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先讓他們將這裏打掃打掃吧!灰塵太多了,工錢可以從現在開始算。”

“謝謝駙馬爺。”

“謝謝駙馬爺。”

那十幾個人聽說飯碗抱住了,全都過來道謝。

“稍後本駙馬就派人將錢給你送來,寶琪,我們先走吧……!”

現在酒坊的地址已經確定了,可錢還差兩萬多貫。

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籌錢了。

對於籌錢趙寅還是很有信心的,所以才滿口答應了老闆。

他可以找程咬金他們再要點預付款,估計他們都會爭相給他送。

況且還有那麼多的朝中重臣沒嘗過他的酒,只要讓他們嘗一點,一定都會大把的掏錢。

“要不然……將那些有錢的大臣都坑一遍…….?”

思及此,他突然想到一個辦法。

“寶琳,你知道現在朝中誰最有錢嗎?”趙寅轉頭看向身邊的尉遲寶琳。

“這個還真不清楚,不過我爹應該知道。”尉遲寶琳搖搖頭。

“那你們這一輩的,誰出手最闊綽?”

尉遲恭那個老傢伙,趙寅躲他都來不及,哪會主動去找他啊!

所以趙寅又換了另外一種方式問。

“那自然是太子了……噢!還有長孫衝……紀斌那小子出手也很大方。”

尉遲寶琳掰着手指回想。

這幾個人出手都是相當的大方,哪像他們幾人,每個月幾個錢,還不夠去青樓聽曲兒的呢。

通過他的話,趙寅鎖定了朝中的幾個大臣。

……

“哎呀!賢侄,你終於回來了。”

“賢侄,你上午的表現真的是讓尉遲伯伯大開眼界啊!哈哈……”

“駙馬,你那酒什麼時候才能釀好啊?”

趙寅剛回到駙馬樓,就看到屋裏擠滿了人。

長孫無忌,程咬金,尉遲恭,還有李二和侯君集。

這些人大中午的擠到他這裏,他用腳指頭都能想到,一定是他熬製出火鍋底料的事情泄露了。

但這也正常,畢竟現在店裏幹活的人,都是程咬金和尉遲恭送來的。

他正缺錢,這些人便主動送上門來,那可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大家怎麼都站着?快坐,快坐……”

趙寅稍微一愣之後,便熱情的開始招呼他們。

“不知大家今天想吃點什麼?火鍋?還是炒菜?”

李二見趙寅今天如此熱情,一種不好的預感悠然而生。

這小子平時可是小氣的很,從來沒主動給他們做過吃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 “駙馬,咱們這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上次的事是個誤會,你可別記恨俺老侯啊!哈哈哈……!”

侯君集開始湊到趙寅身邊套近乎。

“潞國公真是說笑了,快坐吧!”

趙寅趕快招呼侯君集坐下。

一會還指望在他身上坑點錢呢!

“駙馬,這凳子是你設計的?真別說這凳子加上扶手和靠背之後,舒適多了,哈哈哈。”

李二新奇的摸着兩邊的扶手,往後一靠,一臉的愜意。

“父皇,這裏的東西都是他設計的,還有一張可以躺着的椅子,舒服極了。”

還沒等趙寅開口,長樂公主便得意的搶着回答。

“嗯,不錯,不錯……!王德,一會咱們回去的時候命人給朕搬一把回去,讓將作監的工匠給朕也打造一批出來。”

“這些都不算什麼……”趙寅將那把躺椅給李二搬過來,“岳父大人,您試試這個……!”

“這個是什麼?”李二好奇的問。

從椅子上站起來,轉身躺到那把椅子上,試了試,頓時龍顏大悅。

“這個叫躺椅。”趙寅解釋道。

“嗯……這個更好,王德,一會記得給朕帶回去,這個給朕睡午覺正合適。”

“是,陛下。”

王德直盯盯的看着那個躺椅,也想過去試試。

“岳父大人,這只是一些小玩意,不足爲奇,如果陛下需要的話,小婿還能給您設計出搖椅,還有沙發龍椅,柔軟舒適。”

趙寅熱情的介紹。

“搖椅?”

