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傳道從來就不是風平浪靜的。只中土歷史上的佛道之爭,滅佛驅道就不知道來了多少輪迴。外域之地同樣是如此。”

“佛祖誕生之地已經不聞佛音,幾百年前的南洋佛國已經遍佈真神。”

“一手持經書,一手拿着刀。”淨信和尚再度唸了一聲‘阿彌陀佛’,這不往外看不知道外頭有多麼的黑。中國歷史上的三武一宗滅佛,在佛門看來就已經是痛入骨髓了。哪知道境外蠻夷之地的傳教更是野蠻到極點。而且那一神教和天方教的勢力和影響力竟然會那般的巨大,主宰政權,國王俯,這在中土根本是他們想都不敢想象的事兒。

“西洋天方兩地不同中土,其兩教都曾至高至大,執掌生靈,壓倒皇權,已入魔道。其傳教就是侵略,對付異教徒的手段也不需多說。”西洋歷史上的裁判所,讓淨信和尚看了歎爲觀止。而同樣的在他看來,這樣的宗教那就是邪惡,所謂的上帝更是一切罪惡的源泉。

“所以,一切手段少林也必不可少。”

淨信和尚是來找釋景崆求援來了,後者在密衛中混的風生水起,手中握着強大的資源,只需要露出幾個來就足以讓少林的護法隊變得訓練有素起來。

釋景崆的眼睛禁不住睜大,他萬萬沒有想到今天的玄武湖裏竟然生了這般的大事,虧得那裏的安全保衛工作還有一部分是他在負責。

“護法隊?”

釋景崆嘴巴長大了,他看着眼前的淨信和尚絕對都要不認識了。這個佛家在少林數一數二的高僧,現在竟然就在爲護法隊做準備了?這個世界變得他都要認不得了。

“外魔猖獗,我佛慈悲亦有金剛怒目。”

八十歲的淨信和尚眉毛、鬍子都全白了,明亮的鯨油燈爲他披上了一層金光,雙手合在胸前,道一聲阿彌陀佛,寶相莊嚴。

“這是簡單。”釋景崆絲毫不覺得爲難道。

……

淨信和尚在離開了管理會後竟然連夜去找了釋景崆,陳鳴看了國安的彙報後嘴角都忍不住一笑。

這種迅有效的行動力讓他想起了上輩子少林的那位釋和尚,可惜那大和尚沒有趕到眼下的這好時候,不然的話少林被他揚到世界各地的可就不只是少林武術,而是少林禪宗了。

一個時代一個眼光。

上輩子的陳鳴對於釋和尚很無感,這輩子卻急切萬分的渴求這種能夠打破常規開闢新路的人才。

朝撫女帝 “唉,朝鮮的戰事也要了解了……”

……

將圓未圓的明月漸漸升到高空。一片透明的灰雲,淡淡的遮住月光,水面上面彷彿籠起一片輕煙,股股脫脫,如同墜人夢境。雲彩飄飛過,煙消霧散,水一樣的清光,沖洗着柔和的秋夜。

法國使館內,佩裏埃和皮埃爾隔着燭光彼此相看,他們彼此之間也像蒙着一層煙霧。就像外面連天漫地的一片黑一樣,彼此看不親切。

佩裏埃的神色黯淡到了極點。因爲中國外交部在臨近黃昏的時候,正式向他傳達了中國要對大板鴨宣戰的消息,而藉口就是那已經過去了一百年的血債。

當初大板鴨屠殺起華人來非常痛快,現在他們就要付出加倍的償還。因爲中國人的目標不僅僅是呂宋,更會是整個西班牙。

那個從茫茫大海上帶回了檀香山和庫克船長消息的幸運兒,可是爲中國人的太平洋探查做了最好註釋。

法蘭西該怎麼辦?

也對中國宣戰嗎?

這是開玩笑的吧。

佩裏埃對面的皮埃爾身上沁着一股酒氣,濃濃的酒氣。這位可是有很多的生意在中國呢?

