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先後復生的李狂,鄭飛仙,還有真言連說的話都不完整。

可是,真言就是人類文明領導者依郁這個事實,足夠讓在場的族長們目瞪口呆……(未完待續。。) 真言,就是依郁?

「這不可能!」粉龍族族長疑惑不解的環顧其它族長一圈,無法理解的道「真言是在兩邊年戰爭時期落入敵陣回來的同族,如果是人類文明領導者依郁又怎麼可能擁有我族的身體?」

而這時,恆毅才知道真言的身世經歷。

兩百年戰爭末期的時候,才十二歲的真言投入反抗戰鬥,戰鬥中不幸落入敵陣,其父孤身衝殺救助,後來沒有了音訊。

知道兩百年戰爭結束後過去了三百年,成年的真言又回來了。

說當初被父親帶著衝出重圍,但是被時空法術帶到辛德文明的領地的邊境區域,其父最終戰死,剩下他用了兩百七十年的時間才殺出辛德文明的領地範圍,回到神魂族。

回來的真言擁有神魂族的身體力量,他的話自然沒有任何疑問,對於過去在神魂族裡的事情全都記得很清楚,還有不少人都記得他。

正因為如此,回歸的真言本就富有傳奇性,其空間法術的能力更是獨到的風景,也成為讓人能夠相信其所以能活著逃出辛德文明邊境的資本。

回歸八十年後,真言成為紫龍族族長,從此以後,紫龍族再沒有能夠取代其聲威能力的人。

如果恆毅不知道宇宙中有七月,至少也會對許問峰這番話半信半疑。

如果真言是依郁,他的神魂族身體從何而來?

如果是神魂族的族長,掌握所在種族的星球監察陣的人。才可能瞞天過海的讓依郁到神魂母樹,得到神魂族的身體,然後再以真言的名字潛伏在神魂族星系長達幾百年。

那時候的宇宙中除了神魂族星系的神魂母樹。當然沒有其它能夠得到神魂族身體力量的可能。

但恆毅卻相信,這件事情跟李狂和鄭飛仙無關,反而極可能跟七月有關!

如果說宇宙中還有一顆神魂母樹,就只能是七月栽種。

如果依郁通過七月得到神魂族的身體,然後再回歸神魂族星系,當時任誰都不可能懷疑。

「胡說八道!李狂和鄭飛仙縱然現在是戰派的恥辱,但也不可能跟人類文明領導者合作!」

綠龍族族長道「沒有明確的證據我認為沒有採信的價值。目前可以採信的是真言就是人類文明領導者依郁無意。」


是,片段中真言跟法神王冷漠和快活王鋒的碰面已經說明一切。

恆毅暗鬆了口氣,神魂族星系的族長們果然很冷靜。妖言惑眾這一套在這裡根本不起作用。

「鑒於此,我——神魂族的罪人,許問峰,如今暗影族的不敗大帝。為了掃除為禍宇宙的四戰族而親自領兵。希望神魂族星系能夠明白我的心意。避免發生無謂的衝突。在未來,我仍然會盡最大的努力改變暗影族,現在暗影族能夠接納異族僅僅是我行動的第一步,渴望有一天,神魂族星系能夠感受到我不願意捨棄的神魂意志之心,寬恕我曾經的罪過……」

「卑鄙無恥!許問峰此人自私自利,為了自己什麼都不會顧及!我妹妹楚天嬌對他傾盡所有的愛,即使在知道他殺死父神的時候。仍然不忍心置他於死地,可是。就是給了他機會,讓天驕被他謀害!這樣的人還談論什麼愛神魂族?他愛的只是自己。」楚天賜毫不留情的抨擊,讓粉龍族族長掌按額頭道「戰神族長請冷靜,我認為誅心論從不應該是我族面對事情的考慮準則。許問峰的態度真實與否,我個人並不在意,但既然有這份宣言,對於擁有感性度的不敗戰神族,在他們沒有明確的舉動前我族不會視為入侵神魂族的敵人,對於沒有感性度的暗影族,我不認為並非暗影族出身的許問峰能夠決定他們的做法,所以——仍然認為是必須投入戰鬥的入侵者。」

