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兩人吵著鬧著,最後由秦可欣開著車與王旭東一起回了她家,因為王旭東實在喝了太多酒了。

回家之後家裡就王旭東和秦可欣兩個人,秦可欣的母親被秦可欣的舅舅給接到他家去了,中途秦可欣舅舅還給秦可欣打了電話,讓秦可欣和王旭東去他家一起吃晚飯,但是最後秦可欣拒絕,因為她實在太累了,而且她也知道,王旭東更加累,知道拒絕有些不尊重但是秦可欣最終還是拒絕了。

兩人回了家,家裡就他們兩個人。

「去,你去洗個澡。」秦可欣進屋之後對王旭東道。

「洗澡?這大白天的洗什麼澡?」

「必須洗澡,你自己是肯定不知道你自己這一身的酒味有多大,趕緊的,去洗澡去,我去給你拿衣服。」秦可欣一邊說著去了卧室把王旭東的睡衣拿了出來放進了浴室里,連內褲也拿著,一點都沒嫌棄,反倒是王旭東很是尷尬,連忙說道:「我自己來,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怎麼了?嫌棄我?」

「不是嫌棄,我哪敢嫌棄你啊,我這不是不敢勞您的大駕嗎?話說,真要洗澡啊?這大冬天的還大白天洗澡,真不是一件特舒服的事。」王旭東糾結著。

「必須洗,你喝了那麼多酒,這一身酒味都不敢聞了,而且,洗了澡自己也舒服一些啊,醒醒酒也好,快點,進去洗澡。」秦可欣說著就把王旭東給推進了浴室里,然後把門給關上了。王旭東很是無奈,最後只能是乖乖地在裡面洗了個澡走了出來。

「喝了。」王旭東出來之後,秦可欣就端著一壺茶出來。

「什麼東西?」

「茶,聽說茶是醒酒的,給你泡了一壺茶,喝點,另外,我在廚房裡面給你熬粥,估計快好了吧,你等下喝點粥。」

「為什麼要喝粥?」

「書上不是都說喝醉酒之後要喝點粥,這樣子對胃好嗎?」秦可欣問著。

「我……問題是我沒喝醉啊,而且,我在酒店已經吃了飯了,這就不存在養胃的事了。」

「是嗎?那我不管,反正我熬了,你必須得喝,這可是我平生第一次熬粥,也是我平生第一次給人下廚,不管怎麼樣你都必須喝了,不然就是不給我面子,這可是我的第一次。」秦可欣道。

「第一次……說的這麼嚴重,感覺怪怪的,別這麼看著我,我喝,我喝還不成嗎?」王旭東很是無奈,坐在餐桌上喝著秦可欣遞過來的茶。

「你打個電話給蘇婉琪問一下她到哪了,她這麼高強度的開長途實在太危險了,而且現在這個時間正是人一天當中最犯困的時候,打個電話問一下,也當是給她提提神。」王旭東喝著茶想了想對秦可欣說著。

「你很擔心她?」秦可欣並沒有打電話,而是看了眼王旭東問著。

「啊……擔心……當然擔心啊,她可是我的老闆,她要是真出了問題,以後誰給我發工資啊?」王旭東連忙說道。

「哦?真的嗎?」

「什麼真的假的呀?即使不是老闆,作為朋友我擔心她也正常啊,一個女孩子一個人上高速開長途本身就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呀。」王旭東說著。

「我沒說你擔心她有什麼問題啊,只是你這麼激動倒是讓我感覺你有些心虛啊?」秦可欣笑嘻嘻地問著。

「我……我……什麼時候心虛了?我心虛什麼了?」

「心虛什麼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了。」秦可欣笑了笑,然後說道:「剛剛你洗澡的時候我就已經給她打過電話了,她告訴我她精神挺好的,讓我不用擔心,她要是累了困了會自己在服務區休息的。」

