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公司重新為元氣少女五個人安排了一個公寓,兩層樓的公寓,五個人住在一起。

現在沒有當訓練生那麼嚴格了,她們也可以回家去住。

但考慮到沐暖暖、劉月爾、姚金這三人的家都不在T市,所以大家一致決定還是住公司安排的公寓,可以相互照顧。

海外的電影拍攝期還需要等,所以沐暖暖暫時還不用去海外。

這幾天,公司安排的工作排得滿滿當當,檔期密密麻麻的。

每個人都忙得宛如失去靈魂的營業機器,回到宿舍就只想躺著不動,一秒進入睡眠狀態。

沐暖暖去敲大家的房門,讓每個人給她一個簽名,最後她再簽上自己的名字。 「元氣少女五人組的簽名,這可是限量版哦!暖暖,你這是要送給誰的?」白靈一邊簽上自己的名字,一邊好奇地問道。

沐暖暖笑著說:「送給我妹妹的。我妹妹因為要高考了,不能來看演唱會,為此還難過了一場呢!」

「哈哈哈,沒關係,等你妹妹考完了,讓她來玩,我帶她去吃好吃的呀!」劉月爾滿腦子都是各種美食。

說是帶沐姍姍去吃,其實她心裡盤算的全都是她自己愛吃的美食。

「你算了吧你!」李沅芷沒好氣地戳戳她小腦袋,「其實根本就是你自己想要吃吧?」

「略略略!」劉月爾做了個鬼臉。

大家都以為沐暖暖的發展最好,肯定是最先去拍電影的。

可是誰都沒有想到,最先要去拍電影的人,居然是李沅芷!

李沅芷在拍仙俠劇的時候,一有空就跑去隔壁組玩,和武替們打成了一片。

從而認識了隔壁組的一個武術指導。

這位武術指導覺得李沅芷很有天賦,就對她留了心。

正好有一部警匪片電影要開拍,而那部戲的武術指導是他的老師,就想起了李沅芷,將她推薦過去了。

去面試的那一天,導演很失望,說李沅芷瘦瘦小小的一個小姑娘,打起來肯定不好看。

「這可是一部警匪片!這個角色是一個卧底女警,會有大量的打戲。你一個少女偶像,唱歌跳舞還行,不是吃武戲這碗飯的,還是算了吧。」導演擺擺手,告訴李沅芷可以走了。

就在這時候,助手給導演買了咖啡過來。

助手一不小心腳下一滑,差一點就摔倒了。

李沅芷眼疾手快,一腳把一把轉椅踹了過去,動作利落又瀟洒。

助手一屁股跌坐在轉椅上,跟著轉椅不停的轉圈圈。

好半天才停下來,發現手裡端著的咖啡一滴都沒有灑出來!

李沅芷露了這一手,深藏功與名的準備離開。

導演急了,衝過去攔住她。

「哈哈哈,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導演搓著手,紅光滿面地盯著李沅芷,就跟大狗狗盯著肉骨頭似的。

李沅芷挑眉,「剛才導演您不是說我是少女偶像,只會唱歌跳舞,不是吃武戲這碗飯的嗎?」

「哎喲喲!這是哪個不長眼的東西說的?怎麼這麼沒眼光!絕對不是我說的!」導演真是一點臉皮都不要了。

主要是這麼能打的女演員簡直太少見了,絕對是個大寶貝呀!

導演二話不說,當場就和李沅芷簽約了。

所以李沅芷倒成了元氣少女裡面,最先進組拍電影的人。

電影官宣后,元氣少女四個人全都轉發了微博,為李沅芷打call。

沐暖暖:我家圓子要拍電影啦!大家期待不?(俏皮)(俏皮)@李沅芷

白靈:圓子加油!期待你的新作品!@李沅芷

劉月爾:嗷嗚嗷嗚!我家圓子好厲害!@李沅芷

姚金:期待期待!(擠眼)我一定去看電影!刷兩遍!@李沅芷

看到微博,粉絲們紛紛驚嘆。

「元氣少女個個都好厲害呀!」

「聽說這回李沅芷是拍打戲,好期待呀!」

「仙俠劇裡面李沅芷拍出來就好看,現代劇肯定更好看!」

李沅芷風風火火的進組拍電影去了,宿舍里就剩下了四個人。

剩下的成員也沒有閑著,各自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做。

劉月爾最近在忙著給動畫片配音。

白靈接了一部舞蹈相關的綜藝節目,作為踢館嘉賓登場。

公司給姚金安排的是走網紅路線,姚金每天都要忙著自拍、直播、發微博營業。

因為在等待海外電影的檔期,沐暖暖倒是成了最清閑的人。

不過她也沒有閑著,而是忙著學習英文。

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噠 上次去好萊塢面試,她是走了神仙運氣,碰到個學習中文三年的導演。