楚天賜無法忍耐的怒吼道「最該死的人就是許問峰!」

一時,眾族族長全都沉默。

只聽見楚天賜那憤怒以至於呼吸急促的喘息聲音……

望著此刻楚天賜仇恨的神情,恆毅無法跟過去印象中的楚天賜掛鉤。

然而楚天嬌的死,原本是讓人黯然的事情,楚天賜本跟楚天嬌關係密切,父神和親愛的妹妹都死在許問峰手裡,因此失控本在情理之中。

半晌,沒有人做聲。

楚天賜的情緒稍稍平復下來的時候,深吸了口氣,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掌按額頭,輕聲道「很抱歉,看來在許問峰這件事情上我個人情緒影響了判斷,不適合參與會議,戰神族對此事的態度會跟黑龍、武神、紫龍三族保持一致。」

說罷,她獨自飛離了會場。

沒有人挽留,在場的族長都看出楚天賜對許問峰的狀態的確不適合繼續與會。

接下來,眾族族長都表達了各自的看法。

對於此一次參與族長會議的恆毅看來,神魂族的族長會議效率的確很高,沒有無謂的爭執,各自表明看法,然後其它人的態度都明確表達之後,一件事情也就確定了下來。

對於送來情景記錄符的許問峰的看法,絕大多數族長的態度果然跟對待領導超級文明的表態一樣,暫時不認為不敗戰神族是入侵的敵人,但是對於沒有感性度的暗影族,一致認為必須戰鬥——


只是同樣的,只有在暗影族進入到神魂族星系邊緣一定區域的範圍內時,眾族才會參戰。

會議結束后,一起飛走的天籟關切的問恆毅道「無雙神第一次參加族長會議,可能不太習慣吧?」

「的確不習慣,但更多的是欣喜。比起過去所經歷的許多會議而言,沒有比我族會議效率更高,也更讓人能夠各抒己見,表達真實想法的了。」這是恆毅真實的感受和想法,但他又知道如今的無雙神族距離到這一步還需要很久,沒有神魂意志之心的存在,一味追求形式的話反而是本末倒置。

平王這時道「李西雲手段激進,我恐怕她會利用族長會議的決定人為製造局勢把神魂族全部牽扯進來。」(未完待續。。) 平王的擔憂當然也是恆毅的憂慮。

無雙神族及神魂族星系目前的決定是只視沒有感性度的暗影族為入侵的敵人,加入李西雲把環繞在神魂族星系的、屬於四戰族的聯合文明遷過來的星系部署改變,故意讓出一片能讓暗影族長驅直入神魂族星系的區域,局面的發展將會複雜化不說,還會把神魂族星系和無雙神族完全拖入不得不全力應對暗影族攻擊的處境,就等於變現減輕了四戰族的壓力,還很可能讓暗影族和兩大超級文明彼此競爭而改變宣言,直取神魂族星系的同時,彼此攻擊。

然而,如此做法毫無疑問也會把神魂族星系帶入面對暗影族甚至是兩大超級文明瘋狂進攻的境地。

李西雲倘若這麼做,必失人心。


可是,不僅恆毅很難肯定李西雲的手段,平王竟然也有這種憂慮,那說明可能性確實很高。

「李西雲會把這種為難帶到神魂族星系嗎?」

恆毅的反問讓平王喟然長嘆,之間他目光中閃爍著不安的神色。「我一貫願意以善意的方式去推測別人,但是太清楚李西雲的志向。其對主戰派的理念執著的近乎瘋狂。在軍事志願者和領導志願者區域里過去提出的許多想法都十分激進,這也是她能夠讓其兄妹信服的理由,此番族長會議原本四戰派能夠如願的希望就不大,雖然其它六族都有不少信仰主戰派的聲音,但走到付諸實踐程度的其實並不多。所以六族的態度肯定不會主動投身戰爭。四戰族仍然發起族長會議,不得不認為李西雲其實是做了兩手準備,如果族長會議通過全面戰時狀態則如四戰族所願。如果沒有,那麼對於神魂族星系所有族眾來說,都會在將來被主戰派信奉者認為是避戰的責任。」

飛在凌落身邊的天籟也忍不住輕嘆道「李西雲如果讓局勢走到那一步,神魂族將面對兩百年戰爭后新的腥風血雨……」

凌落依舊沉默,沒有就這件事情表達態度。

而恆毅通過天籟和平王的話已經意識到李西雲真正的圖謀,並且知道李西雲一些列的動作不僅僅是為了解燃眉之急,而是有長遠的計劃。

「這麼說。李西雲至今為止的動作既是為了解燃眉之急,又是想通過戰爭狀態推進主戰派理念,並且以全面戰爭洗滌聯盟眾多聯合文明。 洪荒之我不是嫦娥 。」

「恐怕就是如此,李西雲有意造就全面被捲入戰爭狀態的局面,腥風血雨的洗禮長久的持續毫無疑問會讓眾多主張逐漸轉變傾向,如果局面如此發展下去。我們三族也該及早抽身遷往無雙神族為妥。」平王的憂慮讓天籟為之微微點頭。