「這下你安心了吧?可以安心喝茶了吧?」秦可欣問著。 「我……我……什麼時候不安心了?」王旭東是真心有些心虛。

「我去給你盛粥。」秦可欣說著。

「我……真吃不下了,在酒店吃的太飽了。」王旭東抗議著。

「我特意給你熬的。」秦可欣生氣地道。

「啊……那……那喝點吧。」

秦可欣去了廚房給王旭東端了一碗粥過來,放在王旭東面前。

「嘗一下,這賣相雖然是不太好,但是……應該挺好吃的,我給我媽打的電話,我媽教我這麼熬的。」秦可欣為自己這品相不太佳的作品解釋著。

「你……沒嘗過啊?」王旭東看著這粥咽了咽口水問著,心裡有些害怕。

「沒有啊,我為你熬的,當然是你嘗啊?怎麼了?不想吃?」秦可欣看著王旭東的樣子問著。

「沒……沒有,太想吃了,好香。」王旭東硬著心說著,然後拿起勺子開始吃著,而且是大口大口的吃。

「好吃嗎?」秦可欣問著。

「嗯,好吃,非常好吃,你真是個天才,第一次就能做的這麼好,太好吃了。」王旭東大口大口的吃著,一邊吃著一邊誇著秦可欣。

「真的呀?那再吃一碗,我去給你裝。」秦可欣高興著。

「啊?別……別……我真的吃不下了,不能再吃了。」王旭東聽到這嚇得連忙把自己的碗搶住。

秦可欣看著王旭東,疑惑地問著:「真的好吃?你沒騙我?」

「真好吃,我騙你幹嘛?你沒看到我一碗幾下就吃完了,真的好吃,但是我實在是太飽了。酒喝多了,太累了,我先去睡覺了,睡一會兒。」王旭東連忙說著,然後往卧室走去。

「真的假的?真的好吃?」秦可欣疑惑著自己走進了廚房,自己拿過碗盛了一碗,然後大口的吃了一口,這粥一進嘴巴,秦可欣整個人的臉色都變了,隨即跑到廁所吐著,吐完之後罵著王旭東:「王旭東你個騙子,明明這麼難吃你竟然說好吃。」

「我敢說難吃嗎?」王旭東躲在秦可欣的卧室裡面小聲的委屈地說著。

就在王旭東躺在床上準備睡覺的時候,秦可欣推開門走了進來,看著王旭東問道:「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這麼難吃你還要裝出這麼好吃的樣子來騙我高興?」

「啊……你這第一次熬粥,而且把第一次就這麼獻給了我,再難吃我都覺得好吃,更何況我覺得真的還說,雖說不好吃,但是也不難吃。」王旭東笑了笑說著。

「明明就是很難吃,非常難吃,我打電話問了我媽的,我媽告訴我就是這麼做的,我是嚴格按照她說的流程做的,為什麼會這麼難吃?」秦可欣很沮喪,隨後看著王旭東道:「謝謝你,明明這麼難吃你還裝的吃的這麼高興。不管怎麼樣,我都很高興的。」

「你高興就行了,行了,你今天也累了,去睡一覺吧。」王旭東說道。

「為了獎勵你,我打算陪你一起睡,好不好?」秦可欣笑著說著,然後在床邊坐下,接著對王旭東道:「我媽不在,家裡就我們兩人的。」

秦可欣話一說完,嚇得王旭東一下子從床上爬了起來坐在了角落裡,有些驚恐地看著秦可欣問道:「你……你要幹嘛?」

「喂喂喂,我有那麼可怕嗎?是你說我不給你機會的。」

「我怕你陷害我,我有過前車之鑒了。」

「沒出息的樣子。」秦可欣白了王旭東一眼,然後站了起來,對王旭東說道:「睡覺吧,你今天真的挺累的,幫我做了那麼多事,最關鍵的是喝了那麼多酒,趕緊睡覺休息,等下晚上咱們倆出去好好逛一逛,來我們家都一整天了,我也沒帶你出去玩過,一直都在讓你幫我幹活。」

秦可欣笑著對王旭東說著,然後關上門走了出去。

就在王旭東準備躺下的時候,秦可欣又進來了,手裡端著一杯水放在王旭東的床頭邊,說道:「喝了那麼多高度的白酒,心裡肯定燒的慌,等下你想喝水了就直接喝,多喝點水,不然會燒的難受知道嗎?行吧,睡吧。」秦可欣說完之後再次走了出去關上了門。

看著秦可欣這溫柔賢淑的樣子,王旭東都感覺自己產生了幻覺,隨後笑了笑,躺在了床上。

他的確是累了,從一大早被秦可欣叫醒來,一直到剛剛回來他都沒消停過一會兒,主辦過活動的人都知道,最累的不是費力幹活,而是勞心勞力,更累的是迎來送往,更何況王旭東還喝了海量的酒,就算是他酒量異乎常人,現在也覺得有些頭暈,特別的困。

躺在床上,就在自己要睡著之前,王旭東還是拿出手機,給蘇婉琪的聊天軟體上發了一條信息,很簡短的一條信息:「到了之後給我回條信息。」

隨後就倒頭大睡了,他是真的倒頭大睡,幾乎是在幾秒鐘的時間內就進入了睡眠狀態。

王旭東醒來的時候發現外面的天都已經黑了,他從床上爬起來,頭有些微微的疼,沒辦法,喝多了白酒自然會有這種後遺症,哪怕他並沒有喝醉。

拿過手機看了看,只見上面有蘇婉琪回過來的一條信息,也只有簡單的幾個字:「已順利到達,謝謝關心,好好陪可欣。」

看完信息之後,王旭東笑了笑,關上手機,推開門走了出去,出去之後就聽到了電視機的聲音,然後就看到了秦可欣一個人縮在沙發上看著電視,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吃著零食。

