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元村這邊的意思,那就是將救人的事情給當成了柳豐源的第二個任務了。

換句話來說,要是王陽他們沒有選擇同意,那麼柳豐源的事情就算是徹底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這是逼宮,王陽他們哪裡還有不答應的道理啊?

王陽不知道川周到底想要幹什麼,但是他隱隱約約察覺到了一絲異樣的氣息。

「前輩,你究竟想說什麼,儘管說。」王陽很是直接的詢問道。

先婚後愛:權少的迷糊小老婆 川周也沒有客氣,竟然直接開口質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你不需要隱瞞什麼身份了,哪怕你是什麼窮凶極惡的傢伙,哪怕你是蠱師的新一代領袖,那我都無所謂了。我只想要元村存活下去,現在這樣的情況,苗疆大戰一觸即發,如果沒有柳豐源這種潛在強者的話,那麼元村可能就直接倒下了,也更不要談什麼守護隱元蠱了。」

王陽聞言點了點頭,卻是沒有立刻吭聲。

他完全可以胡編亂造出來一個身份,就算川周去調查,那麼他也可以讓洛天業做一些假身份出來。

但是這一刻王陽卻不想掩飾一些什麼了,面對這樣一個為了村子而犧牲這麼多的老者,如果他在繼續隱瞞什麼,那就過分了。

一個將近百歲的老者,王陽還不至於懼怕到不敢說實話的地步。

川周只是靜靜的喝茶,也不催促王陽。

最終,王陽開口說道:「我叫王陽。」

「這個名字我們都知道。」川周微笑著隨口說道。

「王陽,隸屬於華夏赤龍特戰隊,職位……赤龍王!」 屋內的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

王陽直接表明身份,很大程度上來說,他是願意相信川周的為人。

可是實際上王陽也拿捏不準,他認為是一個好人的這個老者,那最終會帶給他什麼樣的情況?

王陽也並沒有過多的解釋,要是川周知道一些情況,那麼只要聽到赤龍王三個字,他就應該明白了。

要是川周不知道的話,那就更加沒有必要說了,而且王陽也會重新審視川周這個人。

很可能,兩者之間相差的距離就太懸殊了。

川周瞳孔劇烈的收縮,人只有在繼續震驚和驚恐的時候,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這就代表,川周是知道赤龍王代表什麼的。

「你有什麼證據?」川周急忙追問道,就連聲音多少都有些顫抖起來了。

王陽也沒有多想,直接拿出了隨身攜帶的赤龍王的徽章。

川周掃了一眼,僅僅是一眼,他就沒有繼續看了。

億萬豪娶少夫人 「沒想到,時隔多年我竟然還能看到這東西。上一次我看到這東西的時候,那已經是之前的苗疆大戰爆發之後的事情了。赤龍王,你這一次到苗疆來,這是偶然,還是必然?」

川周那雙特殊的眼睛注視著王陽,灰色的眼眸之中看不出來任何的感情,只有劇烈收縮的瞳孔,似乎預示著一些東西。

「偶然而已,我是為了救人,才來苗疆尋找苗心花的。如果不是我的身份,那我此時此刻早就已經離開這邊了。」王陽意味深長的說道。

「你是擔心書生他們?」川周頓時就回過神來,這才想到難怪王陽這夥人一直都沒有離開。

之前川周他們都認為王陽不走,那是因為想要得到苗心花的消息,可如今他才明白,他低估了王陽的胸襟。

這個年輕人的目光已經穿越了很多的阻礙,王陽眼中看到的,那是很遠的未來了。

王陽點點頭,他倒是有些驚訝,這個老人的反應速度。

若是川周在年輕個二十幾歲,那麼只怕九個村子的情況就不會是現在這樣了吧?

川周繼續問道:「柳豐源是你的什麼人?」

「兄弟!」

王陽不假思索的回答道,甚至都沒有任何的考量,這個答案是刻在他的腦子裡面的。

即便柳豐源一直都是拖後腿和打雜的,可王陽仍舊將這個活寶當成了兄弟。

川周沉思了許久,許久之後才鄭重其事的又問道:「你會藉助柳豐源來控制苗疆嗎?」

王陽一愣,狐疑的看著川周。

實際上川周說的話,王陽根本就沒有考慮過。

柳豐源是他的兄弟,有自己的權利和自由,王陽怎麼可能去控制自己的兄弟呢?

