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入眼最低階的功法都是玄級下品!

且種類繁多,各類屬性都有。

不用問,這肯定是正一宗立中兩千年來的積累了。

他甚至在第二個書架上看到了自己練的《庚陽洗身根本法》!

玄級上品,自成丹火,已經是不可多得的上乘金屬性功法了。

然而在第三個書架上,他竟看到了一本殘缺的金屬性地級功法!

名喚《金陽訣》,簡樸大氣,但卻能修至元嬰!

吳雲承認,他心動了。

袁無守把他的許可權提升到長老一級,潛台詞就是頂樓的功法資源完全對他開放,任由他挑選的意思…… 來到旅館,為自己點上幾個簡單的菜色,花了一刻鐘完成了自己的晚飯,看着熱鬧的人群雖然知道待會兒還需夜訓,雷歐利亞還是忍不住點了一壺好酒,小酌了半刻,韋爾斯的身影出現在了眼前。

「原來你已經選好了喝酒的地方了。」韋爾斯跨進大堂看見他,便揮手示意跟隨的金甲衛兵們率先離開,繼續執勤,自己則走到了酒桌前坐下,為雷歐利亞提前為自己準備好的酒杯倒上美酒,並問他,「你有事找我?」

「是,我想向韋爾斯金騎大人請教變強的方法,向您學習劍術,也需要在王城中找到可以修鍊技能的場所,太長時間沒有進行規律的戰鬥訓練,我擔心將來無法面對嚴峻的挑戰,生死的對決。」雷歐利亞如是說。

「原來如此,這幾日.我忙於天劫預言之事,本來也是打算等到這段時間過去之後領你前去天環洞穴。如今,滿月就在明日,天劫近在眼前,等緊急的事態過去之後,我定帶你前去修鍊。你如此上進,我很是安慰。」韋爾斯說着不覺撇起嘴角,淺笑一下。

「天環洞穴?」雷歐利亞不覺喃喃那個地名。

韋爾斯立刻接過話來,繼續述說:「那地方是隱秘於王城之暗道通向的迷宮,地博廣大,藏於其中的怪獸眾多,據說走出迷宮可通往一片神秘的新世界,只是據我所知還無人通過。那條暗道自古便存在,甚至早於王城堡壘修建之前,現在還存留着,是為了浩劫到來或者戰爭失利等意外發生時,給王室貴族留下一條逃生之路,如今倒是變成了高等戰士們的修鍊場所。」

「明白了,那等天劫結束之後,就麻煩韋爾斯金騎大人領路讓在下一開眼界了。」雷歐利亞客氣地說道,不忘提醒,「到時還需要向您請教劍術,我需要更好的老師,將劍法能力再提高一個等級。」

「至於教你劍法之事,要衡量是否匹配。我觀察過你的技法能力,從內到外走的都是冰系劍法,屬性早定,而我則是火系劍士,如要從師於我,你不得不將之前的技能完全拋棄,實在有些可惜。我倒是可以為你挑選一位更加合適的訓練師傅,只是他人並不在天啟之中,而是身在彩虹谷地的虹月城堡內,也只有等到這一切的危機過去,我再寫推薦信函讓你帶去給他,如何?」

聽了這番言辭,雷歐利亞莫名地感覺到了一股命運的力量……虹月城堡,這不就是晴空心心念念要去尋找妹妹的地方嗎?——如今,他終於擁有了與她前去同一個地方的理由了……

與韋爾斯的談話還未結束,桑迪就出現在了雷歐利亞的眼前。

他看到一位鎧甲華貴的王族與雷歐利亞同桌喝酒,很是驚訝,但還是主動上前招呼。

韋爾斯看到桑迪的出現,立刻站起了身來,向雷歐利亞簡單交代了幾句「不要忘記了夜訓交班」之類的話,便離開了。

如此這般,倒是不用雷歐利亞多花口水解釋自己的新身份,桑迪也能猜到他已經轉職為高等武官,因為他很快就想起來剛剛那位金甲騎士是誰——時常在王城內看到他領兵夜巡的身影,韋爾斯一族的位高權重的狀態也算權傾一時,這位黃金騎士他自然是知曉的。

「你真厲害啊,躲過了曼切斯特那麼多殺手的圍追堵截,成功回到了天啟,如今還轉職成為了黃金騎士的副官,如今出生在基恩的冒險者中,你應該算是混得最好了的吧?」桑迪有些感概地說道。