「醒了啊?」

「這麼晚了,睡了這麼久你怎麼不叫我?」王旭東也在沙發邊坐下,問著秦可欣。

「知道你累了,讓你多睡會兒了,怎麼樣?沒有不舒服吧?」秦可欣關心地問著。

「沒有,睡了一覺挺舒服的。」

「那就好,換衣服,出門。」

「去哪?」

「我不是說了嗎?晚上我得犒勞犒勞你,帶你逛一逛我們這個小縣城,吃一下我們這裡的特色小吃,也不枉你來我們這裡一趟。衣服給你準備好了,放在桌子上,要不要我幫你換?」秦可欣笑著問著。 「不用,謝謝您。」王旭東連忙說著,然後自己跑到卧室里把衣服換了,然後就與王旭東兩個人下了樓。

兩個人也沒有開車,就這麼走著,沒走幾步,秦可欣就對王旭東說道:「把手從兜里拿出來。」

「幹嘛?」

「你拿出來就是了呀。」

王旭東很聽話地把手從衣服口袋裡面拿了出來。

王旭東把手拿出來之後,秦可欣就直接伸手握住了王旭東的手,緊緊地牽著,然後說道:「好了,走吧。「

「喂喂喂,幹嘛……幹嘛啊。」王旭東連忙想要掙脫開,但是秦可欣卻握得緊緊的。

「你敢鬆手。」秦可欣威脅著王旭東。

「你這是幹嘛呀這是?這被人看到了多不好?」

「有什麼不好?就是因為有人看到所以才要牽手的,這裡都是我的街坊鄰居,很多人都認識我,都知道我帶男朋友回來了,你這你走你的不管我被人會怎麼想?牽著,不準放手,聽到沒有?」秦可欣再次威脅著王旭東。

「你們這裡民風這麼開放啊?還必須要牽手?」

「當然,你哪那麼多廢話,一個大美女讓你牽手你還嫌棄挑三揀四的,活該你單身。」秦可欣忍不住罵著,然後就與王旭東這麼牽著手往前走著。

「看到沒有,那是我的小學。」秦可欣一邊走一邊指著旁邊的房屋對王旭東道。

「我從小就在這上學,不過那時候是老的小學,就兩層,很破舊,一個班七八十個學生,現在這個是後來新建的,擴大了不少,不過地址還在這。我上次回來還特意來看過,以前教我的老師還有幾個還在這教,還沒退休。」

「那是菜市場,我媽天天在那買菜的,不大,但是該有的都有,不過晚上早就關門了。」

「那是……」

「那是……」

「……」

兩人牽著手一邊走秦可欣一邊給王旭東介紹著路邊的一些東西,也給王旭東講了很多關於她童年時期的一些事,王旭東一直都沒說話,饒有興趣的聽著,從遠看,不明白的人一定會認為這就是非常親密的一對小情侶或者是小夫妻。

隨後走到了一家當地的飯店,秦可欣拉著王旭東的手走進了店裡,任憑王旭東怎麼掙扎都沒能把秦可欣的手放開,兩人在這吃了晚飯,吃的都是當地的一些特色菜,吃完晚飯之後,秦可欣有帶著王旭東去逛了當地的商業街,吃了很多小吃,路上基本上都是秦可欣在說王旭東在聽,然後兩人就這麼一邊走一邊聊地回了家,回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秦可欣的母親都快要睡了。

第二天早上,秦可欣的母親去市場裡面買了一大堆的菜,一個上午都在忙著,準備給王旭東做一頓大餐,看的王旭東是羞愧不已,最後,不管秦可欣母親怎麼拒絕他多還是進了廚房,給秦可欣母親打起了下手,反倒是原本準備去幫自己幫忙的秦可欣被直接給趕出了廚房只能在廚房門口站著,因為她幫忙完全就是在幫倒忙。

王旭東在廚房裡面幹了很多事,殺雞、殺魚、砍排骨切肉摘菜,樣樣都非常熟練,看的秦可欣母親樂的不行,也看到站在廚房門口的秦可欣是驚嘆不已。

中午是著實的吃了一頓大餐,秦可欣母親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領給王旭東煮了整整一桌子的菜,看到三個人吃這麼一桌子的菜讓王旭東自己都有種負罪感,太奢侈太浪費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王旭東再次感覺到了一種被寵溺的恐懼感,因為秦可欣的母親看著這個「女婿」是越來越喜歡,再次展示了「丈母娘」這個職業的熱情,不停地給王旭東夾菜,當天中午,王旭東吃了三大碗米飯,吃了半條魚、半碗排骨、一整個豬腳,吃到最後王旭東自己都快要吐了秦可欣的母親才住手。