每年他從中國購訂的高檔絲織品運到巴黎去,那都能引得整個巴黎女人的瘋狂。

一身高檔絲綢製成的蓬裙本身就價值不菲,那上面再加上各種優美圖案。巴黎的貴婦人對中國的刺繡服裝十分感興趣,這些服裝上繡着象徵吉祥如意的麒麟、龍鳳圖案,古典華貴,深得貴婦們歡心。皮埃爾往來東西的手下們,每次從西方出前往中國的時候都帶着很多貴族豪門的請求,帶着繡圖樣品前往中國訂製。這項生意每年都會給皮埃爾賺取大筆的利潤,因爲他的官方身份,他往往能聘請到手藝最棒的中國刺繡工。而這項生意還只是皮埃爾諸多生意裏的一種。

中法如果宣戰,他的損失就大了去了。

“我們決不能讓法蘭西的利益跟那些愚蠢的西班牙人綁在一塊。”

躺在椅子上‘歇息’了一陣的皮埃爾鼓起勇氣,向着佩裏埃吼出了自己的心聲。他不允許人來破壞自己的利益,否則他會殺人的。

“讓那些愚蠢的西班牙佬自己去死去。那些腦子生鏽的傢伙,他們只會生活在自己的想象中。像鴕鳥一樣將腦袋插進沙窩裏。”

“西班牙人自己走向了滅亡,那就讓他們去死。”

天知道皮埃爾在聽到中國要對呂宋的西班牙人動手的消息之後內心是多麼的絕望。

巴黎和馬德里牽連的太深了。

百年的糾葛,百年的同盟,一樣的波旁王朝,一樣的羅馬一神教信仰……

就彷彿被綁在一條繩子上的兩隻螞蚱。現在中國已經對西班牙宣戰了,法蘭西對西班牙的宣戰也很大可能成爲了一個必然。這是很難被改變的啊。(未完待續。) 英國在華的使館裏,還沒有離開中國的沃特森頭疼欲裂,就算他那位明豔的夫人也不能然他的注意力有半點的轉移。

勃朗特像是一支落敗的老公雞縮在一邊,話說自從沃特森到華之後他的存在感就無限走低,然後房間裏還有荷蘭人戴克爾瑪。這人的面色十分不好!

中國外交部傳來的這個消息對於英荷並沒有實質的傷害,可兔死狐悲的道理並不是只有中國有啊。

馬尼拉的西班牙人是巴達維亞的荷蘭人先天上的盟友,就算英法在遠東分手了,馬尼拉和巴達維亞也是絕對的好基友。兩者互幫互助,彼此之間簽署了祕密同盟,是得到了馬德里和阿姆斯特丹認可的。

然而現在英法的正式開戰將這一紙盟約放到了一個萬分尷尬的位置,西班牙是高盧公雞的追隨者,大風車又是倫敦的絕對盟友,馬尼拉和巴達維亞實際上已經處在了對立的兩個集羣裏,他們還怎麼並肩聯手?

更別說現在南洋的情形是,中國人只在找大板鴨的麻煩,還沒有把注意打到大風車的頭上。

中國人趁着通告他們將要對西班牙起攻勢之餘,唯一提出的條件就是‘收購’荷蘭人手裏的那半截帝汶島。這是在仗勢欺人,卻也讓戴克爾瑪一點存在的希望。如果中國人也決心收拾巴達維亞了,他們怎麼還會去‘買’荷蘭人手裏的半截帝汶島?

二百五十年前,葡萄牙人很可能是因爲檀香而與帝汶人展開貿易的,上世紀初期荷蘭人在古邦西南端一處隱蔽的海灣定居,葡萄牙人則移往北部及東部。雖然兩個國家並沒有正式簽署條約將這個跟灣灣大小差不多的島嶼給一分爲二,但荷蘭人和葡萄牙人實質上掌控着這個島嶼。

陳鳴的目的是要獨吞檀香山,所以他不願意在南太平洋羣島上留出一個落腳地給歐洲人,他要徹底的將這片區域收爲己有,以最快的度構造出一條連接南洋與檀香山的‘航線’。

而那帝汶島就是‘航線’上一個繞不過去的坎!

戴克爾瑪雖然不清楚陳鳴的目的打算,但他能中國人的‘誠意’。

“我不會代表巴達維亞對中國人宣戰。除非中國人的大炮瞄向了巴達維亞!”戴克爾瑪不願意讓巴達維亞去‘尋死’,依照眼下的情況來達維亞一旦被中國人攻下,荷蘭在整個遠東怕就不存在真正的落腳點了。長崎港外的外島日本人還會繼續留給荷蘭嗎?

