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傅歆感覺事情遠遠沒有這麼簡單,只是馬上要說分手的兩個人,傅歆以什麼樣的立場再去摻和莫琰的事呢?

吃過飯,一路溜達到江邊。莫琰遠遠地望著江面與天相接的地方:「我們分手吧!以後天高水長,各自安好。你好好的,我也好好的。」

莫琰把傅歆最想說的話說了,傅歆默默地點點頭。原本以為會當場落淚,可是沒有,反倒是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傅歆真有點瞧不起自己。答辯之後沒多久,莫琰參加了畢業典禮,強顏歡笑著拍了畢業合影。

六月中旬,從長沙回了北京。而傅歆的事故就在莫琰走之後的一個星期。

傅歆:「我能有什麼目的!」

還沒來得及申辯,又有人打上門了,一群紋了紋身的地痞拿著棍子棒子,蜂擁堵進院子,站在最前面的,手裡拿著一個紅色的本子:「孫子,你家的房產證在我手裡,識相的,趕緊帶著那兩個老不死的挪窩!」

莫琰額頭的青筋暴起:「莫璇,你個吃裡扒外的東西!居然偷家裡的房產證。」

莫家老爺子前兩天下雨挪花盆的時候閃了腰,聽到外面的動靜,皺著眉,一聲不吭地在床上躺著。即便沒閃著腰,這些俗事,他也是不管的。

莫家老太太手扶著門框,戰戰兢兢地往外望,看來是瞞不住了,莫琰這小子知道了,家裡有得鬧了。

莫琰:「老太太,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莫璇偷了房產證,還一直瞞著我!」

和老太太約好的房中介帶著來看房的房客也正好到了,看見這一群人來者不善,知趣地閃人了。

莫老太太:「漪子是你姐姐,你怎麼能說偷呢!」

莫琰朝著這群人:「我警告你們,你們這是盜竊,趁我還沒報警,趕緊把東西還給我!」

莫老太太:「宥子,千萬不能報警,要不你姐就遭遇了,她40多歲的人了,馬上要生孩子了。」

莫琰歇斯底里:「你們究竟還瞞著我多少?一個離了婚的單身女人又要生了孩子!誰的?」

莫璇,傅歆的腦海里閃過一張熟悉的臉,又閃過一些斷斷續續的片段,片段里,這個叫莫琰的男人坐在房頂上,拿著酒瓶子,對自己說起他的身世。

莫琰是莫老爺子在不惑之年跟一個北漂的年輕女子生的,不是莫老太太親生的,莫璇和年紀輕輕就過世的莫宣是莫老太太的親骨肉,莫老太太為了莫琰沒少和莫老頭鬧。

領頭的已經不耐煩:「少他媽的廢話,欠錢不還,給我打!」三五個人一擁而上,到底從過軍,要單挑,莫琰還能勉強應付,一群人打他一個,自然少不了被胖揍一頓。

傅歆第一次見到這麼真實的打架場面,有點被嚇到了,傅歆的眼前有些發黑,腦袋好像一會膨脹一會收縮,是傅曦,她要出現了。

傅曦終於見到了北京的陽光。外人眼中傅歆楞了半天神,才緩過來:「住手! 婚戰:只結婚不說愛(全文) 他欠你們多少錢?」

領頭的吸了吸鼻子:「不多,也就一百萬吧,你能替你男人還多少錢?我們公司按天收利息,1萬一天10塊,所以我勸你們還是快點還錢!對了,我們這是合法催收,要是想擺法律的條條框框,還是免了。」

傅歆:「有收據嗎?把你們公司的對公賬號給我。還了錢,就把房產本還我們,你們又沒有合法所有權,留著也是燙手山芋。」

領頭的咧開嘴笑著:「當然了!我們這麼大的公司,這麼正規。」

這群人得到自己想要的,房產證還給傅歆。

這群討債的剛出門,迎頭碰上莫老頭最愛的學生,關白登門來看老師,關白是新文化出版社的編輯。

關白是莫老太太憑著自己老臉,三番五次央求才求來的。關白本來想了很多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的說辭,做好了三個計劃,沒想到,才剛剛到,戰鬥就結束了。

莫琰也傻了,這麼一個跟自己萍水相逢,才說了幾句話的陌生女人,自己沒言語一聲,就幫自己家還了一百萬的外債。

傅歆拿著房產證,將自己的手機交給關白:「你幫我錄個視頻!本人傅歆,剛剛幫莫琰先生還了一百萬的債務,莫琰先生現在願意將房產證抵押給我,如果不能及時規劃,這套四合院將可以由我像法院申請抵押拍賣!莫琰先生,你同意嗎?」

