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兩人的行軍路線定下,便開始行動。

劉宣沒有再跟着大軍一起前進,而是坐鎮東安平縣。

沒了田楷和劉備的青州,難以抵抗。

太史慈和徐晃的大軍殺到後,便迅速歸降,與此同時,賈詡的錦衣衛也在快速的運作,不斷的安插人在青州各郡各國。

只是關羽、張飛和劉備三兄弟,心頭卻忐忑。

他們被羈押在營地中,劉宣一直都沒有一個準話。劉備表面上答應了爲劉宣效力,可劉宣還是羈押着他們,令劉備心中忐忑。

這一日,一名士兵來到劉備的營帳中。

士兵進入後,掃了一眼,昂着下巴,傲慢的道:“誰是關羽?”

關羽道:“我是!”

士兵道:“走吧,殿下要見你。”

關羽眉頭微蹙,丹鳳眼眯起,眸子中閃過一道銳利的光芒。他看向劉備,說道:“大哥,我去去就來,看劉宣耍什麼花招。”

劉備關切道:“二弟,千萬不要逞強。”

此時,劉備的眼中,多了一抹憂慮,認爲劉宣可能要招降關羽。他對關羽有信心,但劉宣爲人狡詐,更陰狠毒辣,手段令人防不勝防,這是劉備最擔心的。

“我知道!”

關羽擺手道:“帶路!”

士兵轉身出了營帳,帶着關羽朝劉宣的營帳中走去。 關羽昂首闊步來到劉宣的營帳中,士兵便轉身退下。

營帳中,只剩下劉宣和關羽。

劉宣面帶微笑,道:“坐!”

關羽面無懼色,一撩衣袍就坐下。他端坐着,右手放在腿上,左手順勢一捋頜下長髯,氣度儼然,自有一股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姿態。

面對劉宣,關羽神色平靜,全無懼色。

劉宣望着關羽,嘴角微微上揚。

這個關羽有意思。

相比於張飛,劉宣更喜歡關羽,因爲關羽不會逾越行事。

劉宣道:“關羽,本王準備斬殺劉備和張飛。”

關羽驟然瞪大眼睛,丹鳳眼中,流露出一抹驚駭,劉宣竟是要殺大哥和三弟。關羽心思一轉,自認爲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劉宣揚言說要殺劉備和張飛,顯然有所圖謀。

威脅我嗎?

哼,可惜我不受威脅,不過是一死而已。

關羽認爲劉宣的言外之意,是目前都準備斬殺劉備和張飛了,你關羽也逃不掉,趕緊投降可以保住一命。

關羽輕蔑一笑,道:“劉宣,你要殺便殺,無需旁敲側擊的威脅我。”

劉宣笑道:“關羽,本王還沒說完,你會錯意了。”樹如址:eyпe.關看嘴心章節

關羽驟起眉頭道:“你是什麼意思?”

劉宣面容多了一抹冷肅,道:“本王的意思是,本王可殺劉備,也可不殺劉備。殺不殺劉備和張飛,全在你一念之間。”

劉宣的意圖,是打算利用劉備和張飛來脅迫關羽,讓關羽不得不投降。

關羽投降,劉宣不殺劉備和張飛。

關羽不降,劉宣斬殺劉備和張飛。

這種選擇對於關羽,纔是最艱難的,最揪心,最痛苦的。

關羽面色變化,他驟然握緊拳頭,眼中流露出憤怒神色,說:“劉宣,你真卑鄙。”他看向劉宣的眼神,盡是鄙視。

劉宣並不惱怒,不急不躁的道:“本王卑鄙?真是笑話,難道說劉備是好人?你關羽、張飛是好人。如果你們擊敗本王,一旦本王落在田楷的手中,本王能逃過一死嗎?”

“這一切,說得簡單一點,那就是成者王敗者寇罷了。”

“田楷贏了,本王任由宰割。”

“本王獲勝,自然主宰你們的生死。”

劉宣表情變得冰冷,語氣愈發嚴厲,道:“你說本王卑鄙,你有什麼資格? 大總裁惡寵冒牌甜妻 況且本王還沒有殺你,沒有殺劉備和張飛,還給了你們都活下來的機會。”

“只要你投降,一切就簡單了。”

“不僅是劉備,甚至是張飛,都可以活下來。”

說到這裏,劉宣停頓了一下,才繼續道:“在某種程度上說,本王給了你們活命的機會。只是這個機會,全在你的一念之間。”

關羽道:“你的不殺之恩,是有條件的。”

劉宣說道:“世間之事,什麼沒有條件呢?莫非天上會掉金子嗎?或者你認爲,本王會無條件的保留你們的性命。你是在戰場上的老人,這點都不明白嗎?”