一提到追殺的事,雷歐利亞就不禁感到一陣內疚:「上次遇見你,因為身上帶着非常重要的物件,不能被人搶奪,出於無奈的情勢只得帶着晴空先走,實在不好意思……後來,你們是怎麼擺脫曼切斯特蜂擁過來的那幫殺手的?」

「沒什麼大不了的,遲早都要經歷這種打打殺殺地,不是?」桑迪咧嘴笑了一下,然後臉色又恢復了嚴肅,「後來以戰歌行會為首的增援軍來了不少,花了兩三天才把那幫孫子驅散。不過,我估計還有不少曼切斯特的來犯者散佈在基恩大陸各處,搞得我最近就算練級打怪都得謹慎選擇離城鎮不遠的地方,這幫好鬥的曼切斯特冒險者,真是讓人頭疼不已。」

「是啊,這個世界設定的種族特性似乎已經融入到了冒險者們的血液里了……」雷歐利亞苦笑一下,喃喃道。

「晴空呢?晴空不是跟着你離開了,她現在人在哪裏?」桑迪關心詢問道。

「你不用擔心她的安危,她現在藏身在王宮之內,暫時脫不開身,差不多再過二十天上下便能出城,到時候我一定帶她來見你。」雷歐利亞回答。

「不用不用,那孩子初來世界,很多不懂,我算是她走出新手村的第一個朋友,所以多關心幾句……知道她一切安好就行,有你在她身邊,其實我也放心。」桑迪回應,然後不禁好奇地問起,「對了,雷歐利亞,你現在做官了,知道的事情一定不少,不是外界一直傳言基恩和曼切斯特就要打仗了,到底是不是真的?」

雷歐利亞沉默了一下,思索著這幾天轉職以來的生活,除了日常的巡邏幾乎沒有接觸到任何更高級的任務,對於桑迪的問題自然難以回復,他只得如實回答:「我能接觸的信息有限,關於戰爭的事情還未聽說,但是我倒是聽說了天劫……」

「天劫?……那是什麼?」桑迪問道。

雷歐利亞微微嘆了口氣,說道:「據說七次滿月之後將有地獄惡龍重返,死無復生,而第七次的滿月就在明天——桑迪,你最近幾日就留在天啟範圍之內,等一切異變平息再前往冒險之地吧。我爭取每晚夜巡都來旅館一趟,如需我的幫助,我們可在這裏碰頭,千萬保重。」

雷歐利亞如此坦誠相告,桑迪自然點頭答應,並說道:「如果你需要我在城內幫你做任何打點,也請儘管開口。」

雷歐利亞露出感激的笑意,點頭回應:「一定。」

結束了與桑迪的談話,雷歐利亞立刻趕去交接托爾德暫替的工作,開始最後兩輪輪的夜巡。

即將結束日常,騎着白獅行走在夜深且兩側燈火漸熄的石板路上,他不禁抬頭看向空中那輪形似滿園明亮如燈的月亮,對於明日即將到來的考驗,內心升起的終於湧上的惶恐……

就好似此刻站在瓦妮莎公主身側,看着月光皎潔的晴空,那同樣的心境一般……(未完待續。) 秦天瞟了手握武士刀的男子一眼,對烏騰冷笑道:「烏騰,如果我沒有猜錯,你是雙面間諜。」