這比當初的葡萄牙還要慘。後者好歹還能在中國活的滋滋潤潤,他們中的一個人更是混到了中國兩任大皇帝的身邊做了近臣。

再有一個,丟失了東印度羣島對於荷蘭輝煌一時的東印度公司來說就是要劃下完結的句號的悲哀。

戴克爾瑪的反應,沃特森和勃朗特都不意外,人沒有眼睜睜的路還要踏進去的。盟友是爲了給自己形成幫助,而不是把自己也拖進死亡的。

但是巴達維亞逃過了初一,能再躲得過十五嗎?

“這僅僅是早死和晚死的區別。”勃朗特克爾瑪的目光充滿了失望,但他做不了戴克爾瑪的主。

在他眼中,歐洲的英法兩強國打鬥了起來,這就給了中國人可乘之機。

國家之間的利益爭奪都是明晃晃的大勢,不會因爲什麼‘友情’而改變絲毫。早就對南洋垂涎的中國人好不容易等到這麼個時機,他們一定會趁這機會傾吞了整個南洋的,不可能有留手!這個時候巴達維亞的荷蘭人應該同馬尼拉的西班牙人齊心合力,凝聚起自己的全部力量來跟中國人好好地打一場。

就算最後失敗了,用中國人的話說也要:輸人不輸陣,也要讓中國人感受到歐洲人的鬥志和勇氣。

但是,戴克爾瑪拿他說的話當個屁。

“早死晚死都得死,做人何必太講究!”中國人的這句話很有道理了。勃朗特心中暗自想着。

如果他能做得巴達維亞的主,他就寧願轟轟烈烈的戰死,也不忍辱負重的苟且偷生。他的選擇是:寧爲玉碎不爲瓦全。可戴克爾瑪卻是好死不如賴活着。

“早死晚死的區別大了。存在纔有希望!”

說不準明年英法就不打了呢。戴克爾瑪內心中只要還藏着一絲兒希望,他就不會拼死一搏。

戴克爾瑪本質上就是一個商人,荷蘭這個國家很大程度上也是一個商人。在他們自願放棄海洋上的權柄的那一刻起,他們的身體裏就沒有了殊死一戰的熱血。

戳破他們那層還算堅固的外殼,荷蘭人就只剩下柔軟的內心。

一夜時間,該知道消息的人就都知道了。

波將金掛在牆壁上的地圖久久不能入睡。這是一張普通的世界地圖,赤色的中國處於整張地圖的最中間。而在這片被紅色染透的地方,他們的北方東北西北全都標註着戰爭的符號。雖然中俄之間已經簽署了和平協議,但波將金很清楚——那就是一個屁。

當俄羅斯緩過一口氣的時候,葉卡捷琳娜二世陛下一定不會放縱中國人的。

在中國東北的下方,朝鮮的位子上正標誌着一個大大的‘x’。同時日本人的位置上正標誌着一個虛線組成的‘x’。

然後就是帝國的南部,安南的位置上也被標誌着叉號,西南的緬甸位置一樣被標誌着‘x’。

現在中國人的觸角又深入了南洋,就像勃朗特的視角一樣,波將金也有同樣的感覺。

先是馬尼拉,再是巴達維亞,不過是一個早死晚死的問題。中國不會放棄這麼個大好機會的,這件事最終所代表的中國方向是不會有改變的。

然後一個很奇怪的‘圖’就出現在波將金的眼前了。

——一個在周遍四境不斷挑起戰爭的中國!這個事實與中國給人的外在感覺真的好矛盾好不一樣啊。

細細的去中國與周遭‘鄰居’生戰爭的時間,中國當今的陳氏皇朝自從確立了自己的統治後,那真的就沒有一天不在打仗的。

而如此窮兵黷武的皇帝,比波將金認知中的歐洲任何一個國家君主都更具有擴張欲。現在的中國皇帝遠遠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君王都要危險,這簡直就是一個不戰爭就不舒服的怪物。

可是偏偏就是這麼一個一直在起戰爭的國家,靠着過去的歷史中積累的影響力,竟然絲毫不讓外人感覺着‘它’的嗜戰。相反,他們對外挑起的戰爭依照這片土地上的文明的理念,還都是挺具有正義性的。這讓波將金太羨慕了。

陳氏皇朝繼承的中國,在東方這片世界中有着太深的影響力了。

而同樣是接連起戰爭的俄羅斯帝國在歐洲的名聲怎麼就比中國相差那麼多呢?整個歐洲都將俄羅斯視作一個貪婪無止境的強盜,視爲戰爭的源泉,周邊的所有國家都對俄羅斯警惕萬分。

雖然俄羅斯與奧斯曼人的戰爭是全面戰爭,而中國人在周邊國度投入的力量只是很小很小的局部戰爭,但那也是戰爭啊?