關羽握緊拳頭,表情肅然。

此時,關羽最是揪心,他擡頭看了劉宣一眼,罵劉宣狡詐。

劉宣給了他一道艱難的選擇題。

歸順劉宣,劉備、張飛能活。

不歸順,劉備和張飛要死。

站在關羽的角度,他甚至想和劉備、張飛一起赴死。但關羽不能這麼自私,不能只管自己,不管劉備和張飛的性命。

關羽擡頭看向劉宣,正色道:“你不怕我答應了,再反悔嗎?”

劉宣輕笑,自信道:“第一,本王有這個自信,更有實力承擔你反悔的後果。”

“第二,關羽義薄雲天,言出必行,是當世響噹噹的武將。本王和你雖然分屬不同陣營,但對你有所瞭解。”

劉宣說道:“本王相信,你不是言而無信之人。換做是張飛,本王無法確信,但是你,本王敢賭一把。”

關羽聽後,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劉宣給他的這個抉擇,真是太苦了。

關羽甚至可以想象,一旦他歸順劉宣,劉備和張飛會是何等暴怒?關羽眼神無奈,長舒了口氣,說道:“我考慮考慮。”

劉宣搖頭道:“你沒有考慮的時間。”劉宣步步緊逼,不給關羽思考的餘地。

要做決定,現在就確定下來。

關羽握緊拳頭,眼中閃爍着憤怒神色。

劉宣道:“你應該明白,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想要既忠於劉備,又保全劉備和張飛的性命,這不可能。”

“劉宣,你贏了!”

關羽長嘆了一聲,說道:“我可以歸順你,但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劉宣問道。

關羽鄭重說道:“讓我歸順可以,但你不僅不能殺大哥和三弟,還要釋放他們。”

劉宣心中一笑,這個條件本就在意料中,但劉宣沒有馬上答應。

關羽繼續道:“如果你只是留下大哥和三弟的性命,卻不釋放他們,他們的生死還在你的手中,生與死沒有區別,所以必須釋放,否則我不會爲你效力。”

“好!”

劉宣說道:“本王釋放劉備和張飛,讓他們安全的離開。”

關羽忍不住輕嘆,道:“我還能再見大哥一面嗎?”

劉宣笑了笑,說道:“當然可以,本王會和你一起去。等你見到了劉備,再親自告知他,說你歸順了本王。其餘的事情,由本王來說。”

關羽說道:“是!”

劉宣道:“走吧,再去見劉備一面。”

重生豪門:千金逆襲 “是!”

關羽面無表情,跟在劉宣的身後,朝劉備的營帳中行去。兩人來到營帳,劉備見到了站在劉宣身後的關羽。

見此,劉備心中一突。

眼前的情況,彷彿關羽成了劉宣的護衛,負責保護劉宣的安全。

劉備笑容勉強,道:“二弟,你回來了啊。”

關羽表情一派肅然,冷冰冰的說道:“劉備,今日我們恩斷義絕。自此之後,我沒有你這個大哥,你也沒有我這個二弟。”

轟!

劉備腦中炸響,眼前一片空白,面色無比難堪。

張飛握緊了拳頭,胸中怒氣爆發,大吼道:“關羽,你混賬!”

關羽默然不語,拂袖離開營帳。

劉備看到關羽離去的背影,仍是不甘心,大喊道:“二弟……雲長……二弟……”劉備大聲的嘶喊,關羽在營帳門口停駐瞬間,便決然走出去了。 望着關羽離去的背影,劉備心如刀割,伸手在空中虛抓,可人已經走遠,留下的是決然的背影。

“二弟,你怎會……”

劉備口中呢喃,臉上滿是不甘。

八年前的那個春天,桃花絢爛,五彩繽紛。

三兄弟桃園相聚,祭拜天地,結爲異性兄弟。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昔日誓言,猶在耳旁。

八年光陰,三兄弟食則同桌,寢則同牀,情誼無雙。

八年光陰,三兄弟鬥黃巾,戰呂布,同甘共苦。雖非至親兄弟,但早已情同手足。

但此時,卻恩斷義絕。

劉備握緊拳頭,眼眶通紅。他甚至覺得淚水都要涌出來了,但在劉宣的面前,他不能懦弱,只是死死的忍着,無聲反抗。

劉宣看着劉備,嘴角噙着笑容。經此一事,劉備是否會一蹶不振呢?