「不會,我尊重他的選擇。」王陽直接回答道。

川周卻是搖了搖頭,嘆息道:「人在面對利益的時候多少都會有些變化,你就這麼確定,以後為了某些利益,你不會利用柳豐源嗎?」

川周的擔憂也並非是空穴來風。

一旦柳豐源成為了九個村子的最強者,那麼很可能將來會角逐邪苗的領袖,甚至到最後走上整個苗疆的巔峰層次。

到了那個時候,王陽如果控制了柳豐源,那麼整個苗疆都將落在赤龍王的手中。

依照柳豐源的性格和兩人的關係來看,只要王陽開口,那麼這個事情是無可避免的。

王陽卻是突然笑了,緊接著說道:「第一,柳豐源是我的兄弟,他想要做什麼不想要做什麼,那我是不會過多干涉的。哪怕有一天他成了苗疆第一人,只要他不帶著苗疆損害國家的利益,那麼他做什麼都是他的事情。」

「但願如此。」川周隨口說道,不過似乎並不怎麼信服。

「第二,我想要控制苗疆,還不至於利用我的兄弟。別忘了,你們的規矩也只有你們的人會遵守,而我們如果變成食物鏈頂端的存在,任何的規矩都是由我們來制定的。」王陽眯著眼睛,不咸不淡的提醒道。

這……

川周心中很是震驚,他知道王陽的話代表著什麼。

如果這話是別人說出來的,那麼只能是笑話罷了,可這話是從赤龍王這邊說出來的,那意義可就不同了。

川周可是知道赤龍王代表著什麼的,王陽這個赤龍王,只怕不比上一任差多少,甚至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

「哦,對了。如果柳豐源以後想要離開苗疆的話,那麼梅秀雲可以跟他一起離開嗎?」王陽反問道。

川周點點頭,卻是開口說道:「這事情還要看梅秀雲和梅酒周的意思了。反正我只有一句話,你不要指望我們邪苗為你打打殺殺,哪怕有一天柳豐源站在了頂峰,那麼他也不能夠號令所有的邪苗為你所用!」

正因為川周知道赤龍王代表著什麼,而且他和第一代赤龍王交過手,深深的知道赤龍王代表著什麼。

何況王陽的年紀,那是比當初的赤龍王還要年輕一些。

像是這樣的人,如果他有野心的話,那麼整個世界恐怕都要為他讓路。

可川周不希望苗疆被人給盯上,起碼邪苗這邊是要安安穩穩的生存下去,他們不需要爭鬥,也經受不起任何的折騰了。

這一次的大戰如果能避免的話,那麼是要盡量避免的。

「前輩,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不希望苗疆出現什麼爭鬥。」王陽很是自信的說道。

這倒是他的真心話,他還留在這裡,那就是打算對付書生那些人。

苗疆不能亂,不然華夏只怕會被牽動起來。

一切不利於國家發展的因素,那都是要被扼殺在搖籃之中的,而王陽和赤龍特戰隊,正是華夏手中最鋒利的武器!

川周點點頭,隨即說道:「剩下的事情我會和他們說的,你只要可以辦到就好。我元村願意支持你,至於柳豐源有沒有資格一統九村,那就是你們自己的事情了。不過要是你們招惹了大麻煩,為了自保,那我們也不會去保柳豐源的。」

川周打量著王陽,這個時候他還認為王陽是一個野心者。

他這一番話,那明著是在說柳豐源的事情,實際上是在警告王陽,不要試圖用柳豐源來控制邪苗。 王陽聞言頓時笑道:「當然沒有問題,那就這麼定了。如果前輩沒有別的事情的話,那我就準備出發了?」

川周點頭,卻是並沒有多說什麼。

王陽也沒有客氣,直接起身離開了。

川周卻是若有所思的看著王陽的背影,直到王陽的身影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赤龍王,竟然是赤龍王。本來以為你可能是上面的一個代言人,沒想到竟然會是赤龍王。如果是你的話,或許有可能阻止大戰的爆發,或許你的到來並不是偶然呢?」

川周喃喃自語著,最終還是閉上了雙眼,他的眼皮上有一些銀白色的絲線在遊走。

此時此刻,川周還是選擇相信王陽,不過他也有準備了手段。

一旦王陽想要對他們做一些不利的事情,那麼川周不介意用他這條性命,來換取王陽的性命。

赤龍王,曾經是整個苗疆的救星,而如今,也可能會是給苗疆帶來毀滅的傢伙。

「但願你的心境能不被利益所污染。」

王陽這邊急匆匆的往回趕,他還要找柳豐源等人商量一下對策,畢竟現在他們可是連元村的人在哪裡那都是不知道的啊。

誰知,就在王陽剛剛離開這邊不願,他的身後突然有人叫住了他。

王陽狐疑的轉過身,因為這個聲音他是聽過的,可一時之間又想不起來是誰了。

不叫住王陽的人正是天泉村的村長蘇過眼。

天泉村的人來的比較晚,並且也沒有和王陽他們打過多少的交到,雙方之前照面,那也是在大會上面罷了。

王陽就是在那個時候聽過蘇過眼的聲音,所以既熟悉又陌生。

「蘇村長,你有事?」王陽一皺眉頭,隨口問道。

蘇過眼微微一笑,隨即說道:「這也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換個地方如何?」

王陽點頭,他很是疑惑,這個人找他能有什麼事情?