性質沒有什麼不同。不同的只是規模,那更是因爲中國在東方的優勢太強大太強大了。強大到這兒的國家全部聯合起來也不是中國的對手。這樣的一箇中國對外的戰爭當然就顯得是局部戰爭了!

在東方,在這個遙遠又陌生的世界,不要說對中國一百個尊敬的朝鮮女子,就是那些自己的祖國被中國人真真切切的欺負了的日本女子,對於中國都沒有半點的痛恨,而只有無盡的想往。

波將金真的是羨慕死了。

一個良好的名聲對於一個擴張中的國家真的是有着太多的好處的。

想想現在的中國,再想想俄羅斯,那羨慕就彷彿中午時分的太陽,炙熱到極點。

就波將金晚朝鮮安南都逃不脫中國的虎口。但是很多的朝鮮人和安南人,絕對不會對中國恨之入骨的,而是隻會歡喜鼓舞。

朝鮮人恨得是滿清,安南人也是如此,而不是中國和中國人。

一個國家有着如此豐厚的歷史遺產,這真是個怪物。

次日清早的報紙全都大幅度宣講了華人與大板鴨之間的仇恨,爲中西的宣戰做着輿論鋪墊。

中國外交部與沃特森之間簽署的協議筆記還沒有乾涸,新的談判就由沃特森主動提起。

這場談判是在英法已經開戰的基礎上展開的,跟上一會是大大的不一樣。而在中國外交部與沃特森之間展開新的談判的同時,佩裏埃也找上了自己的熟人。就算是萬里之外的中國使團,高彥明這段日子也是忙碌的很,他頻頻的在巴黎和倫敦之間轉悠。

英法兩個國家正式開戰了,馬德里迅的也對倫敦宣戰。

毫無疑問,這兩個國家對這場戰爭的涉入很大程度上是出於世仇宿怨的心理刺激和爲近期往事進行報復的**。在法國,社會名流非常同情北美十三州居民爭取自由的鬥爭,有時還舉行集會表示聲援,儘管感情上的同情和聲援會有力地影響歐洲各個國家的行動,但是隻有采取一些實質性的措施纔可使這些國家能有言權和調整當前的態勢。

法國希望能夠重新得到其北美洲的領地,但是法國人在當年給北美帶來的糟糕記憶還被很多美洲人記憶猶新,但北美居民歷來對法國人的不信任會在此刻法國對北美獨立戰爭給予的有效同情和支援給沖淡,甚至還從而產生的強烈感激之情,這讓巴黎嗅到了重新得到昔日權利的希望。

高彥明很清楚法美之間的協定,因爲這並不是什麼祕密。法國人正式放棄了過去它在北美洲大6曾佔有的領地或最近已經在英國王室控制之下的前法屬領地任何部分的要求權,但是高盧公雞堅持以佔領並保持西印度羣島的任何島嶼的行動自由的條件,這讓英國人在美洲的所有其它殖民地都很容易受到法國的攻擊。所以說,這場英法再戰,法國表現出來的‘目標’是英國在西印度羣島的殖民地。同時,在美國人對英國進行充分且有利於法國的牽制行動之後,法蘭西也有責任在適當的時候促使美國的獨立。