莫琰是個粗人,動拳頭眼都不眨一下,和人理論卻差點意思,剛才一頓胖揍,這女人又是理論又是借錢,把他給弄蒙了:「同意。」

莫老太太冒出來:「我警告你,你別想趁火打劫。」

傅歆:「老太太,我需要提醒您一下,我剛剛使用的是延時轉賬,24小時內隨時可以撤銷。」

老太太不說話了。

傅歆環視四周,腦海的印象,夢境里,自己住的彷彿是西廂房。傅歆指著西廂房:「為了保證我的錢能要回來,你們把錢還給我之前,我會暫時住在這裡,請幫我安排一下!」

莫老太太:「那不行,那是漪子的屋子!」

莫琰:「我看她還有臉回來!」莫老太太憋著一肚子狠話,當著外人的面不好發作,灰頭土臉地回了正房。

謝灝見那一伙人走了,也進了院子。傅曦的目的達成,悄然退場了,約莫半分鐘,傅歆回來了,看看手機上的轉賬記錄。

傅歆迎到他跟前在他耳邊嘀咕了幾句。謝灝大叫:「你瘋了!讓傅叔叔知道了,不得扒了你的皮!」

傅歆央求:「謝灝,你幫我想想辦法!」

莫琰和關白站在一邊,看他們兩個嘀嘀咕咕的,面面相覷。

唐夏打開自己手機里謝灝的GPS定位,找到了莫家,一進門就看到傅歆和謝灝縮在角落裡眉來眼去,心裡一萬個不自在。 前幾天晚上,傅媽媽給謝灝打電話,唐夏就知道沒好事,果然,傅歆又來糾纏謝灝了。

謝灝注意到跟蹤自己來的唐夏,趕緊和傅歆拉開距離。知道唐夏愛吃醋,傅歆也識趣地躲遠些:「霰霰,你來了!」

莫琰望見唐夏,有些不自在,不敢迎上她的目光,臉都有些紅了:「來隔壁看姥姥?」

傅歆無意間瞥了一眼關白,又是一張熟悉的面孔,又是出現在自己夢境里的人。

這環境,這些人物都是那麼熟悉,唯一不同的便上,夢境里是20世紀40年代時代,這究竟是巧合,還是……

莫琰幹活從來不惜力氣。兩三個小時,便把西廂房裡,莫璇的東西都挪出來了,又到衚衕口的便利店買了些日用品回來:「你看還缺什麼,吱一聲!」

這種說話方式,南方長大的傅歆覺得有些好笑,臉上泛起了平時不常出現的微笑。

這一笑倒是讓莫琰有些不好意思了,臉都有些不自然地紅了,最重要的事卻不能不問:「我跟你又不認識,你為什麼幫我?」

傅歆:「說出來你可能不信,雙重人格電影里看過嗎?剛才要幫你的人不是真正的我,而是一個叫傅曦的人……」

雖然莫琰文化不高,卻也聽說過有個詞叫「雙重人格」,簡單點說,一個人有兩個魂:「你來北京是看病的?那你該找醫生啊!來我們家幹嘛?」

傅歆:「我夢中出現了你,一個和傅曦有著斬不斷,理不清的瓜葛的人。話說了就不能收回來,我幫你還一百萬,為了不讓這筆錢打水漂,你得跟我簽個協議。」

首先要做的就是開誠布公,傅歆詳細詢問了莫家的資產狀況。莫家,北京東城東四土著,這一片有這個四合院子,還有一套120平建國后的預製板老公房,衚衕口還有兩間臨街門面。

