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傅歆反應過來很是羞赧,怎麼就莫名其妙地又著了他的道?

莫琰反而看著她,靠近她的耳垂,小聲地道,「你很敏感啊……」

敏感你奶奶的腿!如果你被人親又被人抱看看會不會臉紅?

「話我已經說完了,該做的也做完了,我走了!」

傅歆瞪了一眼莫琰,就連她生病他也不放過她,這個人到底有多欲求不滿啊?

而莫琰只是扯了下嘴角,「如果你早一點這麼聽話的話,我也許早就會幫你了。」

傅歆聽到這話狠狠握緊了雙拳,隨即又是一笑,「如果我早一點學會聽話的話,也許遇到的人也就不會是你了。」

沒錯,莫琰一點也不缺傅歆,而傅歆雖然不算聰明但是也明白,莫琰不會是她永遠的靠山,總有一天他們會分道揚鑣,而那個時候她又會遇到什麼人呢?

莫琰定眼看著傅歆,很久,很久,居然也扯了下嘴角,很好,這才是他莫琰想要的女人!

「可是,你別忘了,現在只有我能幫你。」

莫琰不得不提醒傅歆一句。

而傅歆眉眼帶笑,伸手撫了下莫琰的臉頰,這樣近距離的看他,傅歆真的體會到那些女人為什麼瘋狂的迷戀他了,這張臉看著還真的挺人模狗樣的!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也要你想,不是嗎?」

傅歆輕佻的舉動,甚至沖著莫琰眨了下眼,沒錯,身為莫琰他完全可以忽視自己的存在,甚至直接把她扔還給傅家,可是他不是也這麼做嗎?就連母親的事她也從沒有跟莫琰說過哪怕一點,可是他竟然也去調查出來了,可見,莫琰在這方面是主動的,無論他的目的是什麼,他們首先組合在一起都懷著各自的目的,所以誰也不比誰高級。

「不過,你可不要愛上我。」

傅歆收了手,嘴角挽起一抹笑意,好心提醒一句莫琰。

莫琰只是覺得可笑,順勢抓住她的手,湊近她的耳邊,「你放心,我頂多是愛『上』你。」

隨即冷哼一聲,莫琰直接甩開了傅歆,愛上她?可笑,真的以為他莫琰缺她一個女人嗎?

傅歆聽到這話,只是撫了一下手臂,真是的,就算這樣也不用甩她這麼狠吧?

反正傅歆想說的話已經說完了,於此也不想面對莫琰這樣臉了,也許對於其他女人來說是值得迷戀的一張臉,但是對於傅歆來說,這張臉不過是一張吸引人的面具罷了,莫琰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傢伙,傅歆也是深刻地記在了心裡!

傅歆現在只想調查母親的死因讓傅家付出代價,然後就跟莫琰橋歸橋路歸路,於此,沒有牽挂,傅歆覺得正好。

莫琰看著傅歆離開,只是攥了下手,這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頭,可是卻不自覺地伸手摸了一下被傅歆觸碰過的臉頰,莫名地,莫琰皺下眉。

距離婚禮舉行的日子只剩下兩天,傅歆的身體總算是恢復得七七八八,但是整個人還是輕飄飄的,傅歆很怕很怕到時候連婚紗都撐不起來,而莫琰譏諷她連胸都沒了……

甚至在餐桌上,好幾次將雞胸肉夾給傅歆,指著傅歆說,「補補。」

傅歆瞪著莫琰,總覺得這個男人眼裡只有「胸胸胸」,只是礙於管家在旁,傅歆只有惡狠狠地全部吃光了。

也許是臨近婚禮了,莫琰很少出家門了,公司的事也基本在家裡處理,緊急的事情全部視頻解決,看著莫琰三國語言經常在書房裡輪番上演,傅歆心裡居然是羨慕的,羨慕莫琰從出生便自帶光環,就算是不努力應該也會得到所有人尊重,然而出身好又積極向上又能力出眾,說實話,傅歆是佩服莫琰的。

作為莫琰的合作夥伴,傅歆雖然幫不上什麼忙,但沖沖咖啡跑跑腿還是可以做到的,只是莫琰每次都要皺著眉,「咖啡太甜了。」

「你想燙死我嗎?」

「連杯咖啡都泡不好,我娶你到底能幹什麼?」

傅歆每次聽到他發牢騷就直接忽略,因為莫琰還是每次都叫她送咖啡進來,然後就聽到他低沉的聲音道,「過來。」

傅歆很不情願地走近他,而他直接拉過傅歆坐在自己的腿上,環抱著她的身子,一本正經地看著郵件,有時候還伸手探入傅歆的襯衫里,摸了半天,皺著眉低語道,「在哪呢?」

傅歆咬牙切齒,她的胸有那麼小嗎?