隨着排他性貿易政策成爲那個時代的特點,預計英國由於一些重要領地的喪失會減少其繁榮所依靠的龐大貿易,而且有可能形成連鎖反應,這樣就削弱了英國而促使法國強大起來。

“實際上,法國的目的就是要擴大這次鬥爭的規模,把它所有的目標都概括起來歸結成一個最重要的目的,那就是要在海上和政治上全都勝過英國……”這真的就是七年戰爭的後續。

巴黎的夜裏下起了雨,高彥明在油燈下寫着筆記。

來到歐洲這麼長時間了,除了那些無趣的宮廷舞會之外,高彥明費時最多的動作就是在寫筆記。不僅他自己寫,使團的很多書記員也在寫。

他們在細緻的觀察着歐洲的一切的一切,從高大上的貴族富翁,到貧賤的工人乞丐。

這讓他們有很多很多的東西需要記錄。

眼下的這場戰爭正在改變着兩個國家的整體社會走向。

大量的物資被傾斜到軍隊,民間高漲的戰爭情緒,讓因爲戰爭而生出的些許不方便變得無人在意。

高彥明派出謝清高去回國報信的時候,英法之間的後七年戰爭就開始了,現在一連串的海戰更是已經爆。一支龐大的法國艦隊立刻歐洲駛往了西印度羣島。

戰爭爆之後,英國人也在隨之向西印度羣島派遣遠比北美大6更多地6地步兵和海軍戰艦。

而在歐洲本土,因爲西班牙艦隊的存在,英國人依舊不能放鬆警惕。

第二天雨依舊在下着,高彥明乘坐一輛馬車進入了凡爾賽宮,這天上午他要跟路易十六再會面。

對於路易十六這個剛剛等級不久的法蘭西新王,高彥明還是很尊敬的。這個國王並不那麼糟糕。雖然他的性格有些軟弱,而且政治手腕有點欠缺,一面是貧苦的法國人民,一面是強勢的貴族階級,他夾在中間無力撼動任何一方。 校花的貼身高手 但他還擁有時間。現在的路易十六纔剛滿二十四歲。

“尊敬的陛下,我們肯定會與西班牙交戰,奪取他們在南洋的呂宋地區。但是我們跟英國人不會有任何的瓜葛。”今天的會面沒有別的什麼人,路易十六直言不諱的向高彥明問道中國與西班牙的糾紛,高彥明也毫不客氣的給予了確切的答覆。

貪戀你又不是我的錯 中國與西班牙的利益矛盾不可調和,那麼中國與法國的未來走向呢?

“中國會只滿足於奪取呂宋嗎?你們會怎麼維亞的荷蘭人,還有他們背後的英國人?”

“南洋是中國的勢力範圍。巴達維亞總有一天也會屬於中國。但是我皇陛下會在什麼時間動手,這就不是外臣可以訴說的了。”

中國打馬尼拉是存在着英法開戰這一先決條件的,所以英法宣戰之後,高彥明可以毫不客氣的說中國要吃了呂宋。但是對荷蘭人,那就另一說了。

“法蘭西不能漠視西班牙的利益受損。如果西班牙丟失了呂宋,雖然非常的不願意,但是中法之間也必然會進入戰爭狀態。”這是一個很瘋狂的舉動。所以路易十六很希望能從高彥明口中得到一個確切的答覆,中法之間可以‘宣而不戰’嗎?

作爲中國在歐洲的第二大貿易國,法國是很清楚中國的實力的。

人口稅收軍隊數量,這些數字無不顯示了中國的強大無比。這樣一個巨無霸國家,幸虧是在距離歐洲更遠的地方,不然它會得到比奧斯曼帝國更多地‘敵視’。

雖然法國人在遠東毫無一丁點的利益,如果不把廣南算上,在西班牙丟了呂宋之後,按理說就算兩邊宣戰巴黎也不用害怕南京。中國還能派出大艦隊駛往歐洲或是美洲的東海岸嗎?這不可能。

可是對印度還心存着奢望的法國人,很怕自己的死對頭會得到中國人的幫助,然後一舉將他們在印度大6上的全部打算徹底崩壞。

當然,高彥明並不知道英國人的這個打算。他還只以爲英國人對西印度羣島有野心呢。在印度大6上已經被英國人完全擊敗的高盧公雞,想要翻盤似乎太過於困難了。

如果高彥明知道法國的這一構想,他肯定不會一口答應路易十六的請求。

高彥明離開後,路易十六最信任的大臣——外交大臣韋爾熱訥伯爵出現在房間裏,62歲的伯爵臉上掛着輕鬆的笑容,一如路易十六的笑容一樣。

後者拒絕了高彥明提出的不要對中國宣戰的請求,“這樣該是高最後一次提出這樣的要求了。”路易十六輕鬆的笑着。

“有付出纔能有收穫。”韋爾熱訥伯爵聲音很輕快,西班牙人爲什麼會那麼快就對倫敦宣戰?那顯然是存了一份讓法蘭西牽制中國,以保護呂宋殖民地的原因。要是中國正式對大板鴨宣戰了,法蘭西也會必須對中國宣戰的。

