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傻虎靜坐在那裏,紋絲不動,其實是根本動不了。

傻虎不動,斑額吊睛猛虎亦驟然不動,於是一妖一獸就這樣互相對峙,膠着!

對峙好一會,謹慎的猛虎似乎確定了眼前的獵物已經不具備任何威脅了,於是放心的張開大嘴,露出鋒利的剛牙……

傻虎意識到這次應該是在劫難逃了,內心竟然沒有慌神,反而升起一種莫名的興奮,對,就是興奮,面對死亡的興奮,像要滴出血一樣的血紅色的眼神充滿着必死的決心,雙目中遂流露出一種近乎瘋狂的懾人眼神。

斑額吊睛猛虎與傻虎異樣眼神一觸,瞳孔猛的收縮,張大的嘴也馬上合了起來。讓傻虎到現在也想不明白的是,那隻猛虎不僅沒有吃了他,還在不遠處守護着他,兩天的時候,那隻猛虎爲了戰鬥了不下十次,那些妖獸都是被鮮血的味道吸引來的。直到兩天後,傻虎能自由活動了,傻虎原以爲事情應該到此爲止了,然而更讓他想不到的是,自那天之後,那隻猛虎就一直不遠不近的跟着他。

回憶只要用腦子就行,並不需要用嘴巴,所以當傻虎從回憶中回過神來的時候,一頭狼已經快被這一妖一獸吃光了。

狼肉太粗,並不好吃,但是傻虎這兩天來吃的都是狼肉,他吃狼不僅是爲了果腹,更是爲了與狼之間的戰鬥,在這個處處都是危機的美人窟,傻虎只有一雙拳頭,和一顆不太靈光的虎頭,如果他不提升自己的力量,那就只有被淘汰的份了,捕食的同時訓練自己,雖然要冒點風險,卻是提升力量最節約時間的方法。兩天的時間,他已經能輕易搏殺一頭狼,餓狼爲了生存在捕食的時候會爆發更強的潛力,而吃飽了的狼卻更加有力量,所以餓狼和吃飽了的狼都一樣難殺。傻虎啃光了骨頭上最後一絲肉,喃喃自語道:“明天是不是該換換口味了,不知道熊的味道怎樣。”

吃飽了的斑額吊睛猛虎跟往常一樣靜靜的趴在傻虎的不遠處,那隻猛虎一直就是那麼不遠不近的跟着傻虎,在傻虎捕獵的時候也不助個一爪之力。

“你想跟着我嗎?”傻虎突然開口說道。

猛虎聞語猛的站了起來,然後朝着傻虎點了點頭。

“那你以後就跟着我吧。”傻虎淡淡的說道。

猛虎再次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趴下睡大覺,傻虎也開始打盹了……

突然,傻虎的身影竟然如同海水一樣開始扭曲、波動,到處都是一圈圈的漣漪,就好象平靜無波的湖面被風吹過似的。不一會,扭曲的影象就完全消失了,又過了一會,響起一個不滿的聲音:“靠,四天就開始收小弟了,過多兩天不是要把整個美人窟都佔領了,不行,明天要讓他嚐嚐C級妖獸的威力,不過有那隻B級的老虎在,很難說它不會幫忙啊,搞只厲害點的靈獸?不行,這不是去給他送營養品嘛,哼,我就不信我制不了你這個混小子……” 微涼的清晨,潮溼的空氣讓柳風感覺到無比的壓抑,心裏堵得慌,感覺好象有什麼事要發生似的,但是這種感覺卻來的沒有任何理由,連柳風自己都要懷疑是不是多心了。

輕輕拍了拍腦袋讓自己清醒清醒,掀起帳篷,外面耀眼的陽光逼得柳風只得眯起眼睛尋找夏青薇的影子。一陣風吹過來,帶來了花的芳香,還有少女的體香,現在柳風應該很容易找到夏青薇了。

今天已經是來美女窟的第七天了,在過去的六天裏,夏青薇每天的工作就是洗澡,做飯,其實她要做的應該叫泡澡,因爲柳風是要她泡在美人笑裏面。有了柳風的警告,再加上以前聽過許許多多關於美人窟的傳聞,夏青薇根本不敢離得帳篷太遠,在這樣的距離,只要柳風有心,絕對能看光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膚。剛開始的時候,夏青薇還會覺得彆扭,難爲情,可是彆扭的泡過幾次後,感覺也沒什麼,而且她泡澡的時候柳風從不出帳篷,這讓夏青薇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感覺到淡淡的失落。有一點讓夏青薇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儘管她每天有一大半的時間泡在水裏,但是她的皮膚卻絲毫沒有起皺,也沒有腫大,就好象沒泡過水一樣,注意到這種情況讓她驚奇的同時,也堅定了她繼續泡下去的決心。現在夏青薇每天早上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燒水泡澡。

