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公孫薰兒的情緒並不高,淡淡的回答着。

龍十兒卻是裝作有些害羞的樣子。“那個,就是怎麼我感覺你好像忘了那天客棧房間發生的事兒?”

龍十兒時刻防備着公孫薰兒忽然生氣,因爲這個話題,一般來說都是女人的禁忌,也是自己和她相處的禁忌。

但是她卻是笑了笑,滿不在意的說道。

“看就看了,還能怎麼滴?難不成我還得脫我的讓你看回來?”

“其實……你要這樣……我也會不介意的啦!”

龍十兒有些不好意思的說着。

公孫薰兒卻是嘲笑着看着龍十兒。

“我真的脫你敢看麼?”

“我是男的,肯定敢啦!”

龍十兒下意識的說着,畢竟很早以前的他,是逼迫人家脫,人家卻不脫的那種花花公子。

公孫薰兒做出來一個讓龍十兒的腦海瞬間清醒的動作。

她麻利的解開了自己肩上衣服的扣子,動作很快,快得龍十兒都沒機會叫“住手!”

現在的龍十兒哪敢真的去看,趕緊伸手拉住她的手,看了眼她的身子,半邊香肩都露了出來,露出了的,還有那紅色白邊的肚兜。

“別!我開玩笑的。”

“呵呵,這可不像你的作風哦!”


公孫薰兒冷笑道。

龍十兒親自動手將她的衣服拉了上去,然後又幫她把衣服扣上。

“這樣像我的作風麼?”

“致使至終你都沒正眼看過我身體一眼,我記得不錯的話,原來的你,會想盡辦法鑽進女孩子裙角去偷看人家吧?”

龍十兒淡然的回覆了四個字。

“物是人非!”

是啊,當年的自己,能和現在的自己比麼?

那時候,自己有晶石,有地位,也有背景,那些都是自己當初勇氣的來源。

可是如今的自己,晶石是門派的,還是在別人的手裏逃難,稍有不慎便會有生命之危,自己還有資本去當回自己麼?

時過境遷,當初和現在已然無法比擬,原來的自己希望發生無數段戀情,娶無數個妻子,如今的自己娶一個老婆都會顧三顧四。

或許,時間讓自己成長,讓自己懂得了責任吧。

“人真的很怪,每一個人都會跟着時間變化,每一個人的想法都會淡化,最終,誰都不會保持自己最初的想法。”

“不是不會保持最初的想法,只是因爲時間讓現實改變了太多,人必須學會跟隨現實的腳步。”

龍十兒說的這是實在話,因爲想法畢竟是想法,而人,是生活在現實裏,接受現實,是人生存的必須之路。

“其實你說的也不完全,因爲現實是人創造的,人可以讓現實無限接近人的想法。”

對於公孫薰兒的補充,龍十兒也不否認,因爲的確是這個理。


公孫薰兒得到龍十兒的默認,繼續說道。

“所以,今天的你物是人非,只要你想,你就可以讓明天的你找回自我!對嗎?”

公孫薰兒盯着龍十兒的眼神,龍十兒從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種堅定,得不到答案就不會放棄的堅定。 “也有這道理,但是有的事情,已經無力迴天,明知道有很多結果不盡人意,但是現實卻逼得我們不得不去選擇,找回自我,呵呵,我想,如果是我的話,我是一定不會找回了。”

其實,結合自身情況,龍十兒真的見證了明知結果還不得不去做的事。

因爲自己父皇的病亡,江山易主,龍十兒的人生,只爲奪回江山,報得父仇。

當這兩件事完成以後,也許,龍十兒會考慮找回曾經的自己吧!

公孫薰兒俯首看着眼前的湖面,長呼一口氣,然後吐出,嘴角兩邊掛起了機械性的微笑。

“既然你已下定決心,那……那就這樣吧!”

說完,她看着湖面的水,她的眉頭微微皺着,傷感的模樣終於讓龍十兒意識到了什麼。

伸出雙手,輕輕的放在她的額頭上,然後替她將皺着的眉頭往兩邊散開。

這個時候的公孫薰兒特別聽話,面帶微笑的看着龍十兒,表情好似要告訴龍十兒“我沒事!”


可她終究沒有說出口,因爲她的心裏並不像湖水那般寧靜。


不過,她的笑容在龍十兒的眼裏,卻感覺是那麼的悲,龍十兒的心中不由升起一絲悔意,但是他,此刻只能強行壓住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龍十兒害怕她的眼淚掉落下來那一刻,自己的心會軟,會讓自己忍不住後悔,終於微笑着看着她。

“我們回去吧!”

“嗯!你揹我!”