但正式開拍之後,不可能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會說中文。

她還是要認認真真學習,把英文水平提升上去才行。

莫承佑最近一直在忙碌紅日帝國那邊的事情,他只跟沐暖暖大概說了一下情況。

南宮家在紅日帝國的地位如日中天,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南宮家的艦船業是紅日帝國的支柱產業。

而最近似乎是艦船製造那邊出了一些問題,莫承佑不得不親自過去處理。

沐暖暖和莫承佑兩人各忙各的,似乎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訂婚宴。

不過他們會忘記,家人們可不會忘記。

帝苑裡,秦致正在和莫晉北、南宮念念夫妻,興緻勃勃的商量著聘禮和嫁妝。

沐正則和冉芳華夫妻要照顧即將參加高考的沐姍姍,沒法親自前來,就讓莫晉北把商量后的結果告訴他就行。

沐家雖然清貧,但是沐正則和冉芳華也不會虧待了沐暖暖。

沐暖暖接綜藝拍廣告拍電視劇,賺了一些錢,打了不少給冉芳華。

冉芳華拿著這筆錢,用沐暖暖的名義,在T市買了一套房子。

然後又動用了冉芳華自己的私房錢裝修好了,打算拿出來給沐暖暖做嫁妝。

雖然比不上秦莫兩家的大手筆,但對沐家來說,已經是很不錯了。

而秦莫兩家這邊的談話,則暗暗隱藏著刀光劍氣。

雙方各自拿出的股權、房產、現金,簡直就是大型炫富現場。

莫晉北微微一笑,舉起一大疊厚度堪比新華字典的房產證,「這些都是我們在全世界置下的產業,就都送給小兩口吧。夏天他們可以去夏威夷,冬天可以去北海道,一年四季換著國家住。」

秦致不動聲色地說:「這些都是尊夫人名下的房產吧?」

莫晉北絲毫沒有被拆穿的尷尬,還狗腿地看了一眼旁邊的南宮念念,語氣里透著完全不加掩飾的自豪,「我早在結婚時就把我的一切都送給念念了,這些都是念念的意思。」

南宮念念不好意思地瞪了莫晉北一眼,對著秦致解釋道:「暖暖以後說不定要去好萊塢發展,要去全世界拍戲呢!住酒店不方便,還是住自己的房子方便些。」

秦致點點頭,「嫂子有心了。」 莫晉北的炫富環節結束,該輪到秦致的個人秀了。

秦致拿出了一份股份轉讓文件,鄭重其事地說:「這是我送給暖暖和承佑的股份。」

秦致拿出了秦氏公司股份的百分之五,作為送給沐暖暖的嫁妝,還另外還贈送了百分之三的股份給莫承佑。

「怎麼連承佑也有啊?」南宮念念為難地說:「這不太合適吧?不如都轉到暖暖的名下……」

莫晉北大言不慚地說:「大喜的日子就收下吧,都是長輩的一片心意嘛!」

別看莫晉北和秦致這麼多年的朋友,莫晉北早就想要秦氏公司的股份了。

秦致護得跟什麼似的,給多少錢都不賣。

這回秦致主動要當暖暖的嫁妝送出來,不要白不要啊!

秦致沒搭理得意洋洋的莫晉北,又拿出了另外一份股份轉讓書給南宮念念,「嫂子,這是秦遠送給暖暖的嫁妝。」

秦遠把秦氏傳媒股份的百分之五,送給了沐暖暖。

秦致繼續往外面拿東西,「那這是暖暖爺爺給的,暖暖大伯給的,暖暖二伯給的……」

雙方家長完成了和諧的溝通(炫富流程),公司股份加上房產、現金、古董、珠寶首飾,以及其他零零碎碎的聘禮和嫁妝。

東西太多,一時半會兒也清算不清楚。

接下來會有專業的會計師,負責計算出總價值。

總之,雙方家長給的聘禮和嫁妝都是極其豐厚的。

沐暖暖和莫承佑立馬能實現十個小目標。(一個小目標一個億)

他們兩個還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一夜暴富,隨時可以退休享受人生。

訂婚宴的籌備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莫晉北正式發出了邀請函,瞬間引爆了T市的豪門圈。

眾人萬分驚訝,震驚的點主要有兩個。

一是莫晉北的兒子居然要訂婚了。

二是準新娘居然是秦致失散二十年才找回來的女兒?