柳風走出帳篷的時候,夏青薇已經將整個身子探進木盆了,她正從木盆裏舀水輕輕的澆灌在白藕般的手臂上,美人笑的花瓣點綴在那片白色上,再加上“嘩啦啦”的水聲作爲配樂,形成了一道美麗的風景。此時夏青薇頭後仰着,表情享受而愜意,水流劃過肌膚的感覺有種說不出的舒適,也不知道是不是美人笑的作用。

正在泡澡的夏青薇突然感覺後腦一陣發涼,猛一回頭,就看到一臉微笑的柳風,夏青薇心中一跳,猛的將身子沉入水中,只讓面部露在水面,緊鎖眉頭衝着柳風喝道:“你無恥!”


“快點把衣服穿好,我們差不多要去找傻虎了,如果你喜歡一個人待在這裏的話,我是絕對不會反對的。”柳風依在帳篷旁邊的樹上微笑着說道,絲毫沒有要避嫌的打算。

夏青薇聽到柳風的話心裏立刻一喜,緊鎖的眉頭馬上舒展開了,因爲柳風跟她說過,要學妖術,可以,等傻虎完成生存訓練一起教,要不是有柳風這句話,就算柳風把她吃了她也不可能在柳風的眼皮底下泡澡的!不過,當好幾分鐘過去後柳風還是保持着同一個動作的時候,夏青薇心裏就高興不起來了,“麻煩你轉過去,好嗎?我要穿衣服了。”爲了學妖術,夏青薇不得不低聲下氣。

“爲什麼?我爲什麼要轉過身去啊?”看到夏青薇那驚慌中帶點羞澀的神情,柳風突然興起了捉弄之心。

“你……”夏青薇張拉半天嘴就說了個“你”,此時在夏青薇的眼裏,柳風的笑臉不僅是下流,而且是齷齪、無恥、卑鄙,這幾天在她心目中建立起來的柳風那還算良好形象立刻土崩瓦解。

“如果你想光着身子跟我去找傻虎,又或者你想一個人留在這裏的話,你就繼續磨蹭吧。”柳風淡淡的說道。

“你……好,我穿!”夏青薇想想七天都堅持了,總不能在這最後關頭功虧一簣吧,想到這裏,她瞪着柳風咬牙切齒的慢慢從木盆裏站了起來,如果眼神有殺傷力的話,柳風此時絕對已經傷痕累累了。

很快,夏青薇那完美的身材便在柳風眼底下一覽無遺了,望着夏青薇白花花的皮膚,優美的曲線,柳風沒有任何的慾望,只是緊緊的盯着夏青薇的皮膚。在陽光下,夏青薇的皮膚並不是呈現出少女特有的粉紅,而是一種奇怪的流光色彩,好象皮膚在動一般,而且那皮膚讓感覺輕輕一捏就能捏出水似的水嫩,看在眼裏有着說不出的誘惑。“不錯,非常不錯。”柳風微笑着點了點頭,看來夏青薇的體質果然很適合美人笑的藥性,效果比想象中的還要好。

“無恥!齷齪!下流!”可惜夏青薇理解錯誤柳風話裏的意思了,心裏不住的怒罵道。

夏青薇以她從未有過的速度穿戴整齊了,此時她再也不能保持一貫冰冷的形象了,臉蛋羞紅的就像一隻熟透了的紅蘋果,讓人一看就有咬一口的衝動。

柳風手一伸,兩頂帳篷外加木盆什麼的一閃就消失了,然後對夏青薇說道:“走吧。”

