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公式是根本,而核武器卻僅僅是人們對於公式的一種利用而已……」

聽着王學斌的解釋,陸小千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即抬起頭,有些不大好意思的問道:

「……那……王……王先生,不知道我能不能跟你學修行啊……」

「……修行?」

聽到這話,王學斌忍不住挑起眉梢,笑着看了過去。

「……怎麼?現在缺乏安全感么?」

陸小千聞言猶豫了片刻,看了看眼神深邃的王學斌,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確實……沒了傻妞,確實挺沒安全感的……」

陸小千說着,緊張的抿了抿嘴唇,還端起桌上溫度適口的茶水灌了一口。

看着用生澀的舉止來掩飾內心忐忑的陸小千,王學斌面帶遺憾,微微搖了搖頭。

「……不是我吝嗇不想教你,而是我的方式你根本沒辦法效仿!」

說着,提起茶壺,給陸小千續了杯茶,輕嘆一聲,懇切的說道:

「修行這回事,從來不是一蹴而就的,它跟品茶一樣,一個人一個口味,一個人一個方法!」

王學斌端起自己的茶杯,略作示意,一口喝了下去,看着陸小千微微有些不信的神色,呼了口氣,指著所在的別墅,輕聲說道:

「佛教也好,道教也好,所謂的修行,不過是斷掉自己對於慾望的執著!」

「斷掉慾望?」

陸小千的眉梢忍不住皺了起來。

「要是沒有慾望,那跟石頭有什麼區別?沒有慾望就沒有進步的動力,社會不就變成一灘死水了么?」

「哈哈……」

聽到陸小千的話,王學斌笑着搖起了頭。

「不是沒有慾望,而是不執著與慾望!」

王學斌說着,抬手輕輕的敲了敲桌面,微微搖晃着身軀,感懷的說道:

「慾望是進步的動力,但慾望也同樣是痛苦的根源,人生有八苦,最恨求不得!

擁有着與野心並不匹配的慾望,便是人生之中最為痛苦的事情了,所謂高不成,低不就,就是如此!」

王學斌扶著桌面,緩緩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感慨的說道:

「我曾經也有着很多很多的執著,那時候的我還年輕,還是一個小胖子,最大最大的願望,就是減下肥來,鍛鍊出一個好身材!」

說着,王學斌展開雙臂,顯露出了修長精健的身材。

「我做到了,我減下了肥,而且從此以後再也吃不胖,之後,我又萌生了一種報復性心裏,把過去沒穿過的漂亮衣服全都給穿回來!」

王學斌的臉上露出了好笑的表情,眼神中滿是懷念,嘴角咧出了一個溫和的弧度。

「……我花了好大的精力、好大的心思,弄了一身世界上絕無僅有的衣服,功能強大,還非常漂亮!」

一旁,陸小千認真的傾聽着,整個人完全沉浸在了王學斌的講述之中,一雙大大的眼睛,呆愣愣的隨着王學斌的步伐而移動着。

「……但當我把那件衣服製作以後我才發現,原來我的慾望也會隨着我經歷的變化而變化!

所以,儘管那身衣服非常的不錯,但我卻從來沒有認真的穿過一回,它一直在我的柜子裏積灰,連看都沒再看過一眼!

從那以後,我便意識到,對於慾望的執著是無法讓我體會到快樂的,執著於這些,只會讓我錯過更多的風景!

所以,我開始試着放緩自己的腳步,去體會各種不一樣的東西,而不去執著與慾望本身!!」

陸小千聽到這裏,眉頭微蹙,好似意識到了什麼,深深的看了王學斌一眼。

一旁,王學斌卻仿若未覺,繼續的踱步,繼續講述著。

「我做過慈善,攪弄過風雲,與神仙坐而論道,與鬼怪鬥法搏殺,當我不在執著於慾望本身的時候,我便擁有了整個世界!」

說着,王學斌停住腳步,緩緩的轉過身來,看着皺着眉頭若有所思的陸小千,輕聲說道:

「修行也是這樣,拿起了,放下了,明白當下在做什麼,一輩子做好一件事,一件事做好一輩子,這就是修行,沒什麼難的!」

王學斌再次坐回到蒲團上,端起茶杯一飲而盡。

「我能教你術法,但是我交不了你修行。

教你術法就好像滿足你對於慾望的執著一樣,能強壯你的身體,卻無法給你的心靈帶來任何的增益!

該缺乏安全感依然缺乏安全感,沒有一個強大的內心世界,你是永遠無法擺脫安全感缺失帶來的折磨的!」

聽着王學斌的話,陸小千沉默了,眉頭皺成了一團,久久不曾鬆懈。

「……那個,王……王」

「叫斌哥吧,我比你大不少,叫聲斌哥你也不吃虧!」

「……呃……斌哥……我有個問題,就是……你和那個黃眉……還有牛魔王他們兩個,究竟誰厲害啊……」

陸小千磕磕巴巴的說着,很是有些不大好意思,而這個問題,其實也是他今天登門拜訪最想要求證的答案。

「我厲害!」

王學斌想也不想,乾脆的回答道:

「同樣的境界,我對於世界的理解要比他們倆深刻的多,同樣的法術,在我的手裏可以變成核武器,但在他們的手裏卻只能燒燒開水!」

說着,王學斌再次抬起手來,掌心之間氣流團成一團,急速的涌動着,發出了刺耳的尖嘯聲。

聲音越來越尖銳,漸漸的變成了鋒鳴,剎那之間,陸小千便感受到了一陣心煩意亂,腸胃也開始抽搐起來,令人慾嘔。

「嘔~……這……這是……」

看着陸小千的模樣,王學斌手裏的風團瞬間炸散開來,狂風呼嘯而過,立時將陸小千帶了個跟頭。

「……螺旋丸,模仿動漫的玩笑之作而已,那種影響你臟腑的力量是次聲波。

黃眉大王同樣有類似的法術,但他也只是單純的憑藉風的力量簡單的吹動而已,同樣是風法,我和他施法手段上有着質的差別,他們沒有戰勝我的可能!」

「……咳咳咳……那您……咳咳咳……為什麼不……」

「為什麼不直接制伏那兩個妖怪?」

王學斌直接將陸小千不大好意思說的話說了出來,聽到這話,陸小千點了點頭,卻也連忙補充道:

「我……我沒有埋怨您的意思……我就是想問問……好奇……」

「呵呵……」

看着陸小千緊張的表情,王學斌忍不住笑了起來,搖了搖頭,輕聲反問道:

「你醒過來也有一個禮拜了,見過豬八戒了么?」

聽到這個問題,陸小千神情微頓,臉色複雜的點了點頭。

「……見了,安全部門的顧問,負責給作戰人員普及妖怪的法術,以及實驗新武器的殺傷力……」

「那你知道有關世界末日的問題了么?」

聽到這裏,陸小千猛的抬起頭來,看着面帶微笑卻分外認真的王學斌,眼睛瞪的大大的。

「……豬哥說的那個小道消息……是真的?」

王學斌緩緩的點了點頭,語氣很輕,但分量卻非常非常的重。

「……沒錯,的的確確是真的,世界已經不堪重負了,如果沒有解決的辦法的話……

明年,地球生態將開始崩潰,三年後,物理化學規則開始紊亂,最遲最遲不超過十年,宇宙世界將徹底寂滅!

無路可退!

無路可逃!」

。 奚淺看了一下眼睛猩紅,看她彷彿看不共戴天的仇人的修士們,突然就笑了。

她阻攔了別人的路,被人恨是正常的。

旋即,她突然雙手大開,屬於渡劫巔峰的磅礴的力量突然鋪開!

嗡——

這突如其來的刺耳的聲音,讓所有人眉頭都蹙了起來。

怎麼回事!!

渡劫巔峰的力量怎麼可能這麼強悍?

現在沒人有時間回答他們心裏的疑問,因為基所有人,都被震懾住了。

也就是這個時候。

奚淺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冷冽的笑容。

藏在後面的聞人銀夙眼神突然變了一下,不好!

「趕緊防禦——」

「轟!」

和他聲音一同響起來的,是奚淺突然放出來的赤紅色的蓮台!

紅蓮業火!!

紅蓮業火的全貌,他們終於是看到了。

不過這一刻,看到的人心裏都湧現起了無邊無際的後悔!

紅蓮業火燃燒業力化業火,他們這些用非正常手段修鍊的邪修,最多的,就是業障,業力!

紅蓮業火一出,他們基本是沒有反抗的餘地,除非他們的修為比明奚淺的高。

但是明奚淺是渡劫巔峰,如果要比渡劫巔峰還要厲害,那就是大乘期了。

大乘期,絕世強者,有多少人能夠達到?

戮仙門的人在紅蓮業火之下痛苦的掙扎,透過赤紅色的火焰,他們看着半空中那個眉目冷冽的女子。

心裏複雜!

聞人銀夙突然掠過去,眼裏含着冷光,「明奚淺,把紅蓮業火收回去!!」

她把紅蓮業火放出來,這一方天地,已經變成了無邊無際的火海!

還是越燃燒,越猛烈的那種!

奚淺似笑非笑的看着聞人銀夙,這張臉,怎麼那麼的……討厭。

她淺淡的笑了一下,然後說道,「嗯,好啊!」

聞人銀夙眼裏露出一絲錯愕,沒想到她這麼好說話,不過下一瞬,他就知道自己有多天真!

轟!轟!轟!

天空突然暗沉下來,雷雲在剎那之間就聚集起來,裏面翻騰著讓人忌憚的九天神雷。

在所有人扭曲掙扎的時候,九天神雷突然劈頭蓋臉的落下來!

然後……

九天神雷和紅蓮業火自動融合,開啟了新一輪的爆炸。

聞人銀夙看着戮仙門的弟子大批大批的倒下去,然後本來明奚淺的妖獸收割了生命。

肉痛不已。

他怒火衝天的看着奚淺,發現了以前嘴角的一絲惡劣,整個人直接氣得冒煙!

「明!奚!淺!」他咬牙切齒,一字一頓的吼了一聲。

奚淺並不害怕,她眼底深處閃過一絲幽深,這個程度,饕餮是不是應該現身了!

不過很快她就知道自己想多了,因為聞人銀夙直接飛了過來,和她對上。

聞人銀夙是大乘巔峰,奚淺是渡劫巔峰,她沒有託大,把幽熒召喚了出來。

不過,一開始還是要自己去試一試的。

於是,聞人銀夙就看到明奚淺不自量力的提着神罰之劍,緩緩對自己劃了一道不足為慮的攻擊!

不過聞人銀夙沒有小看面前的人,他知道面前的人有多詭異!

哪怕他沒有小看,在防禦的那一剎那,還是被驚訝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