估計不會。

畢竟,劉備是屢敗屢戰的典範。

張飛望着關羽離去的背影,怒火上涌,再也壓制不住怒火了,大聲的咆哮道:“關羽,你個混賬,你個懦夫,我沒有你這個兄長。”

話音落下,張飛看向劉宣,更是憤恨,這一切都是劉宣造成的。栢鍍意下嘿眼哥關看嘴心章節

如果不是劉宣,三兄弟也不會決裂。

殺了劉宣!

張飛心念一起,驟然手握成拳,一拳就朝劉宣砸了過去。

“劉宣,我要殺了你!”

拳風呼嘯,直奔劉宣的面門。

劉宣冷冷一笑,側身直接躲避。在避開張飛拳頭的瞬間,劉宣提腳就踹了出去。相比於張飛莽撞衝動,招式直來直往,劉宣的招式更加靈活,力量更不輸張飛。

“啪!”

腳踹在張飛的胸膛上,剎那間,張飛就倒飛了出去。

“轟!”

張飛承受了一擊,身軀倒在地上,摔得齜牙咧嘴。

劉宣冷冷的盯着張飛,不屑道:“其實一開始,本王想招降你的。可惜的是,你莽撞衝動,性還喜歡喝酒生事,沒有關羽有價值。所以,本王招攬了關羽,恰巧,關羽同意了。”

張飛聽了後,一躍而起,又朝着劉宣衝去。

“我和你拼了!”

張飛怒氣洶洶,腦中只有一個念頭——殺了劉宣。

不殺劉宣,他誓不罷休。

劉備知道張飛不是劉宣的對手,見張飛衝動,連忙站出來,攔在了張飛的面前。他雖然憤怒,但知道憤怒無濟於事,把一切的悲傷壓在心底。

劉備神色冷靜,說道:“三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二弟有二弟的選擇,他既然做了決定,我尊重他。相比於我,靖王的確更合適。”

“咯吱!”

張飛氣得咬牙切齒,牙齒都磨得格格響。

劉備越是阻攔,張飛越是憤怒。

劉宣拍了拍手,道:“劉玄德不愧是劉玄德,果然看得開。”

總裁的宅妻 劉備聞言,眼中掠過一絲黯然。

劉宣笑了笑,又繼續說道:“劉備,雲長對你已經仁至義盡了。他雖然歸順了本王,但提出了一個條件,讓本王釋放你們。你們應該高興,不用再像田楷一樣,再做階下囚了。”

劉備道:“劉宣,你脅迫二弟了?”

對於關羽的背叛,劉備至今不相信,覺得其中有貓膩。

劉宣搖頭道:“本王爲什麼要脅迫關羽,他是真心實意的歸順本王。當然,也是真心實意的爲了幫助你們,讓你們離開這裏,不必成爲階下囚。”

劉備握緊拳頭,指甲刺在手掌中,刺入肌膚都渾然不覺。

劉宣吩咐道:“來人!”

史阿走了進來,拱手道:“殿下!”

劉宣吩咐道:“準備黃金百兩,再準備兩匹馬,送劉備和張飛離開。”

“是!”

史阿聞言,便轉身下去安排。

軍門撩歡:紈絝少爺別性急 劉宣又說道:“劉玄德,這一次是雲長爲你求情。所以,你們逃過一劫。下一次再被本王俘虜,就沒這麼好的待遇了。不過下一次,張飛如果願意歸順,以求抱住你劉備一命,本王也會考慮的。話不多說,好自爲之。”

劉宣大袖一拂,轉身離開了營帳。

這是桃花劫嗎 營帳中,只剩下劉備和張飛。

劉備頹然坐下,眼中有着立無奈和不甘。

散了!

三兄弟就這麼散了。

劉備心中對劉宣,無比的憤恨,恨不得吃劉宣的肉,喝劉宣的血。但此時此刻,他也知道奈何劉宣不得,心中更有着濃烈的頹然。

張飛輕嘆了聲,勸說道:“大哥,你還有我。”

劉備道:“三弟,謝謝你。”

他看向張飛,眼神中多了一絲的亮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