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克拉赫!”

賢世猛然想到那個一頭冰藍色長髮的絕美人兒,再顧不得許多,只留下一句:“修與鬼不溫回來之後,讓他們去找我!”

話音落下,賢世已經躥身處了天人斬基地。

而後,上了懸浮車,朝克拉赫所在的位置疾速而去。

怪物區,哥布林底盤上空!


賢世立身懸浮車上,鼓足了中氣爆喝出聲:“戰一!速來見我!”

“戰一,速來見我!”

“……”

洪鐘般的聲音響徹整個夜空,久久不絕!

“戰一,速來……”

賢世越喊越焦急,他真的害怕,克拉赫也遭了意外,八位鬼奴也不能倖免於難。

好在,隨着賢世的呼喝,不一會兒天空就亮起了八道金光,疾速朝賢世而來。賢世心裏的大石頭,這才落下去不少。

“王!”

戰一等八人,圍繞着賢世,在虛空中齊齊跪拜下來。

“帶我去見克拉赫,立刻!”

戰一聽賢世語氣焦急,不敢多問:“我王,請跟我來!”

有八鬼奴帶路,賢世很快便來到了克拉赫面前。

看着克拉赫那熟悉的身影,不知覺間賢世已經紅了眼眶。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孤零零一個人徘徊天地間,好容易找到了幾位有人味兒的夥伴,現在卻在一夜之間全部失蹤,死活不知。

賢世雖表現的平靜,但那也只是因爲他知道焦急也是於事無補,不如平靜下來思考對策。而他心裏的擔憂與痛苦,又有誰能感同身受呢。

深夜被喊醒,克拉赫本來還有些不喜,但看到賢世的一瞬間,那一點不快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兩人對視,只是一個眼神相交,克拉赫心中就猛的一顫。她從未見過這樣的賢世,她能感覺到他此時的脆弱。

不等克拉赫問出口,賢世躥身上前,一把將克拉赫摟入懷中。緊緊的抱着她,賢世才能感覺到絲絲的安心。

若在平時,被賢世主動抱住,克拉赫定然會欣喜若狂,但此時卻沒了這樣的心情,因爲她知道,肯定是出事兒了,而且這件事對賢世的打擊非常的大。

八鬼奴不知在何事退走,天色漸亮。


克拉赫感覺賢世的情緒緩和了一些,這才輕聲問道:“怎麼了?”

賢世將克拉赫鬆開,微微一笑:“沒什麼,你沒事兒就好!”

克拉赫心頭又是一顫,聰明如她怎麼會看不出來賢世在刻意的隱瞞,她很清楚賢世這樣的做的目的,十分的清楚。

“你要尋的人,找到了嗎?”

克拉赫一句看似與目前狀況無關的話,卻正表現出了她的聰明。

賢世別有深意的看了看克拉赫:“別套我話了,我找到了她的線索,正要去尋她回來。”

“恩。”克拉赫點點頭不再言語,拉過賢世的手。

賢世亦任由克拉赫拉着,陪她走上了一處小小的山頭。

朝陽緩緩升起,當第一縷陽光照耀在兩人身上之時,克拉赫露出了一個迷人的笑臉,看着賢世說道:“太陽落下還會升起,你若離開了也要回來。”

絕美的容顏,七彩日光亦只能淪爲陪襯,賢世看着克拉赫良久,認真的點點頭:“我會回來!”

“恩,我會等你。” 在克拉赫宮殿焦急等待了兩天,修與鬼不溫才先後歸來。

三人見面,賢世不用多說,兩人也知道事情的發生。

修突然說道:“龍讓我帶話給你,說如果你想去尋找他們的話,他有辦法送你過去。”

賢世聽聞,心中雖感詫異,但是忍不住歡喜,連忙問道:“真的?”