果然王子都是配公主的。

灰姑娘什麼的,根本就不存在的。

莫承佑長相俊美,身份高貴,出身名門,品行高潔,潔身自好。

跟莫晉北年輕的時候完全不同,沒有半點緋聞。

不知道有多少姑娘芳心暗許。

還有人悄悄的找算命大師測算莫承佑的姻緣,說是莫承佑將來會找一個很灰很灰的灰姑娘。

結果現在莫承佑要訂婚了,對象是秦家千金,門當戶對!

灰姑娘什麼的,根本不存在的!



秦家一群男人,為了爭奪訂婚宴總負責人的位置,差點打破了頭。

秦爺爺被這群不省心的子孫給氣得拿拐杖打人,最後把這個光榮而艱巨的任務交給了大孫子秦川。

秦川成為喜從天降錦鯉,叉腰狂笑。

他立下軍令狀,一定把這場訂婚宴辦得漂漂亮亮的,保證讓暖暖開開心心訂婚!

心機大哥成功上位,秦鈺和秦珂那個氣呀!

兩兄弟暗搓搓的威脅秦川,讓他們當左右副手,否則就套麻袋把秦川打一頓。

秦川迫於套麻袋的威脅,只好答應了兩個無恥弟弟的要求,任命他們當自己的左右副手。

這天,秦川好不容易擺脫掉兩個無恥弟弟,拿著新鮮出爐的訂婚宴流程,美滋滋的去找沐暖暖了。

沐暖暖剛剛上完英文課,正是背單詞背得頭暈腦脹的時候。

看到了秦川,她下意識就來了一句:「hello,long-time-no-see?」

秦川:妹妹如此優秀,剛宣布進軍好萊塢,就飈起了英文!

「hello,my-dear-sister!」

於是,兩人開始飈英文尬聊。

直到足足尬聊了五分鐘「日常英文一百句」之後,沐暖暖才扶著頭昏腦漲的腦袋連連擺手,「哎,等等,你來找我幹嘛?」

秦川也迅速切回到中文狀態,宛如好用的搜狗輸入法,「暖暖,你肚子餓不餓?要不然我請你吃飯?」

面對秦川殷勤宛如大型犬的態度,沐暖暖很難做到冷言冷語。

秦川是個很會自來熟的人,帥氣的臉上浮現出的熱情笑容讓人難以招架。

沐暖暖發現自己真的很難討厭他。

「我吃過了,我不餓。」她努力板著小臉說道。

秦川帥氣的臉上帶著一抹討好,小心翼翼地說:「那你渴不渴?哥哥給你買了奶茶。」

如果被認識秦川的人看到了,一定會驚掉一地下巴。

秦川那是什麼身份?

秦家的長房長孫,父親是秦州長,他自己本身也是非常優秀出眾的青年。

秦家大少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低聲下氣了?

簡直不敢相信呀!

秦川兩隻手舉起來,滿滿當當十幾個塑料袋,從手上一直掛到了手臂上!

他開心的給沐暖暖介紹:「哥哥不知道你喜歡喝什麼口味的奶茶,就把所有的口味全買了!你看看想喝哪個口味的,哥哥給你拿。」

沐暖暖的鼻子有些發酸。

真是太狡猾了。

她不想這麼快就原諒他們的。

可是秦川這樣,叫她真的討厭不起來。

沐暖暖把眼睛里的酸澀壓了下去,假裝若無其事的一揮小手,「小孩子才做選擇,我全都要!」

秦川眼睛瞬間亮起,「哈哈哈!暖暖,你真是太可愛了!」

他把吸管全部扎進奶茶里,一杯一杯的遞給沐暖暖,殷勤的伺候著,「你每樣都嘗一口,選自己喜歡喝的。不喜歡喝的口味就給哥哥,不會浪費掉的!」

秦家的教養很好,雖然是權貴之家,但把孩子們都教育得很好,秦家人就沒有長歪了的。

前世他們也是疼愛妹妹,才會毫無底線的縱容冒牌的安寧。

可說到底,真正對沐暖暖趕盡殺絕的人,是安寧和葉微瀾。

「大哥,你居然用調虎離山之計,你太過分了!」秦鈺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

秦珂暗搓搓的威脅,「大哥,你居然想要獨自討好暖暖,你就不怕我們套你麻袋?」

秦川嘿嘿尷尬的笑了一聲:「說什麼呢,我這不是忙著給暖暖說訂婚宴的事情嗎?」

沐暖暖驚訝道:「訂婚宴?」

「是呀,我們三個可是訂婚宴的負責人(左右助手)哦!」秦鈺得意地說。

嘿嘿,括弧里的內容就不用跟暖暖說了。 迷糊新娘:俘虜黑道冷情人 「暖暖你放心,哥哥們一定會把你的訂婚宴辦得高端大氣上檔次!」秦珂拍著月匈口說道。

沐暖暖自己都差點忘了這件事情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