莫琰間接性發神經,傅歆已經懶得理會他了,不過又不得不承認他認真工作的模樣簡直帥得沒有人性,就算是連軸轉一夜依舊帥氣逼人。

「翻譯得不錯。」

莫琰掃了一眼傅歆翻譯得德語郵件,除了幾處語法存在異議,但也不影響閱讀,所以基本上沒有大的毛病。

傅歆有時候也會幫忙,而莫琰象徵性的誇幾句,然後又少不了對傅歆一番蹂躪,還美其名曰是獎勵,而傅歆簡直就是有苦說不出,莫琰,簡直就是冤家!

也許是出於婚禮前的感情培養,至少那兩天,傅歆覺得莫琰沒有那麼可惡,然而事情的發生卻總能讓人們措手不及,這一次,連傅歆都覺得原來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平靜。

婚禮的前一天,傅肇新和傅曦早早到了莫琰的別墅,傅歆非常清楚傅肇新肯定是不安好心,傅曦那張嘴也不會放過自己。

傅肇新本來就開始懷疑傅歆是裝瘋賣傻,尤其是聽到傅曦說道傅歆向她挑釁說不會離開莫琰,傅肇新便更加擔心了,於是隨便找了一個理由說見見娘家人便來到莫琰的家。

「我剛剛進來有好幾家媒體等著採訪呢,看來媒體方面都還挺重視咱們兩家聯姻的事情啊!」

傅肇新開門便捧了幾句莫琰,而莫琰只是冷哼一聲,似乎並沒有多少時間跟傅肇新說這些有的沒的,說實話,現在的莫琰更願意跟傅歆相處,看著傅歆的小臉也越來越順眼。

傅肇新一進門便看到莫琰拉著傅歆的手坐在沙發上,保護的意味明顯,只是傅歆皺著眉,實在覺得沒有必要在傅肇新面前演出這場恩愛的戲碼,可是莫琰依舊沒有鬆開傅歆。

「君清啊,你最近過得怎麼樣?」

傅肇新見得不到莫琰的回應,便調轉了矛頭將話題指向了傅歆。

傅歆還沒有開口回答,莫琰已經皺起眉,「傅總是對我不放心嗎?」

「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莫總怎麼會讓小女受委屈呢?我只是覺得這些年對君清來說也受了不少傷害,我這個做父親的總覺得很對不起她……」

傅肇新說著眼睛里開始泛著淚光,轉過了頭,哀嘆了一聲,好像有很多話不能當著眾人說一樣。

「是啊,姐姐,爸這幾天都沒有睡好,也許是你快結婚了,他真是後悔以前沒有好好照顧你,而我對之前你犯病的時候態度不好,好在你遇到琰哥,現在一切都過去了,那你會原諒我們嗎?」

傅曦心裡在咬牙切齒,雖然這並不是她的真心話,但是這種戲碼她也擅長,難道就只有傅歆會裝瘋賣傻嗎?

傅歆看著眼前這一出,不自覺地攢了下手,明顯覺得這對父女別有用心,可是這一切的關鍵就是自己,她的反應成了一切。

「既然事情已經過去了,原諒不原諒有意義嗎?」

而不等傅歆開口,莫琰直接把話給堵截了,意思簡單明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是啊,原諒不原諒已經沒有意義了,之前就都算是我的錯吧,君清,今天爸爸給你跪下了,只希望你能看在你媽媽的份兒上……」

傅肇新說著就要跪下,傅曦見狀趕緊上前攔住了,「爸,你這是幹什麼?」

「姐姐,你倒是勸勸爸啊?」

傅曦看著是真的很著急,她真的不想在莫琰面前丟了面子,而傅歆就像丟了魂一樣遲遲沒有反應。

警探長 莫琰看著傅歆茫然地睜著雙眼,一副裝傻的模樣,只覺得這丫頭在這個時候倒是挺機靈的啊!