修點頭:“他就是這麼讓我說的。具體怎樣不得而知。”

“如此就好,我們去尋他,當面問個清楚。”

修與鬼不溫都自點頭,賢世轉而找到了克拉赫,直接道:“我……”

“你不用多說了,要離開就去吧。”克拉赫不等賢世說完,便猜到了賢世的心思。

賢世滿是感激的看了眼克拉赫:“恩,或許我需要很久纔會回來。”

克拉赫沒有言語,只是微笑着看着賢世,目送賢世離開。

待賢世三人消失在視野盡頭,這才微微一嘆,臉上不禁流露出落寞的表情,但隨即又被掩飾住,取而代之的則是些許的擔心和期待。

“等你歸來之時,或許我已經完成了夢想。”克拉赫看着天際,輕聲嘆道。

有賢世留下的八鬼奴幫忙,克拉赫完成夢想也不過是時間問題。至少,在克拉赫認知裏,地球還沒有什麼生物,是八鬼奴的對手。

賢世一行三人,一路疾馳,重新回到了基地,找到了龍。

四人見面,不等賢世開口,龍便問道:“看來,你已經確定了要異界一行了?”

賢世不置可否,盯着龍冷聲問道:“據我所知,地球還未掌握有能夠去往異世界的手段。你究竟是什麼人?”

龍看向賢世,別有深意。良久才道:“我本就不是地球人,掌握有回家的手段,很意外嗎?”

“那麼,夜鶯他們相繼失蹤,我是否有理由懷疑,跟你有一定的關係呢?”

龍聽聞淡笑:“這個你隨便你了,你若不信我,我解釋了無用,你若信我我也不比解釋。我可以送你去往我界,不過那邊危險重重,你最好還是想想清楚比較好。”

“不必多言,我非去不可!”

“既然如此,那你們隨我來吧!”龍說着,徑直朝基地最深處走去。

賢世一路跟隨,走到盡頭見龍打開一道暗門,賢世才知道,基地之中竟然還有這道暗門的存在,從前從未見過。

跟着龍走進暗門之內,出現在面前的,竟是一個偌大的房間,房間正中停放着一個樣式怪異的機器。

這機器就像是昆蟲一般,身長且多足,十幾根金屬長腳支撐着機體,整個有兩三間房屋大小。

“這就是能夠穿越空間的機器,乘坐它可以達到我界的中心地域——奴隸之城。”龍說着,遞給賢世一個小冊子。

賢世打開,才發現上面的是記載的操控方式,而且文字還都是手寫體的漢字。“龍組有心了。”賢世淡然道。

若是在平時,龍做的如此細緻入微,賢世定然會認真謝過龍的,但是如今賢世心中卻是有層隔膜,讓他無法坦然面對龍。

龍苦澀一笑:“小冊子後面有有關我界的簡單介紹,一定要仔細翻閱,你們上路吧,一切保重了!”


賢世謝過龍,招呼修與鬼不溫乘上機器,這纔對龍抱拳道:“龍組保重!”

嗡嗡……

機器啓動時響起嗡嗡的輕響,隨後又見整個機體漂起,於此同時那十幾根金屬長腿也蜷縮在一起,陷入機體之中。

吱嗤!!

整個機體突然旋轉,摩擦空氣發出刺耳的聲音。在內部的賢世等人,不但沒感覺到旋轉,反而還能通過機體的透明窗看到外面的情況。

這一看之下,賢世卻是大驚失色。只見機體高速旋轉,竟將可見都斬破,與自己的‘拔刀’及其相似。還未等賢世想明白,自己等人爲何感覺不受旋轉的絲毫影響,那被斬開的空間猛的撐大,隨後機體猛的爆進,竄入被斬開的空間裂縫之中。

於此同時,賢世只感覺猛的一陣陣天旋地轉,待一切平靜下來,再回首時,哪裏還有空間裂縫的影子?入目的滿是一片斑斕的色彩,紅的黃色等等顏色,時而化作流光、時而變化朦朧光幕、時而扭曲、不斷閃爍而過。

賢世卻是看不出,是因爲自己乘坐的機器太過迅速,還是那流光本就在不停的遊動。

Wшw ●тTk ān ●¢O

知道的還是太少,出身於地球的他,連所謂空間的概念都還朦朧,如何聽說過空間亂流的名字?