在美人窟的這七天是傻虎畢生難忘的日子,他相信,即使他忘了自己姓什麼叫什麼名字,也不會忘記這七天的經歷的。

傻虎以前一直很鄙視那些整天叫嚷着比斗的傢伙,認爲他們只是吃飽了撐得沒事做的混蛋,但是現在,傻虎卻能理解他們的感受了,因爲戰鬥帶給他的感覺,是一種從未體會過的快樂,一種讓他內心興奮、激動的感覺。當他能一拳打死一頭狼的時候,他就再也不去捕獵狼了,因爲在他眼裏,不會帶來傷口的戰鬥根本不是戰鬥,那只是殺戮,傻虎喜歡戰鬥,卻不喜歡殺戮。所以這七天他都是過着舔傷口,再受傷,再舔傷口,然後再受傷的生活。

而此時傻虎正仰躺在略爲潮溼的草地上,這個大口大口的喘着氣,周圍的小草都被染成了絢目的紅色,體力的耗盡再加上失血過多,令傻虎再也無法直接面對纔剛剛升上沒多久、但卻也相當刺眼的溫暖的陽光,他不由的半眯起眼來。

“真是的,沒見過像你這麼不要命的傢伙,想不到你這隻病貓竟然還是一隻沉睡的禽獸,爲什麼一定要捕食比自己強大的獵物呢?傻虎!”

半眯着眼的傻虎在聽到了這個聲音之後,那張佈滿鮮豔的紅色的臉,不由的露出了一抹笑容,但是這一笑卻扯動他身上的傷勢,讓他的笑容變成了苦笑,看起來,反倒更加的猙獰!

深深吸了一口氣,傻虎勉強撐起半個身子,傲然道:“比自己差勁的獵物,吃起來特別沒有味道,你說是不是啊,大哥!”

柳風望着傻虎,傻虎毫無懼色的迎上柳風的目光,柳風點了點頭,滿意的笑道:“不錯,靠鮮血和傷痕換來的獵物,味道確實是異常的鮮美。傻虎,恭喜你成功的戰勝了自我!”

聽到柳風的評價,傻虎眼睛一亮,神情顯得很是激動。

“能站起來嗎?要不要我扶你。”柳風微笑道。

“不需要!”傻虎傲然的仰起那顆巨大的虎頭,也不知道從哪裏鑽出來一股力氣,只見他雙手一撐,巨大的身軀就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還好旁邊正好有一棵不小的樹讓他靠住,不然就醜大了。

七天的時間,傻虎的身體更加強壯了,儘管渾身上下傷痕累累,慘不忍睹,但是他身上卻散發着一種危險的氣息,眼前的傻虎已經不是以前的傻虎了,現在柳風很有信心他能擊敗熊呤,走上前在傻虎胸口捶了兩拳,柳風沒有說話,而傻虎只是望着柳風不停的傻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好一會,傻虎才注意到柳風身後的夏青薇,他的第一反應也是驚訝於夏青薇的豔麗,“這是夏青薇?不可能吧,怎麼可能變得那麼漂亮了,難道是這幾天受到了大哥的滋潤?”看來傻虎真的不同了,竟然敢開柳風的玩笑。

夏青薇聽到傻虎的話,啐道:“果然是物以類聚。”

“好小子,竟然敢開我的玩笑,長翅膀了是吧。”柳風獰笑着稍微用了點力氣又捶了兩拳,柳風拳頭落下的時候,傻虎臉色立刻大變,進而臉色蒼白,冷汗嘩啦啦的直往下掉,咬牙忍了一會終於忍不住發出一聲痛苦的慘叫:“大哥,你謀殺啊!”

“怎樣,要不要學習妖術啊?”柳風突然淡淡的問道。

一聽到妖術,儘管現在身體疼痛無比,傻虎還是忍不住的雙眼一亮,以前他或許對力量並沒什麼看法,但是體會到戰鬥的樂趣之後,對力量自然而然產生了一種嚮往和追求。不單單是傻虎,聽了柳風的話,一旁冷眼觀看的夏青薇此時的眼神也變了。

傻虎雙眼放出熾熱的光芒,說道:“要,當然要,我要成爲真正的妖族,就像偉大的妖神一樣!”

“既然這樣,你還不跪下?”柳風微微一笑,說道。

傻虎腦子一直都不怎麼靈光,不過這次卻很爭氣的來了一次大爆發,聽了柳風的話,連忙叩拜,“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柳風點了點頭,“好,起來吧,現在能開始修行嗎?要不要休息一兩天?”

“不用!現在就能開始修行!”傻虎說完,拍了拍胸膛,示意自己強壯着呢。

“那麼,我們就開始吧。”

傻虎依照柳風所言盤腿坐在草地上,而柳風的一雙眼睛則不停的在傻虎的身上游移着,在旁人看不見的厚重的鏡片後面,一金一紫兩道光芒彷彿能將傻虎全身上下內外全都看透!