「好了,君清腦子不好使,趕緊收起這場鬧劇吧!」

莫琰無心看到這對父女上演的這出鬧劇,總覺得是在浪費時間。

傅歆皺著眉,看著傅肇新裝出一副心疼的模樣。

「莫總,我有個請求想跟君清單獨說幾句。」

傅肇新到底還是將話拋給了莫琰,而這也是他今天來這的主要目的。

莫琰一聽這話就皺起了眉,「傅總想當這裡是你的家嗎?」

傅肇新一時沒明白莫琰的意思,莫琰進而說,「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把這當成你家動手?」

傅肇新一聽這話臉都綠了,連傅曦也開始慌了,之前在傅家的時候,傅曦也沒少動手,這麼說莫琰早就知道了?他知道他們打了傅歆?這麼說,莫琰真的是很在乎傅歆,不會吧?

而傅歆也是一臉訝異,傅家父女動手的事情她可從沒有跟莫琰說過,難道他注意到她身上的傷了?

想到這,傅歆不自覺地臉上一紅,而她的反應也讓莫琰扯了下嘴角,莫名一笑。

隨即,莫琰湊近傅歆耳邊小聲地道,「你身上的傷我哪一處不知道?」

那聲音雖然不太大,但是足夠在場的四個人聽到。

傅歆抬眼瞪了一眼莫琰,這個男人怎麼什麼話都往外說?

傅曦看著他們之間親切的互動,只覺得像個笑話,她不是根本不想嫁給莫琰嗎?到頭來還不是在床上用盡了全力勾引莫琰!

傅曦妒忌得要死,只覺得傅歆實在有夠裝的!

傅肇新只能幹笑兩聲,只是今天他要說的話只能單獨跟傅歆說,最好不能讓莫琰在場。

「莫總,我只是有幾句貼心的話想跟君清說,不然我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對她說這一切。」

暖婚100分:總裁,輕點寵 傅肇新慨嘆道,如果不是思及他之前的所作所為,傅歆差點就要相信了,可惜她已經不是以前那麼天真了,如今的她早就看清了傅肇新的真實面目,而有莫琰在旁傅歆也沒有什麼好畏懼的。

「琰,我想聽爸爸說。」

傅歆轉眼看著莫琰,那嬌弱的聲音讓莫琰頓時就身子一緊,琰?究竟是誰給她的權利叫自己『琰』?不過看到她還算乖巧的模樣,莫琰並沒有跟傅歆計較。

只是,莫琰對於傅家父女依舊有點不放心,離開前還是撫了下傅歆的發頂,「記住,有事喊我。」

「喊我的名字,聽到了嗎?」

那低醇的語調讓外人聽到了著實羨慕不已,溫柔得好像灌入心田的泉水一樣,只要是個女人聽到了都會融化吧?

傅歆咬著牙點點頭,只覺得莫琰簡直是個禍害!

莫琰離開后,傅肇新依舊用考量的目光看著傅歆,甚至好意地靠近傅歆身邊坐著,「君清啊,沒想到莫琰對你很好啊!」

「哼,想不到你這麼有手段!」

傅曦扯著嘴角,發出不屑的話語,說到底她依舊看不上傅歆,更看不上她能得到莫琰的寵愛,這憑什麼?

第四十七章等你好久

傅曦依舊忍不住嘲諷道,傅肇新瞪了她一眼,「有這樣說你姐姐的嗎?」

傅歆聽到這話,切切諾諾地道,「沒事的,沒事的!」

「君清啊,以前的事情真的是爸爸對不住你,我現在真的是想補償你,你能給爸爸一個機會嗎?」

傅肇新看著傅歆誠心誠意地道。

傅歆莫名地看向傅肇新,「怎麼給?」

傅歆不會傻到真的相信傅肇新是來向她道歉的,她只能選擇裝出天真的樣子,引傅肇新說出心裡話。

「爸爸希望你好,也希望你跟莫琰好,但是你要記住不能相信莫琰,他根本不值得你信任,你知道他最近在調查你母親的死因了嗎?你千萬不要相信他和你說的話,他只是想以此來威脅你,你一定要小心!」