這樣的資產配置,按說不應該過著這樣窘迫的日子,面臨這樣的困境。

怪只怪這家人四分五裂,莫老爺子要把三處房產留給老幺莫琰,莫老太太要替自己不爭取的女兒莫璇攢下半輩子的花銷。

莫老太太管錢,家裡的錢越管越少,莫老爺子管錢,家裡不能變現的古玩越來越多。

後來雙方各讓一步,莫老爺子不追究老太太私吞了多少錢,老太太也乖乖把掌家權交給莫琰。

莫琰是個一根筋,本來家裡戶頭上的錢就捉襟見肘,誰都管他要錢,日子過得自然心酸。

莫琰一肚子的問題,還沒有來得及問,光頭就帶著玲子來了。

玲子本來是莫琰的女朋友,從中學那會兒,兩人就好上了,莫琰去外地上軍校,把玲子托給光頭照顧,沒想到,才不到一年的功夫,光頭就挖了莫琰的牆角。

從那會到現在,玲子和光頭一塊七年了,分分合合,兩個人沒少為莫琰吵架,光頭也向莫琰負荊請罪了多少回。

現在玲子和光頭馬上要結婚了,三番五次登門,請莫琰參加他們的婚禮,莫琰就是不點頭。

光頭在一邊點頭哈腰,說了不少軟話,從小穿一條褲子長大的哥們,是自己不仁義,挖人家牆角。莫琰說話卻還是夾槍帶棒的,仍舊不歡而散。

玲子見了傅歆,雖然是一張生面孔,卻覺得很面善。

玲子:「你是南方人?你倆什麼時候好上的?」

傅歆:「啊?」

平日里聽別人對自己的評價都是正經八百,老幹部,距離感,乍一聽這樣的問題,還真有點反應不過來。

傅歆正想解釋:「沒有……」

玲子:「我懷孕了,光頭的,兩個月了,婚事都籌備得差不多了,可是光頭說,必須要宥子答應了,才能辦婚禮,再拖就顯懷了,你知道的,穿婚紗,女人一生就一次。」

傅歆的圈子特別窄,真正能交心的朋友少之又少,聽到玲子這樣一番發自肺腑的懇求,忍不住點點頭:「我試試吧!」

傅歆在玲子的注視下走向院子里澆花的莫琰,將玲子剛才跟她說的那番話轉述給莫琰。

莫琰問:「她為什麼跟你說這些?」

傅歆:「你先回答我,你答不答應去參加他們的婚禮,我再去幫你弄明白你問的問題。」

莫琰:「說多少回了,不去,真鬧不明白,他們非來這噁心我幹嘛!」

傅歆:「他們不想失去你這個朋友,想得到你的諒解。」

莫琰:「朋友妻不可欺!」

傅歆:「……」

玲子站在門口望見兩個人僵持住了,心裡就明白了,走到他們跟前道別。

一百萬的事情傅歆暫時不敢也不能告訴家裡,傅歆深深嘆了一口氣,這個傅曦到底還要給自己惹多少麻煩,或許當初不該受她的慫恿到北京來。

但是,既來之則安之,錢已經出賬了,莫家眼前的困境暫時解了,自己暑假結束的時候還要回長沙,在那之前,錢如果要不回來,回長沙可就要被傅肇新抽筋拔骨了。

雖然在大學選修過金融學課程,但是自己到底是外行,靠著入門水平的經濟金融知識,傅歆制定了一個莫家振新計劃。

一、莫家自願聘請傅歆作為管家,傭金看著給點就行,在保證不賣房賣地的大前提下,由傅歆負責將莫家的固資運作,提升變現能力。

二、莫家上下必須堅決擁護並且支持傅歆,否則傅歆有權利拿借款合同到法院申請拍賣莫家房屋,強制執行債權。

三、具體事宜的決定和實施,傅歆有自主決定權。

雖然不知道傅歆葫蘆里賣得什麼葯,莫琰認準了了,只有不賣房賣地就不算敗家,畢竟還能有什麼比現在更糟的情況嗎!簽了。

拿到莫家全員的授權委託書,傅歆便開始實施自己的具體計劃。帶起房產證,身份證這些必備證件,拉著莫琰到銀行申請老公房的裝修貸款。

最近這兩個月,北京嚴查違規群租,被匿名舉報的就有莫家的老公房,120平方的房子,讓老太太隔成十個隔間,住了24個人。

現在整改期過了,莫家老公房的封條可以撕了,監管部門卻一直盯著,明令必須重新裝修后,到監管部門備案,才能出租。

先不說莫家現在的狀況根本拿不出拆掉原由隔間重裝的錢,莫家之前被舉報,這會拿出來出租也必然得壓低價格,到時候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本。