看了沒一會,柳風神色嚴肅的開口道:“傻虎,先放鬆你的身體,深呼吸,接着五心向天……什麼是五心?你這個白癡,雙手掌心、雙足掌心、頭頂心,是爲五心,明白了吧……眼觀鼻,鼻觀心,抱元守一,不要有任何的雜念,就是什麼也不要想,恩,就是這樣!”好不容易把傻虎擺弄成標準的姿勢,柳風慢慢伸出手來,手上慢慢凝聚了一個黑色的光球,這個光球散發着朦朧的氣息。慢慢的,光球已經有拳頭那麼大了,柳風跨步上前用力一拍,光球很順利的鑽進傻虎的腦袋裏,接着柳風左手五指發出紫色的光線連到傻虎的腦袋上,鏡片後面的光芒亦更加旺盛了。

傻虎剛靜下心來不再想別的,就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硬擠進自己的大腦裏似的,頭痛的要命,緊接着又感到頭腦裏好像有人拿着小刀在一點一點割着自己一樣的疼,疼得傻虎全身冒冷汗,想要叫喚卻怎麼也張不開嘴,四肢更是像脫離了身體一樣,完全沒有知覺了,就在他快要忍不住的時候才終於停了下來。

當左手的紫色光線完全消失之後,柳風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妖術的修行方法換句話說就是妖怪在修行時的體會,並不像修真者的法訣那樣是上綱上線的,而這種體會絕大多數又是隻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所以妖怪之間的傳道受業都是用柳風剛纔所用的這種最直接的方法——直接把自己的體會灌輸到弟子、子孫的腦袋裏,這種方法是最簡單的,但是風險也不小,一不小心就很有可能弄個白癡出來。所以柳風剛纔那一下絕對不比跟孔雀打一架輕鬆。

看到傻虎被一層淡淡的紫色霧氣包圍了起來,然後柳風就沒其他動作了,夏青薇急了,神情焦急的問道:“風留,該到我了吧!”

柳風輕輕擦拭了一下額頭的汗珠,望着夏青薇露出了一個沉思的表情,然後說道:“你真的決定了要學習妖術?”

夏青薇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用堅定的語氣答道:“是的。”

“絕不後悔?”

“絕不後悔!”

“你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殘星大陸 ,說道:“那好吧,把衣服脫了吧。”

“……”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風留!”想到從來到美人窟以來所受到的羞辱,夏青薇不僅覺得委屈,更覺得氣憤。要她在他眼皮子底下泡澡,自己照做了,要她當着他的面穿衣服,自己也照做了,現在又叫自己脫衣服,除了是在玩弄她,夏青薇找不到柳風這麼做的第二種解釋!

柳風神情不變的看着夏青薇,沒有解釋,大有一副你不學拉倒的架勢。

夏青薇被柳風的態度氣得夠嗆,很有一種一巴掌扇過去的衝動,但是想到自己現在是有求於人,最終還是忍住了。瞪了柳風好一會,夏青薇俏麗的臉龐因憤怒一陣扭曲,潔白的牙齒差不多是咬着牙齒,一字一句的說道:“好,我脫!”說完,伸手就要開始脫衣服。

“等等,我還有話要說。”柳風出言制止道。

夏青薇一臉挑釁的望着柳風,“你還有什麼別的要求嗎?風留同學,是要我跳脫衣舞,還是有其他的花招啊,說吧,我一定按照你的要求做到!”

柳風擡頭望着晴朗的天空,淡淡的說道:“其實我很不想你走這條路的,你還有其他的路可以選擇,爲什麼一定要選一條最辛苦的呢,如果你願意的話,你的仇我幫你報,你的身體我也可以幫你恢復原樣,你再考慮一下吧。”雖然認識僅僅幾天而已,但是夏青薇的堅持、夏青薇的頑強,都給柳風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柳風真的不忍心看着她走上這條很可能是不歸路。

夏青薇很堅決的拒絕道:“不,這個仇我要親手報!這是我在媽媽靈前立下的誓言,無論要付出什麼代價,我都願意!”

“唉。”柳風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既然夏青薇堅持,柳風亦無法,“你有沒有想過,其實女人本身就是一件威力不小的武器?”