如果不是莫琰之前就跟傅歆說過,傅歆真的可能會被傅肇新的話所動搖,可是現在,傅歆根本就不會。

「那我媽媽到底是怎麼死的?」 傅歆要哭似的看著傅肇新,傅肇新知道這是傅歆的軟肋。

傅曦冷笑一聲,「還能怎麼死的?還不是……」

「好了,只要你相信爸爸,我也不會去打擾你過世的媽媽,不管怎麼樣,你要記住你現在雖然和莫琰在一起了,但是也不能真的相信他,你手裡的股權絕對不能給他,知道嗎?」

傅肇新如此說著,也不知道是何目的,連傅歆都有些真假難辨了。

「好了,該說的我也就都說了,我不管你現在的狀況如何,真的遇到困難,我不會坐視不管!」

傅肇新說得真誠,與之前的行徑可謂是大相徑庭,讓傅歆頓時就有些疑惑了。

傅肇新起身,傅曦也跟著起身離開,甚至中間一句話都不曾提及他們之間的利害關係,傅歆皺著眉,他們又想搞什麼鬼?

而傅家父女走後,傅歆確實有點對於莫琰產生疑惑,莫琰似乎注意到她面色改變,於是問道,「你怎麼了?」

「沒什麼,有點累。」

專職妖孽保鏢 傅歆隨即避開了莫琰的視線,莫琰一陣莫名,剛剛不是好好的嗎?

傅歆躺在床上覺得一切都很詭異,似乎她身邊的每一個人都不是善茬兒。

在回去的路上,傅肇新嘴角揚起,一種勢在必得,只有傅曦不明白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父親真的要對傅歆好了?

「爸,你不是要跟她說股權的事嗎?」

傅曦到底忍不住跟傅肇新問道。

傅肇新冷笑一聲,「你以為她真的傻嗎?」

沒錯,傅肇新確實想要傅歆手裡的股權,但是他也不會傻到真的去開口要,那未免也太愚蠢了,只要讓傅歆知道莫琰也並不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那麼傅歆手裡雖然有股權卻沒有實際使用權,對於傅肇新來說依然是有利的,何況傅家企業中傅肇新的股份依舊佔大頭,所以,於情於理傅肇新都沒有好畏懼的。

傅曦聽到傅肇新的解釋終於明白了,「難道這是離間計?」

傅肇新點點頭,「還有,你以為莫琰真的是想要她手裡的股權嗎?」

傅肇新握緊了雙拳,「恐怕他是想要傅家。」

傅曦聽到這話一臉驚恐,仔細想想,莫琰好像似乎從一開始就對傅家感興趣,從要娶自己在到娶了一個手握股權的傅歆……所以這一切都沒有那麼簡單。

「所以現在已經不是走一步看一步,而是要搶佔先機。」

而對於傅肇新而言,離間傅歆和莫琰只是搶佔先機的第一步。

「祁瑾天,最近有沒有約你?」

傅肇新忽然對傅曦說道。

傅曦一陣訝然,事實上,今天祁瑾天確實約了她見面,雖然她和祁瑾天已經成了過去,只是現在的情況,傅曦是有點想吃回頭草了,而傅肇新一向看不中祁瑾天,所以傅曦對這一切都抱有猶豫態度。

「去見個面吧,看看他想說什麼。」

傅肇新意味深長地道,雖然他曾經看不中祁瑾天,只是覺得他不夠上道,但是如今越來越覺得祁瑾天或許可以利用一下,甚至會直接毀掉莫琰的婚禮,當然,這個結果是最好的。

傅曦一陣莫名,愈發不明傅肇新的意思,只是直覺還是聽從了傅肇新的話選擇與祁瑾天見個面。

於是當傅曦與祁瑾天見面的時候還特意換了一身衣服,說實話雖然平時低頭不見抬頭見,但是倆人依舊保持刻意距離,畢竟倆人身份懸殊,而傅曦錯過了祁瑾天後才越來越後悔,也許祁瑾天才是對她最好的人。

「瑾天哥哥,這裡!」

在旋轉餐廳臨近窗的位置,傅曦沖著一身正裝的祁瑾天伸手打了一聲招呼。

祁瑾天看了一眼傅曦,她依舊光鮮亮麗,尤其是比起傅歆來說,想到傅歆他又不禁有點擔心,也不知道她怎麼了?她真的打算明天就嫁給莫琰嗎?

「瑾天哥哥,人家等你好久了,你怎麼才來?」

傅曦熟絡地打著招呼,就像從前一樣。

祁瑾天尷尬地扯了下嘴角,此時已經漸漸忘卻曾經到底如何會愛上眼前這個滿目虛榮的女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