西班牙是法國忠實的小弟,但西班牙不是法蘭西的一份子。

“現在就失守的消息什麼時候能夠傳到歐洲了。真的希望中國人能順帶着把巴達維亞也吃掉。”(未完待續。)大雁塔拍**寫真美女一絲不掛尺度全開不雅照曝光!!關注微信公衆號:meinvm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時間已經進入了深秋,這氣溫是猛地下降了好多,今天陳鳴早起鍛鍊的時候現御花園的花草上下了厚厚的一層霜。南京的氣候有點涼了。

但今天皇宮裏的氣候非常之熱鬧。因爲皇后的哥哥,皇帝的大舅子,歷經磨難從日惹撿回一條命來的李琨終於到南京了。

這位國舅爺被救了之後,並沒有第一時間就回國,而是重新被打斷了一條胳膊一條腿,足足在班圖爾待了半個月,才乘坐一艘運輸船回到了泗水。

然後親眼看着哈孟古·布沃諾二世來到被砸死打死的那些個李琨的隨從、保鏢的棺材前,做足了道歉,這才又安心將養了一段,直到骨頭有了癒合,才乘坐船隻回南京。

李琨的右胳膊還在繃帶吊着,是做着軟轎進的皇宮,換做了輪椅來見的皇帝皇后。

別提那一瞬間李小妹的哭聲是多麼的真情意切了。

“快別哭了,我還能虧欠了大舅子不成?”陳鳴拿着手帕給李小妹擦眼淚,今天本是說好的,見這人了不哭的。但李小妹還是沒有忍着。

她哭的是真情意切,卻沒看到她哥已經有點撐不住了。對於李琨來說,這麼多年時間的間隔畢竟沒可能權當做過眼煙雲。李小妹的身份不一般了,陳鳴的身份也不一樣了,這親情重如山吶。

被小太監小心的挪到椅子上的李琨忙要拒絕,陳鳴說的這句話可是很大。

“咱們都是自家人,不來虛的。”準確的說,陳鳴現在越來越不喜歡玩弄虛假的了。因爲他的力量已經讓他不需要在玩什麼陰謀詭計。他喜歡說實話了。

“你在日惹牢中硬撐下來,這真的很不容易。我都有些想不到,這說明你骨子裏有股勁。”陳鳴覺得這世間每一個成功的人都少不了這股對自己的狠勁。

總裁,老婆不好當 “而且這幾年裏你能一步步家,把老泰山那點看家本擴展到現今幾百萬資本的規模,這本身就證明你腦子靈活。”

“你要真是腿腳健全,我一定把你拉進官場裏來。”

“當官跟做生意雖然不一樣。在官場混的如魚得水不見得就能在商海中掀起風浪,在商海里獨佔鰲頭的弄潮兒也不見得就能在官場如意。但這至少證明你有這個踏入官場走上巔峯的資質。”

“說一句老實話,皇后孃家不給力,這幾年我也有意壓着他們不讓起來,說到底李家在官面上沒人能撐得起來,這有些不好。”

大殿裏的太監宮女都下去了很多,就只剩下幾個人,還有幾個御前侍衛,眼觀鼻口觀心,如同木頭人一樣呆立着,大呼吸都不敢有一次。

皇帝這要說的是什麼啊?他們能不能隱身消失啊?

“再過幾年鼎兒就大了,這孩子心性智慧都很不錯的,所以啊,你這做親舅舅的是必須要立的起來。”

陳鳴真的挺遺憾李琨的,這種人有頭腦,有狠勁,再有陳鳴的支持,只需要在官場錘鍊幾年,陳鳴不信煉不出來一個人纔來。

分別這些年了,李琨比當年在魯山的時候出息多了,太多了。

就是可惜啊,他腿腳是真的不行了。等到傷愈後,雖然不至於天天坐輪椅,可鐵柺李是當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