還有臉活著,直接一頭撞死算了。」

周正冷聲說道,一臉得意,看來他在鬼子心裡造成了很大的恐慌。

「你,你們輜重大隊都被周正消滅了,還有臉說這種話,你不害怕,怎麼沒有把周正抓住。」

一群鬼子傷兵紛紛叫嚷,周正這是惹了眾怒了。

「八嘎,你們在這裡討論什麼,這裡是醫院,如果不想治療的,就滾出去。」

多美子終於發火了,隊伍中嚴禁討論周正的事情,這些傷兵卻在公然說周正的厲害。

「是他先提周正名字的?」一群傷兵紛紛指著周正說道。

「是我提的,咋啦,身為帝國士兵,聽到周正的名字,嚇成這幅模樣,的確有些可笑。」周正不以為然,翻著眼睛說道。

「不管是誰,都要記住,周正是我們帝國的敵人,大日本帝國所向披靡,自然不會被一個周正嚇倒,我們已經設好了天羅地網,只要周正敢到指揮部,那必將被我們活捉。」

多美子恨恨地說完,轉身回醫藥室,轉身拿著一個托盤走向了周正和龍奎,裡面放了兩個針管。

「哎呀,媽呀,要打針了。」周正怕打針,從小就怕,看到針就發慌,「我不打針。」周正嚎叫道。

這只是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打針是要脫下褲子,露出半個屁股蛋子,萬一多美子看出來他們穿的褲衩不一樣的話,那就麻煩了,而身邊的龍奎剛才就準備好了,他沒有提醒周正,他自己早就把褲子脫好了,露出了半個屁股蛋兒,趴在了床上。

身為帝國士兵竟然怕打針,這有點說不過去了。多美子身為護士,自然見多識廣,怕打針的士兵很多,多美子聽了后,溫柔地說道:「不會疼的,早點出院,早點到香月指揮官的指揮部去報道。」

「我今天晚上就要出院去報道了,不過,我是去抓香月清司的。」周正聽了后,心裡想著的同時雙手把受傷的褲管卷了起來,把腿伸給了多美子,嘴上說道:「腿上受傷了,打針就打腿上吧。」

多美子聽了一愣,聯想到周正剛才的表現,心裡立刻有些感動了,這個士兵看來對她很尊重了,很過鬼子士兵在打針的時候,都有不規矩的動作,而周正竟然要求她打腿上,難道不知道打腿上有可能傷害到神經嗎?

「打腿上可能傷害到神經。」多美子說道。

「沒事,我腿肚子上肉也多,你看看。」周正伸手捏著自己的腿肚子說道。

「謝謝你。」多美子說完,伸手捏了捏周正的腿肚子,想了一下,拿出了針管,推出了裡面的空氣,然後一針扎在了周正的腿上,慢慢把注射葯推了進去。

「謝個屁,我還要謝謝你,謝謝你給我治療槍傷,可是,當你知道我的身份后,還會感謝我嗎?說不定,你想殺了我都不解氣吧,咱們彼此彼此。」

周正心裡暗想,眼睛里慢慢露出了殺氣,鬼子的射擊條例里有鮮明的一條,到了戰場上,發現對方的醫護人員,則優先射殺醫護人員。

多美子感覺到了周正的殺氣,推完注射液后,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看什麼看,像你這麼好的女人,竟然被芥川崗那頭豬拱了,我恨不得殺了他。」周正悄聲說道。