確定自己等人沒有危險之後,賢世這才放下心來,外面的流光自己又看不懂,雖然美麗但看多了也覺得疲勞,只好盤坐在機體內部,拿出龍送的小冊子翻閱了起來。

熟悉了機器的各種操作,賢世又看到了,關於妖界的簡單描述,看完之後,卻是對龍同情了起來。

描述的十分簡單,因爲就連龍也是知之甚少。

妖界大概分爲四個區域,分別被一個實力所控制,而個這個區域的中心,就是龍曾說過的‘奴隸之城’,居住於奴隸之城的人類,世世代代都是奴隸,龍就是其中得一員。這些奴隸,在妖界不過是最低等的生物,往往都是成了‘妖’們的腹中美食。

而妖的真正面目,以龍這樣的身份,卻是不得而知了,畢竟他也不過是趁妖界大亂之時,以奴隸之城的科技技術,製造了穿越空間的機器,從而逃到地球來的。至於所謂的科技技術,在妖界也不過是奴隸們妄圖改變生活現狀所研究的手段,那些‘妖’們,還是不屑與這種微末之技的。

曾經奴隸暴亂,使用了各種先進的科技技術,結果‘妖’僅僅派出了一人,便將參與了暴亂的奴隸全部斬殺,而自身沒受絲毫的傷害。

簡介的最後,一再強調賢世,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可見龍是有多麼的不放心了。

賢世看完這些,微微一笑,細細思考了一番,良久才暗自搖頭,擡手喚出一道黝黑的門戶,閃身躥了進去。鬼不溫、修與度世,都在其中呢,賢世進去也好省的自己一個人在外無聊。

修三人感覺到賢世進來,也都同時睜開了雙眼,度世問道:“外邊不用人來操作?”

賢世搖頭:“那倒不用,據龍給的小冊中說,他已經幫我們設定要了目的地座標,期間不需其它操作。”

修也問道:“你爲何來?”

鬼不溫桀桀怪笑:“一個人在外太過無聊唄。”


賢世看三人嘿嘿哈哈桀桀的亂笑,頓時感覺有些無奈,暗道修他們是否是將嘲笑本尊當做了樂趣。

待三人笑完了,賢世黑着臉,將在小冊中瞭解的情況與三人分說了一遍,又問三人道:“看來在妖界之中,也並非是沒有人類,比如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但是,也不排除人類在妖界都是奴隸般的存在的可能。所以,以我們人類的外貌,在妖界可能會有一些麻煩。關於這點,你們有什麼看法?”

三人想了想,都說看法與賢世一般。四人又合計了一番,也是想不出有什麼辦法能夠解決這一點麻煩。

無奈,賢世只能道:“現在看來也無甚太好的辦法,我們還是抵達妖界,瞭解一下那個世界的情況之後,在做打算好了。”

三人點頭,繼而又進行各自的修煉去了,賢世並無修煉之法,只能埋頭繼續研究贗品葫蘆了。當下無話。

賢世從小冊中知道,機器到達妖界需要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而空間亂流之中,並無日升月落之說,賢世也只能依靠攜帶的計時設備計算時間,感覺差不過的時候,才走出了十方空間,來到外面等待,看是否有異樣的情況發生。

時光不及你 ,感覺聲音極其熟悉,賢世猛的睜開雙目,目光電射向透明窗之外。

只見空間穿梭器正疾速旋轉,與出發時的一幕一模一樣,賢世心中頓時大喜,還有些許的緊張與忐忑之感。

隨着機械的旋轉愈發的快速凌厲,那被撕開的空間縫隙也越來越大,不大會兒便被撕裂出一個大口子來,時間穿梭器也猛的暴動,瞬間便鑽入空間裂縫之中。

又是好一陣的天旋地轉,賢世定了定神,再看向外面時,入目的卻是破舊的房舍,不堪的街道,還有人正圍在穿梭器旁,指指點點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賢世認真看了看,確定出現在眼前的這些人,與地球的人類一模一樣。開始,賢世還只當自己是又回到了地球,但轉念一想,那房舍街道雖都破舊,但也看到出,更像是地球中原古代的建築風格,可如今這樣的建築,在地球早已經沒有這樣的建築了。

шшш ▲ttκǎ n ▲¢ ○

賢世正值沉思,突然看到那些圍觀的人突然動了起來,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賢世突然感覺到穿梭器的門被打開來,頓時心裏一驚,鬧鐘極速思考着,如何應對這些人的詢問。

嘩啦啦……


一瞬間而已,不大的機器內部已經是人滿爲患,賢世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霸道總裁,烈愛難逃 ,指指點點的良久,人羣中才走出一名老者來,顫巍巍的拉過賢世的手,感覺十分的親切。賢世正想甩開老者的手,那老者突然開口道:“孩子,逃走了你爲什麼還要回來?豈不知,你這樣等於是自尋死路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