聽趙寅說完,李二頓時雙眼放光。

“搖椅就是,當陛下躺下的時候,椅子能夠來回的搖晃,舒服極了。”

趙寅搖晃了一下那個躺椅,簡單的做了個介紹。

“好,好……趕快給朕設計一個,還有那個沙發龍椅,朕也要。”

“沒問題,兩千貫。”

趙寅豎起兩根手指。


“喂!趙寅,我說你小子是不是掉錢眼裏了?”李二笑着罵起來。

他就說嘛!趙寅哪裏會那麼好心,主動給他介紹起這些東西。

隨後揮揮手,“行了,只要朕滿意,兩千貫就兩千貫!”

“各位請稍坐片刻,我先去廚房爲大家準備午飯……!”兩千貫錢到手,趙寅熱情的大喊,並吩咐程處默,“處默,你再去給我買點豬下水。”

“啥?你這是大逆不道,竟然讓朕吃豬下水。”


李二一聽這話,頓時笑意全無,蹭的一聲從躺椅上起來。

那豬下水是最污穢之物,根本就不是人吃的。

宮中一般只會做羊肉和牛肉,豬肉本身就是窮人才會吃的東西。


“對啊!”趙寅一本正經的說。

“賢侄,尉遲伯伯不知道是不是歲數大了,聽力不好使了?我記得你剛纔說吃火鍋或者是炒菜啊!這怎麼變成了豬下水?”

尉遲恭皺着眉頭,苦着一張老臉。

這東西別說皇上不會吃,就算是普通的百姓應該也不會吃的。

“這就是炒菜啊!”趙寅點點頭,然後笑起來,“這豬下水可是很美味的,不信你可以問問他們。”

趙寅指着長樂公主,和尉遲寶琳他們幾人。

“豬本就是輕賤的東西,做出來能有什麼好吃的?”長孫無忌失望的搖搖頭。

原本是聽說駙馬樓的火鍋底料已經炒好了,所以想要來蹭頓火鍋,沒想到火鍋沒蹭着,這小子還要拿豬下水來噁心他們。”


“你是不是怕我們吃你的火鍋,所以你捨不得。”

李二立着眼睛。

原本以爲今天他下旨賜婚了,這小子說什麼還不得請自己吃頓好的,沒想到就拿豬下水打發他,這特麼真小氣。

“陛下,你也知道,小婿沒別的嗜好,就是愛賭,不如我們賭一把如何?”

趙寅笑眯眯的問。

既然他們都不相信,那不如趁此機會再坑他們一把。

正好那兩萬多貫還沒有着落呢……!

“咳,咳……!”

但是這話一出,原本吵鬧的駙馬樓,瞬間安靜了,李二請咳兩聲,馬上閉嘴了。

長孫無忌,程咬金和尉遲恭全都低下頭,老實的坐到椅子上。

幾人全都被坑過,現在一聽到趙寅這話,沒一個敢吭聲的。

侯君集本來想賭一把,但是看所有人全都閉嘴了,也就沒敢開口。

“既然全都不說話,那我就當你們是默認了。”

趙寅扭頭鑽進了廚房。

沒一會,程處默拎着一筐的豬下水,從外面跑回來,在路過大堂的時候,所有人都露出十分嫌棄的表情,捂住了口鼻。

這麼臭,確定這東西能吃?

那豈不就是在吃屎?

“咯咯……!”

看到衆人的表情,長樂公主與尉遲寶琳兄弟幾人,都忍不住笑起來。

想當初沒嘗過的時候,比他們的表情還誇張。

長樂公主還差點噁心到吐出來。


“啪……!”

尉遲恭一巴掌呼到兒子身上,“你個小兔崽子,竟然敢取笑老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