對於柳風突如其來的問題,夏青薇完全沒有反應。

看到夏青薇的神情,柳風笑了笑,自顧自的繼續說道:“女人的性魅力對於男人來說就是光滑而且發熱的皮膚、窮兇極惡的身體,其威力也許比一件法寶還要強大。性魅力可以說是女人的原始武器,但不是每個女人都能夠靠它來攻城略地,這裏面就要牽涉到武器質量的問題,但更重要的是怎麼運用這個武器,才能讓它發揮最大限度的殺傷力,我這麼說,你明白嗎?”

夏青薇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直接點說吧,女人的身體可以讓敵人放鬆警惕,或者是在男人滿足後作出致命的一擊,這樣說應該夠清楚了吧。”

“這就是你要教我的妖術?”夏青薇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柳風不答反問道:“狐狸精你應該知道,但是人狐你有沒聽說過呢?”

“人狐?”夏青薇皺眉重複道,狐族的妖人稱爲狐人,人狐這個名詞夏青薇還真是第一次聽到。


“你學過歷史,石女你總該聽過吧。”柳風不厭其煩的引導着夏青薇的思維。

“你到底想說什麼?”顯然,夏青薇知道什麼是石女。

“人類女人修行妖術中的媚術的話,施展出來的妖術將不會打半點折扣,相反,威力還會更強,這類人就稱爲人狐,她們付出的代價就是永遠失去**,所以又稱呼她們爲石女。”學的是勾引之術卻不會產生**,這個代價確實有點沉重了。

“你的意思是要我成爲人狐?”夏青薇語氣平靜的問道。


“如果你要殺的人只是一個普通人的話,想必你不會等到現在啊,就算你想親手殺他,只要購買一把槍就行了吧,最多大不了找顆**一起上路了。你沒那麼做,也就是說熱武器對那個人是沒有用的,這樣的話,打了折扣的中、低級妖術那就更沒戲了,你先別急,不是我不肯教你高級妖術,人類只能學會中級妖術,因爲施展高級妖術必須依靠內丹,就算你怎麼修煉也不可能修煉出內丹的,就算是妖神也沒辦法變一顆內丹給一個人類。我想了一個晚上,就只想到一個辦法,那就是你成爲人狐,這樣你就能習得一些高級妖術了,而且施展妖術的效果也不會打折扣。”

“你剛纔不是說施展高級妖術必須依靠內丹嗎,怎麼人狐又能施展高級妖術了?”夏青薇用懷疑的眼神望着柳風。

“你倒是挺細心的,這個問題我也解釋不了,不過事實就是如此。不過我要給你敲一下警鐘,成爲人狐要付出的不僅僅失去一個女人應有的快樂,更加麻煩的是,人狐只是失去**而已,但這並不妨礙她們成爲發泄工具,而且因爲人狐比狐狸精還要顯得嬌媚動人,在妖怪的世界可是極品的寵物,罕見的珍品,所以妖怪世界一直有收集人狐當寵物的習俗,因爲修行成爲人狐的條件比較苛刻,現在世界上的人狐已經是非常罕見的了,我不敢保證那些S級的妖怪會不會強迫你去當他們的寵物,當然,跟着S級妖怪對人狐也是有利的,說不定還能修成正果呢。當然,成爲人狐所得到的力量也是非常誘惑人的,可以說人狐已經算是一隻真正的妖怪了。你到底想不想成爲人狐,這要你自己做決定。”柳風把利弊一一分析給夏青薇。

“人狐就是用身體做武器?”

“媚術也有高低之分,低級媚術只是用身體去挑起異性的**,高級媚術卻能迷惑別人的心志,到了一定的境界,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能迷惑敵人,我這樣說你明白了吧。”柳風解釋道。

“你要我泡美人笑花瓣澡就是爲了修行成人狐打基礎,是嗎?”夏青薇追問道。

“不錯,美人笑具有很強的迷幻效果,你不覺得你的皮膚變得很奇特了嗎?這就是美人笑的作用了。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怎麼選擇,全憑你的意願,現在是你最後能做選擇的機會了。”

這次夏青薇沒有讓柳風等太久,柳風話音剛落她就已經接過話頭了,“你不是已經幫我做出了選擇嗎?”說完,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