他們留在神魂族星系是為了儘可能推廣開放派理念。但如果李西雲瘋狂到推測的地步,那時候別說他們將來無法影響主戰派的影響力,自身三族的族眾反而會被影響。

「六族呢?我覺得應該跟他們提議一起遷往無雙神族,同是神魂族,固然主張有所不同,如今局勢能夠避免無謂傷亡的辦法也只有如此。」

說話間天籟望向恆毅,後者明白她的意思,便表態道「理所當然。同是神魂族。六族如果來當然不是加入了無雙神族,只是遷居在無雙神星系定居而已。這是我明確的態度,青龍族長請儘管放心轉達。」

天籟不由微笑道「無雙神果然不會讓人失望,在這種時候真正以神魂族一員自處,實在是神魂族星系的幸事。」

恆毅卻憂慮道「只怕六族也不會盡走,一定有很多人仍然堅持留下。」

一直沒開口的凌落這時候輕嘆道「那也是無可奈何之事,神魂族自兩百年戰爭至今得到八百多年的和平,當年師父和師娘倡導主戰派理念的時候我曾說,如此會在未來造就不可避免的腥風血雨,可惜師娘直言不諱的說『原本只有腥風血雨洗禮才能夠實現主戰派的未來』,如今李西雲所行,可說是完全繼承了主戰派的狂念。神秘花園的戰神族長久以來都認為非主戰派的倡導都是龜縮的避戰主義,全面戰爭的爆發勢必讓留在神魂族星系的觀察派會轉化為主戰派,可惜明知道如此,我們竭盡努力也無法避免。」

天籟和平王雙雙輕嘆,恆毅也只能沉默以對。

理念的不同本來就會帶來不一樣的未來,凌落三人已經做了很多。

抵達傳送陣的時候,恆毅和三人分別,逕自離開神魂族星系,前往阿卡斯聯合文明的聯盟神星。

在恆毅回來之前就已經收到眾多聯合文明送來的邀請,其中最為熱切的就是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

曾經的阿卡斯聯合文明如今如許多其它聯合文明一樣,聯合文明眾多種族全都將三分之二的領地遷移來了神魂族星系,留下三分之一在原本的宇宙虛空區域。

這是眾多聯合文明計算,即能通過神魂子樹的力量在未來滿足各自所需,又能夠付出最小的領地代價的最佳平衡。

抵達阿卡斯聯合文明神星的時候,恆毅終於見到久別的師父大元。

自從大元離開人類文明去了阿卡斯聯合文明,恆毅知道師父所想,本來給了一段時間不去打擾,結果等了很久多次說拜見,還是被大元拒絕。

師徒見面,大元的目光有些閃爍不定。

恆毅當即拜禮道「拜見師父。」

「免禮。」大元沒有多的話說,只是暗暗嘆息……

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見狀,暗暗竊喜,當初他不遺餘力的拉攏大元加入,一是為大元本身的為名;二是為大元跟無雙神的師徒之情。此刻見到無雙神對大元如此敬重,自然覺得這番投入收穫可以看見。忙熱情的邀請說「無雙神請——我們阿卡斯聯合文明一直都希望有幸請到無雙神來做客,可惜過去無雙神一直不得閑暇,今天恰好來了神魂族星系,這才讓我們阿卡斯聯合文明有這種榮幸!」

飛入阿卡斯聯合文明神殿的路上,恆毅觀察發現阿卡斯聯合文明的神殿並不非常奢華,中規中矩,才知道阿卡斯果然是有大志的野心家,在聯合文明裡一直能夠擔任族神長就是因為並不吝惜財物,一貫不跟聯合文明內的其它種族爭奪利益,也從不因為自己是族神長就多取。

這不是容易做到的事情,但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長久的行為正應了一種說法,對財富不動心,若非性情中人,那就是圖謀更大的野心家,正因為圖謀更大所以不會被區區一時利益所打動。