不如將老公房裝修之後,自己住。現在衚衕飯店是潮流索取,莫家的四合院位置好,又規整,將四合院整租出去,應該能拿到一個不錯的價格。

傅歆和莫琰坐地鐵去銀行的路上,傅歆將自己考慮到的這些前前後後都很莫琰說了,莫琰卻有些不領情:「四合院住了那麼多年,老太太捨得?」

莫家老太太捨不得是肯定的,要讓老太太接受自己的方案,必須得搬出莫璇。莫璇馬上要生了,老在外面躲著不是辦法,傅歆試探著莫琰的口風。

傅歆:「不如讓莫璇搬回來,這樣,你和老太太也不用每天這麼僵著了!我看老爺子一會糊塗,一會明白,你們鬧矛盾對他的病情也不好!」

莫琰有點不高興:「要債就要債,你老摻和我的家務事幹嘛?你跟我說實話,到底為什麼借我一百萬?別扯什麼雙重人格。」

傅歆也不想再過多解釋:「你不信就算了。」傅歆知道自己的這個理由有多麼牽強,如果不是當事人,打死她也不能相信自己說的。

情仇愛海:暴戾總裁別太狠 但是,這的的確確就是真的。

在銀行排隊等候的時候,莫琰沒有一句話,傅歆手心裡全是汗,心裡七上八下,生怕莫琰這時候忽然變卦,都和謝灝說好了,這時候出什麼意外,或許會讓他難堪。

傅歆最希望做的就是能給謝灝出一把力,不願意麻煩的人卻是謝灝,總感覺每次向他求助,都是在消耗自己和他的情誼。

在來銀行之前,莫老太太甚至先讓步開口和莫琰說話了,無非就是傅歆是個騙子,和催收公司,網貸公司一起組局,騙他們入局,要把莫家的房子收走。

莫琰覺得這個世界沒多好,卻也沒多壞,北京有的是有錢人,也有的是長得漂亮的女人,傅歆的長得好,沒得說,膚質白皙,唇紅齒白,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精緻的雙眼皮,高鼻樑線條流暢又立體。

最難得的是,傅歆的風格是中性的冷淡風,待人禮貌卻又疏離,總感覺和普通人不同,和那些豐乳肥臀的整容臉不是一路貨色。

這樣奇貨可居的長相和氣質,不用說男人,想勾搭一個愛慕小姐姐的女富豪也是有資質的。

銀行的手續雖然繁瑣,到底激烈的競爭提高了不少效率,從銀行出來,又跑了一趟公積金貸款中心,手續就齊了。

中午吃過午飯,稍稍休息了一會,傅歆又趕緊起來,著手她的另一個計劃,《暖暖的心房》報名申請書。

這是一檔為年輕人免費裝修新房的節目,只要被選上就可以獲得免費設計裝修的資格。

電視台要收視率,沒有故事,自然是不行的。故事的男主人公自然只能是莫琰,莫琰光棍一條,只好委屈自己當這個故事的女主角了。

一個北京土著,一個長沙妹子,相隔一千五百公里,如何才能讓兩個人產生聯繫呢!

傅歆獃獃地在電腦前坐了兩個小時,敲幾行字又刪掉,又敲幾行又刪掉,磨了一個小時,終於醞釀出一個數年前自己芳心暗許,多年後,不顧一切,千里追夫的故事。

滑鼠點下發送,傅歆卻由衷地希望自己這個申請沒有被選上,如果節目真的播出了,自己這麼多年為人師表的形象該如何繼續維持。

電視台來拍攝的時候,自己和莫琰眼下這個稱兄道弟的互利互惠又如何能演出情侶的cp感。

莫琰忽然推門進來,傅歆立馬將筆記本電腦,臉上寫滿了做賊的表情。莫琰:「小歆,看什麼呢?這麼神神秘秘的!」

傅歆:「先敲門不知道嗎!找我什麼事?」

莫琰:「有個哥們攢局,讓我們帶著自己的對象過去,上回喝酒的時候,他說我是打光棍的命,我吹牛了,說下回讓他見著真人,思來想去,也只有你……」

也是,莫琰身邊的女人掰著指頭都能數得清,傅歆也是大齡剩女一枚,況且自己在這也不長待,友情客串一下也沒什麼。

正好趁這個機會練練手,省得回頭莫家老公房的裝修申請被選上,兩個人卻給演砸了。

傅歆爽快地答應了:「你先出去,我換換衣服。」

洗了個頭,好好吹了個頭髮,化上淡妝,傅歆花了個把小時才出現在莫琰面前。太陽都快落山了。

莫琰看到傅歆瞬間原地石化了。

傅歆:「怎麼了,我妝花了?」

莫琰搖搖頭,蓬鬆質感的二八分斜劉海,金絲方框眼鏡,白襯衫,粉色牛仔外套,黑色休閑工裝褲。這是典型的小鮮肉既視感啊!

莫琰:「小歆,確定要穿的這麼帥氣嗎?」

傅歆:「嫌我男人婆啊!那就不去了唄!您另請高明!」

莫琰:「不是,我哪敢啊,我是說,我能有小歆這樣鮮肉的女友,是我福分。」

第5章

雖然趕在晚高峰之前出門,還是堵了四十多分鐘,莫琰和傅歆到的時候,別人幾乎都到了。

如果帥氣靚仔的傅歆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時候,一整桌的人臉上還真寫滿了驚訝。

東道主何尚,外號「和尚」尤其振奮:「喲,宥子,有情況啊!還不趕緊介紹介紹!」

莫琰有些不好意思地齜牙咧嘴:「我對象,傅歆,小歆。」

石磊,外號「石頭」,率先起鬨:「小歆威武,小歆威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