蘇過眼帶著王陽去了另外一個地方,這是一處很偏僻的地方。

不遠處有一個人等候著,王陽注意到那人佔據的位置很不錯,從他的方向來看,那是不管哪一個方向有人過來,這個人都會瞬間發現的。

而過來的人,那可是不一定會發現他的,因為這附近有很多東西遮擋視線。

若是談事情的話,那麼這裡倒是一個好去處了。

「你好,我叫黃忠。」這人看著王陽隨口說道。

王陽並沒有自我介紹,他關心是這兩個傢伙的目的。

誰知,蘇過眼緊接著就開口問道:「王陽,你到底是什麼人?該不會是蠱師那邊的人吧?」

「無可奉告。」王陽自然是不可能說的,直接四個字嗆了回去。

王陽這個態度那也是有原因的,因為從他過來以後,那就是察覺到這兩個人的敵意。

王陽可以尊重這邊的人,但是如果對方是帶著敵意的話,那麼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蘇過眼和黃忠都是一愣,兩個人顯然沒有想到王陽態度如此強硬。

不過轉念一想兩個人似乎明白了一般,這王陽的身後有雲貢山和顧天全還有柳豐源,自然是腰杆子硬了。

兩人這一次就是要王陽明白,他腰杆子硬,那在這邊也是沒用的。

這裡可是邪苗的地盤,怎麼可能會怕了王陽這樣一個外人呢?

「小子,我也不想和你廢話,識相的話就把你身上的蠱蟲交出來。」蘇過眼直接開口說道。

王陽一愣,不由得冷笑道:「你們要這東西做什麼?戰鬥蠱蟲已經認主了,除非我死了,不然是不能易主的。難不成你還要我自殺咯?」

說完話,王陽便是用一種看傻逼的眼神看著蘇過眼。

他發誓,只要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敢點頭說是,那麼今天他就是拼了和這邊為敵,也要幹掉這個混蛋。

王陽不是惡魔也不是救世主,一旦有人危險到了他的生命安全,那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總不能叫他假仁假義的伸著脖子等死吧?

「不需要認主,我打算拿來喂我的蠱蟲,你要是肯交出來的話,那麼會得到很多的好處。你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你要什麼樣的美女,那我也可以給你弄到。」蘇過眼很是認真的說道。

在他看來,王陽這就是害怕了。

王陽是懼怕他們村子的力量,才會這麼問的,只要給王陽一點好處,那麼他們就可以得到戰鬥蠱蟲的。

畢竟王陽不過是一個年輕人,又不懂什麼蠱術,錢財美色和一個蟲子比起來,那對比就很明顯了。

「不好意思,我拒絕。」王陽直截了當的說道。

「錢,你要多少我給你多少?你是不是沒聽清我說什麼啊?」蘇過眼很是詫異的說道,似乎不明白,王陽為什麼會拒絕他。

王陽不想和這種沒有腦子的傢伙廢話,便是準備離開了。

這個時候黃忠卻是開口威脅道:「小子,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就算元村的人對你不錯,可你們終究是外人。你還是乖乖的將東西交出來,不然後果自負。」

王陽不耐煩的白了這兩人一眼,隨即不屑的冷笑道:「你們有本事就來拿,沒本事就給老子滾遠點。」

話音剛落,王陽便是轉身就走。

威逼利誘這一套對任何人都管用,甚至對王陽也不例外。

只是這兩個人實在是太小兒科了,不管是他們開出的條件還是對於王陽的威脅,那就像是一個孩子開玩笑的一般。

兩人看著王陽的背影,都是氣的臉色發青。

他們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這個年輕人會拒絕的這麼果斷?

蘇過眼做了一個手勢,詢問黃忠,要不要趁機偷襲一下王陽,好將戰鬥蠱蟲據為己有。

黃忠卻是擺擺手,這個時候王陽已經走遠了一些,他這才開口提醒道:「你別忘了他身上的戰鬥蠱蟲,萬一我們不能秒殺了這小子,那很可能會引起旁人的注意,到時候元村這邊找麻煩,那我們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蘇過眼雖然心裏面不爽,不過最終還是沒有出手,畢竟這裡距離川周那邊還是很近的。 蘇過眼和黃忠最終沒有動手,然而他們並不知道,這個時候如果他們動手了,那就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了。

實際上王陽離開了吊腳樓以後,川周便是站在一處隱秘之地,若有所思的看著王陽。

川周並不是在監視王陽,而是下意識的就這麼做了,他只是在想一些有關於赤龍王的事情扒開了。

卻沒有想到,就看到王陽剛走出不遠,蘇過眼就出現了。

川周這心裡也是很納悶的,要知道元村這邊一舉一動那都是逃不過川周的眼睛,所以他多少也知道一些。

蘇過眼和王陽並不熟悉,兩個人甚至只在大會上面才見過一面。

這個時候蘇過眼找王陽是什麼事情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