「啊。」多美子聽到后愣了一下,看來這個士兵真的喜歡上她了。

「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多美子想了一下,冷聲說道。

「如果我殺了芥川崗,你會不會跟我走。」周正沒有理她,而是繼續說道。

「你,你的思想是危險的,這是戰爭時期,是我們大日本帝國的聖戰,關係到大日本帝國的將來,眼下,最重要的任務是抓住周正,不能讓周正的陰謀得逞。」多美子嚴肅地說道。

「你是說周正要活捉香月清司的陰謀嗎?」周正聽了,立刻問道。

周正公然叫囂要活捉我們的香月指揮官,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鬼子每個人都知道。

「嗯。」多美子點了點頭說道。

「你見過周正的樣子,能不能給我描述一下他的樣貌。」多美子也想立功。

「樣貌?」周正聽了愣了一下,「這樣吧,我晚上的時候單獨告訴你?」

這裡是隨軍醫院,到了晚上的時候,有士兵站崗,即便這個普通的士兵想打她的主意,那恐怕也不能得逞,多美子想了想就同意了,她根本不知道周正已經打算殺了她了。

給龍奎打完針后,多美子就回去了。對於周正的活躍和龍奎才沉默,她沒有多想,因為並不是每個士兵都敢這麼大的膽子,也許是因為她過於美麗的原因吧,她原本的志向是作為一個特工,結果,卻陰差陽錯成為了一名護士。

「我會成為帝國的優秀特工,只要我抓住了周正,一切就有可能實現。」多美子心裏面想著,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此時的周正則安靜了下來,他開始躺在床上閉目養神,這群鬼子的傷兵決不能回國,回去后必然充當了戰爭的動員人群。

「除惡務盡。」周正突然想起了周天旺的話,這個爹還是很關心他的,也不知道周天旺在山上折騰到什麼地步了,估計還是那個混蛋樣。 好不容易等到吃了晚飯,又是換藥,又是打針的,幾百名傷兵處理完后,又送進來一百多名傷兵,鬼子的醫護人員又多了起來,很多都從戰場上回來了。

這個事情周正沒有想到,白天打了一天,晚上,鬼子不打仗了,所以,醫護人員都回到了鬼子的隨軍醫院,加上醫院的五名鬼子醫護人員,竟然有了五六十個。

「來的越多越好,直接全弄死算俅。」周正心裡琢磨著,看到有的鬼子士兵扶著鬼子的傷兵走了進來,腰裡還掛著手雷,別看這隨軍醫院大,幾枚手雷就炸光了。

鬼子醫院裡開始嘈雜起來,很多傷兵疼痛地叫喊著,醫護人員在旁邊止血和取子彈,然後是消炎。

「尼瑪的小鬼子,八路軍那邊可是缺醫少葯的,就算受傷,你們還有這麼好的藥品和醫護人員,我們呢,我們得忍受多少痛苦,甚至受傷了就只剩下死了,等著吧,弄不死你們才怪。」