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當然不是性情中人,那隻能是圖謀更大的野心家。

酒宴期間,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絕口不提正事,只是猶如熟稔的朋友般先聊些無關痛癢的話題,到酒宴結束的時候,突然有人來報,阿卡斯聯合文明族長便滿懷歉意的道「無雙神見諒,突然發生意料之外的緊急事件,我去去就回,勞煩元神統帥代為相陪。」

以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的作風,恆毅不用想也知道所謂的緊急事件是人為製造,從開始就抱著讓大元先跟他交談,探明情況的心思而已。

恆毅也不點破,原本也想能跟師父大元好好談談。

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領著一干聯合文明裡大族族神們離開,恆毅直接去了大元的寢殿。

見大元居住的寢殿就在聯合文明神殿里,而且裝潢的奢華明顯勝過別處,知道這是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對大元優待的體現,既為大元和師娘在這裡的情況放心,又恐怕自己將來會讓師父為難。

名門佳妻:薄先生,別來無恙

大元微笑介紹說「這是你的師娘,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的愛女,阿卡斯希特頂尊。」

恆毅忙作禮道「拜見師娘。」

那女子顯然有些意外,受寵若驚般的忙道「無雙神免禮,常聽人談論無雙神的神勇,沒想到今天有機會見面。」


這女人讓恆毅覺得陌生,估摸十之**是新興頂尊,若本是頂尊實力,絕沒道理未曾聽說其名。

寒暄了沒幾句,大元就讓阿卡斯希特出去了。

黑色的火焰,突然在大元手掌燃起——

片刻,一團團黑色的火焰突然布滿了寢殿內的牆壁,不斷跳躍,擺動著……

恆毅雖然早就聽說,但過往情景記錄符里大元從沒有提過此事。

「這就是師父的黑火?」

大元的神情這時候明顯輕鬆了許多,微笑點頭道「來自雙卡姐妹強者殘魂的力量,她們過去都有黑火天賦力量,靈魂二合為一后黑火力量增強十倍以上。只可惜,這是毀滅和血腥的力量,需要用冷酷之心才能夠發揮其威。」

這句話,讓恆毅的心不由自主的微微一顫……

一時間,寢殿里的氣氛有些沉默。

大元知道恆毅聽懂了自己的暗示,哂然一笑道「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這個人非常姦猾,據我推測所有寢殿里其實都有監察陣,只是他宣稱沒有而已,不過為師的黑火力量催發到一定程度能夠扭曲空間,如此黑火覆蓋,縱然有檢查陣也毫無用處,我們說話大可不必有顧忌。」(未完待續。。) 恆毅這才放心,原本他也對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的為人很難相信,這時候才敢問說「師父在阿卡斯聯合文明可好?」

「預料之中罷了,倒也平安。」

「師娘可還習慣?」恆毅本來就疑惑剛才來的不是大師娘。

「他沒有在神殿居住,為師安排她在神城裡了。」不等恆毅問,大元已然冷笑道「阿卡斯希特不是什麼善類,過去是眾星之尊二重修為——」

恆毅頗覺疑惑不解,即使是眾星之尊二重修為在過去也一定是有名姓的人物,為什麼去未曾聽說?

不等他問,大元已然繼續道「——此女是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的武器,據為師所知,過去她至少曾經當作六個頂尊的女人,全都是當時被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特別看重的人物,只是都沒有婚配之實,如今為了我竟然結婚,為師到該感謝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看得起了……」

所謂的感謝,當然不是感謝。

這阿卡斯希特分明就是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安排在大元身邊的眼線,過去做的就是見不得光的事情。

「為了你師娘的安全,我假裝貪戀美色,每個月只是定期去她那裡幾次,別的事情都在神殿。否則以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和這個女人的狠毒,恐怕會嫌你師娘礙事而下殺手,如果讓他們知道為師其實對你師娘非常在乎,一定會拿她作為要挾。本來我想讓她到無雙神族。可惜她又離不開為師,女人啊——有時候明知道置身於危險,仍然只求朝朝暮暮。無法忍受為了平安就分離。你師娘恰好就是這種女人,為師也就只能出此下策。」大元說起長夫人的時候,神情里流露出愧疚之態。

我的動漫世界之旅 ,至於兩人相處的時光,自然只能抱著來日方長,期望以後的想法。

「師父……還是願意繼續留在這裡?」恆毅實在想勸大元到無雙神族。可是知道這件事情很難勸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