「這位,就是神隱的人吧?」

烏騰沉默了一下,道:「談不上間諜。我可以說是中間人,為龍隱和神隱,傳遞一些必要的消息。」

「這些事情,其實龍隱的南尊朱珠姑娘,早已經知道了。」

「也可以說,我是在她的默許下行事。」

秦天點了點頭,冷笑道:「我沒興趣關心這些。」

「現在,我有事情,想直接跟神隱的人談一談。」

「既然遇上了,那麼大家都省事。烏騰,勞煩你給介紹一下吧。」

說着,徑直在旁邊的位置坐下,端起茶喝了一口。

看到秦天如此強勢而來,烏騰也是無奈。只得苦笑道:「這位是鈴木君,神隱的一位中隊長。也是我的上司。」

「鈴木君,這位秦天先生,就是我剛剛跟您說的,龍國龍隱組織,派過來的特使。」

「他受命想要尋找二十年前遺失的西尊令。」

秦天挑了挑眉毛:「鈴木君,你好。」

鈴木重重的哼了一聲,握著刀柄的手,不但沒有離開,反而更加用力。

他咬牙道:「秦天先生,你們龍隱,是不是太沒規矩了?」

「你直接闖進來,就不怕我殺了你嗎?」

「你應該跪下向我道歉!」

秦天冷笑道:「不好意思。我以為只有烏騰一個人在這裏。」

「有衝撞鈴木君的地方,還請見諒。」

「下跪是不可能的。至於殺我——」

「鈴木君,你可以試試。」

「你——」鈴木暴怒,就要拔刀砍秦天。

他身為神隱的中隊長,身份也是很尊貴的。秦天區區一個外來的人,怎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鈴木君!」烏騰急忙阻止,惶恐的道:「秦天先生身為龍隱特使,也是官方的人。」

「我覺得,咱們還是和氣生財。有話好好說。」

「鬧翻了,對誰都不好啊。」

鈴木冷哼一聲,咬牙道:「姓秦的,有什麼話,你可以說了。」

「不過有一點,我不介意告訴你。」

「西尊令,我們曾經受你們龍隱委託,也找過。沒有任何線索。」

「說不定,西尊令根本就不在東瀛。這一次,你只怕是要白跑一趟了。」

秦天喝着茶,淡淡的道:「或許我不是來找西尊令的呢?」

「現在,我有理由懷疑,西尊金虎之死,背後另有隱情。」

「我需要你們神隱,提供當年完整的卷宗。還有,當年參與誅殺金虎的人,我要全部召見。」

鈴木差點吐血。

他憤怒的紅了眼睛,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道:「你的意思,是我們當年殺錯了人?」

「你要找我們神隱問罪?」

感受到他身上的殺氣,旁邊的烏騰再也忍不住了。

秦天一張口就要神隱提供完整卷宗,而是要召見當年所有參與的人員。

這……也太獅子大開口啊!

你就是為了辦案需要,也應該好好的商量啊。畢竟,這裏是人家的地盤。

「鈴木君息怒,秦先生不是這個意思。」

「秦先生,你聽我說——」烏騰一臉黑線,急忙想要替秦天圓場。 S.M公司的周六也是頗為忙碌的。

大多數被選上的練習生放假了都會來到公司進行學習。

鄭秀晶作為以Fx組合出道的藝人,今天也極為難得的在公司接受演技培訓。

夾在一群還未出道的練習生之中,鄭秀晶顯得格外出眾。

年僅十六歲的她五官就落得極為出彩,比起她的姐姐傑西卡精緻的五官不同的是,她的五官要略顯大氣。而且,她的臉上也沒有傑西卡那麼多的瑕疵。

比如傑西卡齣戲的眉毛,再比如有些不整齊的牙齒。

可以說毫無破腚!

就這麼一個美麗的小女孩,渾身卻散發出一股冰冷的氣息。

她一直以來的穿著,除了舞台裝以外,就喜歡以淺色為主,尤其是冷色調。面對陌生人的時候也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比如現在……

她左右前三個方向的練習生都有意識的把凳子拉得離她遠一些。生怕哪裡做的不好,惹怒了這位看起來很不好惹的前輩。

這場演技課上的是理論知識,不需要有什麼互動,只不過演技老師有意培養她,抽她回答了很多問題。

對於從進入公司開始,就被公司定為演員苗子的她這些問題算不得太難,演技老師也算是幫她很好的複習了一遍。

…………

兩個小時后,演技課結束,這時已經是下午五點左右。

跟演技課老師道別後,她在周圍練習生或是羨慕,或是畏懼的目光中走出了練習室。

兩個小時的課程讓她感到有些疲乏,昨晚通告跑到凌晨兩點,睡了兩個小時之後又是一上午的通告。

她現在迫切的想要喝點咖啡。

提神、解渴。

公司內每層有自動販賣機,各種飲品樣式還算是齊全。所以如果沒有特別的需求的話,是不用跑到公司外的超市買東西的。

當她走到放置自動販賣機的地方,已經有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站在販賣機前站著了。

男子很奇怪,現在販賣機前一動不動,也不見他買東西。

鄭秀晶看著男子的背影,感覺後背有一點發涼。販賣機前、一動不動的黑子男子、半天不見動靜,這一切讓她有一種恐怖電影的既視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