吃完飯之後,王旭東就和秦可欣兩個人提著東西下樓了,在秦可欣母親的依依不捨送別中兩個人開著車離開了家往東海而去,當然,開車的還是王旭東,秦可欣依舊是沒個正形地躺在副駕駛位上,要多安逸有多安逸,看的王旭東心裡非常的不平衡。

「哎,至於結束了,可以回去了。」車子開出去之後,秦可欣感嘆著。

「我怎麼聽的覺得怪怪的,怎麼?你不願意回啊?」

「也不是不願意回,怎麼說呢,的確,是不願意回,之前回來吧,回來多久就要聽我媽在我耳朵邊念叨多久,說誰誰誰比我少多少又結婚了、誰誰誰比我少多少又生孩子了、誰誰誰跟我同年的孩子都上小學了等等等等,然後就是催著我結婚,之後呢,今年這一年回來,每次回來的第二天,家裡都會來一個阿姨帶著她的兒子呀、外甥啊等等來我家串門,這哪是串門? 龍妻卿雲 擺明了就是來找我相親的,弄得我那個尷尬啊,想死的心都有了,你覺得我願意回嗎?但是不回又不行,我媽就我這一個孩子,平時一個人在家,每個月不回來一次我自己心裡又放心不下,回來吧卻是煩的不行,說以呢,每次回來都是糾結的。而這次吧,帶著你回來了,煩心事是沒有了,但是這次給我媽過生的確是累了,不過累了好,起碼我開心,所以啊,我決定,以後每個月回來我都的把你給帶上,不然我就不回來了。」秦可欣笑呵呵地說著。

秦可欣一說完,王旭東驚恐地看著秦可欣,他寧願相信秦可欣這只是一句玩笑話,千萬別當真。

「說說吧,這次跟我回來什麼感覺?」秦可欣隨後看了眼有些恐懼的王旭東,笑著問著。

「感覺?你是說哪方面?」王旭東覺得莫名其妙地問著王旭東。

「當然是回來我家給你的感覺啊。」

「感覺?感覺就是有媽的孩子像塊寶,有媽真好。」王旭東忍不住感嘆著。

「就這?沒了啊?」秦可欣但問著。

「還有什麼?哦,對了,還有你媽人真好,很和藹,也很熱情。」

「廢話,她是終於找到個人願意要我了,肯定得對你好,不然你不要我了怎麼辦?還有呢?其它的?」秦可欣問著。 「還有其它的?哦,對了,再有就是你們家親戚實在太彪悍了,這也就是我,要是換個人來,昨天直接就得躺在這了。」王旭東想了想說道。

「誰問你對他們的感覺啊?還有沒有?」

「沒有了啊,還有什麼?」

「你在這當了我兩天正兒八經的男朋友,就沒什麼感覺嗎?」秦可欣生氣地問著。

「感覺?什麼……我……」王旭東被秦可欣給問的有些措手不及,最後只能無語地搖頭。

「你這到底在說什麼?給我說說,當我男朋友是什麼感覺。」秦可欣逼問著。

「真沒感覺,我就沒想過哪來感覺啊。」

「你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老娘手也給你簽了,你就沒一點感覺?難道一定要陪你睡覺你才會有感覺?」秦可欣一下子坐了起來問著。

「什麼呀這是……不是……也不是說沒感覺……我就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說,因為我根本就不是你男朋友,所以我壓根就沒去想過這些事,我哪來的感覺啊是不是?你沒事問這幹什麼呀你?有意義嗎?」王旭東也急了。

「怎麼沒有意義?王旭東,我問你,假如說讓你真的做我男朋友,你干不幹?」秦可欣笑著問著王旭東。

「不幹。」王旭東連忙搖頭。

「什麼?你竟然不願意?」

「當然不願意啊,我都一假的昨天都差點在酒桌上壯烈犧牲了,要是真的那還得了?我還有命回嗎?」王旭東裝瘋賣傻地說著,在秦可欣正欲開口說話的時候,王旭東連忙打斷說道:「你先睡一覺吧。」

「我不睡。」秦可欣生氣地說著。

「睡吧,這大中午的,睡覺對身體好,美容的,而且,睡一覺咱們就到東海了,多好。」

「我不想睡,王旭東,你必須給我把話說清楚,為什麼不原因當我男朋友。」秦可欣生氣了。

「我沒說不願意啊。」

「那就是願意咯?」

「我什麼時候說過願意?」

「那你到底是願意還是不願意?」

「我說我願意難道你會願意做我女朋友啊?真是的,別逗我了……」

「我願意啊。」秦可欣打斷了王旭東的話說著。

「啊?願意什麼?」 輾轉又念 王旭東愣了愣,一下子沒明白秦可欣的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說我願意,你不是問我說假如你願意我會不會願意做你女朋友,我願意啊,只要你願意,我就願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