周正瞅著一群鬼子醫護人員,在那裡治療傷員,心裏面的恨意越發被激起來了。

還有被手榴彈炸的渾身是傷痕鬼子傷兵,也不斷地哀嚎著,戰爭對誰來說都是痛感頓生的,尤其是對於中國,痛到骨髓里的,對於日本,則是帶有一種榮耀版的光榮。

反抗侵略也是一種光榮,哪怕是犧牲,可是這兩種光榮顯然是不一樣的。

保國護家和侵略,絕非一樣。

「你們都是帝國的英雄,為了帝國的聖戰而負傷的,大日本帝國會記住你們的榮耀和傷疤,將來佔領了整個中國,有你們的功勞。」多美子在旁邊給那些傷員們打氣鼓勵。

周正這才對多美子有些刮目相看了,原來,小鬼子把多美子放在傷兵醫院裡有良苦用心的。

「佔領整個中國,痴人說夢吧!」周正罵了一句。

罵完了繼續休息,他得剋制著自己,現在他們只有兩個人,鬼子的傷兵雖然是傷兵,但是急了,還是有些戰鬥力的,現在竟然有六百多名傷兵了,心裡氣憤也只能等到晚上了。

龍奎在旁邊看著周正,周正用手指給龍奎做著戰術手語,告訴了他,晚上行動,全部幹掉。

龍奎點了點頭,看著一群鬼子心裡煩,拉住被子蒙住了頭,躺下去呼呼大睡,估計這幫傷兵折騰早呢,即便到了晚上,都不能消停,疼痛是不可能立刻得到制止的。

又熬了五個多小時,傷兵們吃了安眠藥,開始呼呼入睡了,沒有止疼的良藥,睡覺是最好的方法。

周正鑽在被子里裝睡,就被多美子叫醒了。

「噓。」多美子看到傷兵都睡著了,怕周正說話的聲音大了,把手指放在了唇邊悄聲說道。

「幹什麼?」周正故意問了一句,他知道多美子找他來無非是想知道他到底長的什麼樣子的。

「到我房間里來,然後把周正的樣貌告訴我。」多美子說道。

「不行啊,如果芥川崗知道我到你房間的話,他會殺了我的。」周正故意說道,其實,他巴不得芥川崗進去,然後他可以借口殺了狗日的。

「不會,有我在他不會胡來的。」多美子說道。

「那行,我就勉為其難吧。」周正裝作很為難的樣子,心裏面卻高興炸了。

周正說完,看了一眼龍奎,就跟著多美子出了隨軍醫院,大約五十米的地方,有一排搭好的帳篷,多美子在前面低頭走進了其中的一個帳篷,周正一低頭也鑽了進去,發現芥川崗竟然在裡面。

「操。」周正心裡罵了一句,這兩個人感情是商量好的。

芥川崗看到周正,笑著著站了起來,接著說道:「只要你幫助我抓到周正,多美子就是你的啦。」

「啊。」周正驚訝地喊了出來,然後轉身又看了看多美子,多美子則完全愣住了,她也沒有料到芥川崗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既然這樣,那隻好如此了。」多美子想了想,就恨恨地點了點頭,這個芥川崗完全沒有把她放在心上,讓多美子很失望。

然後周正就看到芥川崗的臉上顯出了一些不快。

「媽的,這個芥川崗和多美子兩個人想的不一樣,。」周正感覺到有些不對了,想起白天的時候在醫院的事情,估計這狗日的芥川崗在那麼多傷員面前不好沖他發火,等到晚上來收拾他了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是先讓我睡了多美子再說吧。」周正想了想說道,說完后伸手就去捏多美子的臉蛋。

「八嘎。」芥川崗都沒有防備周正會來這一招,大叫了一聲,從身後撲向了周正,周正早就防著了,一閃身,直接把芥川崗的頭夾在了胳膊下面,稍微一使勁,芥川崗脖子只聽到「咔嚓」一聲就斷了。

「我說,我會為了你,殺掉芥川崗的,我的諾言實現了。」周正不等多美子說話,立刻微笑著說道,說完后,已經把完全愣在現場的多美子抱在了懷裡,周正的手放在了多美子柔軟的頸部。

多美子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結局,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不過,這個普通的士兵能夠一招殺了芥川崗,而且一伸手就掐住了她的喉嚨,讓她不由地對這個士兵的身份產生了懷疑。

「你不是我們的人。」多美子一下子判斷了出來。

「嘿嘿,你應該說我是周正。」周正壞笑著說道,「你不要試圖喊叫,因為你喊叫的速度並沒有我殺人的速度快,何況你喊叫,別人還以為芥川崗打你了,我幫你殺了芥川崗,你是不是應該感謝我呢?」

「周正」,多美子在剛才一閃念只是想到了這個名字,可是現在她的眼睛中充滿了恨意,她從來沒有想到過會被周正控制住,不過這個周正在情報上顯示是個好色的傢伙,多美子決定賭上一把。

「周正,你不覺得殺了我很可惜嗎?」多美子凝視著周正的眼睛,媚眼如絲,只要周正鬆開了她的脖頸,她就會呼救,這裡可是日本人的陣地,就算周正再厲害,也不可能在重重包圍中衝出去的。

「我會讓你體會到不一般的快樂的。」多美子接著誘惑,不過她那點小心思立刻被周正看穿了。

「我才不稀罕。」周正說完話,手上一用力,多美子感覺到喉嚨處就呼吸不上來了,她的雙手拚命地打著周正的胳膊,想要呼叫,卻發現已經晚了。 殺死了芥川崗和多美子,周正把兩具屍體用被子蓋了起來,找到了芥川崗的武士刀拿在了手裡,腦袋鑽出帳篷看了一下,沒有發現鬼子的巡邏小隊,直接去了隨軍醫院,醫院的門口有兩個站崗的士兵,看到了周正手裡拿著的武士刀,正要詢問,周正左右各一刀,直接把兩個站崗鬼子殺掉了,然後進到隨軍醫院裡面,看到值班的醫護人員正在打瞌睡,白天打了一天的仗,這麼多傷員,不累才怪。