柳風再次嘆了一口氣,“既然如此,你先喝下這滴千年白狐精血,等你的身體發生變化後,我們就可以進行修煉了。”柳風手心出現一個透明的小瓶子,一滴鮮紅中泛着流離七彩的血珠靜靜的漂浮在瓶子的中間。

沒有任何的猶豫,夏青薇張嘴就把那滴千年白狐的精血吞了下去,下一秒鐘,夏青薇泛着流光的皮膚似乎要滲出血來,全身立刻被一陣曖昧的紅色包裹着,眼神更是有着說不出的嬌媚。

夏青薇得償所願開始了修妖之路,而此時傻虎也正在妖術的世界裏遨遊,傻虎覺得自己似乎變成了一條魚,一條掉進大海里的小魚,從沒如此暢快的呼吸過,從沒有過現在這種水**融的感覺,這一剎那,傻虎迷失了,他只知道自己是在一個藍色的世界裏,他所剩下的只是最原始的意識,只知道自己的存在,還有就是自己叫傻虎,至於自己是什麼、自己在幹什麼,全部都忘記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傻虎只是感覺好象睡了一個大覺,很舒服的睡了一覺,當他醒過來的時候,他驚訝的發現自己真的變成了一條魚,一條身軀龐大的虎鯊,不,自己本來就是一頭虎鯊,對,就是這樣!傻虎很快把頭腦裏的“變”字消除掉了,在他現在的意識裏,自己就是一頭虎鯊,這個藍色世界裏的霸王!

“我是一條魚,在水裏遊啊遊,我是一頭鯊,水裏我通殺……”確定自己是一頭虎鯊後,傻虎就哼着小曲在水裏游來游去。

在傻虎藍色的世界裏,有着各種各樣的魚,有身軀比自己還要大的,也有能從他牙縫裏遊過的小魚,有黃色的、黑色的、彩色的,各種顏色的魚,又不知道過了多久,傻虎感覺到餓了,憑着原始意識裏的進食意識,他遊向了那些跟他不同的魚,當他游到一羣黃色小魚旁邊的時候,突然猛的張口,隨即加速前進,在那些魚還沒來得及反應之前,他已經滿意的合上了血盆大口。傻虎能感覺到那些小魚在自立的口裏跳動着,似乎想逃跑,傻虎心裏暗笑,狠嚥了幾下口水,口腔頓時清淨了。

突然,當他吞下那些小魚的時候,他立刻感覺腦袋似乎被什麼砸中一樣,一陣巨痛之後,他那幾乎空白的大腦了就多了一些東西,是一短影象,一隻奇怪的動物在變來變去,一會變成一頭黑色的嘴裏有着長長的獠牙的東西,一會又變成長着翅膀的東西,然後再變成兩隻腳沒毛的東西,那隻怪物一直這樣變來變去,傻虎覺得腦袋都快短路了。突然,那隻變幻着的怪物慢慢變成了三個字——變形術!

變形術?什麼東西來的,能吃嗎?傻虎靜靜的想了老半天,最後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了,於是放棄思考了,因爲他又感覺到肚子在響了,於是,他再次靜悄悄的遊向了一羣紅色的魚羣……

就這樣,傻虎以爲自己是一頭虎鯊,在藍色的大海里快活的遨遊着,餓了就吃,累了就睡,心情不爽了,就找一隻身軀比自己大的魚去撞,這種生活讓他感到很是滿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每次吃完東西,腦袋裏都會出現一些莫名其妙的影象,然後就是出現一些奇怪的名字,雖然傻虎很討厭這些東西,但是卻沒辦法阻止,最後只有無奈的接受它們了,就當是飯後甜點吧。如果沒有這些奇怪的東西的話,傻虎會生活得更加開心的。

傻虎沉浸妖術的體悟中,夏青薇正在改變體質,反倒是柳風成個大閒人了。

就在柳風想着是不是可以打個盹的時候,一個驚訝的聲音響了起來,“人狐?好東西啊,多少年沒有見過人狐了,好懷念以前的生活啊!”看來柳風天生是勞碌命,老天連半會空閒的日子都不讓他過。

而柳風此時的想法就是:看來我的預感還真是靈驗。 天馬學園是一所中下流的學校,裏面基本上沒有什麼厲害的高手,換句話說,就是學校裏不會有什麼精彩的比賽了,所以天馬學園的學生一直是少得可憐,而且整所學校沉悶的就宛如一潭死水,半年都不會出現一朵小浪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