公孫薰兒點頭,強擠出來的一抹微笑要不是龍十兒細心,不會發現她的笑裏掩藏住的悲。

轉過身體,微微弓着身子,示意她上來。

她似乎想讓這樣的氣氛立馬消失,所以就以一個開玩笑的方式,用力的跳到龍十兒身上。

感受到她身體一陣軟弱的瞬間,龍十兒也被巨大的壓力壓得夠嗆。

“美女,能不能輕點兒,我這背上的壓力,已經夠大了。”

“我倒要看看,多一點兒壓力,我就不信你真的會垮!”

龍十兒明白她話中的意思,沒有選擇回答,卻選擇了沉默。

在沉默中,他走在湖邊的小道旁,心中沒有亂麻,他很清楚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

公孫薰兒暗含愛意的話語,龍十兒委婉的拒絕,他不後悔,因爲他知道,物是人非的自己,非同從前,當下的他,不想與她發生太重的感情,因爲他,辜負不起!

所以,他選擇了當愛情還在萌芽期中成長的時候,將其滅殺,不讓其延續生長。

兩人各懷心事,誰也沒有說話,走到籠琳鎮外的時候,公孫薰兒這才讓龍十兒放下她,不過,聽得出來,她剛纔哭過……

龍十兒也能感覺得到,自己的肩膀處熱淚的餘溫,已經隨風而變得寒冷,不過,龍十兒更不會開口說破。

當兩人情緒不是很高的來到租的四合院,推開大門一眼看到大廳內的景象。

此刻,大廳裏亂七八糟的,椅子桌子全被打翻了,明兒還跪在地上哭。

看到龍十兒和公孫薰兒回來,明兒嚎嚎大哭的跑向龍十兒。

龍十兒一陣詫異,心中變得不安起來。

“明兒,出什麼事了?”

“叔叔,那幫黑衣人把媽媽和力叔叔抓走了,他們讓我把這個交給你!”

龍十兒這才發現明兒的手中一直拿着一張信條,接過信條,上面只有幾個大字。

“明日午時,鎮西五里涼亭見!”

“怎麼了?”

公孫薰兒着急的盯着龍十兒,龍十兒將信條給了公孫薰兒,蹲下身子安撫着嚎嚎大哭的明兒。

“明兒乖,媽媽沒事的,叔叔明天就去把媽媽接回來,別擔心!”

“叔叔,你能保證麼?”

龍十兒的話明顯讓明兒的心情好了些許。


龍十兒點頭。

“叔叔保證!”

“拉鉤!”

龍十兒與明兒拉了鉤,四合院到處都已經被黑衣人打亂,龍十兒收拾出房間將明兒安撫着睡下。

這纔來到了大廳。

大廳裏的東西已經被公孫薰兒整理好了,只是缺了很多原有的傢俱,她正坐在凳子上,似乎在等龍十兒的到來。

龍十兒走到桌旁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她這纔開口問道。

“明天你真的要去麼?”

“嗯,如果不去的話,啊力,或者米兒姐他們都會有難。”

龍十兒堅定的說道,在他看來,此次他非去不可,只是讓他想不通的是,他這麼做到底是爲什麼?

公孫薰兒又問道。

“那你知道兇手是誰嗎?”

“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兇手就是上虎村血案的幕後黑手,容容也很有可能在他們手中!”

“那你有把握嗎?”

“沒有!”

“我知道了!”

公孫薰兒沒再說話,轉身走回了自己房間。

龍十兒將桌上那杯剩下的水一口喝完,這纔回了房間。

夜裏,寒風呼嘯着從窗戶外吹進屋裏,龍十兒雙手枕着腦袋,一直思考着兇手的意圖。

這個問題已經纏繞了龍十兒許久,龍十兒明白,明天自己將會得到答案,但是,龍十兒更想提前知道兇手的意圖,因爲,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仔細回想,兇手和自己的第一次交手,便是上虎村血案,那個時候,不可能是因爲自己的原因他纔會變得如此殘忍。

第二次交手,便是假容容刺殺自己,差點兒讓自己命喪黃泉,那這次,他的動機是什麼?

不過第二次交手,卻留給龍十兒一個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假容容明明知道醫學世家在籠琳鎮,爲何還有刺殺自己麼?難道這是她故意暴露身份的?

當第二天的黎明到來,龍十兒做出上百種假設,依舊沒有想出自己曾經疑惑的問題。

在牀上呆了會兒,龍十兒便起身穿戴好了衣物,檢查好了自己配備的東西。

他不知道即將迎接自己的會是什麼,但他知道,自己不能避免,也不敢逃脫。

他做下決定的那一刻,就已經想到了最壞的結果,畢竟,兩次的交手對自己造成的傷害,每次都是致命的打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