周正想了一下,掉頭回來,把兩具站崗的屍體拖進了醫院帳篷裡面,這樣的話,外面至少暫時是安全的,為了防止鬼子的醫護人員去找多美子,周正先叫醒了龍奎,讓龍奎到帳篷外放哨,自己則悄悄進了藥房。

「你進來幹什麼?」一名值班的鬼子醫生問道。

「殺鬼子。」周正趴在鬼子值班一聲的耳朵旁悄聲說道,同時手裡的刀已經抹掉了鬼子醫生的脖子,哧啦,血立刻沖了出來,濺了周正一身,周正扶著鬼子醫生的身體,慢慢放在地上,然後開始一個一個殺鬼子醫生,就這樣,鬼子一百多個累的暈呼呼的一聲就在醫藥室裡面被周正全殺死了,一點聲音也沒有。

「這算是痛快的死法了吧,可惜了這些藥品,老子也帶不回去,等有時間去天津打劫藥品吧。」

周正看了一下醫藥室堆滿各色藥品,這些藥品在戰爭時期都是緊缺資源,可是鬼子不缺,覺得有些可惜,想了想,走到外面,把龍奎叫了進去。

鬼子的傷員正在呼呼大睡,根本不知道周正和龍奎他們準備殺人了。

「隊長,直接掐死吧?」龍奎悄聲說道。

「掐死可能會有動靜啊,這些人可能回國都是鬼子的英雄,咱們對付英雄的話,起碼要壯觀一點。」周正把手裡的刀遞給了龍奎,然後從兩名鬼子身上找到了四枚手雷。

「手雷,這不可能全炸死的。」龍奎以為周正要用手雷炸鬼子傷兵,悄聲說道。

「不炸他,炸他幹什麼,你在這裡守著,我進醫藥室拿兩個放蒸餾水塑料桶,弄點汽油過來,直接讓這些英雄們去烈火中吧。」

「那行,就讓這些鬼子們死的壯烈點吧。」龍奎聽了捂著嘴笑道,這些鬼子壞透了,死得越慘越好,「可是大火會引起鬼子注意的。」

「注意就注意,鬼子剛開始肯定以為失火了,咱們正好去指揮部抓香月清司。」周正說完,去找汽油了,發現鬼子放油桶的地方有很多站崗的在看著,只好找到了鬼子的三輪摩托,從裡面偷了兩桶汽油過來,撒滿了整個醫藥室,頓時,醫藥室充滿了汽油味。

「怎麼這麼濃的汽油味。」鬼子很快被嗆醒了,懵懂間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忽然看到了周正和龍奎兩個人正在往門外走呢,立刻喊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哎呀,你們怎麼醒了,趕緊睡下。」周正微笑著,劃了一根火柴,蹲在地上點著了,火苗「嗖」一下把整個醫藥室就包圍了。

這裡是隨軍醫院,搭建的帳篷包括裡面的被子什麼的,都是易燃物,加上汽油,一下子就成了一片火海,鬼子傷兵身上頓時被火給燒著了。

「八嘎,有人……」看到周正跑出去的傷兵正準備喊「有人放火了」,卻還沒有喊出來,就變成了慘叫,他已經成了一個滾動的火球,其他的鬼子也好不到哪裡去。

啊……

呀……

很多鬼子傷兵還在睡覺,瞬間被大火燒著了,慘叫聲響徹了整個夜空,火苗很快竄上了一丈多高,冒起了滾滾黑煙。

「著火了,隨軍醫院著火了,趕緊救火呀。」鬼子巡邏小隊看到火苗吹起了口哨,鬼子開始從四面八方沖向了隨軍醫院,很多鬼子手裡都拿著鐵鍬,沒有水,只有土能滅火了。

「著火了,著火了。」周正大聲喊叫著,和龍奎兩個人一瘸一拐地連蹦帶跳地向遠處跑著,這黑天半夜裡,誰還去注意他們倆。

香月清司這邊睡的正香,突然聽到了隨軍醫院著火的事情,這隨軍醫院竟然著火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